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61章玄黃世界(10-22)      第960章封印倚帝(10-22)      第959章因果(10-22)     

截教仙672 四圣攻金鰲上

準提佛母知道,想要擊敗陳九公,就要先破了萬仙陣。
    眼看準提佛母向絕仙門沖去,四圣都想道了他是要做些什么,元始天尊、阿彌陀佛、女媧娘娘連忙攔住陳九公去路,不讓他去追準提佛母。
    陳九公使手中混元劍一蕩,蕩開接引寶幢,反手一劍,斬在盤古幡上。左手輪槍,槍尖點在造人鞭上,那造人鞭仿佛被斬斷尾巴的毒蛇,猛地縮了回去。
    陳九公將身一晃,越過元始天尊,向準提佛母沖去。元始天尊連忙連連揮動盤古幡,一道道混沌劍氣射向陳九公后心。阿彌陀佛雙手一推,九品金蓮化作一道金光攔在陳九公面前。女媧娘娘用手一指,那先天五方旗返本還源,化作二十四顆造化珠,造化珠上金光閃爍,化作混元金斗,祭在空中去收陳九公。
    面對三圣的攻擊,陳九公一時無法脫身,只能將混沌鐘祭起,從后面去砸準提佛母。自己揮劍舞槍,將三圣的攻擊一一化解。
    感覺到身后傳來一陣惡風,準提佛母回身一看,見混沌鐘砸來,也不驚慌,將十二品三色蓮臺祭起。十二品三色蓮臺在空中一轉,正好將混沌鐘托住,使其無法向前。
    擋住了混沌鐘,準提佛母應該趁機殺入絕仙門中,以他一人之力,是破不了誅仙劍,也破不了萬仙陣。但他在誅仙劍陣中攻擊絕仙門,截教萬仙就無法再給陳九公提供力量。無了萬仙相助,陳九公想以一敵三,恐怕就不那么容易了。
    可當準提佛母的目光,落在那被十二品三色蓮臺阻住的混沌鐘上時,心中不禁閃過一絲貪念。看看那落在三圣圍攻中的陳九公,準提佛母二目之中金光一閃,抓著七寶妙樹杖的手上金光一閃。
    七寶妙樹杖上金光陣陣,準提佛母揮杖向混沌鐘刷去。在此時此刻。這位佛門圣人卻是起了貪念,想奪陳九公的混沌鐘。
    將準提佛母的所為盡收眼底,當看見他拿七寶妙樹杖去刷混沌鐘時,阿彌陀佛面露苦笑,喃喃道:“師弟,不可啊!”
    揮動手中盤古幡發出道道混沌劍氣打向陳九公,元始天尊側目看到準提佛母的舉動,不由得氣急,“準提!混賬!”
    與阿彌陀佛和元始天尊不同,陳九公哈哈大笑。將混元劍一橫,混元劍上沖起萬丈紫光,陳九公一揮劍,千里之內盡是紫色。紫光所過之處,三圣紛紛退避。
    陳九公趁機沖出戰團,向準提佛母沖去。
    “哪里走!”阿彌陀佛將手中接引寶幢、戒刀全部祭出,兩件寶貝追著陳九公打去。
    女媧娘娘也將紅繡球狠狠砸去,向陳九公腦后砸去。
    當然,還少不了元始天尊。只是在催動盤古幡時,打出道道混沌劍氣。看著那向準提佛母殺去的陳九公,元始天尊眼中精光閃動,袖口中白光點點。隱而不發。
    此時準提佛母正以七寶妙樹杖刷著混沌鐘,眼看著將混沌鐘上混沌色光芒刷散,心頭卻沒有由來的一顫。
    準提佛母一抬頭,就看見陳九公破空殺來。嚇得準提佛母顧不得混沌鐘,轉身就跑。
    準提佛母一走,陳九公伸手一招。混沌鐘倒飛而回,懸在陳九公頂上。
    混沌鐘至,瞬間垂下條條混沌之氣,為陳九公擋住來自身后的攻擊,讓陳九公毫無顧忌的去追準提佛母。
    慌忙之間,準提佛母也知道自己剛才犯了大錯。現在已經不能往絕仙門里跑了,情急之下準提佛母開始繞著誅仙劍陣狂飛。
    準提佛母在前面跑,陳九公在其身后追,在陳九公后面,還有三圣不斷地攻擊陳九公,試圖將陳九公重新拖入戰團中。
    圣人速度極快,轉瞬之間,準提佛母就來在了誅仙門前。此時準提佛母就等著,自己師兄和元始、女媧將陳九公攔住,自己好殺入誅仙劍陣。
    不想就在這時,一道黃光突然從誅仙門中射出,一長三尺,寬二尺,厚一尺的黃色大書擋在準提佛母面前。
    “鎮元子!”看到此書,準提佛母心頭暗恨,催七寶妙樹杖向地書刷去。
    誰知那地書無人翻動,自己打開,也看不清書中有什么東西,只見氤氳黃光升起,黃光中參天古樹拔起,正是那戊土靈根人參果樹。
    人參果樹上,真正的戊己杏黃旗招展,旗面上飛出一朵黃蓮,擋在七寶妙樹杖下。
    準提佛母冷哼一聲,七寶妙樹杖上金光如利刃,瞬間撕碎了黃蓮。七寶妙樹杖去勢不改,向戊土三寶刷去。
    中央戊己杏黃旗、地書,都是蘊含戊土之道的頂級先天靈寶,人參果樹是與地書同生的頂級先天靈根,三寶同源,齊齊放出黃光,那黃光凝實如墻,擋住七寶妙樹杖。
    一擊沒能破開黃光,準提佛母眼中寒光一閃,再次揮杖,將黃光擊得粉碎。眼看著七寶妙樹杖向戊己杏黃旗刷去,那三寶化作三道黃光,飛入誅仙門中。
    見三寶退走,準提佛母臉上沒有絲毫喜色,因為那陳九公已經來在了他身后。準提佛母猛地回身,全力將七寶妙樹杖向陳九公臉上砸去,這一擊蘊含著準提佛母對陳九公的怨恨。
    混元劍當空一挑,輕輕松松地將準提佛母含恨一擊化解,陳九公左揮劍右輪槍,向準提佛母擊去。
    混元劍壓住七寶妙樹杖,弒神槍破開十二品三色蓮臺,陳九公張口一吐,一道紫光從口中噴出,當空化作一杖,將十二品造化青蓮砸飛,重重地抽在準提佛母臉上。這一擊雖未能將準提佛母打倒,卻將他打得往后一個踉蹌。
    陳九公得勢不饒人,揮槍祭杖連連打中準提佛母,將準提佛母打倒在誅仙門前。
    好在三圣趕來,為準提佛母分擔了來自陳九公的火力。感覺身后傳來三道破空之聲,陳九公嘴角露出一絲冷笑,暗催混沌鐘護身,一步踏出,輪槍向準提佛母頭上打去。
    這一槍并沒有打到準提佛母,原來陳九公這一擊,打準提佛母是假,打沖到他身后的阿彌陀佛是真。連同這一槍,還有一劍,正是這一劍破開九品金蓮的防御,才讓弒神槍輪在了阿彌陀佛頭上。
    當弒神槍臨身時,只見那弒神槍上紫光大作,紫光將阿彌陀佛上半身罩住,瞬間破了阿彌陀佛護身的寂滅佛光,將阿彌陀佛抽飛出去。
    阿彌陀佛橫著飛出百丈之外,重重地跌在云層中。陳九公一步踏出,輕輕一步跨過數十丈,就來到了元始天尊近前。
    方才見陳九公撂倒了準提佛母,元始天尊并未在意,但見陳九公又將阿彌陀佛撂倒,元始天尊就知道麻煩了,將太極圖一卷,太極圖中飛出一道金光,金光化作一道金橋。
    就在元始天尊還未上到金橋上的一瞬間,混元劍至,一劍將金橋斬成兩段。金橋一斷,便化作點點金光消散,讓元始天尊一腳踏了個空。同時摧天杖至,狠擊元始天尊面門。
    摧天杖打在元始天尊面門,紫光四濺,摧天杖倒飛,元始天尊被打得頭暈目眩。
    陳九公將弒神槍祭起,弒神槍化作一道紫光,向元始天尊刺去。元始天尊此時頭暈,隱隱見紫光襲來,連忙揮盤古幡去擋。
    陳九公正要揮劍去砍元始天尊,卻被女媧娘娘以造化珠化作的天地玄黃玲瓏塔擋住,雖然這一劍被女媧娘娘擋住,但陳九公卻祭起混沌鐘。
    只聽鐺得一聲,元始天尊被混沌鐘從空中砸落。
    算上一開始的女媧娘娘,準提佛母、阿彌陀佛和元始天尊,四圣一一被陳九公放倒。
    陳九公倒也不介意再撂倒女媧娘娘一次,揮劍向女媧娘娘斬去,卻感覺到身后有些不對。陳九公棄了女媧娘娘,回身一劍,擋住一道金光。
    感覺混元劍上傳來力量,陳九公微微一皺眉,抬頭一看,見是那準提佛母持七寶妙樹杖來打。隨著準提佛母揮動七寶妙樹發出的一招一式,都伴有一道金光。
    陳九公察覺到此時的準提佛母,似乎變了一個人,舉手投足之間引動天地之力,威力之強遠勝剛才。
    “陳九公,我準提拼死也要落你面皮!”準提佛母咬牙切齒地向陳九公打去,心神已被怒火充滿。
    想今日四圣齊聚,沒能破了誅仙劍陣,這已經是莫大的恥辱了。陳九公出誅仙劍陣后,四圣聯手圍攻,又沒能把他戰敗,更是讓四圣顏面無光。再后來,竟然被陳九公一一打倒,這讓準提佛母有些承受不了。
    準提佛母身后金光萬丈,金光中高達萬丈的菩提樹挺立,菩提樹枝條搖曳之間,吸取著樹身外的金光。隨著金光入體,菩提樹枝葉收攏,化作條條手臂,樹身化作人身。
    當金光散盡后,那菩提樹已化作一高萬丈,千首千手的金身。
    準提佛母虛晃一杖,整個人化作一道金光,沒入那千首千手的金身中。霎時間,金身縮小,直至丈六。
    金身千首千口齊齊發出聲音,那聲音與準提佛母的聲音一般無二,“陳九公,吃我一擊!”說話間,金身沖起,卷著金光向陳九公撞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