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61章玄黃世界(10-21)      第960章封印倚帝(10-21)      第959章因果(10-21)     

截教仙698 宋度掛帥

除魔障菩薩,和那除蓋障菩薩是兄弟。除蓋障菩薩是小乘佛教四大菩薩之一,雖無天入人間除胡玥、九兒、玉兒時,被十二都天神煞陣凝聚的盤古真身打爆了,元神也被十二都天神煞陣中的煞氣絞殺。除魔障菩薩不敢找十二都天神煞陣的主人報仇,只能將仇恨轉嫁到陳九公的門人弟子身上。
    今日正好趕上除魔障菩薩出關,一出關就碰見匆匆忙忙趕回靈山取寶的須彌菩薩,除魔障菩薩硬拉著須彌菩薩說了幾句話,當知道他們在人間與截教門下爭鋒后,除魔障菩薩自告奮勇,與須彌菩薩一起降下凡塵,來在后天五行大陣前。
    這除魔障菩薩道行不低,也是只差機緣就能斬尸的頂峰大羅,不過白蓮古佛說有他就能破后天五行大陣,倒是給他帶了頂高帽。
    白蓮古佛在佛門位高權重,圣人教主阿彌陀佛的眾弟子中,除藥師王佛外,其他的都是他師弟。除魔障菩薩不過是白蓮師弟尸棄佛的侍協,在白蓮古佛面前,哪敢充什么大拿?此時被白蓮古佛這么一夸,夸得他都找不著北了,臉上瞬間浮上了得意之色。
    白蓮古佛從須彌菩薩手中接過五盞蓮花燈,這五盞蓮花燈顯后天五行之色,正是用來鎮壓后天五行大陣的靈寶。白蓮古佛將紅蓮燈交給不動佛,青蓮交給寶生佛、金蓮燈交給無量法光佛、黑蓮燈交給不空成就佛。剩下的那盞黃蓮燈,則被白蓮古佛遞到除魔障菩薩身前。
    剛剛被白蓮古佛夸過,現在除魔障菩薩還感覺飄乎乎的,一見白蓮古佛遞來黃蓮燈,二話不說就將黃蓮燈接在手中收入袖中。雙手合十向白蓮古佛一拜,除魔障菩薩朗聲道:“古佛放心,我等一定破他此陣!”
    “有勞諸位了!”白蓮古佛見除魔障菩薩這么上道兒,心中暗自竊喜。如果除魔障菩薩不來,就得他持黃蓮燈入陣,現在有了除魔障菩薩,,這危險的事兒就交給他了。
    佛門眾人沒想到白蓮死過一次之后會這么膽小,拿著五行蓮燈,一起沖入陣中。他們或許不懂陣道,但只要是洪荒修士,就沒有五行相生相克的。只見那持金蓮燈的無量法光佛,自東方木門而入。對的是常昊的千翠乙木陣。持紅蓮燈的不動佛,自西方金門而入,對得是楊顯的三山辛金陣。持黑蓮燈的不空成就佛,入南方火門,對吳龍的五龍丁火陣。自信滿滿的除魔障菩薩,自北方水門入陣,對朱子真的六合葵水陣。還剩持青蓮燈的寶生佛,站在陣外,只等那四人以四燈鎮住四方四陣。他在入陣直撲正中破無形己土陣。
    無量法光佛入得千翠乙木陣,見陣中株株古樹參天,枝繁葉茂,手上金光一閃。現出一桿加持寶杵,揮杵向樹林砸去。
    加持寶杵未至,那些樹木移形換位,讓無量法光佛的加持寶杵落了個空。無量法光佛撲空后。將身一震,直沖而起,揮杵向密林深處沖去。沖進林中。無量法光佛將加持寶杵輪開,加持寶杵上金光大作,向四周橫掃。
    圍繞著無量法光佛的棵棵樹木齊齊順時針轉動,一時間仿佛天旋地轉。
    無量法光佛見大陣運轉開來,連忙將金蓮燈祭起,金蓮燈懸于無量法光佛頂上,無量法光佛盤膝坐在虛空中,閉目誦經,梵音一起,那金蓮燈放出金光萬丈,金光擴散開來,遇金光的樹木紛紛搖動起來,好像下一刻就會倒下一樣。
    坐在千翠乙木陣正中,閉目的常昊睜開雙眼,就好像不知自己千翠乙木陣被那金蓮燈克制一樣,淡淡笑道:“不知天數不知劫,今日就叫爾等損命陣中。”
    西方三山辛金陣中,不動佛已將紅蓮燈祭起,那紅蓮燈立在三山之上,發出陣陣火光,火光灼熱,竟將三座金山烤化,山體上呲呲聲響,不斷流下金水。
    五龍丁火陣中央火海中,望著自己那五條火龍被黑龍打散,吳龍毫不在意,大袖一揮,身外火海中又沖出五條火龍。雖然身外火海范圍縮小了一圈,但吳龍眼中閃爍著興奮的光芒,口中喃喃道:“老師曾說過,沒有靈寶,敵人給我們送!五件頂級后天靈寶,我兄弟賺大了!”
    自入了北方六合葵水陣,除魔障菩薩悶頭猛沖,周圍葵水襲來,都被他仗著黃蓮燈一一化解。此時的除魔障菩薩,就想殺上一二截教弟子,為他同胞兄弟除蓋障菩薩報仇。
    眼看著陣陣巨浪撲面而來,除魔障菩薩才停住身形,見黃蓮燈祭起,黃蓮燈放出閃閃黃光,黃光所過,水浪退去。
    四盞佛燈立于四方,阻隔大陣中后天五行之力相生。
    在后天五行大陣外,白蓮古佛眼中精光一閃,對寶生佛道:“師侄還不入陣,更待何時?”
    寶生佛也能看得出來,現在局勢對佛門有利,只要自己殺入陣中,破掉正中的無形己土陣,這后天五行大陣彈指可破。向白蓮古佛一拜,寶生佛直沖入北門之中。入得六合葵水陣中,寶生佛也不助除魔障菩薩破陣,一直向前沖,往那正中央的無形己土陣飛去。
    仿佛知道寶生佛要做什么,陣中沖起道道水浪、條條水龍,向其撲去。除魔障菩薩連連打出寂滅佛光,催動黃蓮燈放出黃光鎮壓水浪、水龍。
    親眼看著寶生佛沖入無形己土陣中,除魔障菩薩哈哈大笑,“今日你截教門下,就要遭劫了!”
    “哼!”
    一聲冷哼從水浪中傳出,水浪破開,一道青光向除魔障菩薩迎面飛來,朱子真手持星辰劍,向除魔障菩薩揮出一劍,一道銀色劍光劃過,伴著朱子真的聲音,“佛門小兒,莫不是把我兄弟五人當擺設了?”
    除魔障菩薩手掐除魔印,抬手打出,除魔印將銀色劍光打碎,向朱子真轟去。朱子真揮劍斬破除魔印,飛身來在除魔障菩薩近前,持劍與他相斗。
    就在朱子真出手的一瞬間,楊顯、常昊、吳龍、戴禮齊齊現身,和那四佛激戰。
    斗了十余個回合,朱子真一劍橫斬,同時掏出定海珠打出。
    除魔障菩薩只見一團光芒襲來,五光十色迷離不定,根本看不分明。連忙祭出除魔印,迎上定海珠。
    除魔印一遇定海珠,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定海珠去勢不改,向除魔障菩薩頂門砸去。
    此時再想躲,已經晚了!除魔障菩薩可沒孫悟空那般強悍的肉身,定海珠擊在頭頂,將他打翻在地。
    除魔障菩薩心知不好,連忙掙扎著從地上起來,可一起身遇到的是朱子真寶劍。
    一劍削首!
    除魔障菩薩人頭滾落水中,那無頭的身軀掙扎著向陣外飛去,朱子真抬手打出上清神雷,上清神雷劈下,將那無頭尸身打入茫茫葵水之中。
    除魔障菩薩一死,那浮在高空的黃蓮燈,瞬間化作一道黃光向陣門外飛去。
    朱子真哈哈大笑,用手一指,一道青光自指尖射出,化作上清符印。
    上清符印飛出先至,追上黃蓮燈,印在其上。只見青光一閃,上清仙氣裹著黃蓮燈飛到朱子真面前。
    朱子真一卷袍袖,將那道上清仙氣與黃蓮燈一起收了,然后向金鰲島方向遙拜。
    拜過之后,朱子真盤膝坐在葵水上,默念法決,頓時水聲陣陣,水浪滔滔,整個六合葵水陣放出猛烈的光芒。
    無了黃蓮燈鎮壓,六合葵水陣運轉開來,五行相生,葵水之力不斷化為乙木之力。千翠乙木陣中,一棵棵樹木漸漸穩下,齊齊發出幽幽碧光,碧光連成一片,氣勢浩大。在陣中與常昊激斗的無量法光佛連連催動金蓮燈,金蓮燈也鎮不住浩瀚碧光。眼看面前景色一變,那常昊消失不見,無量法光佛心中一驚,只覺得天旋地轉,眼前景色又是一變,還沒等他回過神來,后心處一陣冰涼,低頭一看只見那銀色的劍尖從自己胸口刺出。
    無量法光佛死,那金蓮燈化作一道金光,往陣外遁走。常昊一推頂上道冠,道冠上射出一道青光,青光化作上清符印,追上那金蓮燈并將其鎮壓帶到常昊身前。
    收了上清符印與金蓮燈,常昊催動千翠乙木大陣,五行之力相生,乙木之力化作丁火之力,五龍丁火陣中五條火浪凝虛成實,化作五條噴火巨龍,瞬間將那五條黑龍撕碎,直撲不空成就佛,就聽聲聲哀嚎,五條火龍齊齊噴火,將不空成就佛燒成灰燼。
    和那朱子真、常昊一樣,誅殺不空成就佛之后,吳龍祭出上清符印,將那黑蓮燈鎮壓。之后催動五龍丁火陣,運轉五行之生化,丁火生辛金。三山辛金陣中,滾開的金水倒卷,化作三座金山,按三才之勢,不住地向那不動佛砸去,連連抵擋金山的不動佛,被楊顯抓住機會,一劍橫腰斬殺。三座金山一合,將不動佛的兩截尸身碾成血水。
    抬手打出上清符印,鎮壓那紅蓮燈,楊顯并未催動他這三山辛金陣,而是直接飛身而起,直入無形己土陣中。此時朱子真、常昊、吳龍皆至,兄弟五人合力,任那寶光佛百般掙扎,也未能逃出命去,被五怪齊發的上清神雷轟成飛灰!
    在四兄弟期盼的目光中,戴禮祭起上清符印,將那青蓮燈鎮壓。持青蓮燈在手,戴禮落下便將其交在常昊手中,“四哥,有了這寶貝,你那千翠乙木陣再無破綻!”
    把青蓮燈接在手中,見此時青蓮燈中的元神烙印已被上清符印斬殺,常昊哈哈大笑,“如此豈不是要感謝那佛門圣人?”(未完待續……)I1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