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7-21)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7-21)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7-21)     

截教仙72 巫妖皆至

祖巫殿乃巫族圣地,只有巫族子弟,而且要有大巫修為,才可以入內。自古以來從未有外人能夠進到祖巫殿。
    祖巫殿內也是氣勢恢弘,十二尊雕像分列左右。乃是那十二大祖巫,個個是昂挺胸,慷慨激揚。當中一尊雕像更是脾睨天下,指點蒼生。正是那開天辟地的盤古大神。
    在十二祖巫圣像前方,四個巨大的身影聳立,正是巫族僅存的五個大巫之四的刑天、風伯、雨師,還就祖巫強良胞妹九鳳。
    大巫風伯本屬風之祖巫天吳部落,自血脈傳承的控風之術使風伯六感極為敏銳。
    感覺到一絲異樣,風伯起身往祖巫殿內走去,刑天等巫見其如此,知道恐怕是出事了,連忙一起往祖巫殿內走去。
    此時十二道巨大的光柱從天而降,正降在北俱蘆洲最高的山峰之上,別說是這四位大巫了,就連普通的巫人都被這一幕給驚動了。
    “不好!”猛然想起那星辰之力凝聚成的光柱落下的位置正是相柳的毒敵山,幾位大巫只以為是玉帝要出手對付巫族。
    “九鳳大巫,你快去相助相柳,我們隨后就到。”
    “好!”
    點了點頭,九鳳將身一晃,現出真身,只見一只九頭巨鳥振翅指望毒敵山而去。
    在巫族之中,修為越高,身軀就越龐大。相傳上古祖巫個個身高萬丈,而如今巫族最強大的大巫刑天,現出真身也有千余丈高。
    九鳳是巫族之中唯一能夠飛行的大巫,身軀也有七百余丈長,雙翅一震,從這祖巫殿到毒敵山絕不會超過一盞茶的時間。
    此時毒敵山上,一三十余丈高的大巫大步踏來,圖騰滿面,腰纏一頭惡蟒,鱗甲猙獰,雙手不執武器,卻有一黑一白雙蛇纏臂,絲絲吐信,詭異異常。正是大巫相柳。
    大巫相柳,系出祖巫共工一脈,生而有控水大能。大凡這些個巫族有數的大巫,無不天賦異秉,就比如當年那殞命三足金烏太陽真火之下的夸父,便具木青煉體之能,恢復力極強。而這大巫相柳,則有巫毒傍身。仙道未成的修士有金丹,妖族有妖丹,這相柳卻有個本命毒丹,一手濁蛇巫水陰毒非常,尋常地仙大妖沾上一滴,頃刻間腐蝕成膿水。就連元神真靈一并污了化掉,投胎轉世都是休想。
    因為身具劇毒,相柳不住在巫族部落,自己尋這毒敵山開辟洞府。今日閑來無事本想回祖巫殿和老朋友刑天比劃比劃,舒活舒活筋骨。可誰想到,剛走出沒多遠,突然感覺無盡星辰之力降至北俱蘆洲。心驚之下,相柳回身一看,只見那星辰之力正降在自己毒敵山上。
    見有人敢在太歲頭上動土,相柳勃然大怒,返身趕回自己老巢。上了山,只見一座大陣立于山上,陣中無數獸吼之聲此起彼伏。而讓相柳驚奇的是,九天之上無盡星辰之力正降在這大陣之中,而且這大陣仿佛一只上古巨獸不斷吞噬著北俱蘆洲之上的煞氣。
    此時四象陣正中央高臺之上,陳九公睜開二目,無奈的搖了搖頭。沒想到此山的主人竟然是這位,看來不好辦啊。
    起身飄然出陣,陳九公沖著相柳打一稽首,“貧道陳九公見過相柳大巫,卻是不知此山乃大巫居所,多有得罪,還望大巫莫怪。”
    “莫怪?”相柳眉頭一挑,望著陳九公冷冷一笑,“我怪與不怪,還得看你拳頭硬不硬!”
    言罷,相柳也不待陳九公答話,大手一揮,驀地平白卷起滔天巨浪,化作一頭洪荒兇獸撲殺過來,這浪卻是古怪,渾濁難辨其色,帶起腥風惡臭,顯是劇毒無比。
    陳九公知道今日這一仗雖然來得無緣無故,但無論如何不能讓他攪亂自己功德之事。打吧!眼中精光爆射,陳九公飄然而起,掌中現出金鞭,沖著那巨浪化作的兇獸就是一鞭。一鞭祭出,金光萬丈,凜凜巍然,騰空向那巨浪斬去,只一鞭,斷水分流,金光之下紛紛化作腥水落地,草木枯黃,嗤嗤作響。
    “好手段!”相柳戰意勃發,大巫最是好戰,相柳也不一般。在這北俱蘆洲之上,有一些大神通者避世不出。只有妖族可以做自己的對手,但兩族實力太過接近,而且是宿敵,關系太過敏感。若是一個不好,恐怕后果是雙方都承受不起的。
    所以閑來無事的時候,相柳也只能與刑天比劃比劃,不過刑天在上古之時就是祖巫之下第一人,相柳怎打得過他?況且多年比斗,總跟這么幾個對手打,也沒意思啊。
    今日碰到陳九公,雖然不知他在自己山上做些什么,但這些對相柳來說根本也不重要的。重要的是,此人能不能跟自己好好打上一場。
    咆哮一聲,也不見相柳有甚動作,方才被巨浪毒水沾到的土地突然翻滾不休,不過頃刻間,已然成了惡臭沼澤,還猶如活物一般,向外蠕動擴散,腥味難耐。
    陳九公急忙駕云而起,耐住心中不悅,說道:“大巫,今日事出有因,他日……”話到一半,相柳仿若未聞,嘿然殺來,臂上黑白雙蛇盤身吐信,來勢猛惡。
    “哼!”陳九公也不是怕事的人,只不過不想在此時挑起爭端。但見相柳步步緊逼,陳九公大怒,掌中金鞭化作道道金光向相柳打去。
    若論肉搏武技,就是一百個陳九公,也比不過相柳這等久戰大巫,經驗更是難以相提并論。十合不到,便已相形見絀,遮擋多,進攻少,相柳戰斗本能,如有神助,身高三十余丈,二十多倍于陳九公,勢大力沉,偏生又那么靈便,而且臂上雙蛇乃是洪荒異獸,堅硬愈過精金,柔韌遠賽龍筋,順勢借力之下,威力不凡。
    陳九公心里很清楚這相柳廝殺千萬載,斬殺妖族妖神無數,他這肉搏的本領豈是自己這小胳膊小腿能比得了的。莫看相柳攻擊手段單一,看似無味。其實洪荒大巫本領神通,都是這般似拙實巧,摒棄花哨變幻,想他縱橫洪荒無數歲月,這毒水異常邪性,真火燒不干,土木難擋其滲透,也不知多少道行深厚的得道高士殞命于毒水之下,
    以己之短攻彼之長,這種傻事陳九公絕不會做到底,剛才那幾下不過是心血來潮試探一下這大巫武藝。現在自己有要是在身,若是與他纏斗起來沒完沒了,豈不誤了正事?
    手中金鞭一甩,一道青色光幕橫在身前,毒水滴滴,浮于空中,近不了身。陳九公趁此時機,飛身暴退。
    “哪里走!”相柳咆哮一聲,雙蛇竄出,疾如閃電,平地揭起兩股毒浪,腥臭未至,浪身已到面前,形狀猙獰,有如洪荒惡蟒,曲身騰空,又是噬人撲來。
    與此同時,相柳手下更不消停,夜色之中白影襲襲,墨不著色的黑蛇更是倏來倏去,神出鬼沒,空響連起,原來是把這兩條洪荒異蛇當做長鞭來使了。
    饒你是上古大巫,但不知我仙家靈寶之威。
    陳九公面對著相柳攻擊,不慌不忙從袖中取出一物祭起在空中,金光一閃,毒敵山上再無了大巫相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