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30)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30)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30)     

截教仙670 截佛人間之爭封禪

誅仙劍陣中八卦臺,噴出一股股黑煙,黑煙之中,八卦臺化作一座海島,又化作一只巨龜。
    龜身極大,卻無四足。陳九公就坐在龜背上,在他身前站在無當圣母。
    女媧娘娘一雙鳳目中寒光一閃,抬手祭起紅繡球,向巨龜那碩大的頭顱砸去。
    砰!
    也不知這巨龜的頭顱是什么制成的,極為堅固,硬挨一記紅繡球,卻一點事兒都沒有。
    準提佛母將身一縱,飛至高空,見那玄龜巨甲上刻著無數玄奧圖案,飛身向下俯沖,撲向龜背上盤膝而坐的陳九公。
    玄龜巨甲上無數玄奧圖案浮起,在空中形成金色光幕。準提佛母揮七寶妙樹杖,向金光刷去,連刷三下,金光也未被刷散。
    三刷未果,準提佛母不由得面色微變,不禁驚呼:“這是什么陣法?”
    “陣名金鰲。”玄龜雙眼無神,但口中卻發出聲音。
    女媧娘娘輕哼一聲,丟出紅繡球,祭起混元劍。自見到這玄龜第一眼,女媧娘娘就知道他與自己之間的因果,也看出這玄龜現在的處境,肉身化作了金鰲島,又被通天教主在其龜甲上布下一陣。可是這玄龜元神尚在,與自己之間的因果就不會有了結。
    見師弟和女媧娘娘相繼出手,阿彌陀佛也將戒刀往高空一拋,催動其向金鰲大陣斬去。
    “陳九公,還我盤古幡!”一陣破空聲,伴著元始天尊的怒吼。
    鐺……
    混沌鐘破空砸下,直砸在金光上,金鰲大陣為之一顫。元始天尊飛身而來,抬手打出三寶如意。
    無了盤古幡,毀滅之道無承載的靈寶,對元始天尊的影響是巨大的。
    四圣連連攻擊。眼看著那金鰲大陣搖搖欲破,可它還就是不破。元始天尊有些著急,用手一指,懸在頂上護身的混沌鐘落下,被元始天尊接在手中。
    硬是挨了兩道誅仙劍氣,元始天尊也渾然不顧,只將混沌鐘持在手中,一雙手上紫光閃動,紫光瞬間掩蓋了混沌鐘本體發出的混沌色光芒。
    混沌鐘在元始天尊手中化作盤古斧刃,元始天尊雙掌夾著盤古斧刃。用力向金鰲大陣一斬。
    一抹紫光貫穿千里,紫光所過,誅仙劍陣中煞氣破開,如潮水般涌向兩旁。從四面八方襲來的劍氣、劍芒,遇紫光也紛紛破碎。
    紫光斬在金鰲大陣上,只見金光一閃,爆發開來。隨著金光暴起,紫光也暴長。
    此消彼長,最后是紫光壓過了金光。金光被紫光撕開。那紫光去勢不改,向擋在陳九公面前的無當圣母斬去。
    在生死關頭,無當圣母心底雖恐懼,但面色淡然。俏生生地站在陳九公身前,寧要用血肉之軀,為自家教主能擋上一秒,就多擋一秒。
    頂上無回珠、無回劍齊齊放出玄光。玄光相合,在無當圣母身前布下一道防御。
    紫光至,無回二寶布下防御在紫光前。就入薄紙一般被無情的撕破。
    紫光帶著的氣勁吹動無當圣母的發絲,無當圣母暴喝一聲,不退反進,直向紫光沖去。
    “師伯不可!”
    就在無當圣母心存死志時,一個溫和的聲音在無當圣母耳旁響起,無當圣母只覺得身子一松,整個人向飛去。
    一點混沌之氣化作一道混沌劍氣,直從玄龜背上沖起,迎上紫光。
    看著那熟悉的混沌劍氣斬破紫光,元始天尊怒吼一聲,雙手夾盤古斧刃一劈,又是一抹絢麗的紫光,直斬而出。
    發出這一擊后,盤古斧刃上混沌色光芒一閃,化作混沌鐘。捧鐘在手,元始天尊不由得面露苦笑,這混沌鐘能化作盤古斧刃,但卻無法持久。
    趁陳九公催盤古幡發混沌劍氣化解這一擊的功夫,元始天尊飛身暴退,向誅仙門飛去。
    混沌鐘和盤古幡都是先天至寶,但對元始天尊而言,混沌鐘怎么也比不得盤古幡,因為他修煉的是毀滅之道。毀滅之道主攻,只有用蘊含毀滅之道的攻擊靈寶,才可發揮出毀滅之道的威力。可混沌鐘主防,對元始天尊而言,除了護身,也就是化作盤古斧刃時,發出那么兩下攻擊才有些作用。
    主攻的元始天尊,現在讓他主防,一身神通發揮不出七成,真叫一個郁悶。
    見元始天尊退走,阿彌陀佛、準提佛母和女媧娘娘連忙緊隨其后。打到現在,已然明了,再打下去,也是個輸。
    看到四圣往誅仙門外飛去,陳九公提幡在手,飛身就追。
    在出誅仙門前,陳九公沒有出手,一出誅仙門,陳九公揮臂輪幡,盤古幡動,道道混沌劍氣向四圣襲去。
    感覺到身后銳氣逼人,四圣連忙催動靈寶護身。混沌鐘鐺鐺作響,垂下條條混沌之氣,將元始天尊護在當中。天地玄黃玲瓏塔垂下道道玄黃之氣,護住女媧娘娘。阿彌陀佛腳下十二品造化青蓮放出億萬青光,頂上九品金蓮灑下無盡的金光。準提佛母腳下十二品三色蓮臺放出三色光芒,為其護身,準提佛母心里沒有底氣,將太極圖一抖,太極圖中飛出一道金光,化作金橋,準提佛母慌忙地向金橋上撲去。
    混沌劍氣至,撕碎了混沌鐘垂下的混沌之氣,打得混沌鐘鐺鐺作響,打在元始天尊身上,撕破他一塵不染的道袍。
    混沌劍氣至,斬破了玄黃之氣,將女媧娘娘的乾坤鼎打飛,斬落女媧娘娘頭上青絲一縷,嚇得女媧娘娘面色蒼白,奪路而逃。
    混沌劍氣至,破開層層防御,在阿彌陀佛全力運轉寂滅之道護身的同時,將阿彌陀佛打的在天上翻了兩個跟頭。
    混沌劍氣至,斬斷金橋,又打在撲了個空的準提佛母臉上,打得這位圣人滿臉開花,血流滿面。
    乘風踏空而行,陳九公一手持幡,一手背負。睥睨天下,傲視四圣。
    以混沌鐘、混元劍二換一,換盤古幡值么?都是先天至寶,兩件換一件,值么?
    對別人而言,不值。對陳九公而言,把自己所有的寶貝都加上,也值!
    一幡在手,天下無敵。
    準提佛母一揮大袖,在臉上一抹。金光一閃,臉面恢復如常。雙腳一踏,十二品三色蓮臺飛出,同時大喝一聲,“師兄布陣!”
    剛爬起身來的阿彌陀佛,聽見準提佛母的話,連忙將九品金蓮、十二品造化青蓮祭出。
    三大蓮臺在空中呈三才之勢,阿彌陀佛一甩袖子,一道金光從袖中飛出。化作一張陣圖,落在三大蓮臺正中。
    陣圖一出,金光萬里,一座大陣籠罩萬里海面。
    摩訶婆羅阿般羅大陣!
    大陣一起。將四圣護在陣中,陳九公眼中精光一閃,持幡入陣。
    摩訶婆羅阿般羅大陣之中,準提佛母將七寶妙樹杖祭在空中。七寶妙樹杖上七寶紛紛落下,準提佛母拋出一張陣圖,金光閃閃。在金光中七寶化作無數菩提樹,聳立在摩訶婆羅阿般羅大陣中的無數蓮臺上。七寶又化作億萬曼陀羅花,長在菩提樹旁。
    這是將佛門兩大陣法,阿唎耶多羅大陣和摩訶婆羅阿般羅大陣合二為一,為娑訶薩羅若闍大陣。
    女媧娘娘一揚手,天地玄黃玲瓏塔飛起,天地玄黃玲瓏塔消失在陣中,卻灑下絲絲玄黃之氣。
    元始天尊祭起那鎮壓鴻蒙的混沌鐘,準提佛母祭起那鎮壓風、水、地、火的太極圖。
    陳九公踏入陣門,見陣中滿地都是金、青、紅三色蓮花,萬里大陣,萬里蓮花,何止億萬?朵朵蓮花上,各有一株菩提樹,各有九朵曼陀羅。
    在那一株株菩提樹上,還纏繞著絲絲玄黃之氣,使陣中無數菩提樹萬法不沾。
    抬頭望去,大陣頂上,一個巨大的陰陽魚不住轉動,陰陽二氣垂至陣中,鎮壓大陣。
    突然,陳九公似乎感應到了什么,將手中盤古幡一抖,一道混沌劍氣射出,在混沌劍氣前,一株株菩提樹化作飛灰,劍氣橫穿百里之地,當破碎一片菩提樹林后,出現的是慌慌張張的女媧娘娘。
    眼看著混沌劍氣臨身,大陣中億萬菩提樹齊齊搖動,金光從四面八方集聚,護在女媧娘娘身前。
    趁著金光一阻,女媧娘娘將身一晃,沒入身后的菩提樹林中。躲過一擊之后,女媧娘娘把手中混元劍一震,混元劍化作先天五方旗,鎮守五方。
    此時的娑訶薩羅若闍大陣,空前的強大。陣中集兩大先天至寶、佛門三大蓮臺、七寶妙樹杖,還有女媧娘娘用造化珠所化的先天五方旗。
    現在的娑訶薩羅若闍大陣,似乎威力更勝誅仙劍陣,更配稱洪荒第一陣。
    一道金光沖起,化作金色蓮臺,其上坐著準提佛母。準提佛母對陳九公道:“陳九公,確實神通了得,我四圣聯手,也奈何不得你。但你也破不得我娑訶薩羅若闍大陣,不如雙方罷手如何?”打到現在,準提佛母明白了,今日四圣攻截教已經敗了。眼下合四圣之力,布下的娑訶薩羅若闍大陣,當得威力無窮。但陳九公想走,誰也留不住他。這樣再打下去,也沒有絲毫意義,不如雙方罷戰,各回道場再做計較。
    在準提佛母看來,自己提出罷戰,陳九公不會不應。他陳九公厲害是不假,但面對這空前強大的娑訶薩羅若闍大陣,也無可奈何。
    陳九公偏偏不隨他意,聽了準提佛母的提議之后,哈哈大笑,“準提,你想的太簡單了,我東海豈是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想走?可以!先留下點什么吧!”(未完待續。。)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