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3)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3)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3)     

截教仙663 一幡在手天下無敵

說時遲,那時快。
    元始天尊從被孔宣以五色神光拿了,到丟回到誅仙劍陣之中,也不過是一眨眼的功夫。
    元始天尊的反應已經夠快的了,可當他反應過來時,以被混沌鐘撞翻在地。
    鐺……
    力的作用是相互的,能把混沌鐘都震響,那這一撞可是不輕啊。
    這一撞,直將元始天尊撞飛出去,直接把他撞出了絕仙門,撞出了誅仙劍陣。
    飛出誅仙劍陣,元始天尊在空中猛地一挺,立起身子,臉上一片鐵青。
    想想分分鐘前,自己就站在這里狂笑。不想分分鐘之中,就連連被人落了幾次面皮。
    陳九公也就罷了,那是混元圣人,而且自己在他手里吃虧也不下一次了。可是那孔宣連三尸的未斬,自己被他的五色神光拿了,又被丟入陣中,這是奇恥大辱啊。就這個,真是比當年被陳九公暴打還要恥辱啊。
    惱羞成怒的元始天尊,手中現出盤古幡,就要殺回誅仙劍陣。
    這時,一個聲音隨風飄來,“師兄,莫要沖動。”
    洪荒中,能叫元始天尊一聲師兄的,沒有幾個。也就是女媧娘娘、通天教主、玉帝、王母。
    通天教主是不可》能了,玉帝、王母此時都在誅仙劍陣中,當然也不可能。那么這位的身份,也就呼之欲出了。
    彩霞飄飄,香氣彌漫,祥云朵朵,花灑東海。
    女媧娘娘飄然而至,來在元始天尊身旁,微微一禮,“見過師兄。”
    如果是以前的元始天尊,肯定是用鼻子發出嗯的一聲,也就完了。可自被陳九公打傷后。元始天尊就好像懂得了什么叫禮貌。
    這不,即使在暴怒之中,元始天尊也向女媧娘娘回禮。
    “師兄,那陳九公詭計多端,師兄莫要中了他的算計,還是等佛門二位教主來了,再破他大陣,滅他截教。”
    女媧娘娘這是在提醒元始天尊,同時也是給他個臺階下。
    元始天尊一琢磨,就感覺女媧娘娘說的十分在理。現在的陳九公是擺明了不想和自己死磕。即使自己殺入陣中,也是枉然。不如等阿彌陀佛和準提佛母來了,合四圣之力,再破他誅仙劍陣,滅他截教。
    想明白了其中因果,元始天尊暗暗點頭,正要與女媧娘娘說兩句客套話,好把這一頁暫且翻過去。可就在這時,絕仙門傳出孔宣的聲音。“元始小兒,不過如此!”
    元始天尊聞言,被氣得頭上青筋暴跳。他方才出誅仙劍陣時,曾留下一句話。說誅仙劍陣不過如此。也就在剛說完那話不就,就被狠狠地落了面皮。現在孔宣稱他為元始小兒,還說他不過如此,這不是打臉。又是什么?
    見元始天尊有些下不來臺,女媧娘娘連忙說道:“師兄,莫要與他們呈口舌之爭。明日就是他截教滅教之時。”
    “師妹所言甚是。”元始天尊從牙縫中擠出幾個字,咬牙切齒地說道。
    二圣就在絕仙門前等候,等到明日西方二圣到來,好四圣聯手,攻破誅仙。像封神劫時一樣,要使截教覆滅。
    圣人看千年如一日,一日如千年。可是這一日,卻讓四圣知道了什么叫度日如年。
    阿彌陀佛和準提佛母在八寶功德池前,早就坐不住了,只等著十年期滿,殺至東海,找陳九公報仇雪恨。而元始天尊和女媧娘娘呢,坐在絕仙門前,只聽從門中傳來無數人的取笑聲。
    這些出言取笑的,都是截教的晚輩弟子,有八代的,有九代的,還有十代了。以他們的身份,無論他們怎么取笑,元始天尊和女媧娘娘都無法反駁。身份差距太大,二圣和他們對罵,都感覺掉價。
    元始天尊恨得牙根癢癢,怒道:“截教門下,根性淺薄,皆不為人子。”
    一旁的女媧娘娘也氣得夠嗆,剛才竟然有人罵她是妖婦,其實想想說女媧娘娘是妖婦,也沒有錯,但女媧娘娘這么多年哪里聽得過這個。只見這位妖教教主粉面含煞,鳳目中閃著寒光。
    女媧娘娘氣量狹小,是出了名的。想當年,紂王不過題詩一首,就氣得她遣出軒轅墳三妖,禍亂商湯江山。現在被人罵作妖婦,又豈能容忍,“師兄所言甚是!待破了他誅仙劍陣,就要截教門下個個遭劫!”
    女媧娘娘這么一說,絕仙門里罵得更歡了。雖說這會與圣人結下因果,遭圣人記恨,但都到這份兒上了,還尋思多有什么用啊。就是不罵,等他們破了誅仙劍陣,也不會自己這些人好過,那干嘛不罵呢。
    就這樣,截教弟子越罵越難聽。別忘了,此時的絕仙門是三仙島所化,在三仙島上不只有孔宣、云霄娘娘這樣的大神通者,還有截教晚輩弟子,在其中有一些人連仙道都未成。如果是有道全真,有些話自然是不好出口,但那些小輩弟子,可就不慣著元始天尊和女媧娘娘了。罵著罵著,一個人間的污穢言語都涌了出來,只把女媧娘娘氣得花枝亂顫,恨得元始嘴唇顫抖。
    當聽到有人說他和女媧娘娘有一腿時,元始天尊實在是忍不住了,這么多年也沒聽過這般罵法啊,直氣得他沖到絕仙門前,大喊道:“陳九公!可敢出陣與我一戰!”
    元始天尊話音剛落,還沒等到陳九公迎戰,就聽絕仙門里傳來了截教弟子的聲音,“元始小兒,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你也配與我家祖師一戰?”
    元始天尊聞言,臉上一片潮紅,那潮紅色一閃而過,元始天尊臉上浮上一層青色。想他元始天尊乃盤古元神三分所化,自一出世就有大羅金仙頂峰修為,這么多年來也沒不知道什么叫撒尿啊,就更別說照照自己了。
    “師兄,莫要理會他們,只等明日破陣罷了。”女媧娘娘鳳目中殺機一閃,對元始天尊說了一句,然后就閉上了雙眼,周身玄光大作,將截教眾弟子的聲音全部隔絕在外。
    看到女媧娘娘的所為,元始天尊也知道,和這些小輩爭也爭不出來什么,當即盤膝坐下,身上白光一閃,玉清仙光在身前結成光幕,將所有聲音擋在白光之外。
    誅仙劍陣中,八卦臺上,無當圣母笑得花枝亂顫,“教主,那二圣可是吃了個啞巴虧啊。”
    陳九公臉上也浮出微笑,他二世為人,倒是會許多罵人的段子。可畢竟身份在這兒呢,他也沒有辦法一展雄風,但今日見自己門下把二圣罵得狗血噴頭,心里只覺得無比的爽快。此時陳九公就想著,只等此戰了結之后,就把剛才那幾個罵得最歡、罵得最好的弟子找出來……重賞!
    金烏西落,玉兔起;彎月回巢,紅日東升。
    轉眼就到了次日。
    靈山,八寶功德池前,阿彌陀佛和準提佛母齊齊起身,相視一眼。只聽阿彌陀佛道:“師弟,十年期滿,你我該出山了。”
    準提佛母點了點頭,眼中寒光流轉,抓著七寶妙樹杖的手上泛著金光。
    準提佛母等這一天,可是等了好久了。
    自被陳九公拿弒神槍暴抽一頓之后,準提佛母就日日想著,夜夜盼著,就等著今日一雪前恥。
    此時八寶功德池前還有一人,就是那佛門三教主青蓮造化佛。青蓮造化佛知道二圣要往哪里去,也知道他們要去做什么,便從袖中取出十二品造化青蓮,呈于阿彌陀佛,“青蓮助兩位師兄得勝而還!”
    “多謝師弟!”阿彌陀佛也不客氣,伸手接過十二品造化青蓮,收入袖中。然后與準提佛母相視一眼,“師弟,我們走吧!”
    “走!”準提佛母一咬牙,說了個走字,整個人就化作一道金光,消失在八寶功德池前。
    見準提佛母這般著急,阿彌陀佛微微搖頭,輕嘆一聲,“但愿今日能了結這段因果。”說著就化作白光,消失在青蓮造化佛面前。
    目送二圣離去,青蓮造化佛望著東方,臉上一片猙獰,咬牙切齒地道:“陳九公,今日就是你截教臨災之日!”
    二圣全力趕路,很快就到了東海,與元始天尊、女媧娘娘相會與絕仙門前。
    因為東勝神洲再往東才是東海,也就是說東海在地仙界的最東方。所以,無論那位圣人來金鰲島,都是從西面來,都會來到絕仙門前。
    自從昨日被截教門人弟子一頓臭罵之后,元始天尊和女媧娘娘心里就憋著一股氣,只等此時佛門二圣駕臨,直把元始天尊和女媧娘娘高興的,比當年證了混元道果還要歡喜。
    四圣互相見禮之后,準提佛母笑道:“今日與二位道友相會于此,不由得讓我想起封神劫時,我師兄弟與玉清、太清道友攻破誅仙陣。”
    準提佛母話音剛落,就聽元始天尊道:“不光是誅仙陣,還有那萬仙陣呢。”
    三圣聞言,都哈哈大笑。這時,只聽陣中傳來陳九公的聲音,“蛇鼠一窩,不外如此。爾等也別高興的太早了,免得在我陣中落了面皮!”
    “哼!”準提佛母冷哼一聲,沖著絕仙門內喝道:“陳九公休得猖狂,且看我四圣如何破你大陣。”
    誅仙劍陣中,八卦臺上,一直穩坐如鐘的陳九公猛地站起身,大喝一聲:“截教門下聽令,隨本教主落圣人面皮!”(未完待續……)I1292
    書迷樓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收藏書迷樓(www.booksr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