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28)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28)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28)     

截教仙682 后天五行大陣

通臂猿猴拿日月,縮千山,辯休咎,乾坤摩弄。肉身極為強橫,不亞于巫族。
    演義中袁洪保成湯江山,率梅山兄弟阻姜子牙進兵朝歌,闡教門下拿他束手無策,就連三代弟子第一人楊戩也降他不得。最后還是女媧娘娘以山河社稷圖將他擒住,交予姜子牙。
    可袁洪肉身強悍,神兵利器傷不了他半根毫毛,韋護的降魔寶杵打在他身上也好似抓癢一樣。但這樣的袁洪,卻死在斬仙飛刀之下。
    斬仙飛刀,妖皇遺寶,東皇太一斬殺大巫夸父、后羿,將兩位頂尖大巫的精氣收入黃皮葫蘆中,又取天材地寶,以太陽真火錘煉,采日月精華,奪天地秀氣,顛倒五行,至功夫圓滿,煉成飛刀置于葫蘆中,用大巫精氣育養,飛刀一出,斬人元神,讓人防不勝防。
    因為陳九公的介入,袁洪早早地就隨他上峨眉山修道,根本沒去找姜子牙麻煩,但萬年之后,袁洪再一次遭遇到了他命中的克星——斬仙飛刀。
    袁洪只覺得泥丸宮中一陣冰涼,顧不得對付孫悟空,用力一扯乾坤棒,揮臂一甩,將那乾坤棒和孫悟空一起甩了出去,將身一動,飛身暴退。
    虹光落在不遠處,化作大日如來,大日如來向掌心上托著的黃皮葫蘆道:“寶貝請轉身!”
    大日如來話音剛落,一線豪光自葫蘆中射出,瞬間追上袁洪,在他頭上如風車般轉動。
    “啊!”袁洪大驚,幾次躲閃,那斬仙飛刀卻不離自己頂上。袁洪想起老師陳九公曾告誡過自己,遇到斬仙飛刀就能跑多遠跑多遠。可現在自己想跑都跑不了,難道今日就是自己遭劫之時?
    身臨死境。袁洪沒有閉目等死,而是取出定海神針向那在頭頂旋轉的豪光打去。
    定海神針還沒到,那豪光就直奔袁洪泥丸宮射出。只覺得泥丸宮處絲絲寒意,元神微微顫抖。袁洪心底一陣冰涼。
    “扁毛畜生休要傷人!”一聲暴喝仿佛驚雷,在眾人耳旁炸開,袁洪只覺得身上一疼,不是被那斬仙飛刀傷到,而是被撞飛出去。
    在袁洪原來所在,木之祖巫刑天揮干戚斧,向斬仙飛刀斬去。
    刑天頂替了袁洪,那斬仙飛刀盯住刑天泥丸宮。如風輪一轉。
    “刑天!”見祖巫刑天現身,大日如來心中暗恨,連忙祭出日精輪抵擋干戚斧,趁機招回斬仙飛刀。當年東皇太一煉制斬仙飛刀,顧名思義是用來對付玄門弟子的,不是用來對付巫族的,對付巫族則有那屠巫劍。這是因為這斬仙飛刀專斬元神,巫族沒有元神,這斬仙飛刀根本沒用。
    可如今的巫族,和上古時巫族不同。十二祖巫中只有刑天、九鳳、相柳、雨師沒有元神。若是遇上了那些有元神的祖巫,大日如來必回要他們嘗嘗斬仙飛刀的厲害,可這刑天偏偏就沒有元神。斬仙飛刀傷不了他分毫。
    催動日精輪與刑天搏殺,大日如來又祭拜斬仙飛刀去斬袁洪。這時袁洪已緩過神來,祭出玄武甲抵擋斬仙飛刀,又有一道黑光飛來,化作玄元控水旗懸于袁洪泥丸宮處。
    見是紅孩兒的玄元控水旗,袁洪心中一暖,見那孫悟空奔著紅孩兒打去,被六耳截下。袁洪仗寶護身,直奔孫悟空撲去。
    “啊!”感覺到身后一陣惡風襲來。孫悟空悄悄回頭一看,見是袁洪。不由得心頭一顫。在一對一的情況下,孫悟空不介意與袁洪一戰。但眼前已經有另一只猴子了,就算孫悟空再自信,也不認為自己能以一敵二。
    還好有人及時殺出,為孫悟空擋住了袁洪,同樣是一只猴子,這猴子身高二丈,頂盔摜甲,手持一條鑌鐵棍。以鑌鐵棍架住袁洪的定海神針,這猴子沖著袁洪咧嘴一笑,“袁洪,還認得故人否?”
    袁洪手上用力磕開鑌鐵棍,定海神針斜著將這猴子左肩削去,“當年你助我玄功大進,我袁洪非忘恩負義之輩,又豈會忘了恩主?”
    袁洪此話一出,將那猴子氣得雙目噴火,單手持棍擋住定海神針,另一只手空出,直接向袁洪臉上抓去。
    赤尻馬猴,昔日的妖族大圣獼猴王,人間劫時的西涼諸侯馬超,如今的妖教護法!
    赤尻馬猴到來,混世四猴齊聚在這武當山前,各展神通斗在一起。
    又有一道五彩霞光落下,孔宣抬手祭出混元劍,與大日如來的日精輪硬碰幾記,將其擋開。
    孔宣對身后的刑天道:“祖巫且上天!”
    刑天沒有說話,只是微微點頭,龐大的身軀竟靈活的沖起,直入高空之上。
    這早已不是上古洪荒,祖巫早就不是無敵的代名詞了。所以,對手由祖巫刑天換成了孔宣,大日如來心里一點也不覺得輕松。當年孔宣在佛門時,大日如來和孔宣,一個是大乘佛教過去佛,一個是小乘佛教過去佛。身份地位相當,但大日如來知道孔宣神通更在自己之上。
    只是今日大日如來心中有些許幻想,可能這孔宣是敵非友,不但不會對自己產生危害,還能助自己成事。想到這些,大日如來有些拿不定主意,這才連連向孔宣遞了兩個眼色,想要試探一下。
    看著大日如來,孔宣也有些犯愁,來的時候聽陳九公說,此次截佛交戰,只誅青蓮造化佛一人,其他人能不殺就不殺,特別是這位大乘佛教教主。所以孔宣才讓刑天去對付青蓮,自己來戰大日如來。可是見對面的大日如來眼閃精光,眼神不住地向自己一挑一挑的,孔宣心里暗暗搖頭,暗想:“難道這廝要與我拼命不成?這倒是有些難辦了。”
    大日如來沒想到自己的眼神被孔宣視作了挑釁,見孔宣沒有反應,只能催日精輪向孔宣斬去。
    “來得好!”見大日如來先出手,孔宣心中暗松了一口氣,將肩一抖,五色神光自孔宣背后沖出,兩道刷向日精輪,三道刷向大日如來。
    五色神光一出,大日如來忙將日精輪招回,同時頂上火光沖起,先天靈根扶桑樹緩緩升起,日精輪落下,掛在扶桑樹上,化作一輪紅日,紅日中一只三足金烏不住的振翅,似要展翅騰飛。
    隨著三足金烏不斷振翅,金色的太陽真火從三足金烏翅下涌出,霎時間太陽真火漫天。
    五色神光齊至,連連刷擊太陽真火,在五色神光中有那一道赤色神光,一道黑色神光。赤色屬火,刷動間將太陽真火吸入神光中。黑色屬水,刷動間破開層層太陽真火。
    凡入五行,就必會或多或少的被五色神光克制。太陽真火雖非凡火,但還是火,在五色神光前,根本抵擋不了幾個回合。
    感覺到這孔宣出手狠辣,大日如來心中那僅有的一絲幻想破滅,用手一指,金烏羽冠出現在頭頂,金烏羽冠上放出億萬金光,金光流轉,扶桑樹那無葉的枝條搖動,太陽真火撲天而起,越來越盛。
    以數件靈寶抵擋住五色神光,大日如來將身一晃,化作一道虹光落在孔宣近前,手上一翻,屠巫劍現于掌中,揮劍向孔宣斬去。
    孔宣也是上古妖族出身,豈能不知道妖皇佩劍?這屠巫劍是東皇太一所煉,專煉來破祖巫真身的。能破祖巫真身,那是何等的銳利?
    以毀天劍抵擋,孔宣雙肩連連抖動,五色神光倒飛而回,向大日如來刷來。
    大日如來一手持劍向孔宣連斬,一手推動金烏羽冠,金烏羽冠上金光一閃,那扶桑樹連同日精輪化作紅日飛速來在大日如來頂上,為其抵擋五色神光。
    孔宣和大日如來激戰,混世四猴捉對廝殺,朱子真、楊顯、洪錦、龍吉、紅孩兒一擁而上,將那豬八戒、鳳天靈和沙僧殺敗,武當門人掩殺過去,將白云寺僧眾殺得一干二凈。
    多年心血付之東流,氣急敗壞的沙僧要去與朱子真拼命,被豬八戒拉著往福陵山逃去。
    在天上,鯤鵬妖師、山河老祖、彩鳳仙子、陸吾妖圣、白澤大智勢佛、計蒙無量功德佛與青蓮造化佛聯手,與十二祖巫混戰在一起。
    青蓮造化佛頭頂十二品三色蓮臺,腳踏十二品造化青蓮,手持七寶妙樹杖以一敵五,大戰平心、九鳳、刑天、蚩尤、后羿,不但不落下風,還隱隱將五大祖巫壓制。造化之道在青蓮造化佛身上,體現出來的極強的防御,即使是那后羿射出的天殺箭,也傷不到他分毫。
    仗著兩大蓮臺護身,青蓮造化佛毫無后顧之憂,越戰越勇。閃身躲過蚩尤一刀,揮七寶妙樹杖打在蚩尤背上,將蚩尤打翻在云層上。反手一杖,卷住平心娘娘的騰蛇鞭,用力一扯,將平心娘娘拽得一個踉蹌,將七寶妙樹杖一震,七寶妙樹杖上光芒一閃,彈開騰蛇鞭,一杖直打在平心娘娘頭頂,只把平心娘娘從空中打落。
    眼看著白澤大智勢佛被相柳追的四處逃竄,青蓮造化佛全力將七寶妙樹杖擲出,一杖將那相柳放倒。
    青蓮造化佛大展神威,轉眼撂倒三大祖巫,形式瞬間逆轉,十二祖巫落于下風。
    從厚厚的云層上爬起,蚩尤只覺得后背上隱隱作痛,抬眼望去正好看見青蓮造化佛催七寶妙樹杖放倒相柳。想起臨行時,陳九公給他們下達的旨意,蚩尤一揮手中刀,大喊一聲:“布陣!”(未完待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