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3)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3)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3)     

截教仙700 收回混沌鐘

金蛟剪下,雷震子死無全尸!
    而雷震子之死,不過只是個開始。
    崆峒山以南三百里外,殷郊率崆峒山殘余弟子邊打邊退。在他們身后,是那窮兇極惡的哼哈二將。
    哼哈聲不斷響起,白光、黃光不斷從鄭倫鼻中、陳奇口中噴出,遇白光、黃光一個個崆峒弟子驚叫著從空中栽落。
    今日入人間,鄭倫、陳奇未帶麾下烏鴉兵、飛虎兵,在這追擊途中,二將也不去管那些崆峒晚輩弟子,以神通將他們打落后,就不再去理會,一心要除掉那崆峒大圣殷郊。
    雖然追兵只有兩個人,崆峒派上下近百人,但殷郊對上鄭倫,那陳奇足以橫掃崆峒山下。所以殷郊才且戰且退,退往齊云山,意圖與自己兄弟匯合,到時候與兄弟殷洪合力,拿下這鄭倫、陳奇也不遲。
    就這樣,當殷郊來在齊云山后,身旁只剩下八個弟子。但讓殷郊心如死灰的是,他兄弟殷洪就在不遠處,與二人爭斗,那二人他恰恰都認得,一個鉆頭號山妖王,截教弟子牛圣嬰,人稱紅孩兒的那個。另一個是紅孩兒的娘親,阿修羅族鐵扇公主。
    向齊云山中望去,只見山中妖云滾滾,八千小妖在齊云山上掃蕩,屠殺這齊云山弟子。如果把齊云山弟子和鉆頭號山群妖單個拿出來廝殺,死的一定那些小妖,但八千小妖,八妖一小隊,八小隊為一大隊,以眾凌寡殺得齊云山弟子節節敗退,相繼慘死。
    “二弟!”殷郊見殷洪在鐵扇公主、紅孩兒的圍攻下岌岌可危,不顧身后僅存的八個弟子,飛身向鐵扇公主撲去,催動九天元陽尺打向鐵扇公主背后。
    “休傷我娘!”聽到殷郊大喊,紅孩兒心里早就有了準備。見殷洪奔著鐵扇公主打去,忙祭起玄元控水旗為鐵扇公主護身。
    九天元陽尺是元始天尊所煉的純陽至寶,這是不假,但想破五方旗之一的玄元控水旗,那是妄想。九天元陽尺發出的紫氣還未碰到玄元控水旗本體,就被旗面上飛出的黑蓮擋住了。
    “賊子膽敢偷襲!”雖然自己娘親無恙,但紅孩兒對想暗算鐵扇公主的殷郊憤恨不已,張口噴出一道火光,化作火靈劍向殷郊殺去。嚇得殷郊催動九天元陽尺,九天元陽尺上現出九朵金花。擋住火靈劍。
    這時那可憐的八個崆峒弟子,已相繼慘死在鄭倫、陳奇手下,見殷郊和小師弟紅孩兒打起來,鄭倫直接將降魔杵祭起,向殷郊打去。
    看到自己兄長有危險,殷洪祭出錦云兜,去罩鄭倫的降魔杵,誰知那鬼機靈紅孩兒早就等著他祭出寶貝呢。落寶金錢一出,錦云兜不但沒能罩走降魔杵。自己也被落寶金錢落了下去。
    離著最近的鄭倫一把將錦云兜抓在手中,看了一眼,不顧哇哇大叫的紅孩兒,直接塞入懷中。“圣嬰師弟,這寶貝就抵了你欠為兄的黃中李了!”說話間哈哈大笑,鼻中噴出一道白光,直射殷洪。
    聽到身后有惡風襲來。殷郊回身以九天元陽尺擋開降魔杵,在回頭時眼看兄弟殷洪被白光打中,向齊云山中跌落。
    “二弟!”殷郊飛身要去救殷洪。情急之下被紅孩兒祭出火靈劍一劍削首。
    趁著紅孩兒噴火絞殺殷郊元神之際,陳奇催火眼金睛獸上前,奪下殷郊尸身的九天元陽尺,向紅孩兒一晃,“圣嬰師弟,此寶就抵你欠為兄的黃中李了!”
    紅孩兒差點被鄭倫、陳奇氣的哭鼻子,大叫著向陳奇撲去,被陳奇抓住拋出后,又向鄭倫撲去,被鄭倫拎起來道:“師弟,這么多年你騙去了我們多少黃中李,拿你兩件寶貝,你也不算虧了。”說完,把紅孩兒往云頭一扔,對陳奇喊道:“師弟,此處離王屋山不遠,你我可去會會那韋護!”
    看著遠去的鄭倫、陳奇,紅孩兒哇哇大叫。這時鐵扇公主飛來,把紅孩兒攬在懷里安撫他,“好了圣嬰,看為娘給你取來這寶物。”說著取出一把奇型兵刃,正是那殷洪的水火鋒。
    紅孩兒搖了搖頭,“娘,孩兒不缺靈寶,這水火鋒正好與娘親護身。”
    ……
    龍虎山以西八十里,六耳催動乾坤尺,化作千丈的乾坤尺連連橫掃,乾坤尺過處,龍虎山弟子紛紛死于尺下。
    茅山之外,銀光閃閃。洪錦布下十二元辰四象陣圍住茅,陣中四象塔上,洪錦掌心發雷催動大陣。一時間,兩條星河貫穿茅山之內,無數茅山弟子被星河中的星辰碾死、砸死。
    青城山上空,一童子面如藍靛,發似朱砂,丫丫叉叉,八支手臂。腳踏風火輪,手持火尖槍、乾坤弓、震天箭、金磚、斬妖劍、乾坤圈、混天綾,以一人之力獨斗朱子真、楊顯、常昊、吳龍、戴禮、金大升。
    這童子玄功了得,戰力驚人,手中又有諸般靈寶,神通高強,殺伐絕勇。
    這青城,乃乾元山金光洞太乙真人的道統,這驍勇的童子,正是闡教三代弟子中的佼佼者,昔日的伐紂先鋒官哪吒!
    當年四海龍王水淹陳塘關,逼哪吒削骨還父削肉還母,自盡而亡。肉身死后,哪吒本該輪回轉世,但太乙真人念封神將起,這哪吒作為姜子牙的先行官,此時轉世是要耽誤事的,就往昆侖山向元始天尊求來蓮藕身,使哪吒元神附于蓮藕身上,從此不為任何異法所害。
    這哪吒的肉身,就是靈寶,不光是異法無法害他,還可抵擋大部分的攻擊。腳下風火輪又快,在戰團中縱橫馳騁,連朱子真的定海珠都打不到他。
    兄弟六個圍攻一個,還久攻不下,讓朱子真他們好是不爽,吳龍飛身來在朱子真身前,對朱子真道:“二哥,咱們布下五行大陣圍殺此獠。”
    朱子真抬手打出定海珠,可還未擊中那哪吒,就被他仗著風火輪躲開了。朱子真一咬牙,冷冷地說道:“對付一個小小的闡教三代弟子就動用大陣,傳出去你我臉上怎會有光。”說話間將定海珠收起,從袖中取出黑蓮燈!
    吳龍見狀,心頭一動,忙取出紅蓮燈。兄弟倆將兩盞蓮燈祭起,楊顯、常昊、戴禮一看,各自取出一盞蓮燈。
    青蓮燈在東,紅蓮燈在南,金蓮燈在西,黑蓮燈在北,黃蓮燈懸于哪吒上空。朱子真等人齊齊一喝,五盞蓮燈齊放光芒,五色光芒成五行之勢照射,讓哪吒無處遁形。當五色光芒照在身上后,哪吒發現自己動不了了,一身移山倒海神通,竟然施展不開,從頭到腳武裝到牙齒的件件靈寶,竟然打不出了。
    “哈哈哈……”只聽的一聲狂下,腥風迎面,金大升沖到哪吒近前,手中三尖兩刃刀高舉,大喝道:“死來!”
    一道刀光閃過,隨之是哪吒的人頭飛入空中。一連三刀,將哪吒的三個頭顱全部斬下。
    朱子真一聲暴喝,抬手打出上清神雷,其他幾人紛紛效仿,雷光交織,將哪吒那三個腦袋劈成飛灰。
    哪吒元神自尸身中遁出,被朱子真等人催動五蓮燈定住,隨后被楊顯用靈柩宮燈煉化。這位曾威震商周的三壇海會大神,神形俱滅!
    哪吒死后,他那一身靈寶被六兄弟瓜分,這哪吒身家真叫一個豐厚,六兄弟一人一件還有富余。
    分了寶貝,六兄弟又紛紛出手,將青城山的門人弟子一一打殺。
    九宮山外,高明、高明、張奎、高蘭英、丘引、季康,將一道人圍在當中,如走馬燈一般一頓亂打。
    這道人生得古怪蹊蹺,眼眶中生出兩只手,兩只手心中又有兩只眼睛,胯下云霞獸,手中飛雷槍,出槍之間雷聲陣陣,雷光閃閃,威力之大,逼得六人不敢近前。
    突然,高蘭英一聲嬌喝,祭出太陽神針,漫天神針刺去。楊任連忙現出慶云三花,三朵白蓮放出億萬白光抵擋太陽神針。
    高明、高明、張奎、丘引各顯神通,催動靈寶向楊任打去。只有季康,不但不攻,反倒跳出圈外。在圈外站定,季康默聲念咒,頂上沖起一道青氣,青氣在頂上凝聚,化作青色慶云,慶云清亮如水,慶云上三朵青蓮發出陣陣青光。青光中,一只異獸撲向,直奔楊任竄去。
    異獸撲到近前,不去抓撲楊任,而是一口咬住云霞獸左前腿,疼得那云霞獸口中發出狂叫,抬腿踢向異獸,異獸將身一縱,跳到云霞獸身后,一口在云霞獸**撕下一大塊血肉。
    云霞獸疼得一揚身,直把那在背上與敵廝殺的楊任揚了出去,正遇高蘭英拍馬殺來,抬手祭起太陽針,刺破楊任雙眼,張奎飛身掄刀,一刀斬下楊任首級。
    高明、高覺齊齊發出上清神雷,將楊任元神打殺。隨手拍死了云霞獸,高明將那孤零零浮在空中的飛雷槍持在手中,用力一拋,拋給季康,“師弟此戰出力最大,此槍就予你了!”
    季康連忙推辭,卻聽張奎道:“你我六人當中,只有師弟使槍,還推辭什么?”
    “師弟,你就收下吧!”丘引拍了拍季康的肩膀,勸了他一句后又道:“聽說那王屋山韋護神通廣大,你我滅了這九宮一脈,就趕往王屋山吧!”
    楊任都擋不住這六人殺伐,九宮山那些門人弟子,又有幾個能逃出生天,半盞茶的功夫,就被六人全部打殺。
    滅了九宮山后,六人向王屋山飛去。此時不光是他們六個,入人間截教弟子,皆往王屋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