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8-20)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8-20)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8-20)     

截教仙684 佛門叛徒

弒神槍,弒神槍,神槍弒神,弒人元神。
    弒神槍下,絕無活口,佛門三教主,曾在紫霄宮中聽過道祖講道的先天生靈,斬三尸的大神通者,青蓮造化佛在弒神槍下連元神都沒有遁出,從此世間再無青蓮。
    西方靈山,八寶功德池前。
    準提佛母一臉悲色地望著池中水,見那水面下沉,準提佛母長嘆一聲,身為佛門三教主,青蓮造化佛損落,佛門氣運大減。
    “師弟,我等斗不過陳九公。”
    阿彌陀佛突然冒出來的一句話,讓準提佛母心頭一顫。作為混元圣人,準提佛母雖不像通天教主那般孤傲,也不像元始天尊那么高傲,但他也有自己的驕傲。可當自己的驕傲一次次被人毫不留情的撕碎時,準提佛母心情十分沉重,感到無比的悲哀。
    “師兄!”準提佛母轉身望去,看到的是滿臉疾苦的阿彌陀佛。今日的阿彌陀佛,臉色比往常還要疾苦。
    阿彌陀佛微微搖頭,語氣低沉地道:“師弟,你我眼下非是陳九公之敵,不能再讓藥師去送死了。”
    準提佛母聞言不由得一怔,自己和師兄還真不是陳九公的對手,即使出靈山下界,也是被陳九公暴打。要是二教圣人都不出手,陳九公有先天至寶,有好多頂級先天靈寶,還有誅仙劍陣、十二都天神煞陣,又有十二祖巫為其鷹犬,也有鎮元子、玉帝、王母這樣的強者為其爪牙。青蓮造化佛怎樣?圣人之下最強的幾人之一,不也神形俱滅了么。如果再讓藥師王佛像青蓮造化佛一樣入人間,結局也會和青蓮造化佛一樣的慘。
    準提佛母推算片刻,最終還是搖了搖頭,向阿彌陀佛問道:“依師兄看。我佛門該如何是好?”
    往常都是準提佛母出主意,阿彌陀佛充當打手的角色,今兒師弟少有的向自己問策。倒是讓阿彌陀佛有些驚訝。但看到準提佛母臉上盡是凝重之色,阿彌陀佛突然靈機一動。眼中精光一閃,“師弟,不如效法那周室伐紂!”
    “周室伐紂?師兄此計,大善!大善!”準提佛母聽了阿彌陀佛的話,略微一琢磨,不由得眼前一亮,撫掌稱善。
    ……
    自武當山一戰,青蓮造化佛損落。佛門敗退。人間各大佛教宗派也都消停了,武當山前剛搭建好的蘆蓬,連用都沒用就都拆了,準備迎接人皇鑾駕。
    鑾駕浩浩蕩蕩出長安,在五月初三這天到達武當山下,六耳門下七大弟子,號稱武當七子的鴻呉子、鴻殳子、鴻乕子、鴻処子、鴻冞子、鴻丼子、鴻崳子一起下山迎駕,將李治、武曌請上武當山。
    在武當山彌天道宮中,李治與六耳坐而論道,論帝王之道。論仙佛之道,也論生死大道。
    兩天后,也就是五月初五這天。李治在武當山封禪。而在五月初五當夜,有那紅翎信自長安來在武當,將一封密報呈于李治,李治看完勃然大怒,下令隨侍文武、侍衛,擺駕回長安。
    在鑾駕將離武當之前,鴻呉子來見李治,說是奉六耳之命,來請李治去彌天道宮。
    身為君王。從來都是李治請別人,頭一次是別人來請自己。但雖與六耳接觸時間不長。但李治感覺得出這位彌天道君絕非等閑,也就欣然前往。
    入到彌天宮中。李治見大殿中空無一人,不禁有些害怕。此時侍衛都留在宮外,若是真有危險,自己的小命可就交待在這兒了。
    就在李治心里惴惴不安之時,只覺得身子一輕,整個人騰空而起,向后飛去,直飛出彌天宮,在眾侍衛驚恐的目光中,飛出武當山,在天上飛了一大圈,才落在武當山下。
    皇帝飛起來,險些沒將隨行人員都給嚇死,這要出了什么事,自己不得給皇帝老兒陪葬了。而李治呢,一開始還有些害怕,但當飛出彌天宮時,六耳的聲音就傳入了他耳中。聽完六耳的話,李治就不怕了,很是自得地在天上轉了一圈。
    帝王也面不對了對天的向往,要不怎會有天子自稱?此時被哭哭啼啼的文武群臣圍在當中,李治心里對六耳十分感激,感激他能讓自己入青冥游走一圈。
    離了武當山,李治就吩咐棄了輜重,輕車上路日夜不停,盡快回長安。
    原來就在鑾駕離長安之日,高句麗匯合新羅、百濟,三國出兵入境殺入大唐,破城屠城殺大唐百姓三萬,擄走三萬,擄去的金銀錢財更是無數。
    李治知道高句麗本就不是什么好種,自那群棒子的祖先*起,就都不是什么要臉的玩意,時反時服。隋煬帝楊廣曾三征高句麗,漢家兒郎死傷無數。太宗皇帝時,也曾御駕親征征討高句麗,那位戎馬一生的傳奇君王,竟然在安市城前無功而返。如今高句麗殺入大唐境內,殺大唐百姓,擄大唐子民,身為大唐君王,李治如何能忍?
    回到長安后,李治立刻召集文武群臣,商議一番后當庭下旨,奉舉兵十五萬,分兵兩路,水陸并進,進攻高句麗。
    三月之后,有信使入京,李治看過之后,氣急攻心,當庭吐血,嚇得眾文武連忙將李治送入后宮。
    李治倒下了,扔下了好大一個爛攤子。此時大唐將士在外浴血奮戰,朝中無人主事怎么能行?有的大臣建議仍由太子監國,但被以許敬宗為首的后黨一擁而上,向秋風掃落葉一樣掃的干干凈凈。最后眾文武一致同意,由皇后娘娘臨朝主持朝政。
    武曌將那遼東道行軍大總管李績派來的信使招來一問,知道了事情真相。此次大唐出兵十五萬,軍中星光熠熠,遼東道行軍大總管李績,副大總管程名振,帳前上將百員,率兵十萬走遼東進攻高句麗。平壤道行軍總管蘇定方,副大總管薛仁貴,帳前上將數十,率水軍五萬,戰艦上千,從水路進攻。起初時連戰連捷,不想高句麗軍中出現異人,在玄菟城前連斬大唐十將,大敗李績。而水路大軍,在蘇定方、薛仁貴的帶領下,渡海殺入高句麗,破卑沙城,屯軍卑沙城當夜,天降異火,整個卑沙城化為烏有,水軍五萬將士,十不存一。
    異人!
    這是凡人的叫法,早在從武當山返回長安時,武曌就從六耳那里得到了消息,那蠱惑高句麗入侵的,正是佛門,那信使口中的異人,想來除了佛門弟子,也不會有別人。武曌將目光落在那垂手而立的狴犴身上,難怪他這次沒和自己爭這主政大權,心中暗暗冷笑,武曌吩咐兵部調集三萬兵馬,十日后奔赴遼東。
    此時的大唐,已不是剛立國之初,經貞觀之治,如今的大唐莫說三萬兵馬,就是十萬也能湊出來。但眼下需要的不是人馬,而是統兵大將。
    自軍神李靖之后,李績就是大唐軍魂,而那蘇定方、薛仁貴更是勇冠三軍。他們都敗在高句麗手中,還有誰能領兵出征?
    就在文武百官爭論不休時,武曌才將自己欽點的領兵之人推到了眾人面前。當眾人看到那個高高瘦瘦的年輕道人時,都不敢相信此人能統兵出征。
    但滿朝官員半數傾向武曌,太子又不說話,也就沒人敢公開反對武曌。就這樣,這個年輕道人掛帥出征,統兵三萬,直奔幽州。
    早在兵敗之后,兩路參軍就退回了幽州,只是幽州經高句麗肆虐,已是一片廢墟,還好有大唐境內兵糧錢糧不住運上,才讓李績等人在幽州站住了腳。
    殺退了唐軍后,高句麗軍隊出玄菟,殺出遼東直撲幽州,高句麗統兵大將惡來,曾在玄菟城前連斬唐將十員。此次殺入幽州,再攻北平城,方相大戰蘇定方、薛仁貴,兩位勇冠大唐三軍的絕世猛將,聯手也敗于惡來之手。
    聽到惡來之名,有人想起傳說中的古之惡來,但誰也沒放在心上,卻不知這個惡來,還真是那古之惡來。與演義中不同,飛廉、惡來并未姜子牙斬殺封神,而是被藥師王佛渡化,帶回了西方。多年之后,藥師王佛入高句麗,將這父子帶回人間,讓他們統軍與唐兵作戰。
    惡來果然不負勇武之名,殺得大唐將士不敢踏出北平城半步,見那惡來又帶兵在城外叫陣,李績連忙命人將免戰牌掛起,在朝中援兵未至之前,決不出城應戰。
    在北平城下叫罵多時,也不見城中有兵馬殺出,惡來剛想帶兵回營,就聽身旁副將道:“將軍,好像是大唐援軍來了!”
    “哦?”惡來聞言,勒住胯下花斑豹,順著副將望去,只見南方煙塵滾滾。惡來眼中金光一閃,看清了煙塵掩蓋之下,是三萬大唐將士,中軍帥旗高舉,旗上是一個“宋”字。
    惡來面露冷笑,將手中大刀一舉,“兒郎們,隨我迎敵!”
    入佛門這些年,惡來一直在天竺國中,一邊帶兵一邊修煉,這萬余年來,惡來訓練出一支道兵,被他取名為飛豹軍。隨惡來一聲令下,八千飛豹軍隨惡來一起向南奔襲,要一鼓作氣將那三萬大唐兵馬沖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