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26)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26)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26)     

截教仙703 圣魔之戰(下)合道

正文第六百九十五章.魔圣之爭
    當年佛門大興,佛門攻入南瞻部洲,占下半個南瞻部洲。然后以南瞻部洲為踏板,入東勝神洲,完成了二圣千萬年來佛入東土的夢想。
    如今的東勝神洲,被截教、闡教、佛門三分,而仙魔兩界通道所在的黑云山,處在佛門的地盤上,在黑云山外的琉璃佛塔,就是佛門為了監視魔界而立。
    一道黑氣自兩界通道中沖出,那覆蓋黑云山的佛光,好似紙糊的一樣,瞬間被黑光沖破。
    黑光沖出黑云山,化作頭頂天魔塔,腳踏十二品魔道黑蓮,手持元屠阿鼻雙劍的無極老祖。
    左手一揮,元屠劍動,一道劍光自空中劃過,將那琉璃佛塔攔腰斬斷。當琉璃佛塔分作兩段后,并沒有倒塌,上下兩截佛塔連同塔中的佛門弟子,全部化作飛灰。
    無極老祖抬眼望去,冷冷地道:“天道不仁,難道無極就只是天道棄子么?”說話間,十二品魔道黑蓮向東方疾飛,在萬里之外,就是元始天尊的昆侖山所在。
    昆侖山,玉虛宮前。
    元始天尊閉關修煉,白鶴童子正趁著這閑暇的功夫打坐煉氣。突然聽到玉虛宮中傳出一絲響聲,白鶴童子連忙收功,從地上起身,垂手而立。
    玉虛宮門大開,一身黑衣的元始天¤,..尊從宮中走出。沒有理會站在一旁的白鶴童子,元始天尊飛身而起,離了昆侖山。
    在元始天尊離山之后,白鶴童子猛地抬頭望去,以她的道行沒看清元始天尊,只看見一抹黑光。可就是這一抹黑光,讓服侍元始天尊幾萬年的白鶴童子感到不可思議。
    元始天尊速度極快,身形一動,人已出現在萬里之外。當然了,對于圣人來說。萬里之遙根本不算什么,孫悟空還能一個跟頭翻出十萬八千里呢。但是在此處,有一個人正等著元始天尊呢。
    看到了全副武裝的無極老祖,元始天尊臉上露出平淡的笑容,“無極,莫要逆天而行!”
    無極老祖聞言冷笑,不屑地說道:“逆天是死,不逆天也是死!我無極就要逆天而行,搏那一線生機!”
    “哦?哈哈哈……”
    元始天尊哈哈大笑,可就在這時。一個聲音自東方飄來,“老祖所言甚是,大道五十,天衍四九,遁去其一。天道之下,自有一線生機。”
    元始天尊猛然回頭,望著那踏空而來的陳九公,心頭不禁一顫,“陳九公!”元始天尊可以在無極老祖面前保持風度。但在陳九公面前,即使他道行高深,也無法保持平和的心態。
    沖著元始天尊淡淡一笑,迎上元始天尊那滿是怒容的臉。陳九公笑道:“元始,你這盤古正宗,怎么還入了魔道?”
    元始天尊冷哼一聲,明智的沒有去理會陳九公。他深深地看了陳九公一眼,見目光重新轉回道無極老祖身上,此時的元始天尊。全神貫注地盯著無極老祖。
    無極老祖也一樣,仿佛天地之間,只剩下他和元始天尊,與元始天尊四目相對,眼中爆發出猛烈的黑光。
    饒有興致地看了看氣勢不斷攀升的元始天尊、無極老祖,陳九公最終將目光轉向西方,只見三道玄光飛來,是那阿彌陀佛、準提佛母和女媧娘娘。
    來到近前,準提佛母手上光芒一閃,七寶妙樹杖現于掌中,“元始道友,準提特來助你一臂之力!”
    對于準提佛母的好意,元始天尊充耳不聞。而對于準提佛母的惡意,無極老祖也仿佛沒有聽到一樣。
    似乎一點也不感覺到尷尬,準提佛母微微一笑,右手不斷在七寶妙樹杖上摩挲,二目中金光流轉,目光落在無極老祖身上。
    “準提,你也太不將我陳九公放在眼里了!”突然陳九公說了一句話,挺身而出,身上道袍無風自動,狂暴的法力波動如潮水般向準提佛母涌去。
    面臨陳九公的滔天威勢,準提佛母坦然無懼,淡淡一笑,“怎么?陳九公,你怕了?怕元始道友入主魔界,滅你截教?”
    陳九公聞言不怒反笑,輕輕晃了晃手中青萍、毀天二劍,“人間佛門已滅,我截教將掃蕩四洲,將你佛門在地仙界的道統也滅掉!”
    準提佛母眼中寒光一閃,冷冷應道:“陳九公,截教尚在天道之下,豈容你肆意妄為!”
    “呵呵……”陳九公呵呵笑了笑,抬起手中劍指了指那元始天尊:“怎么?元始入魔,又給爾等添了幾分信心?”
    陳九公和準提佛母說話時,被他抓在手中的毀天劍、青萍劍指向元始天尊后心,正與無極老祖對視元始天尊只覺得如芒在背,身上好是不痛快。
    無極老祖眼中寒光一閃,趁機出手,雙手持元屠阿鼻劍,向元始天尊襲去。兩道劍光一左一右,將元始天尊籠罩。
    元始天尊有些措手不及,連忙取出三寶混元劍迎敵。
    見陳九公的小動作使元始天尊在一開始就落入了下風,準提佛母指著陳九公喝道:“陳九公,你為混元圣人,怎得這般不要面皮!”
    陳九公也不什么好脾氣,被準提佛母這樣指著鼻子罵,心里自然是有氣,想著一會兒好好收拾收拾準提佛母的同時,陳九公心中也暗暗打起精神。準提佛母不是不知深淺之輩,在此情況下敢和自己叫囂,必是有什么后手。
    不過陳九公藝高人膽大,將手中劍一搖,沖著準提佛母道:“幾日不見,你準提還長本事了。”說到此處,目光從阿彌陀佛、女媧娘娘身上掃過,“罷了,你三人一起來吧,看我如何落你們面皮!”
    從陳九公的話中,三圣聽出了濃濃的不屑,但也無可奈何。莫說是他們三圣聯手,再加上元始天尊恐怕也不是陳九公的對手,明知最后的結局是被陳九公打臉,難道還要把臉伸過去讓人打。
    女媧娘娘心里不禁暗恨準提佛母,你說你沒那能耐,干嘛向人家挑釁?
    見三圣不言不語,陳九公哈哈大笑,也不與他們三個計較,眼中紫光一閃,向那與無極老祖爭斗的元始天尊望去。
    無極老祖頭頂天魔,腳踏十二品魔道黑蓮,手持元屠阿鼻雙劍。元始天尊頭頂混沌鐘,左手萬魔旗,右手持三寶混元劍。二人各展神通,仗著靈寶殺得難解難分。就在這時,陳九公目光如刃,落在元始天尊背后,元始天尊只覺得一股涼氣自脊梁骨竄起,身形不由得微微一顫,一不留神萬魔旗布下的防御被無極老祖破開,多虧還有混沌鐘垂下條條混沌之氣,為元始天尊擋住元屠阿鼻雙劍。
    高手過招就是如此,雖說混沌鐘立于頭頂先就不敗,但一個不慎落于下風,一時間元始天尊被無極老祖壓制,面對沖著自己猛攻的元屠阿鼻雙劍,元始天尊只能被動抵擋,慢慢地尋找反攻的機會。
    見元始天尊被無極老祖壓制,準提佛母冷哼一聲,一抖七寶妙樹杖,一道光華直奔無極老祖掌中元屠劍刷去。
    “哼!”陳九公輕哼一聲,將毀天劍一震,一道劍氣射出,將刷向無極老祖的光華打散。而后陳九公飛身而起,揮雙劍直奔準提佛母殺去。
    “這準提!”看到陳九公被準提佛母激怒,女媧娘娘心里暗暗埋怨了準提佛母一句,素手不住在空中揮動,仿佛織布一樣,瞬間在上空織出了一大片玄色光幕。
    陳九公揮劍就斬,毀天劍斬在玄色光幕上,卻沒能見光幕斬破。
    “這娘們兒道行有所增進啊!”陳九公心頭一凜,青萍劍出鞘,二劍連削帶斬,將玄色光幕撕破。
    玄色光幕一破,阿彌陀佛、準提佛母分左右攻來,陳九公揮劍向二圣連斬,卻有兩道玄光飛至二圣頭上,鋪散開來,將阿彌陀佛和準提佛母罩住。
    又是女媧娘娘!
    如果是往日,雖然女媧娘娘的造化之道防御不差,但在陳九公劍下和紙糊的的沒什么兩樣,可今日卻能擋住自己一劍,要第二劍才能破開,這也就給了西方二圣從容攻擊陳九公機會。
    陳九公抬手將毀天劍、青萍劍一起拋在空中,二劍在空中一晃,皆化作千萬劍氣,鋪天蓋地地向三圣殺去。抬手在虛空一抓,盤古幡入手,將盤古幡一晃,盤古幡暴長,長至百丈橫掃而出。
    那二劍化作的劍氣還好,可盤古幡所過,女媧娘娘布下的玄光,再次變成了薄紙,一觸即破,嚇得三圣連忙祭起靈寶抵御。
    “那是……”看到女媧娘娘頭頂云光中的兩尊大鼎時,陳九公心頭一動,眼中紫光流轉,向那乾坤鼎、造化鼎望去。在陳九公眼中,這兩件熟悉的頂級先天靈寶之間有著一絲玄之又玄的聯系。
    “氣運相連!”陳九公心頭一動,望向那乾坤鼎、造化鼎的眼神中多了一絲忌憚。雖然不知道這二鼎相聚會產生什么樣的奇效,但同是蘊含造化之道的頂級先天靈寶,又氣運相連,足以讓陳九公心生戒備。
    將盤古幡一搖,陳九公不顧阿彌陀佛和準提佛母,單單直奔女媧娘娘一人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