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9-24)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9-24)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9-24)     

截教仙668 天道圣人

一日之間,太清圣人老子,被四位圣人罵作小人,也不知道他心里作何感想。
    但眼下,老子雖未現身,但太極圖、天地玄黃玲瓏塔皆出,卻是一心要奪混沌鐘。
    太極圖發出的金光,被從后飛來混元劍斬破。
    破了金光,混元劍當中一轉,化作混元金斗,去收混沌鐘。
    眼看著混沌鐘向混元金斗中飛去,太極圖一抖,出現在混元金斗下方,將混元金斗托住。同時太極圖上赤光大作,混元金斗下沉,向太極圖中落去。
    女媧娘娘見狀,連忙施法,那混元金斗又化作一口混沌鐘,鐺鐺鐘響,直沖而起,脫離太極圖的束縛,向天地玄黃玲瓏塔撞去。
    此時天地玄黃玲瓏塔正與準提佛母爭斗,發出玄黃之氣連連將準提佛母的七寶妙樹杖擋住,不讓它去刷混沌鐘。
    女媧娘娘的混沌鐘一撞,天地玄黃玲瓏塔一顫,垂下的玄黃之氣一滯,被七寶妙樹杖刷散。
    破了玄黃之氣,準提佛母心中大喜,這又是一個好機會,連忙抬七寶妙樹杖刷向混沌鐘。
    七寶妙樹杖還沒碰到混沌鐘,就被一道混沌劍氣打偏了,又一道混沌劍氣襲來,打在混沌鐘上,將混沌鐘擊飛出去。
    原來是元始天尊擺脫了阿彌陀佛,飛身沖來,出手奪鐘。
    “元始,看打!”女媧娘娘嬌喝一聲,紅繡球向元始天尊砸去,還有那造化珠所化的混沌鐘,化作一道玄光,擊向元始天尊頭腦。
    準提佛母抬手祭起十二品三色蓮臺,蓮臺向混沌鐘飛去。而準提佛母揮七寶妙樹杖,向元始天尊打去。
    阿彌陀佛心中暗喜,縱身飛向混沌鐘。
    十二品三色蓮臺后發先至。追上混沌鐘,直接將混沌鐘托住。
    此時阿彌陀佛也至。一雙肉掌上金光閃閃,使個掌中佛國,去收混沌鐘。
    就在這時,太清雙寶飛至,天地玄黃玲瓏塔在下,太極圖在上,天地玄黃玲瓏塔垂下條條玄黃之氣,將混沌鐘護住。不讓其被十二品三色蓮臺托走。
    阿彌陀佛見自己的掌中佛國沒有用了,也不在意。雙手上金光一閃,接引寶幢和戒刀落在手中,齊齊向玄黃之氣斬去。
    懸在天地玄黃玲瓏塔上的太極圖金光一閃,點點金光灑下,天地玄黃玲瓏塔垂下的玄黃之氣遇太極圖灑下的金光,任阿彌陀佛全力攻擊,也穩如泰山。
    盤古開天,以太極圖風水地火,現在老子以太極圖鎮壓天地玄黃玲瓏塔。二寶相合,威力翻倍。
    擋住阿彌陀佛的攻擊,天地玄黃玲瓏塔中落下一道玄黃色光芒。將混沌鐘拽起,向塔中而去。
    此時元始天尊被準提佛母和女媧娘娘圍攻,眼見混沌鐘要落入老子手中,氣急說道:“爾等非要為他人做嫁不可?”
    二圣聞言,紛紛醒悟過來,連忙棄了元始天尊,向太極圖和天地玄黃玲瓏塔殺去。
    眼看著四圣圍攻太極圖、天地玄黃玲瓏塔,那兩大至寶在四圣的攻擊下依舊穩如泰山,陳九公心中駭然。“幾年光景,太清道行精進如斯。難道他真的……”
    想到此處,陳九公將混元劍祭起。混元劍化作一道紫光,向太極圖擊去。
    太極圖上,一個巨大的陰陽魚自金光中浮出,將混元劍擋住。陳九公見狀,連忙招回混元劍。
    如果是四圣爭鐘時陳九公出手,那四圣一定會轉過頭來圍攻陳九公。但現在卻不同了,老子還未現身,單以兩件靈寶就快將混沌鐘奪走了,讓四圣心中無比的忌憚。
    再想想,這老子已有太極圖和天地玄黃玲瓏塔,若是混沌鐘也被他奪了去,那還得了?所以眼下,誰也沒心思去搭理陳九公,只要他不拖后腿就行。
    陰陽魚擋了混元劍,又落下化作陰陽二氣,陰陽二氣一繞,準提佛母的十二品三色蓮臺蓮臺從混沌鐘下脫落,驚得準提佛母連忙收了蓮臺。
    抬手接住混元劍,陳九公心頭一動,大聲道:“太清,小人也!我等合力,奪他二寶如何?”
    陳九公此言一出,四圣無不動心。當然了,老子的人品不好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一個混沌鐘的確不夠分,要加上太極圖、天地玄黃玲瓏塔的話……
    見無人說話,準提佛母當先高呼一聲:“教主此言大善,還請教主速速出手!”眼看著混沌鐘就要沒入天地玄黃玲瓏塔中,準提佛母心里暗暗著急。
    元始天尊冷哼一聲,沒有說話,也算是默認了。
    陳九公哈哈一笑,抬手祭劍,混元劍化作一道紫光斬出,這一劍直接破了陰陽魚,又向上沖起,沖至太極圖前,連連向太極圖發出攻擊。
    從四圣攻截教,演變成四圣爭奪混沌鐘,現在又變成了五圣合力,斗老子二寶,怎是一個亂子了得?
    四圣圍著二寶打得火熱,陳九公卻站在遠處,一邊看熱鬧,一邊遙遙催動混元劍攻擊太極圖。
    準提佛母不斷以七寶妙樹杖去刷玄黃之氣,心中暗道:“這截教教主出工不出力,邀我等奪太清圣人二寶,莫不是想趁亂奪回混沌鐘。”
    元始天尊連連搖動盤古幡攻擊天地玄黃玲瓏塔本體,也將一部分注意力放在陳九公身上,暗道:“陳九公狡詐之輩,今日如此反常,莫不是有什么詭計?”想到此處,元始天尊隱于袖中的左手微動,四點流光在指間流轉,“陳九公,任你有千般算計,也要成空。”
    不知為何,那老子想奪寶卻不現身,太極圖、天地玄黃玲瓏塔雖都不凡,但沒有主人在側,時間長了也支持不住,況且面對的是五圣聯手。
    眼見太極圖發出的金光越來越微弱,有鎮壓不住玄黃之氣的趨勢,四圣都看到了希望,紛紛全力出手猛攻。
    遠處的陳九公,抬手打出一道紫光,紫光迅速飛出,沒入混元劍中,混元劍得這道紫光,瞬間威力大增,劍上紫光一閃,瞬間撕開太極圖放出的金光。
    “是時候了!”元始天尊眼中精光一閃,左臂一揮,四把短劍從袖中飛出,正是元始天尊采風、水、地、火之力,煉制的四靈劍。
    四靈劍祭出,直至玄黃之氣前,被玄黃之氣所阻,四靈劍齊齊爆開,風、水、地、火席卷,將條條玄黃之氣震碎。
    元始天尊大袖一甩,向上空飛去,用手一指,風、水、地、火飛出四點不滅靈光,直入天地玄黃玲瓏塔之中。
    天地玄黃玲瓏塔微微一顫,垂下的條條玄黃之氣破碎。太極圖上爆發出無比濃烈的金光,金光卷起天地玄黃玲瓏塔,在準提佛母七寶妙樹杖刷到天地玄黃玲瓏塔之前,將其收入圖中。然后,那太極圖化作一道金光,消失在眾圣面前。
    太極圖、天地玄黃玲瓏塔一撤,無主的混沌鐘便向上空飛去,被那飛在高空的元始天尊堵了個正著。
    在阿彌陀佛、準提佛母和女媧娘娘失望的眼神中,混沌鐘被元始天尊一把抓在手中。
    混沌鐘入手,元始天尊哈哈大笑,眼角掃過那向自己沖來的陳九公,元始天尊抬手將盤古幡祭起,用手一指,盤古幡在空中一振,瞬間長至千丈,挾萬丈紫光,迎著陳九公砸下。
    這一擊,乃元始天尊全力而發,及其全身法力,元始天尊相信,即使陳九公神通了得,面對這一擊,也無法輕易應對。
    一擊既出,整個東海為之震蕩,毀滅之力所過之處,空間破碎,虛空塌陷,無盡的幽暗漆黑。
    不出元始天尊所料,面對他這毀天滅地的一擊,饒是陳九公也不得不在空中止住身形,全神貫注的應對。
    陳九公身形一頓之際,元始天尊翻手將混沌鐘收起,將這至寶收入囊中之后,元始天尊口中發出張狂的笑聲,“陳九公,你敗了!”
    多少年了!
    可以說自封神劫后,元始天尊和陳九公斗,就沒占著過便宜。此次量劫起,更是陳九公連揍帶打,顏面盡喪。
    可是,不得不佩服元始天尊的隱忍。多年苦煉,煉制昆侖八符與四靈劍,就是要奪陳九公的混沌鐘。即使在被陳九公暴打時,元始天尊也沒有動用這兩套靈寶,直至今日四圣圍攻截教,元始天尊抓住機會,從陳九公手中奪下了混沌鐘。
    一掃胸中惡氣,一掃往日頹廢,一戰扭轉自己多次敗于陳九公手中的恥辱,元始天尊怎能不張狂大笑?
    看著狂笑的元始天尊,準提佛母微微搖頭,暗道:“這玉清當真可怕!”準提佛母能夠想到,元始天尊等這一天,都怕等了幾千年了。難怪量劫未起時,他反常的出手對付人教,掃人教出局。恐怕人教和自己的佛門,都是元始天尊對付陳九公的棋子。包括今日四圣圍攻金鰲島,也在元始天尊的算計中。
    面對挾無邊威勢襲來的盤古幡,陳九公立在半空,手持混元劍,二目之中突然爆射出紫光,口中輕唱道:“機關算計太聰明,反倒誤了卿卿性命啊……”(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