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3)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3)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3)     

截教仙696 元始天魔

今日的長安城,上空異象連連,漫天青蓮飄飛,青霞陣陣,香氣不絕。
    太極殿前,武曌心頭微動,抬頭望天,見天上朵朵青云匯聚,青云上青光閃閃,心中默道:“弟子武曌,拜見老師,老師圣壽!”
    青氣自云間垂下,垂直武曌腳前,武曌激動地伸手去摸,險些沒能抱住懷中剛十個月大的少帝。
    李顯哇的一聲,驚得武曌回過神來,將少帝交予身后的胡玥,從袖中取出詔書,向中書令示意一下。
    百官中為首的白發老臣,顫顫巍巍地走到武曌面前,躬身高舉雙手接過詔書。
    百官跪拜,只聽中書令用那蒼老卻中氣十足的聲音念道:“制:朕聞三代已前,未嘗言佛,楚明之后,像教浸興。是由季時,傳此異俗,因緣染習,蔓衍滋多。以至于蠹耗國風而漸不決。誘惑人意,而眾益迷。禍亂遼東,作祟東宮,執此二禍,足以滅佛!其天下所拆佛門廟寺四千八百余所,還俗僧尼八十六萬七千五百余人,收沖兩稅戶,拆招堤、蘭若四萬余所,收膏腴上田數千萬頃,收奴婢為兩稅戶三十五萬。勒大秦穆護、襖萬人還俗,不雜中華之風。簡易齊政,成一俗之功。將使*黔黎,同歸皇化。尚以革弊之始,日用不知,下制明廷,宜體于意。”
    中書令念完詔書,雙手將詔書高舉,由內侍接過后,老大臣撩袍跪倒,與百官一同三呼萬歲,恭領詔命。
    從詔書中,百官都聽出了太后娘娘要滅佛的決心。百官中雖有一些是佛門信徒,但此時也不敢出言相勸。佛門這一次捅的婁子太大了。先是作亂遼東,鼓動高句麗攻唐。后蠱惑太子,行那無君無父之事。誰敢在這個關頭為佛門說話。下一刻他必死于午門之外。
    這詔書以制開頭,規格極高。自是要傳遍大唐各道各州各府各縣。別的地方天高皇帝遠,暫且不說,單說長安。
    詔書一下,左右領軍衛、左右金吾衛,共四百府精兵,兵分八路,攻打長安城的八大寺廟。
    這八寺,乃弘福寺。寶光寺、無量佛光寺、無量法光寺、白云庵、如來禪院、萬佛寺、感業寺。
    弘福寺,乃長安第一寺,寺中有大雁塔,塔中供奉著玄奘從靈山取回的佛經。往日這大雁塔不對信眾開放,只可望塔而拜。今日,這人間佛門圣地置于火海之中。
    左金吾衛率兵殺入寺中,將弘福寺僧眾揪出寺外。原本寺中護法僧人,已盡數沒于玄武門前,現在寺中的都是吃齋念佛,不修武力不修法術的僧人。他們哪里是這些大唐虎賁的對手。順從被帶出弘福寺,還有官府引導他們還俗,那些不順從的么。都已躺在血泊之中。
    左金吾衛將士拆毀寺廟,寺中供奉的一尊尊佛陀、菩薩金身,銅的盡數被毀。若是鍍金的,那就好了,眾將士一擁而上,用佩刀、佩劍刮下金箔,然后再砸爛。
    至大雁塔時,這塔上竟有佛光守護,左金吾衛將士的刀劍破不開佛光。
    青云之上。陳九公坐在正當中,眾門人弟子如眾星捧月一般。環繞在他身旁。
    見那大雁塔上有佛光守護,陳九公喚道:“楊顯!”
    聽陳九公喚自己名字。楊顯連忙“弟子在!”
    陳九公微微一抬手,“燒塔!”
    “弟子遵命!”
    楊顯下了青云,直落在大雁塔上空,大袖一揮,靈柩宮燈自袖中飛出。
    楊顯打出一道上清仙氣催動靈柩宮燈,靈柩宮燈噴出青色火焰,瞬間將整個大雁塔吞噬。守護大雁塔的佛光,一遇靈柩宮燈噴出火焰,就像那浮雪遇驕陽,瞬間融化得干干凈凈。
    靈柩燈火破了佛光,將那大雁塔燒得一干二凈。待整個大雁塔都化為灰燼后,楊顯一指靈柩宮燈,靈柩宮燈從空中落下,將自己放出的青色火焰吸得一干二凈。
    長安第一寺,大唐皇家寺院弘福寺被滅!寺中僧侶非死即被抓,寺中典籍焚燒殆盡,寺中佛像皆化為破銅爛鐵。
    弘福寺尚且如此,什么寶光寺之流,就更不用說了。滅了八大佛寺,四衛將士馬不停蹄,橫掃長安城大大小小的佛堂,連那些高門大戶家里拜佛燒香的佛堂也被搗毀。若是往日,那些士大夫必會對這些軍人口誅筆伐,但今時不同往日,在大環境下,一切敢為佛門說話的,就是佛門同黨,就是叛逆!
    一日之間,大唐長安好像變成了《西游記》中的的玉華國,城中連一個剃光頭的都不留下,都被押送至大牢,待審問仔細后,如果查明真的不是佛門弟子,才可出獄。一日之間,長安天牢人滿為患,只好將那些僧侶捆了,押入軍營之中。
    青云之上,陳九公將長安城中的一切盡收眼底。別人不知道,他是知道的。在自己前世的歷史中,有三武一宗滅佛。或許是因為自己的介入,該有的北魏太武帝滅佛和北周武帝滅佛都不存在。當然即使是眼下佛門大興,也因陳九公的原因,沒有達到應有的高度。
    從云頭站起,陳九公對眾人道:“爾等好生在此看守,且不可叫佛門在此關頭興風作浪。”說到此處,望著西方飛遁來的兩道金光,“為師去去就來!”言罷騰空而起,直奔西方飛去,應上那兩道金光。
    “陳九公,你欺人太甚!”金光中,阿彌陀佛一手持戒刀,一手持接引寶幢,沖著陳九公喝道。兩個最得意的弟子都死了,卻是讓阿彌陀佛失去了往日的祥和,此時這位佛門教主一臉的煞氣,不再是往日的慈眉善目,倒像是守護沙門的怒目金剛。
    見阿彌陀佛幾近失去理智,準提佛母連忙將師兄攔住,死死盯著陳九公道:“陳九公,你雖不在天道之下,但截教還在。你要知天道運轉,因果循環!”
    “天道運轉,因果循環,此言大善!”對于準提佛母的話,陳九公不但沒反駁,反倒點頭承認了準提佛母話中的道理。但頓了頓之后,陳九公笑道:“封神劫時,爾等四圣聯手滅我截教。天道運轉,因果循環,今日我截教滅佛,正是如此!”
    聽了陳九公這番話,準提佛母腦袋嗡的一下,直接被氣得暴走,手上一翻,現出七寶妙樹杖,咬牙切齒地道:“陳九公,準提與你拼了!”
    這回是阿彌陀佛出手攔住了準提佛母,將準提佛母拉住,阿彌陀佛拿出九品金蓮、十二品造化青蓮,都交在準提佛母手中。“師弟,為我壓陣!”阿彌陀佛說完,也不等準提佛母有什么反應,將身一縱,左手揮戒刀。右手輪接引寶幢,惡狠狠地向陳九公殺去。
    陳九公微微搖頭,風輕云淡地說道:“手下敗將,安敢在我面前逞威!”說著掌中直接現出盤古幡,連連揮幡,盤古幡在揮動間直至百丈,向迎面撲來的阿彌陀佛橫掃而出。
    是在陳九公手中吃虧無數,也曾敗在陳九公手里,也曾被陳九公打倒。但此時此刻,阿彌陀佛似乎忘掉了那一切,周身爆發出猛烈的白光、金光,挾一往無前之勢,向陳九公直沖過去。
    人間百姓哪里知道圣人在天上爭斗,看著高天上那耀眼的光芒,還以為天上又出了一個太陽。無數人向自己信奉的神明祈求,也有些老輩人口里念念叨叨的,在給自家孩童將那上古傳說中的后羿射日。
    盤古幡掃出,在空中與阿彌陀佛相撞,阿彌陀佛身上的護體佛光和寂滅之道發出的白光被盤古幡打散。阿彌陀佛大叫一聲,合戒刀、接引寶幢,兇狠地揮向盤古幡。
    “大父,那太陽沒了,是不是被后羿射了啊!”長安城外的一個小村子中,一個小女孩兒拉著爺爺的胳膊,指著天上消失的白光問道。
    老者揉了揉昏花的眼目,向天上看了看,發現只剩下原來那個太陽了,剛才那個耀眼光體消失不見了。
    戒刀斬在盤古幡上,接引寶幢砸在盤古幡上,盡被彈開。阿彌陀佛眼看著盤古幡向自己打來,也不躲閃,兇悍地運轉全力將接引寶幢祭出,向陳九公頭頂砸去。
    在一旁的準提佛母,見師兄只攻不守,連忙催動十二品三色蓮臺、十二品造化青蓮和九品金蓮,一起飛出,擋在阿彌陀佛身前,將盤古幡擋下。
    三大蓮臺呈三才之勢,其間似有一種玄妙的聯系,光芒流轉之間,硬是擋下盤古幡一擊。
    沒能打到阿彌陀佛,陳九公也不在意,反手揮幡,向準提佛母抽去,嚇得準提佛母連忙招回十二品三色蓮臺護身。
    誰知陳九公虛晃一招,將盤古幡高舉,抽向那離自己頂門不足三丈的接引寶幢。
    這時,陳九公眼中爆射出三丈紫光,喝道:“給我破!”
    盤古幡幡面招展呼呼作響,爆射出億萬紫光,紫光如刀,盤古幡如一把紫色巨劍,劈在接引寶幢之上。
    那接引寶幢猛地一顫,在空中炸散開來,化作點點金光,消失在天地之間。
    :今兒更新晚了,開始寫的時候挺有感覺的,但寫到詔書那兒的時候,想起以前看過的唐朝小說,唐朝的詔書開頭不是我們熟悉的奉天承運皇帝詔曰,然后這個查啊,整了三個小時也沒怎么整明白,就整成現在這樣,兄弟們看了不要嫌棄哈。第二章會晚些,大概在九點半左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