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28)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28)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28)     

截教仙69 北俱蘆洲四象大陣

“道友此話怎講?”申公豹雖八面玲瓏,也是心高氣傲之輩。這也就是陳九公剛剛救了自己性命,而且還是截教親傳三代弟子,申公豹才強忍著怒火。
    看著滿臉不悅的申公豹,陳九公淡淡一笑,“道友當年為何與姜子牙結仇?”
    “這……”
    “可是因為闡教圣人處事不公?”
    “是有如何?”
    見申公豹怒吼已經被自己勾起,陳九公面上若有所思,“那闡教圣人極為護短,若不喜道友,又為何收你為徒?”
    “嗯?”申公豹不傻,只不過當局者迷,一直想的是元始天尊不公,卻是沒想這位混元圣人收自己為徒就沒安好心。
    今日聽陳九公這么一說,申公豹頓時感覺不對,仔細回憶,自己上山這些年來老師很少和自己說話,更別說有什么恩待了。而且作為混元圣人,自己開始與姜子牙為敵時他就應該知道,為什么那時沒派師兄來捉拿自己?
    跪在云頭,四十多年來的一幕幕在眼前閃過,一時間,申公豹神色有些渙散。
    半響過后,申公豹起身,面無表情的向陳九公問道:“道友需要我做什么?”
    看著渾身散發出冰冷氣息的申公豹,陳九公不由得慨嘆此人雖修為不高,但這心性真是不凡。
    想明白一切的一切,申公豹知道此事涉及圣人,而混元圣人不死不滅,自己根本就不能直接報仇。想要報復,也只能從闡教下手。
    雖然現在的闡教之中高手大多遭劫,只剩下云中子和南極仙翁,但也不是申公豹能夠對付了的啊。
    申公豹也看明白了,這陳九公救下自己之后,和自己說這么多,絕對是有目的的。不過不管陳九公怎么打算,就是算計自己,申公豹也認了。一來陳九公是截教弟子,而且深得通天教主器重。二者,申公豹對那些被自己請到西岐的截教道友心懷愧疚。
    和聰明說話就是容易,見這申公豹一點就透,陳九公笑道:“我想請道友助我復興截教。”
    一聽陳九公提起復興截教,申公豹眼前一亮似乎又恢復了往日的精明。“此事不是不可,不過道友要答應我一事。”
    “道友請講。”陳九公眼中精光閃爍,這申公豹心機之深,自己還真沒有十足把握控制住他。此人要用,還要防,以免被他算計成為他報復闡教的棋子。雖然陳九公也要對付闡教,但不是現在。
    “若有一日截教復立,還請道友引我入門?”以申公豹的輩分,即使不讓陳九公管他叫師叔,也不會拜在陳九公門下。這一點陳九公也清楚,就是讓陳九公收,陳九公也不敢啊。
    “嗯?”陳九公一怔,就這條件,這也太容易了吧。陳九公還以為他要讓自己保證以后助他報復姜子牙和闡教呢。
    面上露出一絲苦笑,申公豹搖頭道:“道友,貧道說一句話你可能不信,能入截教是我申公豹多年的夢想。”
    說到此處,申公豹向昆侖山方向拜倒連拜九下,“玉清圣人,不管您為何收我為徒,四十年的教導之恩,申公豹感激不盡!今日您將我逐出闡教,從此我申公豹與闡教恩怨盡去!”
    又拜了三拜,申公豹起身,望著愣住的陳九公哈哈一笑,“道友可是不知,申公豹平生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夠入截教成為一名截教弟子。不管玉清圣人怎么算計我,最后能給我這么一個機會,我都感激他。”
    申公豹這么一說,讓陳九公都不知道說什么好了。
    不過這樣的人才,對于現在大貓小貓兩三只的截教來說是越多越好。如此看來,這誠心入教的申公豹絕對可以成為自己的得力助手。
    申公豹能夠歸順,陳九公很是高興,但有一句話卻是得先說明。“道友既非闡教弟子,入吾截教卻是無礙,只不過如今截教破敗,只能待到截教復立之時,九公才能引道友入門。”
    “無妨!”截教的情況申公豹還是很清楚的,而且申公豹在乎的也不是入門后的待遇,他在乎的是截教之中的同門情誼。
    沖著陳九公打一稽首,申公豹正色道:“貧道愿助道友復興截教道統!”
    “能得道友相助,實乃截教之幸。”陳九公撫掌大笑,當即也不再北去,直接帶著申公豹回峨眉山。
    此次出山,陳九公不是特意來救申公豹,只不過是湊巧碰上。但陳九公決定先將申公豹送回峨眉山,把他引見給師弟姚少司和徒弟們,然后再給申公豹安排一系列的工作。這么一個人才,絕不能浪費啊。
    陳九公也沒有感覺出自己越來越有周扒皮的潛質了,就連忠厚老實的姚少司都讓陳九公折騰的團團轉,這申公豹肯定會被陳九公更加“重用”的。
    陳九公、申公豹一路南飛,當來在峨眉山數十里外時,申公豹感覺出一絲不對。“道友,此處為何有如此密集的星辰之力?”
    “哈哈……”陳九公哈哈一笑,挺胸抬頭,故作嚴肅,“貧道乃北極中天紫微大帝陳九公。”
    “紫……微大帝!”申公豹眼中精光一閃,略帶戲謔地向陳九公一拜,“貧道有眼不識大帝真身,萬望大帝開恩,莫要怪罪!”
    “哈哈哈!”
    二人都是養道修真之人,那紫薇大帝不過是虛名而已,在陳九公、申公豹這里不過是博二人一笑。
    帶著申公豹回山,陳九公發現師弟姚少司正在閉關。當日姚少司煉化了半枚蟠桃之后,就為自己護法,然后就參與祭煉星辰幡。今日陳九公走后,他才繼續閉關煉化另一半蟠桃。
    姚少司在不在不要緊,自己這次出去時間恐怕不會短。要把申公豹介紹給弟子認識,省著日后申公豹回來,被自己人轟出去。
    帶著申公豹進入羅浮洞中,申公豹先是向通天教主畫像三拜九叩。當年一直想上金鰲島面見通天教主,可是身為闡教弟子的申公豹一直沒有機會。今日卻也算了了一樁心愿。
    看著那牌位上的三個名字,申公豹長嘆一聲,向趙公明的牌位拜了三拜,長耳定光仙和龜靈圣母各拜一拜。
    申公豹如此卻是符合規矩,畢竟死者為大,申公豹和趙公明是老相識,拜三拜也是正常。另外兩人為何而死,申公豹有所耳聞,心中甚是欽佩。
    與陳九公在羅浮洞中落座,有金霞童子奉茶,陳九公還有要事在身,著急離去。直接對申公豹道:“貧道有一事還要有勞道友。”
    “同為截教大業,何來有勞之說?”
    “好,好,是我口誤,口誤。”陳九公道:“還請道友前往青龍關、澠池二處,看看能否將那陳奇、張奎、高英蘭三人帶回峨眉。”
    ~~~~~~~~~~~~~~~~~~~~~~~~~~~~~~~~~~~~~~
    天哪!原來更新票是當天投,催更的是第二天啊!我都不知道啊。那天MeTaTron大大給我投了12張更新票,我拼了老命當天更新了1w2,第二天正常1w字,嗚嗚嗚嗚~~~~~~~
    感謝國家電力公司、青孤月、不愛公仔三位大大的打賞和截教小道大大的四張更新票,你們的厚愛就是我前進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