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3)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3)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3)     

截教仙676 高句麗作亂

鴻蒙紫氣,至寶也!得之,可證混元道果。
    陳九公,不過是截教三代弟子,封神劫時,不過是個小小的金仙。
    但在得了鴻蒙紫氣之后,竟然后來居上,成為洪荒第七位圣人。
    都說證道之法有三,以力證道、斬三尸和功德證道。但要讓諸圣來說,他們只會說,證道之法只有一個,那就是鴻蒙紫氣。
    自開天辟地至今,洪荒上多少驚才艷艷之輩,祖龍、鳳母、麒麟王,還有那絕世妖皇太一,都離混元道果只差一步。可現在呢?這些人都哪里去了?
    都說混元圣人萬劫不磨不滅,說白了就是不死。不死,很吸引人。但想要成圣,你首先就得保證自己不死,死了就一了百了了。
    而得鴻蒙紫氣,將其煉化,就可將元神寄托在鴻蒙紫氣中,這樣就能不死,直至你證道混元。連同陳九公在內的七位圣人,都是這么過來的。
    看到第七個蒲團上出現在鴻蒙紫氣,諸圣是又驚又喜。驚得是道祖說天道之下有七位圣人,然后拿出一道鴻蒙紫氣,這是什么意思?喜得是,如果自己門下能出一位圣人,像通@≦天教主門下的陳九公一樣,那可真是莫大的喜事。
    道祖的目光從五圣身上掃過,落在那鴻蒙紫氣上,淡淡說道:“天道之下,佛門當有三圣!”
    道祖這一句話,喜得阿彌陀佛、準提佛母情不自禁地從蒲團上站了起來。三位圣人啊,這是何等大的氣運?
    如果是以前,佛門二圣還會更高興,因為有三位圣人坐鎮,即使沒有先天至寶,也足夠鎮壓佛門氣運了。但如今,陳九公所向無敵,能以一敵四。佛門就是有三圣,也斗不過他。
    不過話又說回來,這總歸是件好事,圣人出在自己門下,總比出在他人門下強。如果截教再多一圣,那其他四教真的沒個玩了。
    與阿彌陀佛和準提佛母不同,元始天尊、女媧娘娘都非常失望。對元始天尊而言,眼下的大敵是截教,但即使有一天滅了截教,也要面對有三圣坐鎮的佛門。著實讓人頭疼。女媧娘娘心里則是無比的黯然,當道祖取出鴻蒙紫氣時,女媧娘娘就盼著妖教能出一位圣人,使妖教不至滅教,不想自己的期盼最后還是落空了。
    搓了搓手,準提佛母伸手向鴻蒙紫氣抓去,既然道祖說佛門有三圣,這鴻蒙紫氣就是佛門的了。將它帶回靈山,賜給藥師王佛也好。賜給青蓮造化佛也好,都是佛門之幸。
    可當準提佛母的手即將碰到鴻蒙紫氣時,鴻蒙紫氣突然消失不見了,準提佛母一怔。抬頭向法臺上的鴻鈞道祖望去。
    只聽道祖淡淡道:“佛門斬三尸者有二,賢者劫后幸存者,得紫氣,享圣位!”
    “這……”聽道祖的話。準提佛母不由得面露苦笑,這不是讓佛門內訌么。那青蓮造化佛雖是佛門三教主,但并非佛門元老。而藥師王佛。在佛門威望極高,他們兩個若是鬧起來,這恐怕……
    一時間,準提佛母陷入幸福的煩惱當中。
    道祖的話,就是天道大勢,道祖已經給鴻蒙紫氣定了主人,元始天尊就不再心存奢望了,但卻不妨礙他問出心中疑惑。
    元始天尊起身向道祖一拜,問道:“敢問老師,這道鴻蒙紫氣頂替的是大師兄的圣位?”
    當日老子說他即將以身合天道,并將人教教主之位和太極圖都傳給了玄都**師。所以,在元始天尊看來,這道鴻蒙紫氣,原本是屬老子之物。
    道祖答道:“非也,這道鴻蒙紫氣原是屬那陳九公的。”
    “什么!”
    道祖此言一出,除了老子之外的四圣從驚得從蒲團上站了起來。這道紫氣是陳九公的,那么陳九公呢?元始天尊想到那與自己一起來紫霄宮的陳九公,現在沒出現在紫霄宮中,“莫非陳九公被道祖抹殺了?”一想到這個,元始天尊心中狂喜。
    不光是元始天尊,阿彌陀佛、準提佛母和女媧娘娘都喜不自禁。陳九公對于他們來說,是極其恐怖的存在,陳九公在一日,對他們而言就如鯁在喉,恨不得將陳九公打殺、鎮壓。只是他們沒有這個實力罷了。他們沒有,可道祖有啊,他們都以為陳九公被道祖殺了呢。
    道祖眼中異色一閃,微微搖頭道:“天道之下,有圣為七。陳九公并非天道圣人,這鴻蒙紫氣就不該為他所有。”
    “天道圣人……”準提佛母眼中精光一閃,剛要上前行禮詢問,卻見道祖消失在法臺之上。
    四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一起將目光放在老子身上。這位太清圣人量劫之后就要身合天道,即將是等同于道祖一般的存在,從他口中能知道一些自己所不知道的事。
    似乎感覺到了四圣的目光,老子身上赤光一閃,消失在紫霄宮中。
    見老子消失,元始天尊苦笑道:“罷了,罷了,我回昆侖山了。”說著,向紫霄宮外走去。
    金鰲島,羅浮洞。
    陳九公面色蒼白,就好像失血過多一樣。周身紫青二色光芒繚繞,片刻之后睜開雙眼。此時臉色仍是一陣慘白,但眼中卻是充滿了興奮之色。
    陳九公輕聲道:“去了一道枷鎖,甚好,甚好!”
    ……
    人間,長安。
    昔日的太子李弘,被廢黜太子之位。就是沒有人說,所有人也都知道這位廢太子以后的下場將會如何。因為古往今來,凡是廢太子,最終只有一條路,就是死路。
    經除妖一事,李治受了不小的驚嚇,又廢了愛子,使李治心里遭受到不小的創傷。身體越來越差,李治連處理政事都力不從心了。
    如果有儲君在,還能幫著帝王處理政事。但李弘被廢,剛被封為太子的李賢還不滿三歲。無奈之下,李治只好讓武曌幫著他處理政事。
    別說,武曌在這方面還真有天賦。將大唐上下大小事宜處理的妥妥當當。李治一見武曌如此能干,也樂得將政事都推給武曌。
    因為陳九公的介入,秦后楚代漢,沒有了大漢王朝,也就沒有了呂后干政,這也就沒有人對皇后干政太過重視。不僅如此,大唐文武還稱武曌為一代賢后,甚至將她奉在長孫皇后之上。
    知道自己是要做人皇的女人,武曌在處理政事的同時,也在暗中攬權。
    自妖亂長安之后。佛門勢漸衰弱,武當山彌天道君反倒更受人們追捧。短短幾年,就發展了無數信徒,這些信徒有平民百姓,也有達官顯貴。朝中文武也不少信奉彌天道君的,這些人就是武曌發展自身勢力的根基所在。
    內有文臣武將相助,外有六耳的無數信徒擁護,武曌在大唐的地位越來越高,竟與李治并稱二圣。在李治上朝時,武曌隱于其后垂簾聽政。
    隨著李治的病越來越重,武曌離人皇之位也就越來越近,但此時的武曌。卻更加地小心翼翼。她知道,越是這時越容易出事。不光要留心垂死的李治,還要小心自己的次子李賢。
    與李弘不同,這李賢乃狴犴轉世。與她武曌根本沒有母子之情,彼此間還有不共戴天之仇。如今這李賢為太子儲君,是名義上的下任人皇。是武曌的最大競爭對手,武曌怎能不防?
    幾年來,武曌沒少設計對付李賢,但李賢有崆峒印護身,又有佛門相助,次次都能化險為夷。
    眼看著李賢越來越大,武曌知道得盡快下手,將其除去。
    這日正逢武當山彌天道君座下弟子鴻呉子入長安,為君王診病。
    自六耳“除妖”后,大唐上下對他推崇備至,李治更是如此。三番五次派人往武當山,請彌天道君入長安,但每次都六耳拒絕了。
    六耳不拒絕還好,這么一拒絕,倒是更讓李治視他為有道全真。今日聽說六耳派出門下弟子鴻呉子下山,為自己瞧病,李治大喜,命太子李賢代自己出迎三百里。在李賢臨行前,李治特特叮囑,千萬不能得罪了武當山的高人。
    當年鬧長安的“妖孽”是怎么回事,李賢清楚得很,彌天道君是怎么回事,他心里也明白,但是對李治的話,他不敢不聽。皇帝和太子,既是父子,也是君臣。現在他李賢還沒有武曌的勢力,根本不敢有違圣明。
    李賢率領太子六率,將鴻呉子風風光光的請入皇城。進玄武門,過九龍橋,走大道直至太極殿面圣。
    鴻呉子來在太極殿合縱,持拂塵打了個稽首,“陛下,貧道稽首了!”
    看著鴻呉子如此行禮,滿朝文武竟然都沒有出言呵斥,或許在他們看來,鴻呉子這樣做才是正確的。
    李治雖心有不滿,但想到這鴻呉子是來給自己看病,也就沒有多說,在大殿中賜座,在鴻呉子坐下之后,李治問道:“尊師彌天道君可好?”
    鴻呉子淡淡一笑,“勞陛下掛念,老師早成仙道,壽與天齊,無災無難,甚好,甚好。”
    聽鴻呉子之言,李治輕嘆一聲,“朕雖貴為天子,富有四海,但疾病纏身,卻是羨慕道君無災無難。”
    鴻呉子手中拂塵一晃,起身向武當山方向一揖,然后對李治道:“陛下放心,老師派我來長安之前,早有仙方賜下,正所謂藥到病除,只要一副藥,陛下之疾即可痊愈。”
    李治一聽這話,喜得眉飛色舞,任誰舊病纏身,聽到這話也會這般。
    就在李治高興時,鴻呉子卻給他潑了一盆涼水,“陛下,醫病的方子雖有,但那藥引子卻是難得。”
    李治聞言一展帝王雄風,哈哈大笑,“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朕貴為太子,富有四海,一副藥引子還不在話下。不知需要什么靈藥仙草,仙長盡管道來。”
    “回陛下,那藥引子是九千九百九十九個小兒的……心!”(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