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28)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28)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28)     

截教仙685 須彌獻城

玄菟城下,惡來率八千飛豹軍大破十萬唐軍。眼前不過三萬來人,豈會被惡來放在眼中。
    可就在雙方只有千丈之遙時,已將寂滅佛光運于眼上的惡來,清楚地看到唐軍已停止前行,在原地結陣。在惡來不屑的目光中,中軍大旗下,那個一襲青袍的年輕道人從袖中取出一錘,祭在空中。
    “那是……”惡來看到那錘,只覺得有些熟悉,倒是沒見過,但是在記憶中似乎有這么件寶貝。突然瞳孔一縮,惡來驚叫一聲,將花斑豹往空中一提,直向后方飛去,同時大喊:“撤退!快撤!”
    惡來一聲令下,八千飛豹兵紛紛調轉豹頭,隨著惡來撤退。原來這八千飛豹兵和惡來一樣,騎得都不是戰馬,而是豹子。
    北平城上,李績雖高掛免戰牌,但一直在城頭上,眼見南方煙塵滾滾,李績想到了那是己方援軍。戎馬半生的李績,僅看煙塵就知道援軍不過三四萬。想到自己十萬大軍都被惡來殺散,李績心里感到一絲涼意,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惡來率軍殺去,卻不敢出城與援軍里應外合。
    但不知道為何,那惡來突然撤軍了,就在李績詫異的功夫,一道極其耀眼的紫光穿梭千里,然后就聽咔嚓一聲,天地為之一亮。亮光刺眼,讓李績抬起胳膊,用袖子遮住雙眼。
    當李績拿下袖子后,看到的是死傷滿地的飛豹兵。對,死的不是己方援軍,而是那些飛豹兵。八千飛豹兵,倒在血泊中的有一半之多,甚至達到了八成。
    “是紫電錘!”此時的惡來根本顧不得為自己手下報仇,全力催動花斑豹,向玄菟城逃去。
    宋度,陳九公親傳弟子。毀滅之道的傳人,當今皇后娘娘親封的大唐兵馬大元帥!
    見惡來要走,宋度哈哈一笑,雙腳一點地,整個人沖起在半空,御空而飛直奔惡來追去。
    看到那一跑一追的惡來和宋度,大唐眾將士都傻了。北平城中的人,都知道惡來和他八千飛豹軍的厲害,不想被這青衣道人殺得慘敗。宋度麾下將士呢,雖不知道惡來的厲害。但見宋度神通,也全都被震住了。這些驕兵悍將哪里會服一個小道士?只是皇命難為,這宋度又有御賜金鱗劍,沒人敢當面頂撞他罷了,但暗地里都打算對他的命令陰奉陽違。為什么說是打算呢?因為自入軍中,宋度就沒下過什么命令,行軍之事都交給了副將去做。
    “來人!快開城門,出城殺敵!”李績從城頭上跑下,一邊跑一邊下令。剛才還在心里埋怨李治怎么就給自己派來三萬援兵。現在李績知道,僅宋度一人,就可頂二十萬雄兵。當然了,李績還不知道李治已經倒下。這宋度掛帥是皇后娘娘力排眾議的結果。原因只有一個,因為宋度是武曌的師弟,武曌唯一的一個師弟。
    惡來胯下那花斑豹,也是洪荒異種。速度飛快。但這豹子速度再快,也比不得雷光紫電。宋度將紫電錘祭起,紫電錘化作一道紫電。將那惡來連人帶豹,都劈做飛灰,消失在天地之間。
    滅了惡來,宋度連連祭出紫電錘,使五雷天罡正法,將那些飛豹兵一一誅殺。大唐將士雖勇,但卻不是這些道兵之敵。
    李績剛剛統兵出城,宋度的副將剛剛帶人趕至,宋度就已經把惡來和八千飛豹兵全都消滅了。看著這個瘦弱到仿佛一陣風就能把他刮走的年輕道人,所有大唐將士都沉默了。
    最后,還是一個小宦官打破了眾人的沉默。這個宮中內侍,當年宣讀圣旨,圣旨上只有一件事,就是對宋度的冊封。大唐兵馬大元帥,自大唐立國,也沒有這樣一個顯赫到極致的官位,但此時此刻大唐眾將士無不心服。
    眾人領旨謝恩后,又拜過大元帥宋度,李績請宋度入城,宋度搖了搖頭,“貧道奉皇后娘娘之命,前來征討不臣,一城未下,如何敢休息?來人啊!”
    副將連忙上前,一改平日的桀驁,恭敬地低頭,“大帥有何吩咐?”
    “整頓兵馬,在城外休息半個時辰,半個時辰后,兵發玄菟城!”
    副將領命而去,李績、蘇定方、薛仁貴等唐將紛紛出言,要與宋度一起出兵。
    見他們一心求戰,宋度自然是不會拒絕,匯合北平城中兵馬,兵合一處,一起兵發玄菟城。
    玄菟城守將,正是那惡來之父飛廉。今日正在府中修煉的飛廉,突然感覺心頭一痛,眼淚不知不覺間流了下來,飛廉都不用掐算,就知道這是自己兒子惡來死了。
    “來人啊!”飛廉高喚一聲,從門外走進小沙彌,向飛廉拜道:“尊者,弟子在!”
    飛廉一抹臉上淚水,對我兒惡來被人殺了。”
    聽到惡來死了,小沙彌一驚,反應過來連忙離去,出了玄菟城,借土遁直往蓋牟城。
    小沙彌出玄菟城不久,宋度就率三千精騎殺至蓋牟城下。一來北平離這玄菟城不遠,二來宋度所率三千精騎一人雙馬,這才能這么快就到了玄菟城。
    看著城頭上的飛廉,宋度笑道:“昔日的商湯下大夫,怎得與異族為舞?”
    見宋度身上隱隱青光閃動,飛廉就知道他是截教門下,自己兒子惡來必是死于此人之手。一想到這些,飛廉還哪有心思和宋度廢話?
    將身一晃,飛廉直從蓋牟城上飛起,雙肩微微一震,身上袍服破碎,背后生出兩只金色羽翼。
    雙翼一振,飛廉俯沖向下,直奔宋度沖去,手中寒光一閃,兩把短劍現于掌中。
    宋度手上銀光一閃,截教門下標志性的星辰劍現于掌中,宋度揮劍就與飛廉斗在一起。
    動上手宋度才知道,自己的近戰功夫不行,忙抬手將紫電錘祭起。
    “紫電錘!”飛廉一看到宋度祭出的靈寶,頓時就認了出來,連忙將雙翼連振,雙翼震動間陣陣金光從飛廉身上散出。
    可那紫電錘化作紫電落下,直將金光劈散,落在飛廉身上,將飛廉轟成灰燼。
    玄菟城上,見飛廉身死,嚇的副將忙命人謹守城門,不可出戰。
    眼見城門緊閉,宋度也不強攻,命三千兵馬在城外安營扎寨,等候大軍到來。
    等李績率軍趕到之后,宋度升帳召眾將商議攻打玄菟城。前次在這玄菟城下折戟,眾將紛紛求戰,強烈請求帶兵攻城。
    宋度與李績商議一下,從眾將中選出五人,這五人各率五千人,輪流攻城。一時間,玄菟城下喊殺震天,大唐將士前仆后繼向玄菟城上攻去。高句麗一方,則依城而守。
    自宋度連斬惡來父子,大唐將士氣勢如虹,高句麗那邊卻盡是哀兵,在敵人面前,爆發出極強的戰斗力。
    眼看著麾下將士傷亡越來越多,李績催馬來在宋度近前,抱拳道:“大帥神通廣大,為何不以神通攻城?若能用神通破城,也可免我大唐將士傷亡。”
    聽李績的話,宋度笑道:“老將軍有所不知,凡我修士想破人間城池,都不可在白日出手。”
    李績聞言一怔,他倒是不懂仙家妙法,但卻沒想到還有這樣的說道。不過回想了一下宋度剛才的話,眼前一亮,“大帥的意思是,晚上可以……”
    宋度點了點頭,望向玄菟城,“哀兵必勝!老將軍,鳴金收兵吧!”
    “老將遵命!”
    宋度倒是沒騙李績,這是天道對人間修士的限制。只要一入人間,無論是非量劫時,還是量劫時,都有這樣的限制、演義中,魔家四將白日按兵不動,夜間出營以寶貝攻打西岐城。羽翼仙也是在深夜,才施展神通攻擊西岐。羅宣、劉環也是在夜里,才做法火攻西岐……
    鳴金收兵之后,宋度回到中軍大帳,命眾將謹守大營,二更出兵破玄菟。
    直至二更天,宋度將統兵大權暫交李績,自己飛出大營,來在玄菟城上。雖到了晚上,但玄菟城根根火把立于城頭,一隊隊高句麗士兵來回巡視。
    宋度輕聲道:“老師在上,不孝弟子宋度,今夜要大開殺戒了。”話音剛落,宋度從袖中取出紫電錘,向空中一拋,用手一指,那紫電錘上紫光一閃,在空中化作一道紫電,發出耀眼的紫光,向玄菟城頭劈下。
    雷光疾走,電閃震天。千丈紫電劈下,照的玄菟城上仿若白日,但此時玄菟城中高句麗將士,無一人會留心這異象,他們感覺到了死亡將至的恐怖。
    “截教門下,爾敢行兇!”突然,天邊傳來一聲大吼,一道金光急速飛來,浮在玄菟城上空,化作一片金光光幕,將整個玄菟城護住。
    金光一閃,一三品金蓮浮在金光之上,將紫電擋住。
    千丈紫電落下,被三品金蓮擋住,一丈丈地消散,最后化作紫電錘飛回宋度身前。
    伸手抓住紫電錘,宋度看著迎面飛來的佛門弟子,朗聲道:“來者何人?”
    “截教小兒有眼不識泰山,我乃藥師如來座前侍協菩薩須彌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