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26)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26)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26)     

截教仙686 白蓮損佛門衰

宋度夜襲蓋牟城,半路中卻殺出個須彌菩薩。≥,宋度抬眼打量著這須彌菩薩,發現自己看不出此人修為,就知其道行遠還在自己之上。
    自人間劫時拜入陳九公門下,宋度修道的時日并不算長,但有黃中李筑基,圣人親自教導,再加上不凡的資質,此時宋度已有玄仙修為,和封神劫時的陳九公相仿。
    而那須彌菩薩呢,是藥師王佛的侍協,也就是大乘佛教三世佛歸位時,拜入藥師王佛門下的,雖不如那戰死的日光菩薩、月光菩薩,但也相當于金仙頂峰,遠非宋度可比。
    仗著紫電錘和須彌菩薩斗了幾個回合,宋度心知不敵,全力催動紫電錘,發出道道紫電凝成一張電網將須彌菩薩擋住,持著紫電錘化作一道青光遁回大營。
    窮寇莫追,這道理很多人都知道。須彌菩薩也不例外,但這廝是個不肯吃虧的主。在趕來時,見宋度施法攻打蓋牟城,又不見飛廉現身阻攔,須彌菩薩就知飛廉已死。再算上之前戰死的惡來,佛門損失了兩位尊者。
    己方戰死兩人,截教卻一人無損,這讓須彌菩薩難以安心,用手一指,三品金蓮出現在腳下,須彌菩薩踏著三品金蓮,向宋度追去。
    三品金蓮,是佛門至寶十二品金蓮的蓮子所化,是未被蚊道人吞食之前的十二品金蓮結出的蓮子,比給李治治病的那蓮子要好的多。給李治治病的那顆蓮子,長成后不過一品金蓮,遠比不得這三品金蓮。
    也正是仗著這三品金蓮,須彌菩薩才信心滿滿的去追宋度。
    落到營前,宋度左手將紫電錘拋在半空中,右手中現出一張陣圖。宋度托手將陣圖拋起,那陣圖上紫光一閃,半空中的紫電錘落下。落在紫光中,只聽咔嚓一聲,紫光漫延八百里,化作一方天地。
    五雷天罡大陣!和六耳當日對付孫悟空的陣法一樣,只是宋度這五雷天罡陣中有紫電錘在。當年陳九公正是仗著這頂級先天靈寶,使出五雷天罡玄法力戰鯤鵬妖師,有紫電錘鎮壓,雖然宋度修為遠不如六耳,但布下的五雷天罡大陣,絕不比在六耳手中使來的差。
    一道金光落在五雷天罡大陣前。化作腳踏三品金蓮的須彌菩薩,站在陣外觀陣,須彌菩薩心里暗暗搖頭。他須彌菩薩也不是剛出道的雛兒,哪里不知截教陣法的厲害?饒是修為遠勝宋度,須彌菩薩也不敢輕易入陣。
    五雷天罡大陣一起,將整個唐營都罩在陣中,五萬多將士的大營被宋度以戒子須彌之術納入陣中五雷臺中。
    只覺得天旋地轉,周圍景色變了模樣,唐營將士險些亂了營。好在李績在軍中威望極高,帶著蘇定方、薛仁貴,強將各部將士穩定住了。
    當宋度出現在營中時,大營內還有些混亂。但看到宋度,眾將士都安分下來。在他們眼里,這位大帥能操控雷電,當真有毀天滅地之能。
    入中軍大帳。沒有別人在,李績向宋度問道:“大帥,我等為何會出現在這里?”李績不知道整個唐營已經被宋度納入陣中。還以為是宋度使了移山倒海之術,將整個唐營挪了個地方呢。
    宋度輕輕搖頭,“老將軍哪里話,我等仍在原地未動。”
    “怎么可能?”
    見李績不信,宋度解釋道:“本帥夜襲蓋牟,不想城中有能人,本帥不是他對手,只能以陣法護住我大軍,現在老將軍與諸將士都在我大陣之中。”
    “原來如此!”白日見識到了宋度神乎其神的手段,李績對他的話深信不疑,只是想到那蓋牟城中有比宋度還要厲害的人,心里不由得一片冰涼,“大帥,那城中有高人在,我等又該如何是好?”
    宋度一抬頭,就看見李績一臉憂色,不禁笑道:“老將軍安心便是,且回營帳好生歇息一番,明日一早,自會有高人前來相助。只要高人一到,破他蓋牟城不過舉手之功。”
    李績聞言大喜,還想詳細地問一問,卻見宋度盤膝打坐,輕輕合上了雙眼。見宋度如此,李績知趣地轉身出帳。
    立在蓋牟城城頭上,須彌菩薩遙望對面的五雷天罡大陣。不是須彌菩薩膽小,也不是截教陣法強到了讓人望而生退的地步,而是須彌菩薩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從大陣中傳來的絲絲毀滅之氣。
    眼中精光流轉,須彌菩薩也在暗暗盤算,“那截教弟子莫不是在等什么人吧?”想到此處,須彌菩薩不禁暗吸了一口涼氣,連忙喚身旁珈藍護法,吩咐他往遼東城報信。
    在珈藍護法離去后,須彌菩薩從蓋牟城上飛起,腳踏三品金蓮,手持須彌杖,直沖入五雷天罡陣中。
    須彌菩薩一入陣,就有道道后天五行神雷向他劈下,雷光閃閃,雷聲震震,須彌菩薩腳下三品金蓮上沖起千萬道金光,將其上的須彌菩薩護住,將道道后天五行神雷全部擋下。
    雖然感覺大陣攻擊不過如此,但須彌菩薩卻不敢掉以輕心,也正是他的小心謹慎救了他一命。
    突然感覺到上空空間劇烈顫動,須彌菩薩抬頭望去,只見那紫電錘從空中落下,連忙用手一指腳下,腳下的三品金蓮化作一道金光飛去,阻攔那從天落下的紫電錘。
    眼看著三品金蓮將紫電錘接住,紫電錘落在三品金蓮發出金光中,就聽得轟隆一聲,金光散開,在那破碎的點點金光中,竟飛出五個紫電錘,一起化作紫電劈下。
    須彌菩薩連忙催動三品金蓮,讓其發出金光抵擋,可那紫電極快,還沒能三品金蓮有什么動靜,就已經劈了下來。
    在電光映照之下,須彌菩薩臉上一片蒼白,在五道紫電下全力運轉寂滅佛法,周身金光大作,一顆舍利子從頂門上飛出。
    一連五聲雷響,紫色電光如游蛇般疾走,電光之下一陣金光升起,那三品金蓮從空中落下,落在金光當中。然后就見金光一閃,一道金光從陣門飛出,逃之夭夭。
    陣中噼啪噼啪聲響,四處游走的紫色電光匯聚一處,凝實化作紫電錘。青光落下,宋度現身陣中,抬手抓住紫電錘,將身一晃,人已坐在陣中五雷臺上。
    蓋牟城上,一道金光落下,直落在城頭上,半面城墻為之一顫,驚得蓋牟城守軍連忙從四方趕來一看究竟。當看到那渾身衣袍一條條的掛在身上,好似乞丐一般須彌菩薩,蓋牟城守將連忙上前,將須彌菩薩扶起。
    一個大羅金仙,淪落到要凡人去攙扶,可知現在須彌菩薩的傷勢如何。在守將的幫助下,須彌菩薩掙扎著坐其身,從袖中摸出一顆菩提子塞入口中。菩提子入口,須彌菩薩盤坐在城頭上,雙目緊閉,盡是鮮血的臉上金光一閃一閃的,往日慈悲祥和的面容,此時是那樣的猙獰。
    猛地金光暴起,嚇得高句麗將士紛紛后退,只見那須彌菩薩就好像小太陽一般,放射出萬道金光。金光擴散開來,籠罩整個蓋牟城,將蓋牟城照得如同白晝一般。
    金光灑在身上,高句麗將士就覺得渾身上下充滿了無窮力量,有些猛士不斷地站在城頭眺望,好像想要殺出城去,與唐軍大戰一場。
    黑夜很快過去,黎明的曙光灑在蓋牟城上,眾高句麗將士列隊挺立,須彌菩薩立在城頭,遙望那五雷天罡大陣。
    突然須彌菩薩身形一顫,驚訝地看著那從天降下,落在五雷天罡陣前的兩道青光。
    紅花白藕青蓮葉!一看那青光,須彌菩薩就知道有截教到來,心里不禁暗暗著急。
    五雷天罡陣中,在五雷臺上閉目養神的宋度猛然睜開雙眼,抬手一劃,五雷天罡陣與陣門相對的之處,又開了一道門。兩頭異獸并肩跨門而入,進到陣中。
    火眼金睛獸,兩頭異獸是一個品種的,而坐在兩頭異獸上的二人,樣貌雖有差異,但穿著打扮竟一致的相似。
    灰色的道袍,外罩鎧甲,這裝束夠不一般的了,頭頂上帶著道冠,每人手里都提著一桿降魔杵。
    宋度連忙飛下五雷臺,來在二獸前,微微一揖,“宋度見過二位師兄!”
    “你我兄弟,何必多禮。”坐在火眼金睛獸背上,鄭倫抬手虛扶道。
    宋度正色道:“師弟不才,勞兩位師兄下界,實在罪過。”
    “哎,師弟這話過了。”陳奇眉頭一皺,“此戰事關我截教氣運,我與鄭師兄自是責無旁貸。”
    知道這兩位師兄曾是殷商大將,為人古板的很,宋度心里頗感無奈,卻也只能連連認錯,承認是自己說錯話了。
    鄭倫手中的降魔杵往坐騎頭上一橫,對陳奇道:“師弟,你我先出陣,與佛教門下做過一番可好?”
    “好!”陳奇眼中爆射出一縷青光,躍躍欲試地道:“老師傳旨時,你我正好在金鰲島,此時來的早了,正好活動活動筋骨,免得其他人來了,你我兄弟就無用武之地了。”
    同一了意見之后,鄭倫、陳奇一起將目光轉向宋度,齊齊喝道:“師弟還不撤了大陣,與我等出戰,又更待何時?”
    ps:五月打賞名單:
    陸波帥6588
    lbck522976
    0磊磊1988
    王朝正400
    魔心劍300
    稻心100
    書友150316215405216100
    一笑三界亂100
    感謝兄弟們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