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8-21)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8-21)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8-21)     

截教仙702 圣魔之戰(上)

昆侖山,玉虛宮前,云中子、廣成子、赤精子、玉鼎真人、黃龍真人、文殊廣法天尊、普賢真人、慈航道人、太乙真人、道行天尊、清虛道德真君,齊刷刷地跪成一排。
    眾仙中,除文殊、普賢、慈航三人,其他人都有弟子死在人間。對了,還除了黃龍真人,不過自靈寶大法師損落后,那龍虎山歸入到他二仙山一脈,龍虎山幾位天師也轉投到他的門下。今日龍虎山一脈覆滅,身為掌門的黃龍真人雖沒有廣成子他們難過,但心里也不好受。
    別說,要是論深仇大恨,在元始天尊這些個弟子當中,頂數黃龍真人和陳九公的仇恨最深。他是沒遭九曲黃河之厄,但直接被陳九公送上了封神榜,這些年來,他無時無刻不想找陳九公報當年一刀之仇!
    白鶴童子從玉虛宮中走出,見眾仙都跪在自己面前,連忙閃身讓過,“諸位師兄,這……”
    “還請師弟為我等通稟一聲。”
    聽了廣成子的話,白鶴童子搖了搖頭,“老爺閉關參悟天道,諸位師兄還是回去吧。”
    “師弟……”廣成子還想和白鶴童子說些什么,卻見眼前白光沖起,一陣白光將玉虛宮罩住。
    見元始天尊以法力封住了玉虛宮,廣成子悲呼道:“老師,截教欺人太甚,欺人太甚啊!”
    “老師,弟子求與截教門下決一死戰……”
    “老師,弟子那徒兒死的好慘啊!”
    千百年不遇的一幕在玉虛宮前上演。闡教眾仙哭得稀里嘩啦的,哀聲呼求。求元始天尊率領闡教門人出山,與截教決一死戰。
    “爾等各回道場,好生修煉,十五年后在東勝神洲與截教一較高下!”
    元始天尊的聲音自宮中傳出,眾仙才止住了哭聲,相護攙拉著從地上起身,離開玉虛宮,互相告辭離去。
    玉虛宮中。元始天尊坐在云床之上,在他面前浮著的,是一面黑色旗子,旗面上繡萬魔妙相,正是魔界至寶萬魔旗。
    元始天尊望著這萬魔旗,臉上神色變幻,似乎是在糾結著下什么決定一樣。
    突然。在萬魔旗中飄出一個聲音說:“道友若能高抬貴手,無極感激不盡。”
    聽這聲音自報家門,是魔界之主無極,元始天尊微微一怔,想要開口答應,卻想起一事。輕輕搖頭,“道友莫怪,元始得罪了!”說話間掌上紫光一閃,向萬魔旗拍去。
    似乎感覺到了大難臨頭,萬魔旗中傳出無極老祖急切的聲音:“道友。此旗乃魔道至寶,與你玉清一脈無用。何不……”
    還不等無極老祖把話說完,元始天尊散發著紫光的手就印在了萬魔旗上,紫光一閃而起,瞬間將萬魔旗吞噬。
    紫光中傳出陣陣嘶吼怪叫,似有無數魔頭掙扎,元始天尊面如沉水,抬手連拍,紫光暴起,猛烈地一閃之后消逝得無影無蹤,那萬魔旗掉下,被元始天尊抓在手中。
    斬殺了無極老祖留在萬魔旗中的元神烙印,元始天尊手持萬魔旗,心里思緒千萬,最后長嘆一聲,“好個陳九公,你將我元始逼到這種地步,今日我玉清道統斷絕,他日必要你截教上下全部死絕!”說完,元始天尊似乎做出了什么決定,手上白光流轉,將玉清仙氣灌注萬魔旗中。
    萬魔旗上先是白光一閃,旗面上亂舞的魔頭自旗面上飛出,瞬間玉虛宮中群魔亂舞,一個個魔頭在宮中亂飛。
    元始天尊雙目緩緩閉上,周身仙光大作,頂上現出慶云三花,三朵巨大的白蓮在玉虛宮上,放出億萬白光。
    若是往日,魔頭遇上清仙光必然會消散。可今日,那一只只魔頭看到白光,就好像妖魔鬼怪看到了唐僧肉一般,撲入白光中大口大口的吞噬著白光。
    元始天尊默坐在云床上,運轉玄功,不斷地放出玉清仙光,可有無數魔頭吞噬,玉清仙氣竟然越來越少.
    九九八十一日后,元始天尊面色蒼白地坐在云床上,此時的元始天尊已發不出一絲玉清仙光,玉虛宮中依然是群魔亂舞,那一個個魔頭仿佛更加的強大了,各個身上附著著濃烈無比的魔氣。
    將元始天尊放出的最后一波玉清仙光吞盡,群魔呼嘯著往元始天尊頂上撲去,裂開丑陋的大嘴,用鋒利的牙齒撕咬元始天尊的慶云三花。
    就像那那最兇殘的食人蟻,元始天尊頂上半畝之大的慶云三花,轉瞬間就被群魔吞食得一干二凈。
    當整個玉虛宮中再無可吞吃之物后,群魔爭先恐后地向元始天尊撲去,但他們沒有去撕咬吞吃元始天尊,而是一個個地沒入元始天尊體內。
    在最后一只天魔鉆入元始天尊體內后,億萬的黑光從元始天尊身上迸發出來,一股黑氣自元始天尊頂上沖起,化作半畝黑色慶云,黑色慶云上是三朵巨大的黑蓮。
    紅花白藕青蓮葉!自元始天尊證道之后,純白色的慶云三花就是闡教玉清一脈的象征。可就在今日,元始天尊將億萬年苦修的玉清仙氣轉化為魔氣,舍棄了自己玉清一脈的道法,轉修魔道之法。
    元始天尊猛地睜開二目,黑光自其眼中爆射出三尺之外,冥冥之中聽見九天上叮咚作響,元始天尊微微抬頭,一道黑光自天上墜下,穿破玉虛宮大殿,直落在元始天尊頭頂的慶云上。
    一塊僅有嬰孩手掌大小白玉,就在這塊不大的白玉上,刻著一圈圈好像水波一樣的紋絡,可就是這簡單的紋絡,在元始天尊眼中卻是玄妙無比。
    “大道之紋,造化玉碟!”元始天尊眼中精光閃爍,心中無比的狂喜。連忙閉上眼睛,運轉玄功。不,現在應該是運轉魔功才對。
    三花上各沖起一道黑氣,三道黑氣呈三才之勢,將玉碟圍住,黑氣擴散,將玉碟包裹住。
    造化玉碟,為天道所有,由鴻鈞執掌,其中蘊含三千大道。今日天道賜予元始天尊的這一塊玉碟,正是對應魔道的那一塊。看來元始入魔,乃天道大勢,入魔后得天道賞賜,賜下這等至寶。
    魔界,三重天上。
    無極老祖坐在十二品黑蓮上,眉頭緊皺,苦苦衍算著天機。就在元始天尊將他在萬魔旗中的元神烙印斬殺后,無極老祖冥冥之中就覺得自己失去的不光是一件先天魔寶,更是與自己性命戚戚相關的東西。
    就在天降造化玉碟與元始天尊后,無極老祖心頭一顫,滿頭黑白相間的長發無風自動,無極老祖口中發出聲聲嘶吼,仿佛一頭垂死掙扎的猛獸,雖身受重傷,但在這一刻也不放棄一絲生的希望。
    突然一道黑光沖到無極老祖面前,無極老祖猛然睜開雙眼,驚駭地看著面前的黑光,扶在膝上的雙手一起抓出,向眼前這道黑光抓去。
    黑光無極老祖面前一抖,驚人的化作元始天尊,只是能看得出這個元始天尊不是他本尊,是黑光凝聚而成的。
    無極老祖的雙手自元始天尊身上抓破,卻是穿光而過。無極老祖雙手向外一分一撕,好像撕紙一樣,將元始天尊撕成兩半。
    元始天尊化作點點黑光消散,無極老祖癱坐在十二品魔道黑蓮上,豆子般大小的汗珠出現在額頭上,伸手抹去頭上的汗水,無極老祖喚身旁童子道:“去喚波旬魔主過來!”
    童子向無極老祖一拜,躬身離去,不一會兒波旬就來到無極老祖面前。
    參拜無極老祖之后,波旬垂手而立,靜靜地等著無極老祖的吩咐。
    “波旬,將元屠阿鼻予吾一用!”
    聽到無極老祖說要借元屠阿鼻雙劍,波旬怔了怔,但也沒有多想,將手一翻,一白一青兩道劍光直奔無極老祖飛去。當飛到無極老祖座前時頓住,化作一鞘雙劍的元屠阿鼻。
    抬手將元屠阿鼻劍抓在手中,無極老祖也不和波旬廢話,化作一道黑光而走。
    在無極老祖走后,波旬驚訝地發現,無極老祖將十二品魔道黑蓮也帶在身上。想想從自己這里借去的殺戮至寶元屠阿鼻雙劍,波旬瞳孔一縮,口中喃喃道:“老祖這是要去對付何人?”
    作為魔界魔主,波旬知道無極老祖的厲害。自己身為魔主,在魔界中相當于混元圣人,但在無極老祖面前,卻如嬰孩一般。所以說,這無極老祖相當于魔界的鴻鈞。想來,他出了魔界,也有不弱于圣人的實力。但是天道限制,無極老祖無論是在魔界,還是在地仙界,都不可出手。
    可今日,無極老祖出魔界,帶著天魔塔和十二品魔道黑蓮,還從波旬這里借走了元屠阿鼻雙劍,明顯是要去與人拼命,這不禁讓波旬好是詫異。
    就在無極老祖全副武裝的飛出魔界,來在東勝神洲的時候,諸圣皆有感應。
    正在羅浮洞中,與無當圣母、孔宣說話的陳九公,猛然從蒲團上站起,驚訝地失聲道:“這怎么可能?”說完,陳九公左手一招,無當圣母背后的青萍劍和孔宣身后的毀天劍一起飛起,落在陳九公手中。
    抓雙劍在手,陳九公不顧無當圣母、孔宣的驚訝,身形一動,飛出羅浮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