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61章玄黃世界(10-24)      第960章封印倚帝(10-24)      第959章因果(10-24)     

截教仙702 指土為鋼

靈山,八寶功德池。
    八寶功德池水面上,盡是散落下來的曼陀羅花。
    今日的準提佛母,臉色和阿彌陀佛一般疾苦,“白蓮損,佛門衰;青蓮斃,武滅佛。師兄,我佛門大難臨頭了。”
    摩挲著掌中戒刀,阿彌陀佛眼中殺機流轉,“師弟,和陳九公拼了吧!”
    準提佛母搖了搖頭,輕嘆一聲,“晚了!悔恨人間劫時未與截教一戰,任其壯大。悔恨當初縱容小乘佛教東歸,補全截教氣運。悔啊,悔啊,悔之晚矣!”
    “哎……”阿彌陀佛將戒刀狠狠地摔在蓮臺座前,眼角流下兩行清淚,白蓮、藥師,兩個他最得意的弟子,在一天內先后慘死,怎能讓阿彌陀佛不悲傷?
    圣人,還帶個人字呢。雖不是人,但有人性。多年師徒勝似父子,阿彌陀佛心如刀割,此時的他終于明白了,萬仙陣被破之后,通天教主為什么能頂撞道祖,為什么能狠下心與太清、玉清決裂。這種心情,不是親身體驗是不會理解的。
    “師兄,我佛門敗了!”看著不住從空中落下的曼陀羅花,準提佛母從蓮臺上起身,將七寶妙樹杖立在一旁,語氣中毫無一絲感情色彩地說道:“人間滅佛,佛門道統坍塌大半,再想大興不知要等到何時了(。”
    臉上金光一閃,蒸干了流到嘴角的淚水,阿彌陀佛神色一正,“師弟莫要灰心,重新來過就是!”
    “重新來過……”準提佛母輕輕咀嚼著阿彌陀佛的話,輕嘆道:“談何容易啊!”
    “師弟!”阿彌陀佛起身,走到菩提樹前,與準提佛母并肩而立,“想當年祖龍、鳳母激戰西牛賀洲,打得西牛賀洲瀕臨破碎。你我立教于此,歷經數個元會才等到西方大興。天道輪轉,因果循回,今我佛門遭劫,但只要你我尚在,西方道統就不會絕于人手!”
    阿彌陀佛一席話激起準提佛母心中豪氣,把手一揮,大聲道:“師兄說的是!為我西方大興,再等上幾個元會又能如何?”
    恢復了斗志的智者是可怕的,準提佛母眼珠轉了轉。“道祖將陳九公排斥在天道之外,那太清又將舍身合天道,想來就是為了對付他陳九公。師兄,你我且隱忍一時,不信他陳九公還真能破了天道不成!”
    阿彌陀佛點了點頭,眼中殺機不散,“師弟,大戰將至,你我與陳九公拼死一戰可好?”
    準提佛母聞言大笑。朗聲道:“能與師兄并肩而戰,乃準提之幸也!我倒要看看他陳九公的毀滅之道到底能否屠圣!”
    ……
    遼東城遺址。
    以朱子真為首的截教群仙,紛紛下拜,高呼:“弟子拜見老師(師伯、師叔)。老師(師伯、師叔)圣壽!”
    剛才陳九公出手,御使盤古幡擊殺了以藥師王佛為首的佛門弟子,阿彌陀佛為了報復,催戒刀要斬殺朱子真等人。還好陳九公帶著金霞童子及時現身,驚走了戒刀與九品金蓮。
    “都起來說話!”
    “弟子謝老師(師伯、師叔)。”
    眾人起身后,排列整齊。皆垂手而立,等待陳九公說教。
    陳九公先將目光落在那余化身上,“余化師侄!”
    “掌教師伯!”余化上前一步,躬身聽命。
    陳九公把左手伸出,手上金光一閃,現出一物。此物呈玄黃色,為木鞭狀。鞭長三尺六寸五分,有二十一節,每節上有四道符印。
    陳九公吩咐道:“余化,你將這打神鞭帶上天庭,交由金靈師伯呈于大天尊面前。”
    “弟子恭領法旨!”余化先是一拜,然后才恭恭敬敬地上前,從陳九公手中接過打神鞭,雙手托著后退幾步。
    陳九公一揮手,道:“去吧!”
    “弟子告退!”
    余化捧著打神鞭走了,陳九公見余下之人除了自己弟子,就是師弟姚少司的弟子,都是親近之人,便道:“宋度!”
    “弟子在!”
    “將軍中大權交予李績,讓他率軍滅高句麗,你隨我回長安!”陳九公說完,抬手拋出一道圣旨。不用問這圣旨是武曌給他的,如今大唐軍政盡在武曌掌控之中,陳九公不就相當是那太上皇么。
    “弟子遵命!”宋度向陳九公一拜,躬身退去,去大營交接兵權、大印。
    陳九公溫和的目光從眾弟子身上掃過,朱子真、楊顯、常昊、吳龍……、高蘭英、丘引,除了袁洪、季康之外,當年自己和師弟在峨眉山收的門人弟子都在眼前。一時間,陳九公不禁想起那杳無音訊的姚少司,也不知自己那師弟輪回到何處去了。
    陳九公不說話,眾人都不敢發出一絲聲響,都垂頭、垂手,等著陳九公發話。
    半響之后,交接完兵權的宋度去而復返,見自己老師負手而立,眾師兄都一言不發的站著。他也不敢多言,連忙悄悄地站到最后。
    當宋度站定后,一道青光自東方飛來,“老師!老師!弟子來了!”
    不用問,來人必是那袁洪!
    袁洪在陳九公身前降下,向陳九公拜道:“弟子袁洪來遲一步,萬望老師恕罪!”
    陳九公微微點頭,指了指朱子真左邊,袁洪怔了怔,馬上反應過來,走到朱子真前面站定。
    寂靜無聲!
    在這茫茫天地之間,眾人偷偷地看向陳九公,只覺得老師(師伯)的身影是那么孤寂。
    就在此時,一個聲音自天上落下,“聽聞教主欲往長安行那滅佛之時,貧道不才,愿供教主以驅馳!”
    陳九公臉上終于露出笑容,大笑道:“有帝君在,此行必盡全功!”
    以陳九公的身份,能說出這話,自然是對人莫大的褒獎看,但那人似乎很不高興,“教主莫不是忘了,貧道也是截教弟子。按輩分算,還算是教主師兄呢!”
    陳九公仰天大笑,暢快地說道:“那就有勞師兄,與我往長安走上一遭了!”
    “固所愿也,不敢請耳!”
    點點玄光灑下,二人落在地上,一個是那北極鎮天蕩魔玄武天大帝申公豹,一個是姚少司的弟子季康。
    “弟子季康,拜見師叔!”季康恭恭敬敬地向陳九公行大禮,跪在地上連拜九拜。
    陳九公走過去。伸手將季康拉起,把一枚金丹塞在季康手中,“此乃太清圣人紫金爐中所出九轉金丹,有此丹在,必可三花聚頂!”
    “弟……弟子,拜謝師伯!”握著九轉金丹,季康熱淚盈眶。這么多年了,眼看著昔日一起拜入截教的兄弟一個個道行大進,自己還在玄仙上打轉。哪里有顏面和他們往來?今日要不是申公豹,季康或許還不會下界。
    洪錦走上前去,拍了拍自己這位好兄弟的肩膀,將他拉到隊伍中。站在自己身邊。
    見季康歸隊,陳九公有些悵然地和申公豹說:“自峨眉至光明山,出光明入金鰲,只少了我那苦命的師弟!”
    申公豹微微搖頭。正色道:“教主且寬心,姚師弟不會有事,想來就大機緣罷了。”申公豹為截教奔走多年。為截教復興立下汗馬功勞,復立截教后,陳九公引申公豹入教,申公豹甘心自降輩分,為截教三代弟子。按他的話說,能與教主同輩,實乃公豹之幸。陳九公念其對截教的赤膽忠心,稱其為師兄。
    聽了申公豹的話,陳九公心中搖頭苦笑,他們不知道自己已不在天道之下的事,自然是不知道那天道以后再也不會給和自己親近之人什么大機緣,不坑姚少司就不錯了。
    雖然自己不在天道之下,但陳九公不希望截教不在天道之下,因為通天教主還是天道圣人,陳九公不希望天道拿通天教主做法。
    這些話都不能與人說,陳九公一揮袍袖,振奮地說道:“即往長安,除滅人間佛教!”
    說話間,陳九公袍袖連卷,朵朵青云在其腳前凝聚,陳九公當先上了青云,申公豹緊隨其后,然后是袁洪、朱子真……最后是宋度。青云負著這些人,離了遼東,直往長安。
    龍王出行,風雨相隨。圣人出行,又當如何?
    今日不同往日,此次臨凡陳九公絲毫沒有掩飾,所過之處天空青光陣陣,霞光萬丈,紫氣橫空,漫天青蓮自空中散落。
    青蓮落在大地上,化作青氣消散,但那青氣消散之處,方圓數里之內的人,隱疾全消,惡疾盡去,無數百姓以為天神下凡,紛紛往青云叩拜。
    長安城中,一片縞素!
    昨夜大唐天子李治駕崩,臨終前卻未留下遺命要何人繼位。雖說有太子,但先帝臨終遺命也甚是主要。太極殿內亂作一團,有人說當請太子登基,也有人說太子年幼,當請皇后娘娘垂簾聽政。一時間,皇宮中鬧做一團。
    不想當夜,太子聚弘福寺、靈隱寺、白馬寺、金山寺、金光寺、少林寺……各佛門大派武僧與東宮。合太子六率兵馬,也攻玄武門。
    此次宋度率兵奔赴遼東,抽調了玄武門部分精銳。在這之前,誰也沒想到以仁孝著稱的太子竟然會行此等不孝之事。眼看著玄武門被太子的人馬攻下,武當、峨眉、終南三派弟子趕至,聽說那名震大唐的彌天道君親自出手,持一把擎天巨尺,將佛門武僧殺得干干凈凈。又有皇后娘娘披甲登城,大義滅親,親手斬殺太子于玄武門上。后在文武百官見證之下,擁皇子李顯為帝,只是李顯年幼尚在襁褓之中,百官才請素有賢后之稱的太后娘娘垂簾聽政。
    而近日,太后娘娘懷抱少帝,率文武百官在太極殿前,恭迎截教教主圣駕!(未完待續……)I1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