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5)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5)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5)     

截教仙681 指土為鋼

由太子監國,眾大臣輔政,皇帝往武當山封禪,皇后娘娘隨行。鑾駕出長安,到武當山得走上十來天,就在這十來天內,截教人間之爭第一戰,就在武當山展開。
    武當山,彌天道宮正殿。
    這大殿內燭光閃閃,明珠熒熒,雕梁畫棟,額坊、斗拱、天花,均繪有青色圖案。藻井浮雕,二龍戲珠,成天罡之數的三十六根梧桐木柱頂立其間,飛金流碧,富麗輝煌又不失莊嚴肅穆。
    殿堂之中,玉雕須彌座上,供奉著兩尊丈八金像,一尊是通天教主,一尊是陳九公。在通天教主和陳九公兩旁,是兩尊丈二金像,一是羅浮洞一脈祖師趙公明,另一位是陳九公的師弟姚少思。
    此時,武當掌門彌天道尊六耳,就坐在陳九公金像下之下的蒲團上。
    鴻呉子進到大殿中,來在向六耳身前下拜,“老師,方才弟子稝無@錯@小說www.booksrc.net罾鮮χ彩游淶鄙劍前自撲律讜諫角鞍偈锿獯罱睢!?br>
    “白云寺……”六耳睜開雙眼,淡淡說道:“是那大日如來的道統吧?”說到此處,六耳也不待鴻呉子答話,直接吩咐道:“徒兒,你帶人下山,在那白云寺僧眾所建蘆蓬對面也建蘆蓬,準備迎我截教師長。”
    “弟子遵命!”
    鴻呉子領命離去,六耳起身轉身,目光所落之處,是一尊高大的金像。往日有顯貴信徒上山,來在這彌天道宮之中,見這金像卻不知這金像塑的是誰。從上古流傳至今,人間百姓只知三清四御、大小乘佛教橫豎三世佛,也只有截教門下才知道,這金像塑的是截教教主陳九公。
    這金像并非出自凡人之手,乃六耳親自以法力鑄成的,使這丈八金像與陳九公真人簡直一般無二。
    六耳跪在蒲團上。恭恭敬敬地拜了九拜,口中道:“老師在上,弟子奉老師之命執掌武當門戶,弟子秉承師命,恬居武當掌教之位數千年,每日憂思,恐負老師之命使我截教道統衰落。今日有佛門弟子在武當山前搭建蘆蓬,怕是要挑起與我截教之戰,弟子不惜此身,唯恐壞我截教道統。還望老師開恩,予弟子一條明路。”說完,連連叩首,又拜了九拜才跪直了身子。
    六耳剛直起身子,就見那金像腳前青光一閃,六耳微微一怔,起身來在金像前,伸手在金像腳前一摸,一張卷起來圓鼓鼓的陣圖落在六耳手中。
    “這是……”六耳眼中精光一閃。面露喜色,“原來老師一直未將此陣收回。”
    雙手捧著陣圖,六耳向后退了一步,又屈膝跪在蒲團上。高聲道:“老師在上,弟子六耳必當竭盡全力,護我截教道統!”
    蘆蓬這東西非常簡單,弄著竹樹草木搭起來就行了。但鴻呉子知道自己截教人多,真沒準兒能來多少人呢。萬一人來了,蘆蓬太少坐不下。那丟的可是武當的臉面,落的可是自己老師的面皮。
    為人弟子,就要為自己老師長臉,不能給老師丟臉啊。鴻呉子連夜召集武當山門人弟子下山,在武當山下,對著那佛門弟子搭建的蘆蓬,中間相隔約有四十里地。
    一里地相當于五百米,這四十里也就是二萬米左右。對于凡人是遠了些,但對二教門下來說,這恐怕也不夠他們施展的。
    二教門下連夜搭建蘆蓬,一夜之間都建起十里蘆蓬,在武當山這邊,六耳不在,自然是以鴻呉子為尊。而佛門這邊,為首之人可是有身份、有來歷的,此人是那大日如來的弟子,昔日取經團成員之一、小乘佛教的金身羅漢……沙僧沙悟凈。
    這白云寺是大日如來的道統,首位白云寺主持,就是取經后受封金身羅漢的沙悟凈。
    搭建好了蘆蓬,沙僧凈帶著門人弟子在蘆蓬前靜候,等了小半天也不見有人前來。沙僧起身,一提手中降魔杖,大步向對面走去。
    沙僧一動,白云寺門下弟子紛紛緊隨其后,擁著沙僧向前。
    對面有了動靜,鴻呉子也有所察覺,手上青光一閃,現出兩口寶劍。二劍同鞘,劍柄、劍鞘上泛著青光。提劍在手,鴻呉子就覺得心里談事,因為他知道此劍的來歷,是自己那位圣人師祖所賜,二劍一陰一陽,名喚兩儀青光劍。
    此時蘆蓬已經搭建好了,大部分武當門人已返回武當山,此時只有鴻呉子與他師弟鴻殳子一起帶著三十多個徒子徒孫,出蘆蓬迎戰。
    雙方在陣前相會,沙僧將降魔杖橫在胸前,大喝一聲,“來人可是武當掌教?”
    沙僧話音剛落,就聽對面傳來笑聲,鴻殳子指著沙僧,笑著嘲諷道:“你這和尚好不知天高地厚,我老師極尊極貴,豈是你想見就見的?”
    沙僧聞言大怒,他雖然在佛門只是個羅漢,但他老師大日如來位高權重,他又有三個佛祖朋友,在佛門就算是一些佛陀、菩薩也不敢小瞧于他。此時聽鴻殳子不把自己放在眼里,沙僧一震手中降魔杖,降魔杖月牙鏟上射出一彎金光,金光如刀直奔鴻殳子面門斬去。
    鴻呉子、鴻殳子,是六耳座前大弟子、二弟子,師兄弟二人同時入六耳門下學道,師兄弟間關系極為融洽。鴻呉子性情穩重,沉默寡言。而鴻殳子呢,恰恰相反,生性跳脫,那張嘴經常惹禍。在鴻殳子出言諷刺沙僧時,鴻呉子就暗暗防備著,見沙僧出手,連忙將手中兩儀青光劍一蕩,只見青光一閃,將襲向鴻殳子的金光斬破。
    雖然沒傷著,但鴻殳子被沙僧嚇了一跳,下意識地往后一竄,見是師兄鴻呉子為自己擋下了一擊,鴻殳子暗暗感激之余,指著沙僧罵道:“妖僧端得不要臉皮……”
    鴻殳子罵著來勁,鴻呉子卻和沙僧斗在了一起。有鴻呉子在前面盯著,鴻殳子破口大罵,一套一套的把沙僧氣得暴跳如雷,恨不得撲過去一杖拍死鴻殳子。但鴻呉子使開兩儀青光劍,將他死死拖在戰團中。
    鴻殳子罵著罵著。就看出了不對,似乎師兄不是那人對手,這還得了?鴻殳子雙臂一振,四把銀色短劍浮在周圍,鴻殳子雙臂齊揮,四劍齊出,不是奔沙僧而去,是襲向那白云寺眾僧。
    四象星光劍,陳九公熔首山之銅、星辰之精所煉,又采四象之力錘煉四劍。四劍齊出,可布四象劍陣。
    鴻殳子是不如沙僧,但要對付白云寺那些老、小和尚,真叫一個輕松。四象星光劍從西面八方殺去,星光點點,劍氣縱橫,如砍瓜切菜一樣,頃刻之間就斬殺了白云寺僧眾十人之多。
    鴻殳子一出手,武當門人弟子紛紛祭起靈寶、法器。或是以上清仙氣凝聚上清神雷轟出,直將白云寺僧眾殺得落花流水。
    眨眼間白云寺僧眾就死傷過半,足足有近半人倒在血泊之中,沙僧又急又氣。手上連連發力,降魔杖上佛光越來越盛。
    論道行、法力,鴻呉子是遠不如沙僧,但鴻呉子身家豐厚。那兩儀青光劍主攻,又有八支星辰旗護身。兩儀青光劍在空中結成陣勢,是為兩儀劍陣。向沙僧發動一輪輪攻擊。八支星辰旗結八卦陣,將鴻呉子牢牢護住。
    沙僧越打越憋氣,眼見自己門下傷亡越來越多,將手中降魔杖一蕩,蕩開兩儀青光劍,抽身暴退,直奔那鴻殳子撲去。
    “師弟小心!”鴻呉子來不及阻攔,只能高聲呼喊,為鴻殳子示警。
    鴻殳子聽到了鴻呉子的聲音,也察覺到從身后襲來的惡風,大袖往身后一甩,四象星光劍齊向身后刺去。
    四劍刺向沙僧雙目和心臟的為之,逼得沙僧停住身形揮杖連連抵擋。
    鴻呉子看到鴻殳子有驚無險地逼沙僧自救,不由得心中暗喜,剛要上前相助鴻殳子斬殺沙僧,就見西方天空金光陣陣,將半邊天都染成了金色。“師弟不可戀戰,速退!”說話間,祭起兩儀青光劍,兩儀劍光連斬,將沙僧兩個弟子斬于劍下。
    鴻殳子也不傻,連連擊劍逼退沙僧,和師兄一起帶著眾門人弟子退至蘆蓬之上。
    自受封金身羅漢之后,沙僧沒有在小乘佛教享清福,而是重歸人間,建白云寺弘揚佛法。直至今日之前,白云寺有僧人二百三十七人,雖說良莠不齊,但都有修為在身。
    可今日一戰之后,沙僧環顧四周才發現,自己身旁能夠站著的,也就剩下那么七八十人,氣得沙僧虎目含淚,牙關緊咬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響。
    “師兄,佛門來人了,我截教師長怎還不來?”站在蘆蓬上向西方眺望,鴻殳子向鴻呉子問道。
    鴻呉子見周圍眾門人弟子都有些緊張,微微搖頭道:“師弟莫急,諸位……”
    鴻呉子的話還沒說完,就感覺東方天際傳來陣陣濃烈的法力波動,抬頭一看,只見青光布滿了東方。青光越來越盛,瞬間籠蓋萬里。
    這時,武當山上有一道青氣沖起,青氣直上云層,化作浩蕩青云。青云從天下落下,六耳帶著武當門下其余弟子下了青云,在蘆蓬前等候。
    金光先青光降下,佛門斗戰圣佛孫悟空、大慧力王佛豬八戒、鳳天明王菩薩鳳天靈,三人從金光中現身,出現在蘆蓬前。
    這三位倒不是青蓮造化佛請來的,是沙僧仗著昔日交情請來助拳的。
    想當年取經團功成,在婆娑凈土七寶浮屠上受封,玄奘、孫悟空、豬八戒都得以封佛做祖,可沙僧連個菩薩都沒混上,不過落得個羅漢果位罷了。自那之后,沙僧就來了人間,在人間傳揚佛法,想著日后能憑自己能力、功德晉升為佛。今日邀孫悟空他們前來,也是想顯擺一下自己門下眾僧。
    誰想啊,當孫悟空到來之時,看到的是滿地的白云寺僧眾尸身殘骸,怎叫一個慘字了得。
    “老沙,這是……”往地上一掃,看到那些死人都是佛門弟子裝束,孫悟空就知道沙僧吃虧了,剛才調笑沙僧幾句,卻看見他雙眼通紅好似噴火。
    孫悟空也知道這個時候不適合開玩笑,同仇敵愾地把目光轉向對面蘆蓬中的六耳。“六耳猴子,不想你竟然就是武當掌教!”
    當年靈明石猴對六耳獼猴,二猴大戰一場最終雙雙斬尸,互相對手視為平生大敵,今日在這武當山下相會,孫悟空將手一抖,一條似金非金似木非木的棒子現于掌中。
    以前孫悟空的那條棒子,是鯤鵬妖師從巫之祁手里奪來的。現在這條是原來那條被女媧娘娘丟在乾坤鼎中,煉了九九八十一日,乾坤如意。大小隨心,被孫悟空稱作乾坤如意棒。
    孫悟空抓棒在手,一把拉過沙僧,“老沙,看老孫我為你報仇雪恨!”說完,孫悟空縱身揮棒,直奔六耳撲去。
    一團光芒自九天上落下,五光十色,光芒熠熠。讓人看不分明。只是見那團光芒飛速向下,直奔那孫悟空打去。
    自斬尸后,孫悟空道行大進,感覺到有什么東西向自己飛來。連忙止住身形,定睛望去。不看還好,這一看只覺得那光芒甚是晃眼,還沒來得及躲閃。就被打在頭上。
    還好這猴子修煉的是**玄功,被打了一下也沒什么感覺,只是覺得有些沒面子。呲牙咧嘴地就要去找那偷襲自己之人報仇。
    可還沒等他沖起,就見天上火光一閃,碧綠色的火焰從天降下,孫悟空將乾坤棒一揮,向火焰砸去。
    眼看著孫悟空一棒揮出,西方飛來一道黑光,黑光飛至化作一面黑色小旗,旗面招展,一朵黑蓮從旗子上飛出,飛在乾坤棒下。
    乾坤棒砸破了黑蓮,又砸的火焰破碎,火星四濺,孫悟空剛要縱身沖起,去打天上的人,卻又覺得頭上一疼,又挨了一下。
    “猴子小心,那是定海珠!”見孫悟空連挨了兩下,沙僧連忙出言提醒。他在大日如來座前學道時,曾聽大日如來與白澤大智勢佛論洪荒諸多頂級先天靈寶,今日看到那團五光十色的光芒,就想到了當年白澤大智勢佛口中的定海珠。
    孫悟空骨子里有股不服輸的勁兒,向來是遇強則強、越挫越勇,渾然不把沙僧的話放在心上,直沖而起,奔那高空中漫天青云撞去。
    天上青色云朵重重疊疊,青云直上,是朱子真、楊顯帶著峨眉顯真一脈最出色的八百弟子。
    孫悟空沖起,還沒碰到青云,就有無數上清神雷如雨般灑下。道道上清神雷轟在身上,全被孫悟空硬抗了下來,怪叫一聲,孫悟空將手中乾坤棒往上一舉,乾坤棒瞬間長至百丈之長,向青云捅去。“看俺老孫把你們全捅下來!”
    孫悟空想的挺好,但他的乾坤棒還碰到青云,朱子真抬手又祭起定海珠,一下打在這傻猴子腦袋上。
    連挨了定海珠三下,饒是孫悟空通透鐵骨,也覺得一陣天旋地轉,險些從空中跌落。這時朱子真、楊顯一起運功,合力以上清仙氣凝出一只大手,將直捅上來的乾坤棒拍到一旁。
    朱子真和楊顯都未斬尸,對付孫悟空確實有些吃力,六耳忙將乾坤尺祭起,將孫悟空從空中打落。
    看到孫悟空吃虧,豬八戒飛身向孫悟空撲去,卻見一道火光襲來,連忙閃身躲過。
    逼退了豬八戒,紅孩兒持槍沖著從天上墜下的孫悟空刺去,卻被孫悟空一巴掌拍飛了出去。
    紅孩兒飛出有數十丈遠,被一人接住,紅孩兒回頭一看,叫了聲師兄。
    洪錦把紅孩兒放下,抬手打出一道玄光,玄光一抖,化作一只獨腳火鳥,雙翅一振,兩股火焰孫悟空卷去。
    孫悟空翻身越過火焰,揮乾坤棒向那畢方元神打去,卻見兩道劍光閃過,連忙舉棒抵擋,正是龍吉公主的瑤池雙劍。
    奮力揮棒磕開瑤池雙劍,孫悟空一往無前的向洪錦、龍吉公主殺去。
    洪錦、龍吉知道這猴子是斬尸的準圣,哪里會和他硬拼?洪錦左手拉起龍吉公主,右手拉住紅孩兒,就要遁走。可就在這時,一個渾厚的聲音傳入洪錦耳中,“師弟莫慌!”
    聽到這個聲音,洪錦頓時安下心來,拉著龍吉和紅孩兒在原處不動,任那孫悟空來打。
    見這三人不走,孫悟空只覺得他們是輕視自己,怪叫一聲,使乾坤棒來了個橫掃千軍,破空輪出。
    乾坤棒掃過去,最先面對乾坤棒的紅孩兒只覺得棒帶惡風呼嘯而來,卻見一只手臂從自己腦后伸出,張開大手一把將那乾坤棒抓在手中。
    “啊!大師兄!”
    “啊!是你!”
    看著一襲青衣,大袖飄飄,徒手擒住自己乾坤棒的袁洪,孫悟空心中戰意狂飆。算上今日,是他第三次與袁洪對手。無論在天龍河畔,還是在那人間陳家莊,自己都被袁洪秒殺了。所以在孫悟空心中,袁洪是他最強大的敵人,單純的孫悟空相信,只要打倒了袁洪,自己就是天下無敵。
    此時乾坤棒還在袁洪手中,孫悟空暴喝一聲,身上金光暴起,金光自其手臂傳至乾坤棒上。
    眼看著孫悟空要與袁洪拼命,一道虹光從天外飛來,只聽一聲:“寶貝請轉身!”一道有眉有眼的白光出現在袁洪泥丸宮處。(未完待續……)
    ps:我要說我昨天忘了更新了,你們會說我什么?
    就這章,雖只有五千字,但我的滿勤啊……啊!啊!
    昨兒碼完上傳之后,忘了發布了……啊!啊!我的滿勤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