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28)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28)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28)     

截教仙692 哪吒死楊任亡

當朱子真、楊顯、常昊、吳龍、戴禮一起從后天五行大陣中走出時,白蓮古佛臉色一變,身軀微微搖晃了一下,一拉身旁須彌菩薩,二人化作光華疾走。
    蓋牟城上,眾人見佛門五死兩逃,紛紛從城頭上飛落。
    朱子真向宋度道:“師弟速速揮軍北進,今日就將那遼東城攻下!”
    宋度聞言,連忙去通知李績、蘇定方整軍,留薛仁貴統兵五千鎮守蓋牟城,四萬五千唐軍直撲遼東。
    大軍尚在路上,截教眾仙就飛到遼東城上,見城上方金光陣陣,金光中金花飛舞,好一片寧靜祥和。
    眾人向城中眺望片刻,楊顯捋著他那山羊胡子,“那白蓮就在城中!”
    “不錯!”朱子真點了點頭,正色道:“老師有命,此次在高句麗興風作浪的修士,無論那教門下,一個不容放過。”說著,朱子真抬手打出定海珠。
    見朱子真出手,眾仙各顯神通,諸般法術靈寶向遼東城攻去。
    金光中浮出一朵巨大的九品白蓮,將眾仙的法術、靈寶一一擋下,不讓遼東城受損半分。
    手掐定海珠,朱子真定睛向那九品白蓮觀望,對洪錦道:“師弟,可將十二元辰旗帶來?”
    洪錦聞言,眼中精光一閃,“二師兄不會是要?”
    朱子真抬頭望天,將金烏西落,夜幕降臨,“時候不早了,黑夜來臨時,師弟就布下十二元辰四象陣,將這遼東城煉化!”
    洪錦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師兄,這遼東城中可還有十來萬高句麗百姓。”
    朱子真擺手道:“顧不得那么多了,量劫既殺劫,今日不誅了白蓮,明日你我兄弟都要遭劫。”
    洪錦激靈靈打個冷顫,對張奎道:“師弟馬快。勞師弟回天庭走一趟,請對應十二元辰的十二位師叔助我一臂之力。”
    聽洪錦這么說,張奎就知道他已經拿定了主意,沖著洪錦一點頭。張奎將獨角烏煙獸一拔,道了聲:“諸位師兄、師弟,張奎去也!”獨角烏煙獸仰天嘶鳴,負著張奎騰空而起,直往天庭奔去。
    張奎離去后。眾仙停止了攻擊,一個個坐在城外閉目養神。
    遼東城中,白蓮古佛面如死灰,在他身旁的須彌菩薩滿臉大汗,臉上一片慘白。
    見白蓮古佛的臉色也不好,須彌菩薩心里更加沒底,想了想最后還是硬著頭皮道:“古佛,不如退回平壤吧!”
    白蓮古佛聽須彌菩薩說要退走,眼中寒光一閃,嚇得須彌菩薩連忙把頭垂下。白蓮古佛長出一口濁氣。淡淡說道:“無論是修玄門道法,還是參我佛門寂滅,都要識天數。今日我等能守住遼東,則生!守不住,則死!不出遼東城,或可爭一線生機,一出遼東,必死!”
    須彌菩薩被白蓮古佛的話嚇呆了,他知道如今截教眾仙就在遼東城外,而且人多勢眾。根本不是自己和白蓮古佛二人能對付的了的。這么硬耗下去,不是睜眼等死么?
    “古佛……古佛。”
    白蓮古佛眉頭一皺,似乎有些不耐煩地說道:“何事?”
    須彌菩薩心知身臨死境,也顧不得那么多了。“古佛,我等萬不可在此坐以待斃,夜幕將至,弟子可趁夜潛出遼東城,回靈山求援。只要求來援兵,不但可解遼東之危。還可反敗為勝,大敗截教。”
    白蓮古佛淡淡地看了須彌菩薩一眼,然后就緩緩地閉上了雙眼,“去吧!”
    須彌菩薩聞言大喜,向白蓮古佛一拜,忙不迭地飛離遼東城頭。
    須彌菩薩走的急匆匆,卻是沒有聽見身后傳來的一聲嘆息。
    須彌菩薩逃出遼東城,直往西方飛去,此時的須彌菩薩,想的根本不是回靈山請援兵,而是逃回靈山避難。
    一路向西,眼看著就前方就是六百里鉆頭號山,須彌菩薩暗暗打起精神,他知道此山為截教弟子紅孩兒所占,生怕有人在這里阻自己西歸。
    真是怕什么來什么,眼看前方金光一閃,一個金衣童子立在前面云頭上。只是看這童子不過金仙修為,身上也不沾半絲火氣,應該不是那紅孩兒。
    “來者可是佛門須彌?”
    見這童子修為遠不如自己,須彌菩薩也就不怎么害怕了,昂頭應道:“正是本菩薩,你又是何人?”
    童子小臉上露出笑容,拍手道:“好!好!不枉我下界一趟,你聽好了,我乃截教掌教圣人座前童子金霞是也!”
    “座前童子?”須彌菩薩先是一愣,而后大笑。以眼下佛門和截教的關系,須彌菩薩知道自己若能把這童子宰了,就能落陳九公面皮。落了陳九公面皮,回去就能得二圣賞賜。想到此處,須彌菩薩抬頭祭起須彌杖,須彌杖化作一道金光向金霞童子打去。
    見須彌杖迎面擊來,金霞童子不慌不忙,從腰間豹皮囊中中取出落寶金錢祭出,須彌杖一遇落寶金錢,瞬間就從空中落下,被那鉆頭號山上飛出的一道火光卷了去。
    須彌杖和須彌菩薩,這一看就是有聯系的,被人奪去了須彌杖,須彌菩薩暴跳如雷,飛身向金霞童子撲去,雙掌一翻,掌上金光陣陣。
    “掌中佛國……”金霞童子一看這須彌菩薩要將自己擒拿,連忙將一雙小手合在一起,向外一拉,一道混沌氣流現于金霞童子雙掌之間,混沌之氣瞬間化作一長幡。
    金霞童子亮出盤古幡之后,去尋須彌菩薩,只見那須彌菩薩跪在云頭,這下子可是把金霞童子給弄懵了。這是怎么回事?自己還沒出手呢,這位怎么就跪下了?
    “你……”
    須彌菩薩向金霞童子行大禮,“仙童饒命,仙童饒命!須彌愿侍奉仙童座前,只望仙童饒我一命!”
    金霞童子跟隨陳九公多年,見過的大陣仗不知幾許,但今兒這一出,以前還真沒見過。
    就在須彌菩薩連連叩首,金霞童子不知所措時,一道火光落在金霞童子身旁,化作那紅孩兒。看著金霞童子手里的盤古幡,紅孩兒眼里泛著幽光。
    看到紅孩兒這個樣子,金霞童子連忙把盤古幡收了,又一把把紅孩兒手里提著的須彌杖奪到手中。
    “師兄,你……”
    金霞童子嘿嘿一笑,從豹皮囊中取出落寶金錢,塞在紅孩兒手里,在紅孩兒還沒反應過來時,就一指那須彌菩薩,“師弟,這廝該如何處置啊?”
    聽到自己的命運被交到紅孩兒手中,須彌菩薩心里一陣冰涼,人為刀俎我為魚肉啊。當金霞童子亮出盤古幡的一剎那,須彌菩薩就知道,即使金霞童子修為遠不如自己,盤古幡一動,自己必死無疑。三品金蓮是不錯,但也扛不住盤古幡啊。
    紅孩兒在人間占山為王多年,與不少佛門中人廝殺,還真是頭一次看見跪地乞饒的菩薩,想了好一會兒,紅孩兒才道:“這和尚是從遼東城中逃出來,不如將他帶至遼東城,交予諸位師兄發落。”
    金霞童子聞言,不禁眼前一亮,連連點頭,“還是師弟想的周到。”說罷,從豹皮囊中取出個金箍,丟給須彌菩薩,“你若真心投靠,就將這寶帶在頭上。”
    “這是……”須彌菩薩一看手中金箍,心頭一陣冰涼。他認得,這是曾經的那位馬遂功德王佛的獨門秘寶,只要帶在頭上,不論你有何等神通,也只能供人差遣了。
    見須彌菩薩遲疑,金霞童子小手一翻,混沌光芒一閃,盤古幡又出現在掌中。持幡在手,金霞童子二目一瞪,眼中寒光爆射!
    須彌菩薩心底輕嘆一聲,他很想奮起一搏,與金霞童子和紅孩兒決一死戰,就是死也要死得轟轟烈烈。可是,心里沒有勇氣這么做,只能顫抖著將金箍帶在頭上。
    金箍套在須彌菩薩頭上,略有些大,但金霞童子一念咒語,金箍就牢牢箍住,須彌菩薩只覺得頭上一痛,連忙拜呼:“仙童默念,仙童默念!”
    “什么仙童?要喚我為老爺!”
    “是,是!老爺在上,請受須彌一拜!”
    “嗯……”金霞童子滿意地點著頭,自得地對身邊紅孩兒道:“終于也有人喚我為老爺了!”
    紅孩兒無語地搖了搖頭,拉了拉金霞童子的小胳膊,小聲說道:“金霞師兄,此人剛入你門下,不給他苦頭嘗嘗,恐怕他不會老實啊!”
    紅孩兒的聲音再小,只要不是秘法傳音,須彌菩薩就都能聽到。聽到紅孩兒的話,須彌菩薩不禁暗暗叫苦,心里恨不得將紅孩兒大卸八塊。就在這時,頭上隱隱作痛,越來越痛,疼得他在云頭打滾。
    將金箍仙馬遂傳給自己的緊箍咒念了七八遍,見那須彌菩薩疼的死去活來,金霞童子才指了念咒,一手叉腰,一手指著須彌菩薩喝道:“還不起來!”
    現在的須彌菩薩心中愧恨萬分,只恨剛才沒有拼死一戰,現在落于人手,生死不由己,還不如死在盤古幡下好呢。
    憋屈地從云頭站起身,須彌菩薩躬身拜道:“老爺,須彌恭聽差遣!”
    “前面帶路,帶我等去遼東城!”
    “須彌遵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