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8-22)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8-22)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8-22)     

截教仙660 圣人們公認的小人

只見新人笑,不見舊人哭。
    自生下“妖孽”之后,王皇后被廢黜皇后之位,打入冷宮。在她被送入冷宮后的第二天,李治就下旨,冊封武曌為皇后,又立武曌為他生下的皇子李弘為太子。
    從入宮到母儀天下,武曌只用了短短一年多的時間,這難免讓人羨慕嫉妒恨。李治享有四海,三宮六院,嬪妃無數,那些女人服王皇后這個太原王家嫡女,卻未必會服武曌這個商人之女。就這樣,大唐后宮中看不見的刀光劍影,無影無形的陰謀詭計。
    自蝎玉到武曌,輪回七世,什么沒見過?又有胡玥、九兒在左右相助,李公公這名符其實的大內總管不時幫襯,那些敢和武曌作對的女人,最后一個個流落冷宮,與王皇后作伴去了。
    冷宮,顧名思義,應該是凄凄慘慘冷冷清清,可經武曌她們這么鬧騰,冷宮竟然人滿為患,李公公曾幾次向李治請示,是否要將那冷宮擴建一下。
    李治也非常頭疼,他知道這是武曌和那些妃子爭斗的結果。作為帝王,李治知道任何一朝一帝,后宮都不會安寧。可武曌鬧騰的有點大了,當然了也怪那些妃子,平日里不怎么安分也就罷了,卻讓武曌一一抓住把柄。直等到武曌將她們犯得事抖出來,李治不下旨嚴懲也參藪硇∷恍小Ⅻbr>
    但想想昔日的王皇后和四妃,除了蕭淑妃逃出皇宮外,其他四人已經都去冷宮報道了,還有一些嬪妃、昭儀、才人,就更不用說了。再這么鬧下去,三宮六院都空了,那還得了。
    李治也知道,解決問題的最好辦法就是把武曌扔進冷宮去,但他又舍不得。無奈之下。李治只能好好地和武曌談了談。讓李治高興的是,武曌在自己面前還是一如既往的乖巧,聽了自己的話后,就偃旗息鼓不再拿那些嬪妃做法了。一時間,后宮之中一片祥和。
    其實鬧到這份上,整個后宮都已經知道了武曌的厲害,皇后、四妃都讓她扳倒了,誰還敢不要命往上上啊。只要武曌不找事兒,誰也不會跟她過不去,因為那樣就相當于和自己過不去。
    坐在寢宮中。武曌慵懶地靠在床上,和身旁的胡玥、九兒說著話。自王皇后倒下后,九頭雉雞精就回到了武曌身旁。此時,她正和胡玥陪著武曌聊天解悶。
    “哎……”武曌秀眉輕蹙,微微一嘆,“寂寞啊,只悔當初答應了陛下,誰想皇宮之大,竟然這般無趣。”好么。武曌把和那些女人斗法當成了解悶的事兒。
    聽武曌這么說,胡玥和九兒相視一眼,心里都感到十分無奈,自己跟著武曌久了。知道自己這老師是個無法無天的主,一天不惹事,就渾身癢癢。
    “玥兒!”
    胡玥突然聽到武曌叫自己的名字,連忙應道:“老師。弟子在。”
    “這幾日佛門那邊可有動靜。”
    聽武曌問起佛門,胡玥想起一事,向武曌道:“老師。弟子正要稟報,昨日弘福寺中大雁塔上異彩連連,長安百姓都說是旃檀功德佛顯圣。”
    “哦?”武曌鳳目中精光一閃,從床上坐起,臉上現出躍躍欲試之色,“自除王皇后以來,有六年了吧。”
    九兒掐指一算,恭敬地答道:“回老師,算算日子,有六年零三個月了。”
    武曌點了點頭,“想來佛門是按耐不住了,不知這回又有什么手段。”想到此處,武曌對胡玥、九兒吩咐道:“這幾日派人盯住長安各大寺院,佛門若有異動,就來報之于我。”
    “弟子遵命!”
    一晃又過了三個月,佛門也沒什么動作,等的無聊至極的武曌望眼欲穿。
    可就在這一日,武曌就覺得身上有些不適,有胡玥在旁,都不用喚御醫,可胡玥看了之后,眉頭緊皺,在她眉宇之間蘊含著濃濃的憂色。
    “玥兒,如何?”見胡玥這般表情,武曌預感有些不妙,連忙出言問道。
    “是啊姐姐,老師怎么了?”一旁的九兒和急切地問道,自拜在武曌門下后,她們姐妹的氣運就與武曌相連,在這爭人皇的緊要關頭,她可是怕武曌出什么事。
    胡玥俏臉上露出無奈的笑容,對武曌道:“老師,您又有喜了。”
    武曌聞言一愣,她知道胡玥說的有喜是什么意思,不就有孩子了么。自入宮至今,武曌寵冠后宮,已為李治生下一兒一女,如今再次懷孕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至于胡玥有這般臉色么?
    不光武曌不理解,九兒也理解不上去,“這是喜事,姐姐為何愁眉不展?”
    胡玥抬頭對上武曌帶著疑問的目光,連忙對武曌道:“在老師腹中,有那崆峒印的氣息。”
    “什么?”聽胡玥之言,武曌騰地一下從床上站起,饒是她經歷過大風大浪,也被胡玥之言驚得目瞪口呆。
    見武曌震驚的樣子,胡玥不禁搖頭苦笑,“王皇后在時,弟子曾奉老師之命,潛入其寢宮,反遭崆峒印一擊,為其所傷。剛才弟子以一絲法力探入老師腹中,感覺到了它的氣息。”
    胡玥話音剛落,就聽九兒道:“姐姐,當年那龍子攜崆峒印轉世,妹妹我就在王皇后身旁服侍。記得當時,王皇后身繞龍氣,金光莫名。如果真是有人攜崆峒印轉世老師腹中,那老師身上也該有異象啊。”
    胡玥搖了搖頭,說道:“妹妹有所不知,那王皇后豈能與老師相提并論。老師經輪回轉世,雖仙道未成,但有人皇之相,得龍氣護身。那崆峒印之主尚未出世,龍氣不顯,在老師腹中,已被老師身上的龍氣壓制。”
    見九兒還要說些什么,武曌一擺手,“好了,不要多說了,你姐姐說的不會有假,這想必就是那佛門的手段了。”
    這時,胡玥突然一怔。對武曌道:“老師,三妹來了。”
    “去,看看她有何事。”
    胡玥的三妹,不用多說,就是那化身李公公的玉石琵琶精。因為長伴君王身側,她能探聽到許多對武曌有用事。
    九兒出宮后,很快就回來了,只見她面色凝重地走到武曌面前,“老師,太子去弘福寺了。”
    “什么!”武曌聞言。眼中寒光一閃,怒道:“這個孽子,他去那里作甚?”
    “這……聽說是去為陛下、老師祈福。”九兒說的都是從玉石琵琶精哪里聽來的,但她也清楚李弘去弘福寺的目的絕非如此。
    武曌心頭燃起熊熊怒火,不管怎么說,那李弘都是她的兒子。對這個長子,武曌十分上心。雖說可能要搶自己這個長子的皇位,但只要自己在人皇位上行了滅佛之事,就可將皇位傳他。也不會讓他等太久。甚至可以將他引入截教,讓他也能長生不老。誰知這李弘竟跑去了弘福寺,那弘福寺可不是普通的寺院,自己曾一再囑咐李弘不可去佛門之地。誰想這個兒子才六歲多一點,就不聽自己的話了。
    武曌心里萬分失望,跌坐在床上,淚水從眼角流下。
    見武曌落淚。胡玥和九兒這做弟子的,連忙深深底下頭,一聲都不敢出。這是規矩。為人弟子者,不能見自己老師失態。在這時,做弟子的勸都不能勸,只能像胡玥和九兒這般。
    “罷了!罷了!”半響,武曌長嘆一聲,說了兩個罷了,然后對胡玥道:“待太子回宮后,要他來見我。”
    “弟子遵命!”
    ……
    西牛賀洲,婆娑凈土,小雷音寺中。
    小乘佛教三位教主齊聚,彌勒尊王佛坐在蓮臺上哈哈大笑,“師叔之計已成,我倒要看看那截教教主如何應對。”
    見彌勒尊王佛得意的樣子,玄奘心中暗暗搖頭,他知道越是在這緊要關頭,就越不能疏忽大意。想到此處,玄奘連忙道:“佛祖不可大意,莫要忘了那貍貓換太子。”
    彌勒尊王佛聞言先是一怔,反應過來后連忙向玄奘道:“旃檀功德佛說的是,是我大意了。”
    知道忠言逆耳,無天見彌勒醒悟過來,生怕他在心里記恨玄奘,連忙道:“師弟多慮了,如今狴犴尊者轉世武曌腹中,難道武曌還會拿貍貓換自己兒子不成?”
    二佛聽無天這話,臉上紛紛露出笑容。那貍貓換太子確實狠辣,但可一不可二,多了就假了。況且如今狴犴轉世于武曌腹中,武曌若生出妖怪,那她又是什么。所以,就算武曌知道自己肚子里懷的是佛門棋子,也不敢輕舉妄動。
    見大殿中氣氛緩和下來,無天又道:“雖然狴犴尊者轉世有崆峒印護身,但那軒轅墳三妖尚在皇宮,不可不防。”
    “師兄所言甚是!”無天話音剛落,就得到了玄奘的附和,“那武曌陰狠毒辣,又有三妖為其爪牙,狴犴尊者雖有雖有崆峒印護身,但也不得不防她們的陰謀詭計。”
    彌勒尊王佛點了點頭,正色道:“既然如此,那我等就將那三妖除去。一來斷武曌助力,二來這三妖禍亂蒼生,除之也算我佛門一大功德。”說到此處,彌勒尊王佛將目光轉向無天,“還請無天佛祖下界,誅殺三妖!”
    無天聞言,不由得暗暗叫苦。上回去人間,就沒討到什么好,而且聽說那白蓮去人間,險些把命都丟了。
    無天知道,此時離十年之期還有一年,佛門二圣不出,佛門眾準圣受陳九公威懾,不敢擅自入人間,就讓自己這沒斬尸的去。
    可這也不是什么好差事。是,陳九公圣人之尊,不會對自己出手,但那截教還有那么多準圣呢。就算準圣不出手,截教大羅金仙級別的高手也有不少啊。
    可能因為自己老師的緣故,截教會對自己手下留情,但這絕非常事啊。人家給你臉,你不能往鼻子上抓啊。總這么整,給人惹急了,那能有自己好果子吃么?
    見無天面露難色,玄奘連忙向彌勒尊王佛使個眼色,說道:“佛祖,此時我師兄下界,不知有幾人相隨?”
    彌勒尊王佛反應也快,聽玄奘這么一說,頓時明了他的心思,“無天佛祖此次下界,隨同的有我小乘佛教四大菩薩、八大金剛、十六羅漢。”
    自截教眾仙東歸之后,整個婆娑凈土都空了,佛門自然不會讓小乘佛教無人可用,也不會讓三佛做光桿司令。現在的小乘佛教,雖不如截教眾仙歸去之前,但四大菩薩都相當于玄門大羅金仙,八大金剛也不弱于金仙。十六羅漢修為更是都在金仙以上。
    雖然聽說有這么多人和自己一起去人間,可無天心里還是有些惴惴不安。這些人也四大菩薩和十六羅漢中的看門、長眉、騎鹿三位,還算不錯之外,其他人都不過是湊數罷了。這畢竟是關乎性命的大事,無天也不敢胡來。
    見無天還是不愿去,彌勒尊王佛和玄奘也無可奈何,他們是佛祖,無天也是佛祖,他們是教主,無天也是。無天不愿意的事,誰也無法強求。
    就在這時,狻猊走進大殿,向彌勒尊王佛道:“佛祖,白蓮尊者來了。”
    “快請!”一聽自己師兄來了,彌勒尊王佛心中一喜,連忙說道。
    狻猊搖了搖頭,從袖中取出一枚金符,“白蓮尊者已去,他讓我將此符交予無天佛祖。”
    從狻猊手中接過金符,無天手上金光一閃,那金符化作點點金光消散。無天閉目片刻,睜開雙眼,從蓮臺上起身,向彌勒尊王佛和玄奘道:“佛祖、師弟,無天這就去往人間除妖。”
    彌勒尊王佛和玄奘聞言大喜,剛才自己那么說,無天都不去,現在白蓮送來一金符,就能要無天甘心前往,不由想知道在金符之中蘊藏著什么信息。
    “師兄……”
    玄奘一開口,無天就知道他想說什么,微微一笑,道:“剛才那金符,是佛母所賜,要我往人間,以人道的手段除妖。”
    “人道的手段?”
    “不錯!”無天點頭道:“就像當年截教教主那貍貓換太子,在人間就用人道的手段!”說完,無天出了大殿,化作一道金光而走。(未完待續……)
    ps:這兩天,腸胃不好,今兒就這一更了,明天一定多更,爭取像上月一樣勤勞!!I1292
    書迷樓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收藏書迷樓(www.booksr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