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61章玄黃世界(10-21)      第960章封印倚帝(10-21)      第959章因果(10-21)     

截教仙708 滅佛上

“煙霞深處隱吾軀,修煉天皇訪道機。一點真元無破漏,拖白虎,過橋西。易消磨天地須臾,人稱我全真客。伴龍虎,守茅廬。過幾世,固守男兒。”
    王屋山前,道歌聲陣陣。
    韋護,楊戩之后闡教三代第一人,號稱全真神將,守護闡教法門,一身九轉玄功以至第六轉頂峰,準圣之下無敵手。戰鄭倫、陳奇,將哼哈二將死死壓制,若非紅孩兒和鐵扇公主及時趕到,鄭倫、陳奇可能以命喪韋護杵下。
    此時被四人圍攻,韋護仍不落下風,仗著強橫的肉身,毫無顧忌的持杵搏殺,一桿降魔杵上下翻飛,以一人之力獨斗四人,尚戰上風。
    蕩開降魔杵將鄭倫打落火眼金睛獸,韋護將身一縱,揮杵向鄭倫頭頂打去。還好有陳奇殺至,擋住韋護一杵。
    與韋護硬拼一記,陳奇只覺得雙臂發麻,見韋護揮杵打來,連忙運轉玄功,頂上慶云三花垂下條條上清仙氣護身。
    見韋護降魔杵砸破陳奇的護身仙氣,紅孩兒生怕陳奇有失,忙祭起火靈劍,直刺韋護后心。
    感覺身后一陣灼熱,韋護回身一杵,將火靈劍擊飛,飛身向紅孩兒打去,嚇得紅孩兒忙催動玄元控水旗護身。
    韋護大發神威之后,見幾人不敢上前,將身一縱,就要遠遁。他早就聽到昆侖山麒麟崖上金鐘聲響,但為了召集王屋山弟子,就耽擱了一會兒。也正是因此,才未能離開王屋山。
    韋護將身一晃,向東方飛去,飛出不遠,就追上了自己那些門人弟子。見韋護歸來,王屋山弟子齊齊高聲歡呼。
    王屋山前,紅孩兒掏出靈丹塞入鄭倫口中。“師兄,你們怎不使那神通?”
    鄭倫臉色蒼白,不能言語,陳奇道:“師弟有所不知,那韋護的九轉玄功已達到六轉頂峰,我與鄭師兄的神光還未碰到他,就被他擊散,根本無法傷其分毫。”
    紅孩兒搖著小腦瓜,輕嘆道:“哎……只嘆我爹爹不在,否則豈會叫這賊子猖獗!”
    “這個小混蛋!”鄭倫、陳奇心中暗罵。紅孩兒這么說不就是說他們不行么?不過想想那位大力牛魔王,鄭倫、陳奇知道自己還真不如那位。
    “師弟何必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有為兄在,看那韋護能跑到哪里去!”
    一個洪亮的聲音從南方傳來,眾人抬頭望去,見兩個魁梧大漢踏空而來,這二人身長都在三尺之外,那青發兇目的大漢,持一口長三丈的九環大刀。另一個是個大胖子。身寬與身長相仿,腦瓜锃亮,臉上凈是橫肉,大嘴獠牙。肩上扛著如小山一般的大錘。
    “師兄!”紅孩兒不認得那扛錘的,卻認得那持刀的獅駝王,他聽自己爹爹說過,這獅駝王入截教前。是上古妖族妖神,神通了得。入截教后,修煉九轉玄功。更是非凡。
    撲到獅駝王近前,紅孩兒那童子身軀,腦門還不到獅駝王膝蓋,抱著獅駝王小腿,紅孩兒帶著哭腔說道:“師兄,那韋護甚是可惡,你快去追他吧。”
    拍了拍紅孩兒的小腦瓜,獅駝王先向鄭倫、陳奇行禮,口稱師兄。又向鐵扇公主一拜,口稱嫂嫂。獅駝王雖是紅孩兒師兄,但在地府任冥帥,與那牛魔王稱兄道弟,他們各論各的,師兄弟是師兄弟,叔嫂是叔嫂。
    見獅駝王身旁的魁梧大漢,陳奇也不認得,向獅駝王問道:“師弟,這位道友是?”
    那扛錘大漢把錘丟給獅駝王,然后向鄭倫、陳奇一揖,“小弟禺戎,拜見兩位師兄!”
    “原來是你!”聽禺戎王報上姓名,鄭倫驚呼一聲。他曾聽大師兄袁洪講過,當年隨老師陳九公征十萬大山,遇妖族妖神禺戎王,與其硬悍一記,那老妖力氣竟不在他袁洪之下。后來那禺戎王連同十多位妖神一起被老師用混元金斗拿了,自那以后就沒看見過那些妖王。
    此時聽禺戎王喚自己為師兄,鄭倫知道他也和那獅駝王一樣,入了截教門下。
    見眾人對禺戎王好奇,獅駝王連忙道:“兩位師兄,老師命金霞師兄至地府,命二人來人間,就是了韋護。老師有言,此人不除,必成后患。二位師兄稍歇片刻,待我先與禺戎師弟除了韋護!”
    聽獅駝王說起那打傷自己的韋護,鄭倫眼中寒光一閃,“師弟所言甚是,今日必殺韋護!”
    一行六人直往東方疾飛,去追那韋護。
    韋護還不知截教門下近千弟子入人間,藝高人膽大的他,不愿舍棄門人弟子,也自信自己能保他們周全,帶著王屋山一脈弟子往東勝神洲,那速度能快就怪了。
    這路上,韋護座前首徒李兆向韋護道:“老師,往南不遠就是千山,可要匯合了師叔,同往地仙界?”
    韋護往南方望了一眼,皺眉道:“你師叔此時已離了千山。”
    “不知師叔可否會遇到截教弟子。”
    韋護聞言,想也不想地搖頭,“截教門下,不會動你師叔分毫!”
    李兆一愣,脫口問道:“這是為何?”
    “因為他們不敢……”話剛說到一半,韋護突然心頭一跳,向后望去,只見身后青氣滾滾,冷哼一聲,對李兆道:“爾等繼續東行,待為師殺了這些人,再與爾等匯合!”
    李兆等王屋弟子知自家掌門神通,也不擔心韋護,紛紛拜別韋護,向東飛去。
    “韋護,納命來!”吼聲震天,禺戎王飛身輪錘,一錘自上砸下。
    韋護雙手持杵,奮力一扛,只聽一聲巨響,禺戎王只覺得雙臂一麻,手中錘險些脫手。
    再看那韋護,身子向下一墜,將身一挺,硬生生地立在半空。禺戎王那一錘,差點將韋護從空中打落。
    橫杵在胸前,韋護定睛看著面前那個如山岳一般的壯漢,此人當得上力大無窮之稱。著實了得。
    如果沒有陳九公的介入,這禺戎王和那獅駝王,連同牛魔王、蛟魔王等人,會在花果山與孫悟空結拜,號七大妖圣。那猴子可是個無法無天的主,能讓他當老七,就知那前六位妖圣都是什么人物。這禺戎王,乃上古洪荒異種巨象得道,一身神力可拿山逐日。
    二人打在一起,斗在一處。韋護招式精妙。禺戎王卻一力降十會,此時韋護才知道遇到了勁敵,幾次施辣手也沒能擊退禺戎王,見那鄭倫等人在一旁觀戰,不禁有些著急。
    將降魔杵一蕩,韋護使個巧勁甩開禺戎王手中錘,趁著禺戎王下一擊未至,直接飛身暴退。
    “哪里走!”
    韋護剛一要走,一聲聲叱咤響起。獅駝王、鄭倫、陳奇一起殺出,將韋護圍在中央。
    心知想要脫身不易,韋護抖擻精神,與眾人惡戰。沒戰幾個回合,就見東方青氣飄飄,青光萬丈。
    以金靈圣母為首,截教眾仙君、星君殺至。在他們到來的途中,遇到了王屋山一脈門人弟子。面對如狼似虎的截教眾仙,王屋山那百余弟子一眨眼的功夫就死得干干凈凈。連個灰兒都沒留下。
    眾仙上天入地,圍住韋護去路,聞仲催墨麒麟、呂岳催金眼駝殺入戰團,一招招一式式殺向韋護。
    又有花果山六怪、高明、高覺、張奎、高蘭英、丘引、季康趕來,截教門下近千人圍著韋護,誓要除掉這闡教三代第一人。
    一邊看著場中爭斗的幾人,朱子真一邊留意四周,見西北方飛來八道青光,朱子真笑道:“鬼谷師弟他們來了,想來那昆侖山一脈已為他們所滅!”
    人間的昆侖山一脈,乃是南極仙翁的道統,執掌昆侖派的乃是南極仙翁的三個弟子,福、祿、壽三星。正是因為這三人合力,才拖住鬼谷子、仲由、顏回等八仙。最后八仙布下八門乾坤大陣,才滅了昆侖山一脈。
    來到陣前,向諸位師長、師兄行禮之后,鬼谷子向眾師弟詢問。陳九公這些弟子聚在一起,算了算發現闡教在人間的道統,昆侖山、崆峒山、龍虎山、青城山、茅山、齊云山、仙都山、九宮山皆以覆滅。王屋山一脈,就只剩下這韋護,想來自己這些人在,韋護也難逃出生天。
    這時,那宋度驚道:“諸位師兄,怎么沒人去千山?”
    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六耳向千山方向望了一眼,小心翼翼地道:“千山龍女已帶著門人弟子入了東勝神洲,千山上再無闡教弟子,小師弟可往千山,搗毀大殿,算是絕了千山道統!”
    宋度也感覺到眾師兄提起千山一脈時,臉色有些不對,但想想六耳師兄不會害自己,飛身就往千山去了。
    宋度離去之后不久,那韋護力竭,被禺戎王一錘砸飛了掌中降魔杵。呂岳趁機祭起瘟疫鐘,將韋護砸倒。鄭倫、陳奇雙雙殺至,一起揮杵打在韋護頭頂。
    鑌鐵之聲交加,鄭倫、陳奇全力一擊,那韋護的腦袋竟然沒碎。見韋護肉身強橫,觀戰的丘引連忙祭起縛龍索,把韋護捆了。
    這韋護肉身之強,直追大巫,沒有殺伐至寶,誰也破不了的他肉身。就在這時,六耳望著東南方笑道:“小師妹來了!”
    眾人順著六耳目光望去,只見武曌手捧軒轅劍駕云而來。
    至眾人面前,武曌向諸位師長、師兄行禮后,走到韋護面前,抬手揮劍,一劍斬掉韋護項上人頭。
    至雷震子死在金蛟剪下,到如今韋護被殺,闡教在人間的道統全滅!
    ps:有個叫大神之光的東西,可以領的兄弟不妨去領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