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8-21)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8-21)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8-21)     

截教仙667 鴻蒙紫氣

今日,四圣相聚,攻打截教。與此同時,遠在人間長安皇宮之中,正在進行著一場滅妖行動。
    一個月前,太子李弘上奏君王,言后宮中有妖孽作亂。李治聽了之后,不顧武曌反對,請弘福寺章德法師入宮,章德法師入宮后,對李治說后宮中卻有妖孽,這妖孽就是當年王皇后生下的那只貍貓。
    當年那件事,在李治心中是一個禁忌,即使過了這么多年,他還經常能在深夜夢見那只血淋淋的貍貓。聽章德法師說是那貍貓作亂,李治不禁想到,自己總能夢見那貍貓,是否就是那妖孽所為。
    在從章德法師那里得到保證后,李治下旨,請白馬寺、少林寺、靈隱寺,三寺高僧往長安,會同弘福寺幾位長老,共二十九位高僧,一起入宮降妖。
    當聽到這個消息后,武曌曾去太極殿和李治哭鬧了一場,可一向寵愛武曌的李治,這一次卻沒有就范,他嚴厲地告訴武曌,后宮有王皇后生下的貍貓作亂,不除此妖,大唐江山危矣。
    皇宮中有沒有妖怪,沒有人會比武曌清楚。她知道這是佛門的詭計,要的不是除那可憐的貍貓,而是自己門下的三個弟子。
    有太子在一旁煽風點火,武曌根本勸不動李治,無奈之下武曌只能讓化作李公公的玉石琵琶精脫身,來自己宮中避難。
    就這樣,服侍過大唐三代君王的李公公病逝,皇后武曌身旁多了個叫玉兒的小宮女。從這日起,武曌就在寢宮中足不出戶,對外就說皇后娘娘正在安心養胎。
    沒錯,自一年前生下皇子李賢后,武曌又懷上了。那李賢就是狴犴的轉世之身。出世那日整個長安城上空都被異象籠罩,赤日投懷,是標準的火德之相。
    坐在床上。武曌摸著自己微微隆起的小腹,不由得暗暗苦笑。兩年前。太子李弘入弘福寺上香,從那之后就常與佛門中人往來,自己勸了幾次也不管用。自太宗皇帝,到如今的天子李治,大唐兩代君王都信佛,武曌想從大義出發規勸是不可能了,想用母子情義改變李弘,那尚不滿十歲的李弘竟不為所動。叫武曌好是傷心失望。
    “老師……老師!”
    聽到胡玥的聲音,武曌猛然回過神來,見胡玥、九兒、玉兒都關切地看著自己,武曌淡淡一笑,“怎么?那些和尚都入宮了?”
    胡玥點了點頭,輕聲道:“老師,此時太極殿上空金光彌漫,二十九道佛氣沖天。”
    “哦?”武曌眉頭一挑,臉上露出不屑的笑容,“修為還都不低。”說著。看到自己三個徒弟臉色都有些不對,武曌問道:“怕了?”
    對上武曌的目光,胡玥、九兒、玉兒都把臻首埋在胸前。
    武曌緩緩從床上起身。眼中青光流轉,柔聲道:“有為師在,莫怕,莫怕。”
    無論是今日的武曌,還是昔日的蝎玉,修為最高時,也不過與三人最差的玉兒相仿,但武曌的聲音仿佛帶著一種魔力,讓三人的心安定下來。
    胡玥抬起頭。向武曌道:“老師,我們不怕!”
    九兒、玉兒一起不住點頭。臉上再無了畏懼之色,倒是多了幾分決然。
    武曌知道她們心里還是害怕。便道:“想來今晚,佛門就要動手。陛下一定會在太極殿中,不會來我寢宮。玥兒,且命人準備,服侍為師沐浴更衣。待我請出老師圣像,看看在老師面前,誰人能傷我截教弟子!”
    雖說只是一張畫像,但陳九公無敵之名,卻能舒緩三個小妖心中的畏懼。聽武照之言,連忙去叫宮女準備香湯,服侍武曌沐浴。
    出浴后,武曌身穿白色道袍,長發用一只木簪簡單弄好,赤著雙足,手捧軒轅劍,盤膝坐在香案前,在香案上懸掛著一幅畫,畫中一人身穿八卦九宮袍,頭戴七星耀月冠,腰束絲絳,足登麻鞋,背背寶劍,正是截教教主陳九公。
    胡玥、九兒、玉兒三人跪在武曌身后,不住地在心里祈禱,祈禱陳九公能幫她們逢兇化吉。
    坐在香案前,武曌也在心里默默地向陳九公祈禱。
    太極殿中,李治坐在龍椅上,饒有興致地看著下面一個個“高僧”。此時悠閑的李治暗暗猜想,為首的那位年輕和尚嘴上無毛,但卻身份極高,不知是何身份。
    李治眼中的年輕和尚,正是小乘佛教教主無天。在他身后坐著小乘佛教四大菩薩、八大金剛和十六羅漢。
    當十年期滿,阿彌陀佛和準提佛母出靈山,殺向東海時。無天睜開雙眼,頂上沖起一道金光,金光直沖至太極殿頂,沖出大殿。
    正在龍椅上胡思亂想的李治,見無天頂上沖起金光,眼前一亮,從龍椅上起身,目不轉睛地盯著無天。李治以前也見過不少佛門僧人,也見過佛門佛法,但像無天這么生猛的,還是第一個。
    無天一動,那四大菩薩、八大金剛、十六羅漢頂上皆有金光沖起,看得李治心花怒放,暗想有這些佛門大能出手,那妖孽一定跑不了了。
    二十九道金光在太極殿上空匯聚,整個長安城百姓都能看見皇宮上空好大一片金光,佛門信徒紛紛叩拜,口中念叨著南無阿彌陀佛。
    金光從太極殿開始,向整個皇宮蔓延,很快就蔓延到了武曌宮中。
    當第一縷金光進到宮中時,武曌不起身,也不回身,拿起香案上的玄黃色小塔,往腦后一丟,玄黃色光芒瞬間布滿宮中,使金光無法向前半步。
    太極殿中,佛門眾人都察覺到寂滅佛光在皇后前受阻,紛紛加大輸出,金光越來越盛,晃得李治睜不開眼睛,忙帶著李弘與宦官、侍衛退出太極殿。
    李治一走,無天低聲道:“全力攻擊皇后寢宮!”來這里做什么,無天清楚的很,知道對誰是誰,面子上的工作也不用做,直接集中火力向武曌寢宮猛攻。
    在天地玄黃玲瓏塔的護持下,胡玥、九兒和玉兒忐忑地望著被玄黃色光芒阻在外面的佛光。任那佛光越來越烈,玄黃色光芒也不退一寸。
    就這么僵持了四個時辰,突然那天地玄黃玲瓏塔化作一道玄黃之氣而走,金光如潮水般涌入宮中。
    金光臨身,胡玥、九兒、玉兒就覺得身上火辣辣的疼痛,疼得她們口中發出哀嚎。
    天地玄黃玲瓏塔突然離去,武曌猛然從蒲團上站起,大喝道:“來我身旁!”
    胡玥、九兒、玉兒掙扎著來在武曌身旁,那金光也隨之而來,置身金光中,武曌沒有絲毫不適,但為了胡玥她們,只能將軒轅劍祭起,發出華光,為她們護身。
    此時的武曌,連仙道都未成,哪里能與佛門眾人相抗,不到分分鐘就扛不住了,軒轅劍化作一道金光沒入武曌體內。無了軒轅劍相護,胡玥、九兒、玉兒癱倒在地,不住地被金光侵蝕,口中的哀嚎聲也越來越微弱了。
    “老師開恩,救救她們吧。”看著三個徒弟遭難,武曌心急如焚,卻也無計可施,最終只能跪在香案前,苦苦哀求。
    那九兒、玉兒已經撐不住了,只有胡玥忍著疼痛,將哀嚎聲化作祈求,“祖師開恩,救救弟子……”
    胡玥的話還未說完,神奇的一幕就發生了,畫像中飛出一道青光,青光一出就散開來,滾滾煞氣席卷,瞬間席卷大半個皇宮。煞氣所過之處,佛光逼退。
    ……
    “太清,反復小人也!”同樣的話,出現在元始天尊心底。陳九公這么說,是因為老子突然喚回天地玄黃玲瓏塔,致使胡玥三人處于危難之中。元始天尊這么想,是因為早在斬殺混沌鐘內陳九公元神后,那太極圖就不聽他使喚了。
    等天地玄黃玲瓏塔到來,太極圖更是從他手中掙脫,向混沌鐘飛去。
    此時的太極圖,威力遠勝在元始天尊手中時,瞬間就來在了混沌鐘前,赤光一閃,太清仙氣從其中洶涌而出。
    “太清!小人!”正和準提佛母爭斗的女媧娘娘大罵一聲,玉手一揮,她那贗品天地玄黃玲瓏塔化作二十四顆造化珠,造化珠又化作混元劍,向太極圖斬去。同時丟出紅繡球,砸向老子的天地玄黃玲瓏塔。
    天地玄黃玲瓏塔和太極圖相繼到來,參與到奪鐘當中,準提佛母也顧不得和女媧娘娘斗了,連忙縱身沖去,揮七寶妙樹杖向天地玄黃玲瓏塔狠刷。
    天地玄黃玲瓏塔懸于混沌鐘上,垂下條條玄黃之氣,玄黃之氣卷著混沌鐘,向塔內飛去。
    紅繡球砸來,砸的天地玄黃玲瓏塔一顫,垂下的玄黃之氣微微顫動。正好準提佛母持七寶妙樹杖來刷,將玄黃之氣刷散。
    準提佛母伸手向混沌鐘抓去,眼看著混沌鐘要落入準提佛母手中,一道金光瞬息而至,向混沌鐘卷去。
    準提佛母心中暗恨,反手往金光上一拍,金光破碎,金光中太極圖一抖,金光陣陣罩向混沌鐘。
    眼看著混沌鐘到手,卻被太極圖給攪了,氣得準提佛母大罵:“太清,小人也!”(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