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61章玄黃世界(10-24)      第960章封印倚帝(10-24)      第959章因果(10-24)     

截教仙706 須彌獻城

作為混元圣人,截教弟子紛紛往人間,自然是瞞不住元始天尊。
    看著面前一方鏡子中,截教弟子一*涌入人間,元始天尊長嘆一聲,“完了!”
    聽元始天尊一句完了,云中子心底涌出無限凄涼之感,他也知道闡教在人間的道場完了。
    自人間劫,截教復立重歸金鰲島,與闡教將東勝神洲一分為二。至此劫時,佛門東進,占下小半個東勝神洲,現在的東勝神洲闡教只有三分之一。可以說,現在闡教的道統大部分都在人間,如果失了在人間的道統,闡教危矣!
    云中子暗暗留意元始天尊神色,見自己老師臉上盡是茫然之色,云中子心中一陣冰涼。“連老師都無計可施,這真是完了!”
    云中子向元始天尊一拜,悄悄退出玉虛宮。出了玉虛宮后,云中子想要回自己終南山去閉關修煉,可剛要飛身離去,突然想起一事,向左右尋去,發現無了雷震子的蹤影。
    “白鶴師弟!”云中子連忙找到在麒麟崖上玩耍的白鶴童子,向他問道:“可見到為兄門下雷震子?”
    白鶴童子搖了搖頭,猛然想起來一事,對云中子說:“師兄,白鶴想起來了,方才好像有一道玄光往人間去了。”
    聽白鶴童子此言,云中子大驚失色,連忙掐指推算,算出天機之后長嘆一聲:“癡兒,明知不可為,何苦為之?”說完,飛身而起,直奔人間飛去。
    東勝神洲和人間的兩界屏障前,袁洪持棒挺立,雙眼中青光爆射出三尺之外。睥睨四方。
    突然天空上,青氣條條,青光萬丈。
    袁洪手搭涼棚向天上一看。忙將定海神針往地上一杵,上前躬身道:“弟子袁洪。恭迎諸位師長!”
    “那猴子,此次滅闡教道統,有我等就夠了,你又來湊什么熱鬧?”
    袁洪聞言,心中暗暗苦笑。雖說自己在截教中只是四代弟子,但身為截教護法,又將九轉玄功修煉到了第八重,平日就連無當圣母、孔宣對待自己也不會趾高氣昂的。偌大個截教。能這么呼喝自己的,也只有那位姑奶奶了。
    云頭上,瓊霄拉了拉碧霄,示意她不要多說話。最后,愣是把不情不愿的碧霄拉到金靈圣母后面。
    浩蕩青云降下,青云消散,金靈圣母向袁洪問道:“教主可有法旨賜下?”
    “回太師伯,老師只說要我等不必顧忌,除滅闡教在人間的所有道統!”
    “好!”金靈圣母一按飛金劍,大笑道:“諸位同門。你我等這一日久矣!今日有此良機,誓要為昔日身死的同門報仇雪恨!”
    金靈圣母話音剛落,截教眾仙紛紛嚷著要叫闡教、佛門好看。聽得袁洪一陣頭大,好像自己老師只讓這些在天庭上為官的同門除滅闡教道統,并沒有把對付佛門的重任也交給他們。
    袁洪本來還想著勸兩句,但看著揮著碧焰刀,不斷嚷著要為自己大兄報仇的碧霄娘娘,袁洪明智了閉上了嘴巴。
    隨著金靈圣母一聲令下,眾仙紛紛穿過兩界屏障進入人間。雖然沒機會看到將要發生的事情,但袁洪卻在心里為闡教、佛門的門人弟子默哀。這些人與闡教門下有血海深仇,闡教弟子若是讓他們碰到。肯定會死得很慘。
    在眾仙都進入人間后不久,一道黃光直奔兩界屏障前飛來。袁洪定睛一看,來的還是個熟人。當年曾與在人間一戰的闡教副教主云中子。
    想起自己的使命,袁洪飛身而起,橫在云中子面前,“來人止步!”
    云中子不想停下,但曾與袁洪做過的他,知道自己無法輕松沖破袁洪的阻礙。
    聽下身來,云中子雙手齊振,左手握著照妖鑒,右手持著照妖劍,沖著袁洪喝道:“截教賊子,滾開!”今日闡教門下遭劫,自己唯一弟子雷震子危在旦夕,云中子哪里有心思和袁洪廢話?
    云中子不廢話,袁洪也不與他多說,飛身輪棒,直奔云中子頭上砸下。
    云中子心頭一動,頂上現出慶云三花,三朵白蓮垂下道道白氣,白氣垂至云中子腳下后,倒往上卷,卷至慶云邊時,白氣上出現朵朵黃色蓮花。
    黃蓮齊放億萬黃光,凝成一道黃色光罩,將云中子護住,為云中子擋住袁洪一棒。
    心中擔憂那雷震子,云中子左右開弓,照妖鑒、照妖劍沖著袁洪就是一頓招呼。
    袁洪雖入了截教,也修煉了九轉玄功,但始終無法改變他妖族出身的事實。知道這照妖鑒、照妖劍專克妖族,饒是袁洪肉身強橫如祖巫,也不敢被其打到。
    揮棒連擋,將照妖鑒、照妖劍一一磕開,袁洪將定海神針一挑,直奔云中子胸口杵去。
    袁洪怕被云中子打到,云中子又何嘗不怕袁洪?這猴子修煉九轉玄功,武藝出神入化,那定海神針又是功德至寶,在這猴子手中使來,威力驚人得很,若是挨上一記,即使自己是準圣,也得輪回轉世。
    云中子忙施展戊土之道抵擋,持照妖鑒、照妖劍殺向袁洪,照妖鑒、照妖劍又被袁洪磕開,袁洪摟棒又打……
    就這樣,袁洪和云中子在東勝神洲和人間的兩界屏障前斗上了。袁洪是無所謂,但云中子不行啊,急著去救雷震子的他,哪有功夫和袁洪在這里耗著?可這袁洪真是難對付,云中子被他擋住,根本無法飛入人間。
    就在袁洪和云中子纏斗之時,那被云中子掛念的雷震子,早已飛入人間。一入人間后,雷震子就直奔仙都山飛去。
    當飛到仙都山后,雷震子看到的是尸橫遍地,血流滿山。饒是雷震子道行不低,也在空中搖晃兩晃,險些從空中跌落。離了仙都山,雷震子來在仙都山以南七十里,往下觀看。當看到那已成廢墟焦土之地后,雷震子仰天怒吼,“啊……截教賊子,欺我太甚!”
    用手狠狠抹去眼角的血淚,雷震子眼中白光閃閃,向四方觀看,當看到西方半空中煞氣滾滾時,將身一晃,直奔西方飛去。
    在西方二十里,宋度駐軍在此安營扎寨,待休息一日,明日攻打三十里外的浮云寺。
    剛剛在中軍中坐定,宋度想盤膝打坐閉目養神,突然心頭一顫,一種不妙的感覺涌上心尖。
    化作一道青光,宋度消失在大帳之中,掠出大營,直奔東方飛去。
    不得不說,宋度的謹慎救了他。身后風雷之聲齊作,雷震子在宋度身后猛追。
    論道行,宋度和雷震子差得遠呢,雷震子又有風雷二翅,幾扇就追上了宋度,一棍砸下。
    宋度知逃不了了,將大袖一卷,道道銀光從袖中飛出,化作四支星辰幡,在頂上結成陣勢,試圖抵擋雷震子一擊。
    雷震子含恨一棍,擊散了星辰幡放出的銀光,也將四面星辰幡打破,棍勢不改,一棍將宋度從空中打落。
    還好有星辰幡擋了一下,宋度雖被打傷,但性命無憂。甚至顧不得取出丹藥療傷,宋度連滾帶爬地從地上起來,掙扎著向遠方飛去。
    可宋度剛一起身,就被從空中撲下來的雷震子截住,黃金棍輪開,漫天棍影將宋度籠罩。
    宋度心知必死,取出紫電錘,想要發出拼死一擊。可就在這時,一個好聽的女聲自天上傳來,“呔!兀那妖怪,休傷我截教弟子!”
    話音還未落,一道玄光掠過,在宋度頂上化作一塔。塔有四層,顯四象之力,正是金靈圣母的隨身靈寶四象塔。
    黃金棍打在四象塔上,被四象塔擋住無法砸下,雷震子抬眼望去,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
    截教在天庭為官的六部仙君、三百六十五星君齊至,近千人聚在一起,青光萬丈,滾滾青氣浩蕩萬里,為首之人,雷震子認得,正是那金靈圣母。
    雷震子知道金靈圣母雖上了封神榜多年,但修為不比自己差,又有眾仙相助,自己再厲害也斗不過這么多人。憤恨地看了那被四象塔護住的宋度一眼,雷震子知道這仇是報不了了。
    “雷震子,可還認得聞仲?”眾仙之中沖出墨麒麟,墨麒麟上聞仲揮雙鞭直奔雷震子殺去。
    聞仲一出,以黃花山四將為首的雷部眾天君一起殺出,向雷震子圍去。
    這不是獨斗,根本不用講什么道義。而且以截教和闡教的恩怨,還用得著考慮那么多么?
    再看雷震子,見那雷部眾仙君如狼似虎地殺來,直將扇動風雷二翅,向西方飛去。
    可雷震子還沒飛出三丈,一道青光就將其截住,碧霄娘娘揮碧焰刀向雷震子猛砍,同時將那金蛟剪祭起。
    看到那雙尾相交的兩條金色蛟龍,雷震子心頭一顫,連忙抽身向南逃去。可一道火光飛過,被騎著赤煙駒的羅宣截下。
    “闡教小兒哪里走!”羅宣也不客氣,直接將五龍輪、照天印、飛煙劍同時祭起,齊向雷震子打去。
    雷震子飛身暴退,還想著遠遁,卻不想金靈圣母早已將龍虎如意祭出,就等著他呢。
    迎頭撞上龍虎如意,雷震子被龍虎如意打中腦袋,從空中栽下。同樣修煉過九轉玄功的雷震子,挨這一記只是有些頭昏,倒不至于死。
    可兩道惡風呼嘯,金蛟剪追上那下落的雷震子,只聽咔嚓一聲,血光迸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