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6)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6)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6)     

截教仙661 元始奪鐘

金鰲島,羅浮洞前。
    洪錦已等候多時。想他在人間是一派掌教,在天庭是玉帝的乘龍快婿,但在羅浮洞前,他只是一個等候老師召見的弟子罷了。
    金霞童子從羅浮洞中走出,向洪錦道:“師弟,老爺喚你入洞。”
    “多謝金霞師兄。”
    洪錦進到羅浮洞中,見陳九公坐在蒲團上,連忙大禮參拜,“弟子洪錦,拜見老師,老師圣壽!”
    “起來,坐下說話。”
    洪錦連忙成謝,起身后坐在蒲團上,身體微微前傾,恭敬地說道:“老師容稟,三日前弟子發現佛門舉缽羅漢、托塔羅漢入人間。昨日又見到了小乘佛教四大菩薩之一的日光菩薩,想來那佛教是要在人間有什么動作,方才上島來見老師,向老師求個應對之法。”
    “你倒是有心了。”陳九公一聽就知道,洪錦來島并非是求助,而是來向自己匯報佛門的異動。按著洪錦說的,陳九公掐指一算,卻發現天機晦澀。
    雖然什么也算不出來,但陳九公知道十年之期將至,佛門那兩位將要出山了,當即指點洪錦道:“回去之后,好生謹守山門,切記無論發生何事,只要你不出山,就不會有事。”
    洪錦聞言,向陳九公一拜@,“老師教誨,弟子謹記在心。”
    “好,去吧。”
    洪錦離去后,陳九公用手一指,指尖射出一道青光,青光凝聚成一枚青色玉符,陳九公一揮手,那枚青色玉符飛出羅浮洞,消失在金鰲島上。
    金霞童子一直守在羅浮洞外,見一道青光從洞中飛出,抬眼望去時就已經不見了蹤影。這時耳旁傳來了陳九公的聲音,“金霞,敲鐘!”
    金霞童子躬身領命,連忙從袖中取出金錘,敲響懸掛在羅浮洞前的銅鐘。
    鐘聲一響,身在地仙界上的截教弟子,紛紛往羅浮洞趕來。
    截教弟子的道場,大多都在東海范圍內。驅了龍族之后,截教在水下開辟了無數水府,偌大個東海。海下足足有上千萬個水府,足夠截教弟子們居住了。
    若是有人真不愿在水底下待著,茫茫東海之上還有無數島嶼,除了三仙島、方丈島、蓬萊島、瀛洲島外,還有成百上千大大小小的島嶼。
    如果還不愿意在島上,那東海之濱還有疊起的重重山脈。這些山和花果山不同,都是陳九公以大法力堆起來,雖不是天然,但也能住人。
    以金鰲島為中心。囊括整個東海和東海之外方圓萬里之地,能容納百萬修士,而且是一人一個獨立道場的那種,不是一窩蜂的擁擠在一起。
    這樣一來。聽道也方便,同門之間走動也方便,什么都方便,何樂而不為呢?所以。截教門人的道場,幾乎全都在東海范圍內,沒有幾個人會將自己道場設在離東海太遠的地方。
    鐘聲一響。東海之濱各個山頭,都有青光沖起,往金鰲島飛去。東海上各個島嶼,無數截教離島,和途中遇到的同門有說有笑的趕往金鰲島。居于東海水府之中的截教弟子,可以沖出水面,御空而行。還可以自水下破浪而走,等到了金鰲島再水也不遲。
    坐忘崖上,陳九公負手而立,在他背后站著截教兩位副教主,無當圣母和孔宣。
    無當圣母和孔宣雖都沒有陳九公那般神通,但也能看到遠方,東海上下從四面八方向金鰲島涌來的人群。
    二人相視一眼,對陳九公將截教所有在地仙界上的門人弟子,全部召集金鰲島的做法有些不解。“教主,您這是……要開壇講道?”
    無當圣母這么問,不過是想探明陳九公用意罷了。她也知道,陳九公不可能是要講道。雖說陳九公這些年沒少聚門人講道,但也不至于把那些連仙道都未成的弟子,也給召集過來。聽圣人講道的確是好事,但對那些連仙道都未成的人來說,不但聽不懂,連記都記不住。
    無當圣母問過之后,見陳九公沒有答話,雖然心中疑問更濃,但卻不敢再問了。可就在這時,身旁的孔宣發出一聲驚呼,無當圣母順著孔宣的目光望去,只見所有往金鰲島趕來的截教門人,全被阻隔在誅仙劍陣之外。
    “教主,您這是……”見到這一幕,無當圣母只能硬著頭皮繼續詢問。
    這時,九天上傳來一聲脆響,陳九公身形一震,張手打出一道上清神雷。
    上清神雷在空中炸響,金鰲島以西的瀛洲島上,一道劍氣沖天而起,劍氣在誅仙劍陣上撕開一個長二丈,寬一丈的口子。恰巧有兩道金光從天落下,進入誅仙劍陣之中。
    在那兩道金光入陣后,誅仙劍陣瞬間恢復如初。兩個聲音回蕩在金鰲島上,“昊天(瑤池),見過教主!”
    沒錯,剛才那兩道金光正是兩位天庭至尊,玉帝昊天、王母瑤池。
    “多謝大天尊、娘娘前來相助。”陳九公袍袖一卷,兩道青光從袖中飛出,化作兩面旗子,一面飛向瀛洲島,一面飛向方丈島,“勞大天尊坐鎮瀛洲島,掌戮仙劍;娘娘坐鎮蓬萊,掌陷仙劍。”
    陳九公話音剛落,玉帝的聲音從瀛洲島傳來,“教主放心!”同樣的話,也從在金鰲島北方三十里外的蓬萊島傳來,不過卻是王母娘娘的聲音。
    見陳九公將玉帝、王母都給請來了,還讓他們在安放戮仙劍、陷仙劍的瀛洲、蓬萊二島上坐鎮,無當圣母和孔宣哪里還能不明白,這是大戰將起。
    又見陳九公打出一道上清神雷,雷聲一閃即逝,但在金鰲島以東三十里外,方丈島上高懸的誅仙劍隨雷聲巨顫,發出一道劍氣。
    劍氣沖霄,在誅仙劍陣上開了一個口子,隨即就有一道黃光落下,一個熟悉的聲音在金鰲島上回蕩,“愚兄來晚一步,賢弟莫怪。”
    無當圣母、孔宣都聽出來這是鎮元子的聲音,都沒有多想。他們知道陳九公和鎮元子的關系,想那玉帝、王母都來了,作為陳九公的結義兄長,鎮元子決不會不來。
    陳九公一甩大袖,一道青光自袖中飛出,化作一面青色棋子,向方丈島飛,“兄長哪里話,還要有勞兄長坐鎮方丈島,掌誅仙劍。”
    “賢弟盡管放心!”
    聽到鎮元子應下陳九公從袖中又取出一面青色旗子,回身遞給孔宣,“師叔,三仙島絕仙劍就由師叔執掌!”
    從陳九公手中接過旗子,孔宣躬身一拜,“教主放心就是!”說完,孔宣起身,向金鰲島以南三十里外的三仙島飛去。
    當感到孔宣上了三仙島,在云霄娘娘的幫助下,掌控住了絕仙劍,陳九公抬頭打出一道掌心雷,大聲道:“陣起!”
    陳九公話音一落,整個東海海水暴漲,浪頭卷起千丈,一浪接一浪,仿佛世界末日一般。
    三仙島、瀛洲島、方丈島、蓬萊島齊齊震顫,島上地動山搖。坐鎮四島上的孔宣、鎮元子、玉帝、王母皆手持陳九公予他們的青色旗子,見那誅仙四劍上煞氣繚繞,連忙將手中的旗子祭起,四旗懸在誅仙四劍上空,垂下條條上清仙氣,將誅仙四劍定住。
    東海上一道巨大無比的青色光柱沖天而起,直入斗府,穿入九霄。
    當青光消失后,那方丈島化作誅仙門,三仙島化作絕仙門瀛洲島化作戮仙門,蓬萊島化作陷仙門。金鰲島,則化作高萬丈的八卦臺。陳九公盤膝坐在臺上,無當圣母手捧混元劍,站在陳九公背后。
    三仙島、瀛洲島、方丈島、蓬萊島,這四大仙島是金鰲島門戶,在每座島外都聚集了數千截教弟子,當這些人看到四大仙島化作四座高達萬丈的陣門時,都被這驚天動地一幕驚住了。
    “截教門下,入陣!”
    還好這時陳九公的聲音傳遍整個東海,喚醒了震驚中的截教門人。
    絕仙門前,五彩霞光一閃,孔宣出現在絕仙門前,大聲道:“截教門下,入陣!”
    在絕仙門前,聚集了三千余人,為首的是截教四代弟子,陳九公的親傳弟子鬼谷子。鬼谷子向孔宣一拜,當先一步,踏入絕仙門中。見鬼谷子入陣,截教眾門人紛紛孔宣一拜,一一入絕仙門。
    誅仙門前,黃光一閃,鎮元子大袖飄飄出現在袁洪面前,“截教門下,入陣吧!”
    在誅仙門前,也聚集了三千多截教弟子,為首的是花果山七怪。袁洪恭敬地向鎮元子一揖,向身后一揮手,當先入了誅仙門。
    同樣的事,在戮仙門、陷仙門前發生,一萬四千多截教弟子涌入誅仙劍陣四門。不一會兒,誅仙劍陣之外,再無一截教門人。至此,截教門下所有在地仙界上之人,全入了誅仙劍陣四門。
    為什么說是入了誅仙劍陣四門,不是入了誅仙劍陣呢?原來,當截教門人踏入誅仙劍陣四門后,就消失在門內,出現在化作四門的四島之中。所以才說,是入了誅仙劍陣四門。
    坐在八卦塔上,陳九公再張手打出一道上清神雷,雷聲過后,誅仙劍陣中煞氣滾滾,陰風怒號。
    在無當圣母驚訝的目光中,陳九公猛然起身,望著西方,大聲道:“元始,既然來了,何不入陣?”(未完待續……)I1292
    書迷樓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收藏書迷樓(www.booksr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