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30)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30)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30)     

截教仙657 一一撂倒(上)

對于任何一個圣人教派而言,準圣才是中流砥柱。在非量劫時,圣人不出,為教派氣運奔走的,就是準圣。
    六耳斬出一尸后,就向往金鰲島拜見陳九公,可剛飛出沒多遠,就看見兩個熟人。
    “大師兄!圣嬰師弟!”一看到袁洪,六耳就明白了,這是老師怕自己有失,才讓大師兄從花果山趕來。
    袁洪哈哈一笑,拍了拍六耳的肩膀,“師弟道行大進,可喜可賀!”
    “恭喜師兄!恭喜師兄!”紅孩兒還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但聽大師兄袁洪的話,也不住地向六耳道喜。
    謝過師兄、師弟,六耳笑道:“大師兄,老師可在島上?”
    袁洪搖搖頭,說道:“老師不在島上,但老師命你回金鰲島等他。”
    還沒等六耳說話,在一旁的紅孩兒就叫道:“同去,同去!算算日子,那黃中李也該成熟了,咱們師兄弟一起過去,向老師求上幾個嘗鮮。”
    “哈哈……那就同去!”
    師兄弟三人往金鰲島飛去,而他們的老師陳九公,還在先天五行大陣中,與元始天尊交手。
    仗著先天五行大陣的防御,元始天尊將戊己杏黃旗祭在頭頂,一手持盤古幡,一手持太極圖和陳九公斗在一起。而那女媧娘娘一直隱于陣中,始終沒有出手。
    不久前,陳九公曾出言拉攏女媧娘娘,單絲不成線,獨木不成林的道理,陳九公還是知道的。憑一人之力,即使渾身是鐵,又能打出多少釘?一身是血。又能做幾鍋毛血旺?特別是知道闡、佛、妖三教四圣要聯起手來,在阿彌陀佛和準提佛母的十年期滿后,齊攻金鰲島。陳九公雖不懼。但這畢竟不是長事。若有師祖通天教主在還好,沒有通天教主的話。僅憑自己一人,要是一個不察,被人鉆了空子,那可就出大事了。所以,陳九公才想到拉攏女媧娘娘。
    如果有別的可能,陳九公也不想要女媧娘娘這個盟友。但闡教元始天尊是肯定不行,人教教主老子又靠不住,佛門二圣一心想要讓佛門成為五教之首。與截教的利益有嚴重沖突,只有女媧娘娘,執掌妖教,是人、闡、截、佛、妖五教中,唯一一個不以人族為本的大教,與妖教聯手,并不會損害到截教的核心利益。
    雖說雙方曾有各種各樣的沖突,彼此之間也互有損傷,但在陳九公看來,只要女媧娘娘有心。和自己一起努力,曾經的矛盾都可以化解。
    只是現在,正值爭奪人皇的關頭。女媧娘娘即使有心,也不可能舍了佛門,與截教聯盟。不過,陳九公卻要展示下手段,動搖女媧娘娘的決心。
    此時陳九公頭頂混沌鐘,混沌鐘垂下條條混沌氣流護住陳九公周身。陳九公將手中混元劍一震,混元劍微微顫動,劍身上紫光大作。被紫光所罩,就見陳九公手中一把紫色光劍。已經看不到混元劍了。
    混元劍在紫光中竟然發生了扭曲,被陳九公一甩。一道紫光爆射出千丈之外,劍柄如常被陳九公握在手中。此時的混元劍化作千丈長的紫色光劍。在陳九公手中,猶如般的至天際斬下,就如盤古開天地一般,看似緩慢劈下,似虛似實,偏偏又威勢巨大,來勢極快。
    混元劍斬落,那無邊的威勢帶動強烈的波動,劍光所過之處,空間破碎,主陣的先天五方旗齊齊發出劇烈的顫動。
    混元劍上放射出耀眼紫光中,還閃爍著一副紫色的玄奧圖案,紫色的線條,縱橫交錯,重疊而成的團,上面紫色氣流旋轉不定,一環繞著一環,一道連著一道。
    “女媧師妹!快快出手相助!”此時的元始天尊,早已丟掉了往日的高傲,出言邀女媧娘娘出手相助。同時連連催動飄在頂上的戊己杏黃旗,杏黃旗在空中招展,位于四門的青蓮寶色旗、離地焰光旗、素色云界旗和玄元控水旗齊動,使大陣中五行之力不斷化為戊土之力聚于中央戊土臺。只見那一層厚重的黃光,幾成實質,將元始天尊護住。
    女媧娘娘自虛空中現出身來,很想去助元始天尊,但當她抬頭望去時,不由得為之一驚。只見先天五行大陣陣中世界,就仿佛只剩下那一道紫光,和紫光中玄之又玄的圖案,挾毀滅萬物的氣息,斬向了戊土臺,斬向了元始天尊。
    見到這一幕,女媧娘娘心中苦澀。她知道自己和陳九公相比,差得太多了。就算自己出手,也無濟于事。當下,女媧娘娘素手連招,將位于四門的青蓮寶色旗、離地焰光旗、素色云界旗、玄元控水旗招至戊土臺上,形成一道五色光幕,遮住戊土臺。女媧娘娘能做的,就只有這么多了,剩下的就是眼睜睜的看著元始天尊能否抗住陳九公這一擊。
    外有五色光幕和戊土之力形成的防御,元始天尊心里卻一陣冰涼,但也不能束手待斃,一股龐大的法力波動自元始天尊身上溢出,在他手中那太極圖上白光大盛,太極圖上兩條陰陽魚頓時活了過來,在圖上飛速的游走。
    元始天尊將太極圖一甩,一個巨大的陰陽魚憑空而現,就出現在混元劍下。
    一聲震耳欲聾的聲響傳出,龐大到了極點的法力波動向四周擴散開來。所過之處,先天五行大陣陣中世界被絞得粉碎,赤、青、黃、白、黑五行之力毫無章法的四處連飛。先天五行大陣四門,連同元始天尊腳下的戊土臺,都劇烈的震動著。
    轟……轟……轟……
    轟鳴聲不絕于耳。
    女媧娘娘飛身而起,一把抓住元始天尊袍服,手上玄光一起,將元始天尊托住。
    托著元始天尊落地,女媧娘娘才看到元始天尊臉上蒼白,嘴角竟有血跡出現。
    女媧娘娘一見元始天尊這般樣子,無數元會以來,那波瀾不動的道心也為之劇烈顫抖。混元圣人元神寄托虛空,萬劫不磨不滅,可元始天尊竟然被陳九公擊傷了。這是自開天辟地以來,第一次圣人受傷。能受傷,就有可能損落。所以這是,女媧娘娘望向陳九公的目光中都帶著絲絲畏懼。
    元始天尊周身白光一閃,嘴角血跡消失不見,這位玉清圣人猛地一挺身,爆發出一股睥睨蒼生的氣息,“好個毀滅之道,原來如此!”說罷,整個人消失在先天五行大陣之中。
    元始天尊一走,女媧娘娘頓時就慌了,這不是坑人了,女媧娘娘慌忙間收了先天五行大陣,沖著陳九公露出個無害的笑容。
    陳九公早就摸清了女媧娘娘的性子,身為洪荒中唯一的女性圣人,女媧娘娘卻絕非女強人的類型,反倒是外剛內柔、聲色厲荏。見女媧娘娘沖自己笑,陳九公微微搖頭,淡淡笑道:“怎么?娘娘不想再與我爭了?”
    女媧娘娘聞言一怔,想起了什么,喃喃道:“教主神通廣大,但事關我妖教氣運,女媧不得不爭。”
    陳九公也不在意,輕聲說道:“既然娘娘要爭,九公奉陪到底。他日人皇歸位,高下自分。”說完,陳九公轉身欲走。
    可就在這時,身后傳來了女媧娘娘的聲音:“教主請留步!”
    陳九公微微一怔,回過身看著女媧娘娘,“怎么?莫不是娘娘改主意了?”
    “不是……”女媧娘娘似乎有些不好意思,聲音像蚊子一般,“我有一事不明,望教主為我解惑。”
    “娘娘但說無妨。”
    女媧娘娘抬頭注視陳九公,眼中異色連連,“敢問教主,圣人當真不死?”
    聽女媧娘娘問起這個,陳九公微微搖頭,應道:“天道之下,誰能不死?”說完,整個人消失在女媧面前。
    “天道之下,誰能不死……”陳九公走了,但女媧娘娘仍然在細細地品味著陳九公剛才的那句話。半響,女媧娘娘回過神來,輕輕一跺腳,消失在彩云之上。
    “圣人當真不死?”這個問題不光縈繞在女媧娘娘心頭,也讓老子和佛門二圣陷入沉思之中。陳九公一劍傷元始天尊,讓他們都為之震動。他們知道陳九公很強,他們都曾被陳九公揍過。不過,即使被陳九公暴抽的準提佛母,也未受到絲毫損傷。
    可是今日,元始天尊傷在陳九公手下,破了圣人不會負傷的神話,那么隨著自己和陳九公的差距越來越大,或許有一天自己就會死在陳九公劍下。
    與老子和西方二圣,甚至女媧娘娘不同,作為當事人的元始天尊,在被陳九公打傷后,直接回了昆侖山玉虛宮。坐在云床上,元始天尊臉上沒有絲毫惱怒之色,也沒有被陳九公打傷后的抑郁,反倒是滿臉笑容,仿佛自己占了天大的便宜一樣。
    摩挲著手中盤古幡,元始天尊喃喃自語:“毀滅之道,原來如此。陳九公,若我他日能破開天道,還要多謝你今日一劍。”說著,元始天尊頂上一動,現出慶云三花,一股古樸荒涼,威勢無比的氣息從那三朵巨大的白蓮上傳出。
    突然,一個聲音傳入元始天尊耳中,“眾圣皆來紫霄宮!”
    “老師!”元始天尊心頭一震,眼中精光一閃,連忙收了玄功,從云床上下來,往宮外走去。雖然剛剛經歷了大敗,但此時元始天尊身上毫無一絲頹廢,反倒有幾分意氣風發。(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