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30)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30)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30)     

截教仙663 破塔破陣

在洪荒,每個圣人大教,都有自己的鎮教大陣。人教有兩儀微塵陣,闡教有混元一氣陣,妖教有先天五行大陣,佛門有娑訶薩羅若闍大陣。
    那么,截教呢?
    并非想人們想象的那樣,截教的鎮教大陣,不是那洪荒第一殺陣誅仙劍陣,而是通天教主所創的萬仙陣。
    截教陣道,洪荒無雙。這名號,是通天教主打出來的。身為盤古元神三分所化,通天教主在自己所得的那三分之一開天烙印中,所得的就是陣道。
    早年間,截教雖為洪荒第一大教,但無至寶鎮壓氣運。作為圣人,通天教主哪能不知其中的危害?那誅仙劍陣雖然了得,但主殺伐,根本不適合鎮壓大教氣運。
    通天教主這才創出萬仙陣,以截教萬仙,借陣道鎮壓截教氣運。就這樣,截教成了洪荒第一大教,金鰲島上萬仙來朝。
    這萬仙陣是通天教主最頂峰的陣道體現,不光可鎮壓氣運,還可將萬仙之力集于一身。正是因此,通天教主才敢在已知四圣聯手的情況下,還敢攜萬仙下界。
    背靠萬仙陣,通天教主單人獨劍,殺得四圣束手。雖然其中有六魂幡的作用,但也足以證明萬仙陣的不凡。若非西方二圣趁機破出玄門,雙雙化佛,準提佛母重凝金身,恐怕封神一戰,得勝的就是截教。
    人間劫時,截教萬仙隨陳九公下界,布下萬仙大陣,截教萬仙之力加持于陳九公之身,助陳九公破了妖教的先天五行大陣。
    十年前,截教眾仙東歸,多寶道人損落,陳九公一怒出金鰲,攜誅仙劍陣大戰五圣。讓陳九公和誅仙劍陣之威,牢牢的印在了五圣心中,讓他們忽略了截教真正的鎮教大陣萬仙陣。
    陳九公以四島化誅仙劍陣四門,命截教一萬多弟子分入四島隱于四門之中,陳九公給孔宣、鎮元子、玉帝、王母的那四面旗子,其實就是四張萬仙陣的陣圖。讓他們在四島中,聚截教眾門人弟子,布下四個萬仙陣。當然了,每個島上都不足萬仙,這萬仙陣有些名不副實。但這縮小版的萬仙陣。將眾仙之力加持在孔宣、鎮元子、玉帝、王母四人身上,由他們四人助陳九公催動誅仙劍陣,才使誅仙劍陣能爆發出這般巨大的威力,不被四圣所破。
    截教門下的確沒有斬三尸的準圣,孔宣、鎮元子、玉帝、王母四人也不過都只斬了二尸,但各有三千多修士法力加持在身,使他們的法力超越了青蓮造化佛、藥師王佛等斬三尸的準圣,直逼混元圣人。將這四股龐大的法力與誅仙劍陣相合,催動誅仙四劍。威力是何等的巨大?
    這般巨大的威力,讓四圣根本鎮不住誅仙四劍。這般巨大的威力,讓四圣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威脅。
    作為圣人中墊底的存在,女媧娘娘感覺到了不妙。慌忙中抬手一指,那天地玄黃玲瓏塔一下散開,化作二十四顆造化珠。女媧娘娘手指連點,二十四顆造化珠化作先天五方旗。圍繞在女媧娘娘四周。
    劍光斬下,先天五方旗無風自動,齊齊招展。青蓮寶色旗上青光繚繞。青光中現出一朵青蓮。離地焰光旗上焰光陣陣,一朵赤蓮從赤光中浮出。素色云界旗上白光閃閃,隨著白光閃動,一朵白蓮呼之欲出。玄元控水旗已被黑光包裹,黑光中水聲陣陣,一朵黑蓮沖出黑光。戊己杏黃旗通體放出黃光,黃光中一朵黃蓮盛開。
    赤、青、黃、白、黑五色蓮花在女媧娘娘頭頂,以五行之勢排列,五方旗飛起,分落五蓮之上,各放豪光億萬,赤、青、黃、白、黑五色光芒交織成華蓋,為女媧娘娘擋住那劍光。
    頭頂九品金蓮,腳踏十二品造化青蓮,阿彌陀佛催動兩大至寶護身。同時這位圣人的臉色真的不是很好,他那疾苦無比的臉上仿佛能滴下苦水。
    準提佛母一邊催動十二品三色蓮臺,一邊催七寶妙樹杖連連向那劍光刷去。
    還有就是那元始天尊,全力催動盤古幡,發出一道道巨大的混沌劍氣,與劍光硬抗。
    四圣擋下一波劍光,那誅仙四劍又齊射一輪,不住地發出威力巨大的劍光,斬向四圣。誅仙劍陣不破,這劍光就不會斷。
    知道這耗下去不是事兒,元始天尊將太極圖祭起,那太極圖化作一橋,元始天尊揮盤古幡,發出混沌劍氣,與那襲來的劍光一同消散。飛身上了金橋,大聲呼喊:“我等合力,強破此陣!”說著,金橋消失,帶著元始天尊落下八卦臺前。
    元始天尊將手中盤古幡一抖,盤古幡幡面一卷,一連九道混沌劍氣,將八卦臺罩住。
    聽到元始天尊的聲音,阿彌陀佛、準提佛母和女媧娘娘紛紛離了戮仙門、陷仙門和絕仙門,向大陣中央的八卦臺殺去。現在他們根本定不住誅仙四劍,曾經的破陣之法已經不管用了,現在能做的,就是合四圣之力,強破此陣。
    圣人神通廣大,須臾間就到了八卦臺前。可他們看到的是,揮舞著盤古幡猛攻混沌鐘的元始天尊,和站在八卦臺上,面帶笑容的陳九公。
    四圣雖然到了八卦臺前,但誅仙四劍仍然發出強大的劍光,一道連一道,一波接一波的向他們發起攻擊。被誅仙劍陣牽扯了大部分的精力,要不斷地防御劍光的攻擊,使得四圣根本無法盡全力攻擊陳九公,也就破不開護持陳九公的混沌鐘。
    沒過多久,四圣就發現了他們錯了,大凡陣法都有破解之道,也可強行破陣。但無論如何,強行破陣都要更費力氣。想他們幾個用了破解誅仙劍陣的方法都無法破陣,就更別想要強破此陣了。
    催動七寶妙樹杖,將襲來的劍光刷開,準提佛母心念急轉,“陳九公使誅仙劍陣與萬仙陣相合,原本非四圣不破的萬仙陣,現在已經破不了了。太清圣人不出手,我四圣想破此陣,恐怕還要先破那四個萬仙陣。”想到此粗話,準提佛母腳下一震,那十二品三色蓮臺向阿彌陀佛飛去。
    見準提佛母將十二品三色蓮臺向自己丟來,阿彌陀佛雖有些詫異,但也將那蓮臺接在手中。
    這時,只聽準提佛母喊道:“師兄,你往戮仙門內,布下摩訶婆羅阿般羅大陣。玉清道友,你在誅仙門布你闡教混元一氣陣。娘娘,可在絕仙門布先天五行大陣。我在陷仙門內,布阿唎耶多羅大陣。你我四圣,以四陣破他四陣!”
    聽準提佛母之言,元始天尊、阿彌陀佛和女媧娘娘都在心里暗暗叫好。他們也看出來了,在誅仙劍陣四門中,隱藏著四個縮小版的萬仙陣,不先破了這四個萬仙陣,就破不了誅仙劍陣。所以才導致現在四圣落于下風,被誅仙劍陣殺得手忙腳亂。現在好了,準提佛母急中生智,想出這么一個好辦法,以陣破陣,以四教的鎮教大陣,來對抗截教的萬仙陣、誅仙劍陣。
    四圣紛紛離開八卦臺,往四門撤走。
    剛剛準提佛母的話,八卦臺上的陳九公和無當圣母也都聽見了。在心底盤算一下,無當圣母暗道不好,連忙上前一步,從袖中拽出一面黑幡。
    這黑幡不大,但有六尾,六尾中的五尾上寫著五個名字,分別是老子、元始天尊、阿彌陀佛、準提佛母和女媧娘娘,五圣的名諱。
    無當圣母抓幡在手,向陳九公低聲道:“教主,可要……”
    看到無當圣母把六魂幡拿出來,陳九公搖了搖頭,“師叔放心,他們想破我截教大陣,無異于癡人說夢。”
    “這……”聽陳九公的話,無當圣母都不知道該怎么說了。作為通天教主的二弟子,無當圣母自也精通陣道,她知道如果四圣按著準提佛母說的做了。無論是萬仙陣,還是誅仙劍陣都得被他們破了。可陳九公是截教圣人,是截教教主,他這么說,無當圣母還真不敢反駁。
    陳九公掃了一眼無當圣母的臉色,不由得哈哈大笑,“師伯放心,那準提此計雖妙,不過卻想當然了。”說罷,陳九公用手一指,混沌鐘從空中落下,浮在無當圣母面前。“師伯,你且持鐘在此,待我去教訓教訓他們。”
    無當圣母懷里的混元劍飛起,被陳九公抓在手里,持劍在手,陳九公直向絕仙門飛去。
    在陳九公飛離八卦臺的同時,四圣也回到四門,紛紛在四劍之下立定,一邊抵擋四劍放出的攻擊,一邊開始著手布陣。
    就在這時,化作絕仙門的三仙島上,云霄宮前,一座有三千五百七十三人一起布下的大陣前,孔宣盤膝而坐,不斷地打出道道法決。突然,一個聲音傳入孔宣耳中,孔宣猛然睜開雙眼,仰頭發出一聲長嘯,背后沖起赤、青、黃、白、黑五色神光。
    絕仙劍下,女媧娘娘已將造化珠所化的五方旗祭起在空中,抵擋誅仙劍光的同時,女媧娘娘雙手連連揮動,造化之力在半空中凝聚出先天五行大陣陣圖。
    陣圖成形,女媧娘娘素手一揚,就要布下大陣,可在這時,赤、青、黃、白、黑五色神光從絕仙門里沖出,沖著女媧娘娘一刷,女媧娘娘消失在絕仙門中。(【大宋的智慧http:www.booksrc.netshow331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