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7-25)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7-25)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7-25)     

截教仙669 截佛人間之爭

五圣合力,逼退了太極圖和天地玄黃玲瓏塔,混沌鐘為元始天尊所得。
    為了不讓陳九公壞自己好事,元始天尊全力催動盤古幡,發出最強一擊。
    眼看著那盤古幡化作千丈之長,從幡面到幡桿,紫光萬丈,挾毀天滅地之威。
    陳九公左手持混元劍,將劍橫在眼前,右手在混元劍上摸過,混元劍劍身染血。
    “去!”陳九公仿佛將全身氣力都注入到混元劍中,抬手將劍祭起。
    混元劍上血光一閃,血光一閃而逝,迸發出無比刺眼的紫光。
    在場都是混元圣人,能夠看清楚混元劍,劍身上出現絲絲裂痕。
    “不好!”阿彌陀佛心頭巨顫,連忙抬手將九品金蓮祭起,九品金蓮在空中迎風變長,長的如太古山岳一般大小,在空中灑下無盡的金光。
    準提佛母也將十二品三色蓮臺、十二品造化青蓮祭起。女媧娘娘也不敢怠慢,催造化珠化作混沌鐘。
    九品金蓮在西,十二品造化青蓮在東,十二品三色蓮臺在南,混沌鐘在北。三圣合力將這片天地鎮住,免得洪荒破碎。
    兩道流光從天上落下,化作太極圖和天地玄黃玲瓏塔。二寶一現,齊齊發出玄光,與四寶一起,護持整個東海。
    此時元始天尊也明了陳九公的心思,臉上的張狂早已化成了驚慌,不住地掐動法決,試圖收回盤古幡。
    盤古幡是被元始天尊全力祭出的,現在想收回來就不那么容易了。倒飛而回的盤古幡被混元劍追上,只聽轟隆一聲巨響。
    響聲傳遍四大部洲。
    無窮無量,龐大到了極致,讓圣人顫抖的法力爆發開來。
    東海海水倒灌。直沖九天,東海中億萬生靈盡都死絕。
    三十三天齊齊震顫!
    多虧有四圣出手,以六大靈寶鎮壓。否則洪荒也會破碎。
    元始天尊臉色蒼白地向爆炸之處飛去,就見一道紫光襲來。元始天尊張手打出三寶如意,三寶如意當空一轉,向那紫光砸得散開。
    紫光散開,紫光中卻是那弒神槍。
    弒神槍槍尖上紫色槍芒一吐,將三寶如意彈開。
    好像是連成道至寶也不要了,元始天尊也不管三寶如意如何,直向前飛沖。
    不想,一團紫光從虛空飛出。化作摧天杖打在元始天尊背后上,直將元始天尊打得一個踉蹌。
    狠狠一咬牙,元始天尊仰頭發出一聲怒吼。就是被摧天杖打得一個踉蹌的功夫,陳九公將那盤古幡抓在了手中。
    陳九公以毀滅之道爆了混元劍!
    這一爆,威力之大,足以使洪荒破碎。
    這一爆,雖不能爆掉先天至寶盤古幡,但爆掉盤古幡中元始天尊的元神烙印。
    這一爆,舍了混元劍,奪下盤古幡。
    將盤古幡抓在手中。陳九公想起了當日在混沌中,鴻鈞道祖和自己說的話。陳九公清晰的記得,當時自己指著混元劍說此劍無法助自己成道。鴻鈞道祖卻說。此劍必能助自己成道。
    此時握著盤古幡,陳九公臉上露出張狂的笑容,和不久前的元始天尊一樣,“吾道成矣!”
    陳九公絲毫不掩飾自己的狂妄,聽到陳九公這句話,四圣齊齊大驚。如果別人聽陳九公這話,可能還會暗笑,心想你不早都成道了么。也只有圣人,能明白陳九公的意思。
    元始天尊滿臉憤恨地取出混沌鐘。手上白光一閃,玉清仙氣在混沌鐘上繚繞。他這是在祭煉混沌鐘。
    見元始天尊祭煉混沌鐘,準提佛母一振手中七寶妙樹杖。看了看自己師兄阿彌陀佛,又看了女媧娘娘一眼,“娘娘、師兄,且不能叫陳九公將盤古幡煉化。”說著,縱身揮杖,向陳九公殺去。
    準提佛母一動,一道金光落在他頂上,正是那先天至寶太極圖。
    抬手將太極圖抓在手中,準提佛母腳踏十二品三色蓮臺,一手持杖,一手持太極圖,向陳九公殺去。
    阿彌陀佛面色無比疾苦,頭頂九品金蓮,腳踏十二品造化青蓮,一手持接引寶幢,一手持戒刀,撲向陳九公。
    女媧娘娘使造化珠化作混元劍,也奔陳九公而去。她這一動,自有那天地玄黃玲瓏塔落懸于她頂上。
    老子雖不現身,卻以兩大至寶相助三圣。
    三圣殺來,陳九公將身一晃,轉瞬萬里,沒入誅仙門中,進到誅仙劍陣之中。
    看見陳九公入陣,準提佛母也只是遲疑了一下,就沖入誅仙門中,入誅仙劍陣去追陳九公。
    阿彌陀佛和女媧娘娘緊隨其后,先后入了誅仙門,緊跟在準提佛母身后。
    三圣一入陣,就有無窮無盡的劍氣、劍芒從四方襲來。三圣都渾然不顧,仗著靈寶護身,向八卦臺沖去。即使靈寶力有不及,寧可挨上幾道劍氣也不在乎,在他們的眼里,似乎就只剩下那在八卦臺上,祭煉盤古幡的陳九公。
    盤膝坐在八卦臺上,陳九公一手持幡桿,一手按在幡面上,雙手上青光閃閃,上清仙氣包住整個盤古幡。
    通體呈混沌色的盤古幡上,隱隱有絲絲青氣游走,雖是混元圣人,也想要祭煉先天至寶,也要一會兒功夫。
    眼看著三圣惡狠狠地殺來,站在陳九公背后的無當圣母,不害怕那是不可能的。但想起陳九公的交代,無當圣母從袖中取出一圖,祭在空中,抖手連打出九道上清仙氣。
    青光一閃,那圖迎著誅仙劍陣中滾滾煞氣,長大開來,圖上千樹萬木。一株高有十幾丈的果樹,杈枝虬結,古樸蒼勁,黃氣氤氳,黃光璀璨,光華跳躍不定。樹身上炫光鼓蕩,黃光鋪天蓋地席卷。
    黃光席卷八卦臺方圓百丈之內,化作一座大陣,正是陳九公的得意之作,甲乙萬木大陣。
    甲乙萬木陣一現,一道黃光從誅仙門內掠入陣中,一片黑光從陷仙門飛出,沒入陣中。
    三圣見有大陣阻隔,也不多想,一起從陣門中殺入。
    一入大陣,準提佛母先是一怔,而后冷笑:“好個昊天,好個瑤池,也不怕損了天庭根基!”
    原來,在三圣面前,呈現的是萬畝蟠桃林。就像準提佛母說的,為了幫助陳九公,玉帝、王母連天庭根基都不顧,將天庭蟠桃園中所有蟠桃樹,都置入這甲乙萬木大陣之中。
    聽準提佛母的話,女媧娘娘冷哼一聲,“不光是天庭,那鎮元子也不顧死活!”
    順女媧娘娘的目光望去,只見蟠桃林中,一抹黃光升起,化作人參果樹。
    “娘娘、師弟,出手吧!”阿彌陀佛說了一句,抬手祭起接引寶幢,接引寶幢上閃著金光,向蟠桃林中斬去。又祭起戒刀,戒刀化作千丈,橫掃而去。
    無論是接引寶幢,還是戒刀,所過之處,蟠桃樹紛紛破碎。
    但接引寶幢、戒刀一過,又有一棵棵蟠桃樹拔地而起。
    以三圣的眼力,一眼就能看出陳九公這甲乙萬木大陣,沒有多少攻擊力,防御也不強。但此陣是以先后天甲木乙木之道生生不息所成,想要破陣就要硬磨,把陣中的甲乙萬木之力磨進。
    想他三圣神通無敵,但此陣集三大先天靈根,也不是分分鐘能破去的。
    阿彌陀佛在前,準提佛母在左,女媧娘娘在右,三圣悶頭一路向前殺去。
    戒刀一斬,破開重重蟠桃樹,阿彌陀佛挺身向前,抬眼望去,只見那人參果樹立在前方,阿彌陀佛揮刀就斬,兩道黃光落在人參果樹上,一化中央戊己杏黃旗,一化地書。
    二寶與人參果樹呈三才之勢,黃光一閃,結成戊土大陣。阿彌陀佛持刀連斬,也未能破開此陣。
    若是往日,鎮元子就算是布下戊土大陣,也無法與圣人相抗,但此時有截教眾仙之力加身,硬是擋住了阿彌陀佛。
    一道紅光破空砸來,正是女媧娘娘的紅繡球。緊隨其后的,還有七寶妙樹杖。
    三圣合力攻擊,瞬間破了戊土大陣。只見眼前景象一片,又是無盡的蟠桃樹。
    三圣暗恨,這時準提佛母手中的太極圖一震,準提佛母微微一怔,瞬間反應過來,將太極圖一卷,太極圖化作一道金橋,三圣上了金橋,金橋一閃而逝,三圣直接落在八卦臺前。
    三圣突然到來,嚇得無當圣母一哆嗦,下意識地去取袖中的六魂幡,但猛然間想起陳九公話,上前一步,擋在祭煉盤古幡的陳九公身前。
    無當圣母雖是準圣,在洪荒中也算是高手,可是在圣人面前,卻是螻蟻。
    三圣都沒將無當圣母放在眼里,女媧娘娘抬手祭起紅繡球,向無當圣母打去。只要打殺了無當圣母,就是陳九公了。此時的陳九公,沒有混元劍,沒有混沌鐘,盤古幡又沒有煉化。一想到此處,三圣心里不由得一陣火熱,今日恐怕就是滅殺截教之時。
    眼看著女媧娘娘的紅繡球臨身,無當圣母將在紅繡球下化作肉餅,那八卦臺突然發出一聲叱咤:“女媧惡婦,還敢傷人!”
    聽到這個陌生的聲音,女媧娘娘也不知為何,心神沒有由來的一顫。(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