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28)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28)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28)     

截教仙704

當一個強大到可以將你吊打的對手向你殺來時,你的第一反應是什么?
    女媧娘娘:“跑1
    看著在前面猛跑和隨后猛追的女媧娘娘、陳九公,被他們晾在一旁的阿彌陀佛和準提佛母又能做些什么?
    在短暫的呆滯后,阿彌陀佛、準提佛母毅然地開始追逐陳九公,試圖將女媧娘娘從盤古幡的攻擊下營救出來。
    不得不說,佛門這兩位圣人還真夠意思,對于女媧娘娘這種豬一樣的隊友,他們都不離不棄。
    以元始天尊、無極老祖的戰場為中心,四圣展開了一場追逐戰。追了七個來回,陳九公沒追上女媧娘娘,不由得怒從心頭起,回身輪幡直奔阿彌陀佛、準提佛母打去。
    長至百丈的盤古幡橫掃,嚇得阿彌陀佛、準提佛母連忙以三大蓮臺抵擋。
    就在阿彌陀佛和準提佛母遭受陳九公猛烈攻擊的時候,逃跑中的女媧娘娘也停了下來,不過她沒有加入戰團去幫佛門二圣,而是望著南方,微微一禮,“師兄來了!”
    女媧娘娘話音剛落,就見南方赤氣當空,紫氣千里,滿頭白發的老子手扶扁拐駕云而來。
    老子的到來,讓陳九公止住了攻擊,松了一口氣的阿彌陀佛、準提佛母連忙向老子迎去。倒不是他們對老子多么尊重,只是老子能將他們從兇狠的陳九公手里解救出來罷了。
    老子來到近前,沒有理會佛門二圣與女媧娘娘,直接對陳九公說道:“截教教主,收手吧!”
    看著面無表情,眼中無一絲感**彩的老子,陳九公覺得他和鴻鈞道祖越來越像了。將手中盤古幡一搖。盤古幡迅速的縮小,縮小至三尺長時,化作混沌之氣消失在陳九公手中。
    收了盤古幡。陳九公饒有興致地向老子問道:“道友要合道了?”
    老子微微一點,語氣中仍然不帶一絲波動。“此劫后,吾就合道。”
    “道友合道,那空出那尊圣位……”
    “由吾弟子玄都繼任!”
    “哦?玄都……”陳九公故意拉長了聲音,戲謔地目光從佛門二圣和女媧娘娘身上掃過,“天道七圣,玄都為首,這幾位能服么?”
    似乎沒聽說陳九公話語中的挑撥,老子看了看那爭斗中的元始天尊。“二弟入魔道,雖是被逼無奈,但卻合天意。陳九公,妄想以一己之力破開天道,怕是到頭來一場空!”
    “是么……”陳九公喃喃地說了兩個字,將目光轉向陣中,此時沒有了他的攪擾,元始天尊竟然反過來占據了上風,通體紫玉晶瑩剔透的三寶混元劍使開,紫光閃閃。將無極老祖死死壓制。
    眼看無極老祖不支,陳九公收回目光,望著老子笑道:“元始入魔。合天意,也合我意!”說話間,陳九公眼中寒光一閃,翻手一揚,毀天劍、青萍劍出,齊向無極老祖殺去。
    之前陳九公一直暗助無極老祖,現在卻向無極老祖出手,讓觀戰的佛門二圣、女媧娘娘大為吃驚,讓與無極老祖爭斗的元始天尊也是一怔。好像除了陳九公本人外。也只有無極老祖和老子明白其中因果。
    無極老祖面對破空而來的毀天劍、青萍劍,不但不躲不閃。反而飛身向二劍迎來。老子則是揮扁拐,去擋毀天劍、青萍劍。
    老子堪堪青萍劍。那毀天劍爆發出猛烈的紫光,直向迎過來的無極老祖斬去。
    這時旁邊秀驚訝的四位圣人才察覺到不對,以陳九公和元始天尊的關系,他不會去幫元始天尊,而且若非有大因果,老子也不會阻擋陳九公斬殺無極老祖。最重要的是,看現在向毀天劍迎去的無極老祖,明顯是一心求死。
    可是他們現在才反應過來,已經是晚了。眼看著無極老祖離毀天劍發出的紫色劍光不足三丈,一道玄光自九天上落下,正打在毀天劍上,直接將毀天劍打落。
    陳九公伸手一招,毀天劍飛入手中,見那玄光化作一根竹杖,將身一晃,整個人已來在竹杖前,手中毀天劍高舉,劍上紫光一閃,力劈而下。
    竹杖在紫色劍光中湮滅,陳九公抬手揮劍向無極老祖斬去,卻被老子擋住。
    見老子橫在自己和無極老祖中間,陳九公輕哼一聲,抬手招回浮在天上的青萍劍,將二劍抓在手中。不是陳九公怕了老子,而是他知道最好的機會已經消失了。
    無極老祖還在與元始天尊爭斗,但卻明顯不敵,如果在魔界,無極老祖自信分分鐘就能教元始天尊做人,但在地仙界,無極老祖還不是元始天尊的對手。
    此時無極老祖也看到那橫在自己和陳九公面前的老子,心知無法越過這座大山的他,口中發出一聲大喝,一青一白的元屠阿鼻雙劍分左右飛出,試圖繞過老子,飛向陳九公。
    老子眼中終于閃過一絲神色,將扁拐舉在半空一輪,扁拐上飛出兩道玄光,一左一右向元屠阿鼻雙劍卷去。
    陳九公甩手將毀天劍、青萍劍祭出,雙劍齊出,斬破玄光,使那元屠阿鼻雙劍順利飛到自己面前。
    大袖一卷,雙劍入袖,陳九公抬眼望去,只見無極老祖硬生生地站在空中,眼中充斥著無盡的不甘之色,雖然頭頂天魔塔,但在天魔塔上一塊白玉放射億萬黑光,將天魔塔連同塔下的無極老祖一起鎮住。
    眼看那無極老祖連動也動不了,陳九公眼中閃過一絲不忍之色,輕嘆道:“爾等雖為圣人,但在天道之下,亦是螻蟻。”說完,將身一晃,消失在鐘聲面前。
    聽陳九公說的話,再看那在造化玉碟下,連掙扎都掙扎不了的無極老祖,無論是觀戰的阿彌陀佛、準提佛母、女媧娘娘,還是那親手鎮壓無極老祖的元始天尊,在這些圣人心中。都有著別樣的心思。
    都說圣人之下皆螻蟻,可在天道之下,圣人和螻蟻無異。都說圣人是下棋的。可在天道之下,圣人也是棋子。只是別人是卒子,圣人是車馬炮。
    癱坐在十二品魔道黑蓮上,一動也不能動的無極老祖似乎耗盡全身氣力,吐出一句話來:“因果循環,他日爾等若被天道所棄,就如今日無極一般。”
    無極老祖剛說完這話,整個人砰然散開,化作一道黑氣。被吸入造化玉碟之中。
    造化玉碟飛到元始天尊頭頂,同樣化作一道黑氣,沒入元始天尊頂門。
    霎時間,天地震動,無盡的黑色蓮花自九天上落下,漫天云朵都由白轉黑,天地間黑氣滾滾,黑光重重。
    天魔塔飛至元始天尊頂上立定,十二品魔道黑蓮飛至元始天尊腳下,加上元始天尊手中的萬魔旗。魔界三大至寶同時出現在元始天尊身上。
    元始天尊眼中閃過一絲復雜之色,但轉瞬間就化作清明,對著天地朗聲道:“天道在上。從今日起,吾元始為魔界之主元始天魔,化身億萬,執掌魔劫。但凡天、地、人、魔四界生靈入道,都要歷經魔劫,錘煉心志!”
    元始天尊話音剛落,自九天上傳下陣陣仙樂,一片玄黃色光芒布滿天空,大股的玄黃之氣自天上降下。在元始天尊化作一鼎,為功德至寶玄黃功德鼎。
    元始天尊斬殺無極老祖后。繼任為魔界之主后,得天道指引立下魔劫。但凡洪荒四界修士。只要在天道之下,自返虛成道時,都要歷經魔劫試煉方可成仙。這對洪荒修士來說,不是什么好事,但對天道而言,這是順天而行的大功德,其功德不亞于女媧捏土造洪荒人族,故有功德降下。
    玄黃功德鼎上垂下條條玄黃之氣,望著這頂級功德至寶,元始天尊哈哈大笑,目光掃過四方,似乎在尋找那個讓自己恨不得噬其骨肉的人。
    突然心頭一動,元始天尊急向黑云山飛去,當他飛到黑云山前時,見陳九公自山中飛出,大喝一聲:“陳九公,可敢與吾一戰!”
    此時的元始天尊,頂上是半畝黑色云光,云光中是三朵黑蓮,三朵黑色蓮花各托一寶,混沌鐘、玄黃功德鼎天魔塔,左手持萬魔旗,右手持三寶混元劍,腳下還踏著十二品魔道黑蓮,真叫武裝到了牙齒。一舉超越陳九公,成為諸圣中至寶最多的圣人,只看得那準提佛母眼冒精光,恨不得從元始天尊手中搶下一兩件來。
    聽元始天尊邀戰,陳九公淡淡一笑,“元始,你一向清高,自命不凡,怎得自甘墮落入了魔道?雖有諸般靈寶在手,但與吾戰,汝元始不配!”
    “汝元始不配!”
    “汝元始不配!”
    陳九公的話在元始天尊耳旁回蕩,以前他總說西方是旁門左道,可魔道還不如旁門左道。如果可能的話,高傲的元始天尊怎么也不會入魔。但是,陳九公滅了他闡教人間道統,闡教三代精英弟子全滅。不用想元始天尊也知道,陳九公下一步就是要滅他闡教,滅他闡教所有弟子,滅他闡教全部道統。
    對于圣人來說,在他們漫長的生命中,他們不怕道統被滅。天道循環,大不了幾個量劫后才收門人立教唄。但元始天尊舍不下他那些弟子,不忍他們遭截教屠戮,這才甘入魔道。
    可現在雖有多件至寶在手,但心高氣傲的元始天尊心里充斥著狂躁、不安,甚至自卑。放棄了闡教的道統,放棄了自己的道,這位高傲的圣人的道心上出現了一道裂痕。
    望著那一臉不屑的陳九公,元始天尊臉頰不斷地抽搐,半響之后咬牙道:“吾!元始!只為敗汝陳九公!只為滅汝截教道統!”
    “哦?還想擊敗我?”陳九公聞言冷笑,“那好!元始,可敢賭斗一場?”
    “賭斗?怎個賭斗之法?”
    陳九公右手一翻,一道混沌之氣在掌心上沖起,化作盤古幡,搖晃著手中幡,“各憑本事做過一場,以吾手中盤古幡,賭汝那混沌鐘!”(未完待續)I5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