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26)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26)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26)     

第七章前有燃燈玉鼎又至

“道行差的太多啊。”一擊無功,陳九公心底一嘆,運起全身法力灌注金蛟剪之上,漫天龍吟響徹東海之濱,兩條百丈金色蛟龍雙尾纏繞,兩只巨大的龍頭如同一把巨大的剪刀直奔燃燈道人而來。
    而就在陳九公出手的一瞬間,姚少司大步向前,祭起縛龍索直奔燃燈道人而去。
    “小道兒。”看著似有拼命架勢的陳九公,燃燈微微一笑,左手伸出虛空輕指,一朵巨大的白蓮憑空而現,花開二十四瓣散發無盡白光形成一道白色光幕將那咆哮而下的金色蛟龍穩穩托住。
    兩條金色蛟龍漸漸沒入白光之中,就好似泥牛入海一般,而白蓮散發的白光越來越盛,將兩只蛟龍死死困住。
    兩聲悲鳴般的龍吟響起,海灘上黃沙席卷而起,金蛟剪恢復本來模樣飛回陳九公手中。
    “小友技窮矣。”燃燈道人擊退了陳九公一擊,而此時的陳九公渾身法力在剛才的一擊中去了十之八九。
    “不好!”就在燃燈道人以為陳九公已無再戰之力時,突然一股警兆在心底閃現,燃燈整個人猛然一震,一股淡青色的火焰自其周身勃發而出,與已經來在其身旁的縛龍索碰撞在一起。
    縛龍索一擊無功,化作一道流光回到姚少司手中,此次偷襲雖然沒有奏效,但是一個玄仙算計一個大羅金仙能到這種地步已是非常不易的了。此時的燃燈臉色一陣紅、一陣白,惱羞成怒,怒不可赦。
    “師弟,快走。”事已至此,偷襲也沒能成功,陳九公知道事情麻煩了。以前曾聽說過道祖在紫霄宮中講解三千大道,前去聽道之人或多或少皆有機緣,凡事在道祖座前聽過道的都從中得悟出一門絕技。就好似鎮元子的袖中乾坤,冥河老祖的三千萬血神分身……剛才燃燈那一招,很顯然就是其壓箱底的手段。
    從帶著趙公明出商營,陳九公一直是在扮豬吃老虎,有心算無心。雖逼退了懼留孫,但現在擺在眼前這只老虎太大了,大到無論怎樣,也吃不下去。
    而且現如今自己底牌打盡,自己和師弟姚少司法力也差不多了,再打下去就只有死路一條。
    “師兄……”
    “走!”
    姚少司看著滿臉猙獰的陳九公,眼圈不由得一紅,知道師兄決心留下阻攔燃燈道人,讓自己帶著老師逃生。雖然心中有萬般不愿,但姚少司知道現在不是猶豫的時候,再猶豫就誰也走不了了。
    “師兄珍重!”一咬牙,姚少司一把拉起黑虎上的趙公明將其背在身上,而后跨上黑虎,用力在黑虎頭上一拍,一道青光沒入黑虎頂門,這黑虎咆哮一聲,放佛吃了什么大補之物一般,張開四爪,爪下云霧繚繞騰空而起,直奔海面上飛去。
    “哪里走!”
    燃燈道人見姚少司欲護送趙公明逃走,當下也顧不得陳九公,催鹿向前,可就在這時突然只得那陳九公怒喝一聲。
    “看法寶!”
    “嗯?”
    在這小子手中連連出現兩件頂級先天靈寶,燃燈道人豈會不加小心,一聽陳九公呼喝,定睛一看,只見漫天黃沙奔自己席卷而來。
    “黃口小兒,該死!”
    原來這陳九公使得不是什么寶物,而是這東海海灘上無窮無盡的沙子,在陳九公一掃之下,黃沙卷起奔燃燈道人卷去。
    別說這點沙子,就是你把整個海岸上所有的沙子全部傾倒在燃燈身上也不會損其分毫。但就是陳九公一喊,將燃燈道人給唬住了,這時那姚少司帶著趙公明已經飛出很遠,幾乎不見蹤跡。
    “你找死!”
    燃燈震怒之下,用手一指,一只玉清仙氣凝聚而成的大手一把向陳九公抓下。
    燃燈知道,若是不將陳九公弄死,也無法安心去追趙公明。況且此時的趙公明身受釘頭七箭書盡四十日折磨,三魂七魄雖然未滅,但也大損。就算他這次逃出升天,在短期內也難恢復原來的修為。而眼前這小子身上竟然有金蛟剪、落寶金線三件頂級先天靈寶,先將其誅殺才是正道。
    不得不說,燃燈道人不去追殺趙公明的最主要一點就是剛才陳九公用落寶金錢將定海珠落下,已經被姚少司撿去,此物就算是物歸原主,燃燈和趙公明之間因果已斷。就算日后趙公明康復應該找的是陸壓,而不是自己。
    只不過讓燃燈有些猶豫的是,若是自己現在將陳九公擊殺,恐怕又與趙公明結下因果。此次大劫甚是兇惡,自己身為闡教副教主,聽上去位高權重,很是不錯,但實質上就是元始天尊手下的一個高級打手和門下弟子的保姆罷了。就算現在在闡教之中,也沒有幾個真正把自己當做副教主的。云中子就不用說了,人家乃是掌教圣人親口承認的福德真仙,不在劫中,連十絕陣都不用來。如此瀟灑,燃燈都不如,人家怎么能聽你話。南極仙翁長年服侍在元始天尊身旁,乃是元始天尊最大的心腹,自己哪里指使的了。而十二金仙,這簡簡單單的十二個人竟然分成了三派,其中文殊廣法天尊、普賢真人、慈航真人和懼留孫是自己這一派的,剩下的別管人家分幾派,都不聽自己的。
    對于闡教的這樣情況,元始天尊也知道自己門下弟子不把燃燈放在眼中,但是元始天尊根本就沒有想插手的意思。正因如此,讓燃燈有些失望,覺得闡教非自己久留之處。
    燃燈明白恐怕這封神大劫一過,自己就該哪兒哪兒去了,要是真這樣再與趙公明結下殺徒之仇,恐怕……
    燃燈不知道在此次大劫之中,截教會被打的幾乎滅教。如今截教萬仙來朝,光大羅金仙就有將近十位,普通金仙也有近三百之多,這是一個什么樣的數字?一人來上一顆上清神雷,都足以將自己打成飛灰。
    看著臉上神情不定的燃燈道人,陳九公微微一笑。若是沒有把握,陳九公哪敢留下斷后?前世熟讀《封神》,對這燃燈性子也是頗有了解,陳九公就知道這燃燈顧慮甚多,不會對自己下死手。要知道自己老師趙公明那可是真性情的義氣之人,況且此次他老人家能逃出升天,那是多虧了自己陳九公。若是自己死在燃燈手里,趙公明絕不會善罷甘休。
    “小友……嗯?”就在燃燈道人剛想和陳九公說上兩句緩和一下氣氛之時,一股殺氣自北方席卷而來。
    一襲青色道袍,面容俊朗,手持斬仙寶劍,一身殺氣幾乎凝聚成形,此人不是別人,正是闡教十二金仙之一——玉鼎真人。
    “不好!”看著這一身殺氣的玉鼎真人,燃燈嘴角露出一絲笑容,而陳九公心頭大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