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26)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26)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26)     

截教仙694 元始入魔

頭頂十二盞接引蓮花燈,腳踏九品金蓮,手持白蓮雙劍。
    白蓮古佛大戰花果山六怪、棋盤山二鬼。
    可是,此時白蓮古佛要應對的,不光是這八人,還有從四面八方砸來星辰和洶涌的四象之力。
    四象臺上,洪錦見那白蓮古佛周身白光幽幽,護體佛光也發出不規則的顫動,連忙大喊一聲:“諸位師兄,小心了!”
    “退!”朱子真抬手打出定海珠,逼得白蓮古佛催寶抵擋,趁機飛身暴退,落入浩瀚星海之中。
    截教眾人紛紛躲到星海中,躲在一顆顆巨大的星辰后面,安全地看著四象之力洶涌,將白蓮古佛涌在當中。
    洪錦連連打出上清神雷,九天上十二元辰星君聽到雷聲,連忙施法放開十二元辰,銀色的星辰之力從九天上傾瀉而下,落在十二元辰四象陣中。
    無盡的星辰之力不斷轉化為四象之力,風、水、地、火輪轉,不斷將白蓮古佛的護體佛光煉化。
    盤坐在九品白蓮上,將一身佛法灌入十二盞接引玲瓏蓮花燈中,白蓮古佛咬緊牙關苦苦支撐,可他心里清楚,莫說是現在的自己,就是以前斬二尸的白蓮,法力也不可能勝過那十二元辰的星辰之力。在這么磨下去,自己只有一死。
    “我白蓮就是死,也不能要爾等好過!”白蓮古佛眼中寒光一閃,將心一橫,要行那魚死網破之事。
    白蓮古佛張口一連噴出兩口精血在那白蓮雙劍上,白蓮雙劍上白光暴漲,皆有三尺長到三丈,在空中微微顫動,放射出陣陣劍光。
    “想拼命?晚了!”作為截教弟子。洪錦一看就知道那白蓮想做什么,無非就是要帶著一身靈寶自爆罷了。洪錦不怕,眾仙也不怕。有那無盡星辰之海阻隔。他白蓮現在又不是準圣,能炸死誰啊?不過就是可惜了他那一身靈寶罷了。要隨著主人化為飛灰。
    就在眾仙以一副看熱鬧的架勢,看著那催法燃燒元神的白蓮古佛時,金霞童子不干了。一雙小手先是一合,然后往外一分,一道混沌之氣在掌中化作盤古幡,持幡在手,金霞童子如一頭俯伏草叢的獵豹,眼冒幽光地盯著那白蓮古佛!
    白蓮古佛也知道自己自爆帶不走一個敵人。但他不想自己死后一身靈寶歸了截教,這才狠下心來,要將九品白蓮、十二盞接引蓮花玲瓏燈和白蓮雙劍爆掉。
    先以精血催動白蓮雙劍,又將凝練多年的金身煉化在十二盞接引蓮花燈中,現在白蓮古佛只差一步,就是將以本命焚燒元神,焚燒的元神出體進入九品白蓮中,引爆這頂級先天靈寶。元神一滅,那經精血催動的白蓮雙劍和金身為引的接引蓮花燈都會隨后炸開。
    白蓮古佛想的是不錯,可就在他以寂滅靈火焚燒元神時。也正是他虛弱的時候,那金霞童子眼中寒光爆射,如獵豹出擊一樣。發動最猛烈的一擊。
    盤古幡一抖,抽空了金霞童子所有的法力,一道混沌劍氣自盤古幡上射出,穿過茫茫星海,直至白蓮古佛身前。
    此時白蓮古佛元神剛剛遁出,燃燒著金色火焰的元神,還未進入九品白蓮中,就被那混沌劍氣斬殺。
    “金霞,真有你的!”金大升口中發出一聲大吼。抬手將金霞童子拎了起來。此時法力消耗一空的金霞童子,連掙扎的力氣都沒有了。
    給了金大升一巴掌。戴禮從金大升手中把金霞童子救下,“師弟。好樣的!”
    金霞童子嘿嘿一笑,從洪錦手里接過九品白蓮、十二盞接引玲瓏蓮花燈、白蓮雙劍,一一放入豹皮囊中,向眾人一拱手,“諸位師兄、師弟,金霞還要回島向老爺復命,就此先行一步!”
    “師弟去吧,莫讓老師久等!”
    “師兄慢走!”
    眾人相送,金霞童子飛身離去,剛飛出不遠,金霞童子就發現身后多了一條小尾巴。
    “金霞師兄,別急著走啊。此處離小弟鉆頭號山不遠,到我山中耍耍可好?”
    “不好!”金霞童子想也不想地就拒絕了紅孩兒,無奈地說道:“這些寶貝雖都不錯,但卻怎比得玄元控水旗和落寶金錢。而且這些寶貝都是老爺命我帶回金鰲島的,真不能予你。”
    見金霞童子這么直接的就道出了自己心中所想,還把自己心里的期盼打散,紅孩兒白了他一眼,嘟嘟囔囔地回他鉆頭號山去了。
    金霞童子無可奈何地搖了搖頭,剛要動身卻覺得心頭一顫,連忙取出盤古幡。那盤古幡一出,直向北方飛去。
    高句麗國都城平壤。
    藥師王佛望著遼東城方向,淚如雨下,“師弟……師弟……”
    過了好一會兒,藥師王佛才止住心中悲痛,憤恨地道:“師弟放心,待師兄證道之后,必為你殺盡截教門下,以報此仇!”說話間,藥師王佛臉上的淚水盡被他以*力蒸干。
    突然,藥師王佛一愣,眼中寒光消散。作為大乘佛教教主,在剛剛的一瞬間,藥師王佛明了天機。
    白蓮損,佛門衰!
    一時間,藥師王佛忘了仇恨,心中只有深深的恐懼。慌忙地掐指推算,卻發現天機一片晦澀,只是心中縈繞著陣陣不安。
    “此地不可久留!”藥師王佛略一思索,覺得眼下留在平壤,已經不安全了。還不如回到靈山,待在二圣身旁,挨過量劫去,那大道之機就是自己的了。
    想到此處,藥師王佛也不顧的自己帶來平壤的佛門弟子,自己化作一道青光,向西牛賀洲疾飛而去。
    剛飛出平壤約有萬里,藥師王佛心頭一顫,只覺得渾身上下一陣冰冷。抬頭望去,見那盤古幡就立在前方不遠。
    雖然只有盤古幡,但藥師王佛知道,只要盤古幡的主人愿意,隨時可以出現在自己面前。
    兩道金光自藥師王佛袖中飛出,化作戒刀與那九品金蓮,與盤古幡在空中對持。此時的戒刀和九品金蓮非是受藥師王佛掌控,乃是佛門教主阿彌陀佛隔空御使。
    知是老師出手,藥師王佛連忙遁走,可那盤古幡一抖,漫天混沌劍氣掃射四方。藥師王佛連忙催動青蓮寶色旗,青蓮寶色旗上飛出朵朵青蓮,將襲來的混沌劍氣一一擋住。
    擋下混沌劍氣,藥師王佛用手一指,青蓮寶色旗隨風招展,旗面大至將藥師王佛裹住。外裹青蓮寶色旗,藥師王佛向西方疾走。
    盤古幡當空一震,迎風暴長,直至百丈,當空橫掃,如秋風掃落葉一般將戒刀和九品金蓮掃到一旁。在空中一晃,瞬間追上了遠遁的藥師王佛,盤古幡上爆發出猛烈的紫光,力劈而下。只聽吱嘎一聲,青蓮寶色旗在盤古幡下化作條條破布在空中飛散。
    青蓮寶色旗一破,藥師王佛心知必死,合身向盤古幡上撞去。只聽轟隆一聲,盤古幡也只是顫了兩顫,幡面一卷,把藥師王佛元神絞碎。
    斬殺藥師王佛后,盤古幡凌空一轉,躲開襲來的戒刀,迅速往平壤城飛去。
    飛到平壤城上空,盤古幡射出道道混沌劍氣,將平壤城南城墻射得千瘡百孔,將城上佛門弟子盡數斬殺。
    戒刀和九品金蓮追之不及,在盤古幡將佛門弟子殺得一干二凈之后才堪堪趕至。仿佛被激怒一樣,戒刀劇烈的顫動,其上金光一閃,長至百丈之長,挾無邊威勢向盤古幡斬去。
    盤古幡一挑一甩,將戒刀甩開,橫掃而出,被九品金蓮擋下。盤古幡直立而起,幡面上玄奧圖案上紫光熠熠,猛地向九品金蓮劈下。
    似乎能感受到盤古幡這一擊之威不是自己能抵擋的,九品金蓮向遼東城方向飛去,戒刀化作一道金光緊隨其后。
    遼東城,此時已消失在天地之間,按陳九公的吩咐,洪錦以十二元辰四象陣將整座遼東城連同其中的高句麗人一起煉化。
    看著這一方廢土,朱子真對宋度道:“師弟,此間事了,我等就回山了。遼東之地,尚有十來座小城,師弟將它們一一攻下后,再往平壤。在平壤,我截教會與佛門大戰一場,到時諸位師長都會下凡,還要師弟早作準備。”
    “多謝師兄指點!”宋度躬身向朱子真一拜,剛要趁著眾人未走請教幾個問題,就聽到了高明的聲音,“看!那是什么!”
    眾人抬眼望去,只見兩道金光自天邊略過,向自己這些人所立之處襲來。
    那金光流轉之間,眾人看不名分,卻覺得殺機凜冽,一股寂滅蕭瑟的氣氛涌上心頭。
    “不好!”朱子真心頭驚駭,連忙轉向東方跪下,仰天高呼:“老師救我!”
    朱子真連呼三聲,那金光也盡在眼前,此時離得盡了,眾人也看清了那金光中是一把巨大的戒刀。這寶貝洪荒只有一件,歸佛門圣人阿彌陀佛所有,眾人一見之下都被驚得魂飛破碎。
    “老師救我!”感覺凜冽的刀芒在背,朱子真用盡全身力氣嘶吼一聲。
    朱子真話音剛落,立即有一個聲音回應:“徒兒莫慌,為師來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