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30)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30)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30)     

截教仙662 強奪盤古幡

昆侖山,玉虛宮前。
    闡教眾仙一字排開,立于宮前。
    當元始天尊踏出玉虛宮時,云中子一步從眾師兄弟之中跨出,一揖到地,高聲道:“恭祝老師旗開得勝,蕩平金鰲島。”
    有云中子帶頭,闡教眾仙齊呼:“恭祝老師旗開得勝,蕩平金鰲島。”
    元始天尊哈哈大笑,“好!今日為師就要蕩平金鰲島!”說著,元始天尊已經消失在昆侖山上。
    元始天尊知道,得到明日才是阿彌陀佛、準提佛母的十年期滿,可他仍然先行一步,卻是要獨闖誅仙劍陣。
    當離東海還有萬里之遙時,元始天尊耳畔傳來了陳九公的聲音。
    “元始,既然來了,何不入陣?”
    元始天尊臉上露出自信的笑容,也不答話,只是將身微微一動,萬里之遙在圣人面前旦夕而過。
    落在絕仙門前,元始天尊朗聲道:“陳九公,且看我手段!”說著,飛身入了絕仙門,抬頭打出一道白光,直奔那高聳的八卦臺上打去。
    無比猛烈的白光迎面而來,還未鄰近八卦臺,一路上就破開重重煞氣。陳九公眼中精光一閃,心中暗道:“果然有所長進。”
    心中雖有所想,但陳九公手上卻不慢,抬手發雷催動誅仙劍陣。
    雷聲一響,大陣運轉開來,懸于四門上的誅仙四劍齊齊震動,劍上光芒一閃,各發出一道劍光。
    此時元始天尊剛入絕仙門,那絕仙劍發出的劍光,直射元始天尊。而其余三道劍光,則是奔那襲向八卦臺的白光打去。
    劍氣襲來,元始天尊微微抬起左手。食指、中指并劍一指,一道紫光射出,與劍氣一起泯滅。同時。元始天尊右手伸出,往大陣中央一指。那道白光爆裂開來,三寶如意從白光掠出,在空中一轉,躲過三道劍氣,直奔八卦臺上的陳九公擊去。
    陳九公穩坐八卦臺,左手食指連連點動,誅仙劍陣運轉不停,誅仙四劍發出一*劍氣。殺向元始天尊和那三寶如意。
    正所謂: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更別說,如今距道祖講道已有數年光景。只見那元始天尊指尖不斷射出道道紫光,破去一道道絕仙劍氣。舉手投足之間不沾一絲煙火,卻是今非昔比。
    再說那擊向八卦臺的三寶如意,飛在空中被道道劍氣打中,微微顫抖之下,向后飛退,回到元始天尊手中。
    抓三寶如意在手,元始天尊面色一青。用手在三寶如意上摩挲一下,收進袖中。
    想他元始天尊煉器洪荒無雙,成道之寶自然更不會馬虎了。
    修道之人都知道。天有三寶日月星,地有三寶水火風,人有三寶精氣神。這三寶如意,正是元始天尊采天地人三寶所煉。三寶集的越多,這三寶如意威力就越大。自成道至今,數個元會下來,這三寶如意不知集了多少三寶。
    可剛才三寶如意一入手,元始天尊就感覺到,這寶貝被誅仙劍陣中的劍氣削去不少元氣。三寶損失的就更多了。
    無了三寶如意,誅仙劍陣的全部火力集中。道道劍氣從四面八方,鋪天蓋地地向元始天尊射出。讓元始天尊來不及發怒,慌忙祭起太極圖護身。
    一*劍氣無窮無盡的殺來,雖不能將元始天尊如何,但卻讓他抽不出手來,去攻擊陳九公。元始天尊心里又氣又急,高聲喊道:“陳九公!可敢與我一戰!”
    誅仙劍陣,非四圣不破。這不是洪荒傳言,而是道祖親口說的。無論合道前,還是合道后,道祖都不會說假話。所以,元始天尊就是再自信,也不會相信憑自己的實力就能破了誅仙劍陣。
    可要這么說,他孤身一人殺至東海,沖入誅仙劍陣又是為何什么呢?無他,為了與陳九公一較高下,印證自己的毀滅之道罷了。
    自當年與女媧娘娘聯手,與陳九公一戰后,元始天尊被陳九公以毀滅之道打傷,破了圣人不磨不滅的神話。可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正是陳九公那一擊,讓元始天尊從中悟出了一些東西,在紫霄宮聽道祖講道后,元始天尊回昆侖山閉關修煉,終于道行大進。今日這才自信滿滿的前來,想與陳九公一較高下,不光要一雪前恥,還要奪那諸圣之中第一人的美稱。
    所以說,元始天尊要戰的是陳九公,而不是誅仙劍陣。在元始天尊看來,以陳九公的身份,只要自己邀戰,陳九公必然不會避戰。所以當元始天尊入絕仙門時,口中喊的是“陳九公,且看我手段”,而不是“陳九公,看我破你誅仙劍陣”。
    可讓元始天尊萬萬沒想到的是,陳九公根本不吃他這一套。入了誅仙劍陣后,連陳九公的面都沒見到,就迎來漫天劍氣。
    心里又氣又急,元始天尊狠狠一咬牙,將手中太極圖往空中一拋,太極圖放出萬丈金光,金光之中一座金橋緩緩沉下,元始天尊一步邁上金橋。
    只要元始天尊還在誅仙劍陣中,那鋪天蓋地的劍氣就不會放過他。一道道劍氣不住地撕開金光,向金橋和金橋上的元始天尊殺去。
    趁著太極圖暫時能抵擋住誅仙劍陣攻擊,元始天尊手臂用力一揮,隨著他那手臂從上自下,一道狂暴的混沌之氣出現,眨眼間就凝聚成三尺來長的長幡,長幡幡面古樸,呈混沌之色,正是那號稱洪荒第一攻擊靈寶的先天至寶盤古幡。
    持幡在手,元始天尊雙腳一震,太極圖所化的金橋微微一晃,仿佛在一瞬間跨越了時空,直接落在八卦臺前。
    “陳九公!”當看到穩坐在八卦臺上的陳九公時,元始天尊眼中寒光一閃,一震手中盤古幡,盤古幡被元始天尊一震,散發出無比狂暴的混沌劍氣。
    陳九公也不起身,袍袖一卷,遠在四門上懸掛的誅仙四劍一起劇烈的顫抖,仿佛在醞釀著什么。當醞釀三息之后,齊齊射出一道劍芒。
    方才射出的是劍氣,現在射出的是劍芒,一搭眼就知道這劍芒的威力遠勝那劍氣。劍芒所過之處,大陣中煞氣如潮水般分至兩旁,劍芒轉瞬之間就來在大陣中央,向那要發力去攻陳九公的元始天尊襲去。
    持盤古幡在手施展毀滅之道,元始天尊心中豪氣頓生,絲毫不將從四方襲來的劍芒放在心中,將盤古幡一搖,一道數十丈長的混沌劍氣從幡面上射出,直奔陳九公射出。
    混沌劍氣迎面而來,陳九公還好,可他身后的無當圣母卻受不了了。無當圣母只覺得自己仿佛置身于世界末日之間,那毀滅萬物的氣息將自己裹住,整個人仿佛被什么東西吞噬了一般。
    鐺……
    就在無當圣母崩潰之前,,一聲鐘響在耳旁響起,無當圣母心神一顫,回過神來。尋聲望去,見混沌鐘高懸,懸于八卦臺上空,垂下條條混沌之氣,將整個八卦臺護住。
    混沌劍氣遇混沌氣流,混沌劍氣雖刺破了混沌氣流,但被那混沌鐘一震,直接給震散了。
    見陳九公祭出混沌鐘,元始天尊不由得暗恨,這陳九公是鐵了心不想和自己做過一場了,既然如此,自己還在這陣中作甚?想到此處,元始天尊就有了出陣的心思。
    將手中盤古幡一卷,盤古幡上混沌色光芒大作,盤古幡在混沌色光芒中暴長,長至十余丈長。
    元始天尊暴喝一聲,輪開巨大的盤古幡,盤古幡掃過之處,那從四方襲來的劍芒被紛紛絞碎。
    狠狠地瞪了那穩坐如鐘的陳九公一眼,元始天尊憤恨地揮動盤古幡,回身殺向絕仙門。
    眼看元始天尊要走,無當圣母眼中異色一閃,俯下身對陳九公道:“教主,可要……”
    無當圣母的話還未說完,陳九公就知道她要說什么,也沒讓她把剩下的話說出來,就一揮手。
    見陳九公揮手,無當圣母連忙退到一旁,不再多言。
    一手持盤古幡,一手持太極圖,元始天尊在大陣中縱橫馳騁,那誅仙四劍發出的劍芒威力巨大,但也被他以盤古幡和太極圖破去。
    來至絕仙門前,元始天尊將手中盤古幡一震,盤古幡重新化作三尺來長。元始天尊又一震,盤古幡化作一道混沌氣流消散。元始天尊沒有轉身,只是微微回頭,往大陣中央望了一眼,雖然有層層煞氣阻隔,但此時的元始天尊,就好像看到了陳九公一樣,“誅仙劍陣,不過如此。”說話間,元始天尊將手中太極圖一抖,道道金光沖起,將絕仙劍發出的劍芒擋住。
    雖說劍芒瞬間就將太極圖發出的金光撕開,但元始天尊已借著這一瞬間的功夫,出了誅仙劍陣。
    踏出絕仙門,元始天尊哈哈大笑,那笑聲中蘊藏著無盡的嘲諷。
    “哼!”就在元始天尊肆意狂笑之時,一聲冷哼傳來,元始天尊往四周一看,卻是空無一人,不由得微微一愣。
    就在元始天尊愣神的一瞬間,赤、青、黃、白、黑五色神光閃過,元始天尊只覺得身子一輕,人已落在一由赤、青、黃、白、黑五色交錯的空間中。
    “找死!”元始天尊只覺得顏面掃地,運轉毀滅之道,要破了這五色空間。可就在他還沒有出手的時候,又覺得身子一輕,整個人已落在誅仙劍陣當中。
    連連突發的異變,讓元始天尊也有些發暈,當他反應過來時,一口大鐘已來在了頭頂。(未完待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