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5-24)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5-24)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5-24)     

截教仙680 二教相會蓋牟城

青蓮造化佛入妖圣宮,以造化鼎換來了妖教相助。
    女媧娘娘一聲令下,妖教五大準圣齊出,鯤鵬妖師、山河老祖、彩鳳仙、赤尻馬猴、陸吾,攜妖教鎮教大陣先天五行大陣下山,往人間助青蓮造化佛一臂之力。
    而那大日如來、白澤大智勢佛和計蒙無量功德佛就更不用說了,和青蓮造化佛先行一步,此時算來早已入了人間。
    眾人離去,妖圣宮只有女媧娘娘,手捧造化鼎坐在云床上。此時的女媧娘娘心里不知想著什么美事,臉上掛著燦爛的笑容。
    這時,女媧娘娘突然一怔,翻手將造化鼎收起,對著宮門外喚道:“可是小十?進來說話!”
    女媧娘娘話音剛落,從宮門外走進金烏。
    女媧娘娘看著金烏,笑道:“怎么?又有事了?”金烏是大日如來的惡尸分身,可以說是一個人。如果有事的話,剛才大日如來不說,現在卻要金烏來說。
    金烏撩袍跪倒,以頭觸地,高呼道:“弟有一事相求,還請娘娘施恩相助。”
    女媧娘娘臉色一沉,嗔怒道:“有什么事,起來說話!”女媧娘娘對金烏可真是不錯,因為女媧娘娘一看到金烏,就能想起那昔日的兩位妖皇。
    金烏連向女媧娘娘拜了拜,才肯起身,只見他臉上盡是懇切之色,“弟請娘娘助我證道!”
    女媧娘娘一聽金烏這話,不由得搖頭苦笑,“小十啊,娘娘雖是圣人,但此事卻無能為力。成道不光要斬尸,還要有鴻蒙紫氣。哎……只可惜那尊圣位歸了佛門……”
    金烏聽女媧娘娘這話,淡淡一笑,“娘娘莫不是忘了?弟也是佛門中人啊!”
    女媧娘娘搖頭,“小十有所不知。當日在紫霄宮中,道祖親口說,那圣位之主出自青蓮、藥師之間。”
    金烏聞言,絲毫不在意。臉上露出詭異的笑容,“娘娘可想過,若是那青蓮、藥師都損于劫中,圣位又將歸何人所有?”
    “這……”女媧娘娘秀眉輕蹙,心念急轉。想了好一會兒,才搖頭,“小十不要胡思想了,此乃天道大勢,道祖既然這么說,那圣位必歸青蓮、藥師之一。”說心里話,女媧娘娘也想讓大日如來得那圣位,但想歸想,能不能做到是另一回事。特別是自己剛剛答應了青蓮造化佛,圣人言出法隨。得天道感應,豈能隨意更改?
    “此乃天道大勢不假,但娘娘曾告訴過小十,那截教教主已不在天道之下。”
    金烏此言一出,女媧娘娘眼中寒光爆射,那冰冷的目光落在金烏身上。
    金烏沒有由來的打了個冷顫,連忙拜倒在地,心中有些忐忑不安。
    女媧娘娘剛想發怒,卻是想到一事,“你已多年未出萬妖山。又是何時見過那陳九公?”剛才金烏一提到陳九公,女媧娘娘頓生警覺,以為陳九公把手伸入了妖教之中。但轉念一想,自自己在西萬妖山立教之后。金烏沒出過幾次萬妖山,僅有的那幾次還都是隨自己出山。如果說是金烏的本尊大日如來見了陳九公,這也不大可能。
    早年間,大日如來在陽星上遇到陳九公,陳九公不但沒向他下手,還送他日精輪。經此事后。女媧娘娘就將白澤大智勢佛派到大日如來身旁,讓那白澤一步不離地跟著大日如來。當時,女媧娘娘就和大日如來明說,這是監視也是一種保護。如果自己不這么做,準提佛母一定不會放過他的。
    想想金烏不可能見過陳九公,有白澤在身旁,大日如來也不可能。那么,陳九公是怎么和大日如來勾搭上的呢?
    見女媧娘娘神色稍緩,熟知女媧娘娘性的金烏連忙道:“回娘娘的話,弟只是當年在陽星上見過截教教主一面。當日截教教主送弟日精輪,又和弟說,他日若有成道之機,他必會助一臂之力!”
    “什么!”女媧娘娘聞言,神色大變。當年的陳九公恐怕還未成混元,難道就能算到此事?這也恐怖了吧。
    “小十,那陳九公為何單單選中你呢?”
    金烏向女媧娘娘磕了個頭,才跪直了身,“因為弟身在佛門,心向妖族。陳九公說,洪荒四教,也只有佛門能對他截教產生威脅,他不想見佛門出第位圣人。”
    “你是說……”
    金烏又拜,“娘娘,弟若成道,就破出佛門,入娘娘門下。到時我妖教二圣,必可大興!”
    金烏給女媧娘娘畫了個大餅,女媧娘娘也知道這是畫餅,不可充饑。但一想此劫中,妖教會為他人所滅,這讓女媧娘娘不由得想起了當年的截教。
    封神劫時,截教也為他們所滅,但很快就由陳九公復立截教。妖教被人滅了不怕,洪荒草木精靈無數,這些都是妖,妖教不缺教眾。只是自己不善爭斗,戰力在圣人中墊底,斗不過其他圣人,又沒有鎮壓氣運的靈寶罷了。如果那大日如來真能證道,又能破出佛門,歸入妖教。到那時,妖教就有兩位圣人了。而鎮壓氣運的靈寶么,女媧娘娘抬手摸了摸一旁的造化鼎。
    似乎是想要為自己增添信心,女媧娘娘想起了當日陳九公對自己的拉攏,那恐怕要拉攏自己,而是要拉攏以后的妖教。再想想那老,竟邀請自己入人教,與玄都同掌人教,享人教氣運。這女媧娘娘心里,想成了老怕妖教破而后立,二圣坐鎮,又有先天至寶鎮壓氣運,會壓過人族,重新成為洪荒主角。
    也不知女媧娘娘腦袋里裝的什么,竟然腦補出了這些東西,摩挲著造化鼎,對金烏說道:“小十若能證道,真乃我妖族之幸,可是我已應下青蓮造化佛,而這造化鼎又對我妖教氣運至關重要。這可如何是好?”
    金烏一怔,看著那造化鼎,有些不敢相信,“娘娘。此寶能鎮壓妖教氣運?”
    “不能!”女媧娘娘給出的答案差點讓金烏吐血,剛才你不還說能呢么,這一會兒怎么又不能了?
    女媧娘娘左手按著造化鼎,右手一翻,取出乾坤鼎。才道:“前次在紫霄宮聽道祖講道,娘娘我得天機指引,知天地未開,鴻蒙未判之時,有混沌至寶盤古斧,還有大先天至寶。十六蓮臺、混沌五行旗和乾坤造化鼎。
    因阻盤古開天,大先天至寶被盤古破開,十六蓮臺化作十二金蓮、十二青蓮和十二紅蓮;混沌五行旗化作先天五方旗,鎮壓五方,調理五行。乾坤造化鼎一分為二。化作乾坤鼎和造化鼎!”
    聽女媧娘娘這番話,金烏眼前一亮。如果自己能證混元,女媧娘娘又能使那先天至寶乾坤造化鼎重現洪荒,那妖族有二圣坐鎮,又有先天至寶鎮壓氣運,就可勝過人、闡、截、佛,成為洪荒第一大教。
    金烏喜不自禁,連忙道:“娘娘圣明,這造化鼎對我妖教至關重要,萬萬不能還給那青蓮造化佛!”
    就算金烏不說。女媧娘娘也不會把造化鼎還給青蓮造化佛,那圣位之事虛無縹緲,能不能奪到手還是另一碼事,先重現乾坤造化鼎這先天至寶才是證道。但女媧娘娘又想到。自己不能寒了金烏的心,否則那陳九公萬一真的設計弄死了青蓮造化佛和藥師王佛,大日如來真能奪得那尊圣位,才不回妖教,那可就是妖教的損失了。想到這些,女媧娘娘故作為難地道:“不將此鼎還與青蓮。我妖教就要助其奪圣位,若真讓他奪了圣位,你又該如何是好?”
    “娘娘放心,那截教教主神通廣大,幾千年前他就料到此事,豈會沒有準備。想來那青蓮此去人間,恐怕是有去無回了!”
    女媧娘娘聽金烏這話,雖然對他推崇陳九公有些不滿,但想到陳九公的手段,女媧娘娘內心深處還是比較誠實地暗暗點頭。不知什么時候,陳九公在她心里留下了戰無不勝的印象,此時的她絲毫不理會那青蓮造化佛的死活,也不在意多年的盟友佛門,就一心想著復興妖族。當下,女媧娘娘暗中通過造人鞭,與那帶著造人鞭下山的彩鳳仙溝通,叫她小心行事,若見那青蓮一死,就立刻叫上鯤鵬妖師他們回轉西。
    ……
    金鰲島,羅浮洞中。
    陳九公將一張卷著的陣圖交予孔宣,在孔宣收了陣圖后,又將盤古幡予他,直至孔宣收了盤古幡,陳九公才交代說:“師叔此次下山,只誅青蓮即可,他人只要不一心尋死,就任他們離去。”
    “這……”驚訝地看了陳九公一眼,孔宣確實有些不解。他聽陳九公說了,此次青蓮請去人間助拳的那些人,多是妖教之人。在這孔宣心里,妖教被劃入敵人之流,對待敵人就應該像秋風掃落葉一樣,怎可手下留情?
    見孔宣雖然答應,眼中殺機卻絲毫不減,陳九公心中暗暗搖頭,當日自己安排這位師叔做截教副教主有些屈才了,應該讓他任截教護法大殺四方才對。想到自己的謀劃,陳九公生怕孔宣壞了自己算計,便耐心向他分說,“我截教能不能出第位圣人,就要看他妖教幫不幫忙了。所以,師叔對待妖教門下,且不可趕盡殺絕!”
    聽陳九公這話,孔宣眼前一亮,有些不敢相信地問道:“教主,我截教還能出一位圣人?”
    “這……”陳九公想了想,也不敢認定自己的謀劃一定能成,只能模棱兩可地說:“這就要看那女媧娘娘上不上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