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7-21)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7-21)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7-21)     

截教仙658 一一撂倒(下)

紫霄宮開,道祖相招,諸圣紛紛往混沌中趕去。雖然那阿彌陀佛、準提佛母,敗于陳九公之手定下的十年之約,但卻不包括道祖相招。
    阿彌陀佛、準提佛母剛上到三十三天上,就見混沌中彩霞滾滾,準提佛母笑道:“娘娘,留步!”
    沒錯,前面的正是女媧娘娘。在與陳九公分開后,還沒等女媧娘娘回到西極萬妖山,就聽到了道祖相招。女媧娘娘也不敢怠慢,連忙向紫霄宮趕來。
    互相見禮之后,一邊并肩向紫霄宮行去,準提佛母對女媧娘娘說道:“那截教教主神通廣大,娘娘……”
    還沒等準提佛母說完,就見女媧娘娘搖頭道:“佛母放心,女媧絕非失信小人。這么多年來,若非二圣幫襯,哪里有今日的妖教。截教教主神通雖強,但我等聯手也不懼他。”
    相識多年,準提佛母哪里不知道女媧娘娘性格如何,雖然聽她說的信誓旦旦,但準提佛母心里是真沒底。
    不光準提佛母,就連阿彌陀佛也知道女媧娘娘是什么樣的人。老實的阿彌陀佛也怕女媧娘娘真的投向了陳九公,心頭一動,說道:“今日玉清道友與陳九公一戰,雖受創傷,但似有所悟,他日必然道行大進。此次大劫有他對付陳九公,佛門與妖教暫無憂矣。”
    女媧娘娘聞言,美目中流光一閃,下意識地點了點頭,“那元始雖敗,但卻大笑而去,想來是有所領悟。”說到此處,女媧娘娘輕嘆一聲,“此次量劫一了。我就回錦繡天閉關悟道。”
    準提佛母知道自己師兄剛才說那番話,是為了堅定女媧娘娘四圣共抗陳九公的信念。免得女媧娘娘真的跑去和陳九公聯手,那樣的話對佛門來說。無疑是一場災難。
    說話之間,三圣來在紫霄宮前。見紫霄宮宮門大開,圣人一起走入宮中。
    紫霄宮中場景萬年如一日,自道祖身合天道后,非圣人不得入紫霄宮。所以,自那之后,紫霄宮中,就只有一尊法臺和七個蒲團。
    三圣進到紫霄宮后,看到那七個蒲團上已經有一人在座。看清楚此人后,不由得紛紛對視一眼,感覺有些不可思議。
    太清圣人,人教教主老子。鴻鈞道祖的大弟子,每次道祖聚諸圣,老子都是在其余圣人之后到來,從來沒有像今日這般,第一個到來。
    “見過道友!”準提佛母眼中閃過一絲笑意,出言向老子打了個招呼。
    老子微微側目,向三圣點了點頭。算是見禮了。
    知道老子的性子,三圣也不在意,各坐在自己的蒲團上。女媧娘娘是道祖的第四個親傳弟子。坐第四個蒲團,前面三個蒲團那就不用說了,屬于昔日的盤古三清。阿彌陀佛和準提佛母,都是道祖的記名弟子,分坐第五個和第六個蒲團。
    在蒲團上坐定后,女媧娘娘向老子道:“大師兄今日來的倒早。”
    老子聞言也不答話,但心中卻是無比的苦澀。他為什么來的這么早,原因只有一個,就是怕陳九公搶了自己的座位。以前。自己是道祖門下首徒,是諸圣之首。但是。當日陳九公殺上大赤天,擊敗了老子。頂替他成了諸圣之中第一人。
    如果陳九公早到一步,坐在老子的位子上,憑著他的能耐,其他人也敢怒不敢言。如果發生這事,那么尷尬的就是老子了,以他現在和元始天尊的關系,元始天尊不能把第二個蒲團讓給他,其他人也不會讓。第三個蒲團雖然空著,但那是屬于通天教主的,誰敢坐,陳九公必會找他拼命。這樣一來,老子就只能坐在最后那個蒲團上了。從第一到最后,那得多丟臉了,就是老子無為,也受不了。
    所以這才反常的早來一步,搶到第一個蒲團上坐下。這樣一來,陳九公想以此生事,也不占理。
    “諸位,有禮了!”這時,元始天尊的聲音從宮門外傳來,準提佛母回身望去,只見那元始天尊大步走出紫霄宮中,臉色紅潤,眼中白光閃閃。
    這時,老子和阿彌陀佛仿佛感應到了什么,齊齊轉身看向元始天尊。只是與元始天尊對視后,老子轉回身去,阿彌陀佛卻贊道:“道友道行大進,可喜可賀!”
    元始天尊淡淡一笑,向阿彌陀佛回禮,然后又與女媧娘娘、準提佛母互相見禮,才走到第二個蒲團上坐下。
    重新在蒲團上坐定,準提佛母暗暗琢磨:“今日這太清、玉清二圣都有些反常,我若謀劃一番,或可成事。”
    五圣坐在蒲團上各懷心事,現在就只差陳九公未到,雖然得等,但五圣誰也沒有說什么。畢竟現在的陳九公,不是他們能對付得了的。勢不如人,就得低頭。不低頭,就挨揍,誰也不愿白挨頓打。
    也讓他們等太久,陳九公就出現在紫霄宮外,進到宮中,陳九公發現沒人搭理自己,微微一笑,徑自走到第七個蒲團上坐下。
    當陳九公坐定后,道祖出現在法臺上,六圣齊齊起身,五圣行禮,高呼:“拜見老師。”只有陳九公,行禮時喊的是:“拜見道祖。”
    道祖什么話都沒說,直接開口講道,眾圣也不為意,紛紛坐下安靜聽講。
    自身合天道后,道祖就再沒講過道,今日招六圣前來聽道,講的東西深奧之極,聽得六圣都愁眉苦臉。
    作為六圣中道行最高者,陳九公也聽得云山霧罩,只能將聽不明白的東西牢牢記下,只等日后再慢慢揣摩。
    道祖講道到第七七四十九日,紫霄宮中突然諸法紛呈、異象連連。聽道祖講了這么多日,許多不明白的大道至理也有所悟,眾圣都有所得。
    老子頂上赤光盤旋,漸漸地衍化出慶云三花,慶云上玄黃之氣環繞,三花上各坐著一個道人。
    元始天尊頂上也現出慶云三花,只是他慶云上三朵白蓮顏色越來越深,最后變成了耀眼的紫色。當三朵紫蓮迸發出猛烈的紫光后,紫光一閃而逝,在元始天尊慶云上的仍然是三朵白蓮。
    阿彌陀佛頭頂三尺之上懸著兩顆舍粒子,舍粒子上下漂浮不定,時而放出耀眼金光,時而齊齊黯淡無光,映在阿彌陀佛臉上,忽明忽暗,倒是更顯幾分詭異。
    和阿彌陀佛相比,準提佛母正常得多,面色祥和,略帶慈悲之色,身后金光萬丈,金光中是一株高大挺拔的菩提樹。菩提樹上異寶紛呈,霞光陣陣。
    女媧娘娘頭上玄光飄忽不定,玄光中隱隱有一上半身為人,下半身為蛇,樣貌與女媧娘娘有九成相似的妖身。正是妖族圣人女媧娘娘從不現于人前的妖身。
    最后一個蒲團上,陳九公不顯任何神通法相,只是靜靜地聽道,但他心里卻不像他面上顯得那般平靜。經過這幾日的聽道,陳九公也聽明白了,道祖突然招六圣開壇講道,是為了對付自己。
    天道重平衡,如今自己道行高深,戰力遠在其他圣人之上,天道這才要道祖開壇講道,為其他圣人增進道行,提升戰力。雖說自己也跟著聽道,也能從中有所領悟,但大道越深越難悟,天道如此為之,就是要平衡諸圣與自己之間的差距。
    陳九公抬眼向道祖望去,那講道的道祖突然一睜眼,陳九公對上的是道祖冰冷的目光。
    道祖的目光毫無一絲情感,對他對視一眼,陳九公心頭一凜,知道此時在法臺上講道的道祖,和那日在混沌中和自己斗法的道祖不一樣,那個道祖雖然與自己對戰,但只攻不守不會下死手。眼前這個卻不然,陳九公深信,只要自己做出一絲違背天道大勢的事,就會被他鎮壓,甚至抹殺。
    不要說什么圣人不死,就像陳九公和女媧娘娘說的,只有在天道之上,圣人才能不死。也就是只有在超脫天道之后,圣人才能真正的超脫一切,成為不死不滅的存在。
    “當日的道祖……”對上法臺上鴻鈞道祖冰冷的眼神,陳九公突然明悟過來:“以前都說:天道即鴻鈞,鴻鈞即天道。恐怕并非如此,天道非鴻鈞,鴻鈞也非天道,合身天道,可能只是鴻鈞證道的手段罷了。”想到此處,陳九公不由得把目光轉向那坐在首位的老子,不知怎得陳九公只覺得老子和那坐在法臺上的鴻鈞非常相似,同樣的淡然,同樣的無為,同樣都以太極之道成圣。
    仿佛是感應到了陳九公的目光,正在參悟大道的老子猛然睜開雙眼,與陳九公四目相對。
    陳九公收回目光,望向法臺上的道祖,這時陳九公驚奇地發現,那鴻鈞道祖雙眼中不再是冷漠淡然,而是意味深長地看著自己。
    一時間明了此中因果,陳九公下意識地點點頭。見陳九公點頭,道祖臉上竟然還露出一絲笑容。
    那絲笑容一閃而過,也只有一直留意道祖臉色的陳九公才能捕捉,在一瞬間又恢復了冰冷,鴻鈞淡淡說道:“七七四十九日已滿,爾等退去吧。”說完,就消失在法臺之上。(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