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40章玄黃世界(11-19)      第939章封印倚帝(11-19)      第938章因果(11-19)     

截教仙673 四圣攻金鰲中五色神光拿元始

此時被陳九公打入云層中的阿彌陀佛,已經破云而出。被陳九公拿鐘砸入海里的元始天尊,也飛出水面。
    當看到準提佛母與金身相合,挾萬鈞之勢沖向陳九公時,二圣面上齊齊變色。阿彌陀佛疾苦的臉上,顯著驚訝之色。而元始天尊,面色如常,雙眼卻瞇成了一條縫,縫隙中寒光閃動。
    “來得好!”陳九公二目一瞪,翻手將弒神槍收起,雙手持劍,用力一劍斬下。
    準提佛母一往無前,千臂齊振,千手中現千條七寶妙樹杖,不去擋陳九公一劍,而是向陳九公打去。
    見準提佛母一副搏命的架勢,陳九公渾然不懼,心念一動,混沌鐘在頭頂連連震動,垂下條條混沌之氣護身,同時手上絲毫不慢,混元劍在他掌中紫光繚繞,一劍斜劈,看似不沾一絲煙火,毫無威力,但在諸圣眼中,這一劍玄之又玄,劍中有道。
    不知是畏懼這一劍之威,還是有意而為,當沖到陳九公近前,也是混元劍臨身時,準提佛母將身子一拔,直沖而起,以金身硬抗陳九公一劍。混元劍在身上留下一道半尺長口子的同時,人已沖至混沌鐘上。
    千首上千雙金色眸子中閃著瘋狂之色,準提佛母大喝一聲,金身向混沌鐘撞去。
    “這;準提,竟然連面皮都不要了!”見準提佛母用自爆金身來攻擊混沌鐘,四圣都無比的驚訝。
    陳九公吃驚之余,不敢怠慢,雙掌將混元劍一合,劍尖沖上。只見一道劍光沖天,一道千丈來長的紫色光劍,直沖而起,將那撲到混沌鐘前的準提佛母斬下。
    轟……
    鐺……
    一聲巨響伴隨著聲聲鐘響,金光、紫光四射。一道金光飛了出去,化作渾身是血的準提佛母,被阿彌陀佛接住。
    再看陳九公,身上無一絲傷勢,臉色卻有些蒼白,頂上的混沌鐘卻有些暗淡無光,垂下的混沌之氣也細了許多。
    “機會!”元始天尊眼中寒光一閃,大袖一揮,八點白光自袖中飛出,化作一枚枚玉符。正是那昆侖八符。
    昆侖八符一出,齊向陳九公飛去,可是昆侖八符的目標不是陳九公,而是陳九公頂上的混沌鐘。
    昆侖八符發出耀眼的白光,八道白光一頭接天,一頭連海,成八卦之勢,將陳九公圍住。
    陳九公持混元劍斬出,紫色劍芒橫掃。向八道白色光柱掃去。
    劍光過,八道白光瞬間即破。可在白光破碎的同時,昆侖八符沖起,向懸在陳九公頂上的混沌鐘貼去。
    “嗯?”陳九公抬起頭。看著那昆侖八符,持著混元劍的手不由得一頓。
    昆侖八符飛到近前,混沌鐘上混沌色光芒大作,將昆侖八符擋在混沌之光外。
    元始天尊哈哈大笑。“陳九公,你中我算計了!”說話間,用手一指。昆侖八符齊爆。八符破碎,從碎符中飛出八道白光,那白光穿過混沌色光芒,在混沌鐘上一閃而入。
    混沌鐘內,是一個奇特的空間,這空間呈混沌之色,在這片空間中,一座法臺高高聳立,一個身穿混沌色道袍的陳九公,就坐在高臺之上。
    這就是陳九公留在混沌鐘內的元神烙印。
    八道白光飛入混沌鐘內,凌空一轉,道道如刀,齊沖上高臺,將陳九公的元神烙印絞得粉碎。
    此時混沌鐘外,陳九公正與四圣激斗,阿彌陀佛一刀斬在混沌鐘上,卻見混沌鐘微微一顫,脫離了陳九公頭頂,向高天上飛去。
    陳九公面色大變,縱身而起,向混沌鐘抓去。
    阿彌陀佛心念一轉,飛身攔在陳九公身前,大喊一聲:“師弟,快快奪寶!”
    聽見阿彌陀佛的聲音,抬頭看見飛起的混沌鐘,準提佛母將身一縱,向混沌鐘撲去。
    不光是準提佛母,女媧娘娘也棄了陳九公,使造化珠化作混元金斗,去收混沌鐘。
    見準提佛母和女媧娘娘不對付陳九公,而去搶混沌鐘,元始天尊又氣又恨。不知從何時開始,元始天尊就在算計陳九公的混沌鐘,這才耗千年苦功從昆侖山中采昆侖玉髓,煉制昆侖八符。如果說萬仙陣是通天教主陣道巔峰的體現,那么這昆侖八符就是元始天尊煉器之道的大成之作。
    這昆侖八符可攻可守,最重要的是其中各含一道仙光,這仙光是元始天尊仿斬仙飛刀所煉。只是這八道仙光不斬元神,專斬人留在靈寶中的元神烙印。
    八道仙光雖只能用一次,但能將陳九公留在混沌鐘的元神烙印斬殺,元始天尊就覺得什么都值了。眼看著混沌鐘成了無主之物,就有準提佛母和女媧娘娘向混沌鐘沖去。
    苦恨年年壓金錢,為他人做嫁衣裳。這助人為樂的事,以元始天尊的性子,絕做不來。將盤古幡一卷,將混元劍蕩開,元始天尊跳出戰團,沖天而起向混沌鐘抓去。
    讓元始天尊沒想到的是,還沒等他沖到混沌鐘近前,就被阿彌陀佛攔了下來。元始天尊氣得二目噴火,將盤古幡一甩,盤古幡上紫光大作,直向阿彌陀佛掃去。
    阿彌陀佛催九品金蓮抵擋,又祭起戒刀斬向元始天尊,說道:“玉清道友,還是與我一起對付陳九公的好。”
    元始天尊聞言更怒,祭起三寶如意,向阿彌陀佛打去,“接引,你不為人子!”
    元始天尊怒,阿彌陀佛卻不怒,不慌不忙地將接引寶幢祭起。接引寶幢與三寶如意在空中激斗,你來我往斗得不亦樂乎。
    不光是元始天尊,那女媧娘娘和準提佛母也在空中爭了起來,二人倒是沒有大打出手,女媧娘娘不斷催動混元金斗去收混沌鐘,準提佛母則使七寶妙樹杖連刷。在二圣相爭之下,混沌鐘穩穩的懸在空中,保持在一個微妙的平衡之中。
    女媧娘娘直視準提佛母,輕聲道:“還請佛母高抬貴手,讓這至寶物歸原主。”女媧娘娘這么說,是指這混沌鐘曾為上古妖皇東皇太一所有,若是能歸妖教,也稱得上是物歸原主。
    女媧娘娘話音剛落,就聽準提佛母笑道:“娘娘此言差矣,封神劫后,天顯異象至寶歸蓮花,這混沌鐘入我佛門,才真的是物歸原主!”說著,準提佛母將手中七寶妙樹杖一震,七寶妙樹杖上光芒大作,狠狠地向混沌鐘刷去。
    準提佛母突然發力,將混沌鐘刷的往他這邊一歪,那邊混元金斗力量不夠,平衡被打破,混沌鐘向準提佛母飛來。
    女媧娘娘見狀,也顧不得昔日情分,玉手一揚,乾坤鼎飛出,鼎蓋大開,去收混沌鐘。
    準提佛母用手一指,十二品三色蓮臺飛起,擋住乾坤鼎。
    “準提!”女媧娘娘見好事被準提佛母壞了,心中大怒,將造人鞭一卷,只聽噼啪聲響,造人鞭如靈蛇出洞,直探出去纏向混沌鐘。不想準提佛母早有準備,祭起十二品造化青蓮,只見青光一閃,將女媧娘娘的造人鞭擋在青光之外,根本近不得混沌鐘。
    四圣齊聚于此,為的是攻打金鰲島,破滅截教。不想現在竟然演化成了四圣奪鐘,元始天尊和阿彌陀佛、準提佛母和女媧娘娘,四圣捉對打斗,卻是把另一位主角陳九公給丟在了一旁。
    作為混沌鐘的主人,陳九公似乎一點也不在意那先天至寶,手持混元劍站在云頭,陳九公好像看戲一樣,看著四圣爭奪本屬于自己的寶物。
    這么一位圣人站在一旁,正在奪鐘的四圣不會不知,但見陳九公沒有出手,他們樂得不去理會他,只是暗暗提高警惕,防備陳九公漁翁得利。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能讓混元圣人動心的,卻只有先天至寶。
    闡教若能得混沌鐘,那么元始天尊集盤古幡、混沌鐘在手,一攻一守,擊敗陳九公奪得諸圣第一的位子,也是指日可待。
    佛門若得混沌鐘,氣運就能穩固,再過七八個量劫,佛門也是洪荒第一大教。
    而妖教呢,若能拿到混沌鐘,女媧娘娘就將妖教牽出西牛賀洲,去東勝神洲、南瞻部洲那樣的繁盛之地。妖教在洪荒的地位,也不會像現在這么尷尬。
    原本是同盟,現在卻為混沌鐘而爭斗,爭著爭著,四圣就打出了火氣。就連幾千年的盟友,一直共同進退的準提佛母和女媧娘娘都打紅了眼,就更別提阿彌陀佛和元始天尊了。
    道行大進后,元始天尊的道行以不比阿彌陀佛差,又有盤古幡在手,將阿彌陀佛打得節節敗退。全力催動盤古幡,射出鋪天蓋地無數道混沌劍氣,元始天尊趁機向混沌鐘沖去。
    得至寶,能保佛門興盛七八個量劫,阿彌陀佛豈能放過。此時的他,連面皮都不要了,硬扛著混沌劍氣,向元始天尊沖去,擋在元始天尊和混沌鐘之前,揮著靈寶惡狠狠地向元始天尊打去。
    一時間,四圣陷入僵持之中。就在這時,陳九公抬頭望向西方,只見西方千里玄黃之氣浩浩蕩蕩,陳九公不由得面色一變,暗恨:“太清,反復小人也!”(未完待續……)I1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