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3)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3)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3)     

截教仙656 四圣也破不了的誅仙陣

若論近身肉搏,那六耳肯定是不如孫悟空。都是猴兒好動,耐不住寂寞,可六耳偏偏是個異類,比起舞棍弄棒,他倒更喜歡打坐煉氣。
    所以,六耳在和孫悟空的棍棒之爭中漸漸落入下風,但六耳也有自己的長處。只見六耳隨心如意杵連連擋住孫悟空手中子,將身微微一晃,頂上現出慶云三花,三花在慶云上旋轉,噴出滾滾青氣,那青氣凝聚成一只大手,抓著長有千丈的乾坤尺不住地向孫悟空拍去。
    剛將六耳逼落下風,孫悟空正想著一鼓作氣將他拿下,不想乾坤尺當頭一來,躲閃不及被重重地拍了一擊。
    乾坤尺狠狠地削在孫悟空頭上,孫悟空那腦袋也夠硬的了,乾坤尺拍上之后,火星四濺,孫悟空腦袋沒碎,但卻覺得頭暈目眩,幾欲栽倒。
    一看乾坤尺建功,六耳連忙運轉玄功,上清仙氣凝成的青色大手繼續抓著乾坤尺向孫悟空拍去。同時六耳也沒閑著,祭起隨心如意杵向孫悟空雙臂打去。
    孫悟空只覺得腦袋嗡嗡作響,可隱約間聽到一股惡風襲來,心神震動,一道金光從頂門沖起。金光閃閃,化虛成實,一尊高有丈六的金身,在空中現出。
    這金身與佛門諸佛的金身不同,是一個金燦燦的猴子,只是生著八頭一十六臂,十六只手臂持八條金色棍棒,將棍棒輪開,如風車一般。
    孫悟空這靈明石猴法相,歸根結底是圣人秘法庚金菩提法相,是準提佛母的獨門秘法。這秘法這么多年,準提佛母也只傳過一個人,那就是昔日的孔雀如來,如今的截教孔宣。就連孫悟空。也是孔宣代準提佛母傳給他的。
    這庚金菩提法相,遠非佛門諸佛的金身法相可比。諸佛的金身是以寂滅佛光凝聚而成的,可這庚金菩提法相。是凝聚后天辛金之精華,以*力、大毅力以準提佛母的獨門秘法返本還源。返后天為先天,凝聚先天庚金法相。
    庚金乃先天之金,凡先天之物,只有開天辟地之初,鴻蒙未判之時才有,天地成形之后,再無先天庚金、甲木、壬水、丙火、戊土,只有后天辛金、乙木、葵水、丁火、己土。準提佛母乃先天庚金靈根菩提樹得道。也只有他才能行那逆轉金行之事,創出堪稱逆天的庚金菩提法相。
    當年在四象塔下,孫悟空受孔雀如來點化,才潛心修煉庚金菩提法相,這些年已有小成。今日現出法相,那靈明石猴法相揮舞著一條條金棍,迎上乾坤尺。
    陣陣聲響不絕于耳,乾坤尺連連砸下,那靈明石猴法相一味硬抗,同時揮動手中八條金棍。不住攻擊乾坤尺。
    “哈哈!”見自己的靈明石猴金擋住了乾坤尺,孫悟空哈哈一笑,手中棒遙指六耳。說了一句讓人啼笑皆非的話來,“兀那猴子,看你還有何手段!”說完,孫悟空就聽身后傳來陣陣笑聲,回頭一看見那豬八戒笑得上氣不接下氣,在他懷里里鳳天靈,也笑得花枝亂顫。這時,孫悟空才想起來,好像自己也是猴子。為了掩飾自己的尷尬。孫悟空縱身揮棒,狠狠地向六耳打去。
    六耳知道這么硬抗。最后死的一定是自己,連忙將袍袖連揮。一道道玄光自他袖中飛出。
    赤、青、黃、金、藍,五面旗子浮在半空中。六耳將隨心如意杵往胸前一橫,擋下孫悟空一棒,順著隨心如意杵上傳來的巨力,往后倒飛出去。同時,頂上慶云中飛出一張陣圖。
    陣圖一出,那浮在半空中的五旗按五行之勢,將六耳、孫悟空一起圍在當中。只見那陣圖一抖,天地在這一時刻仿佛都顫動起來,緊接著赤、青、黃、金、藍,后天五行之光流轉,化作一方天地,隔絕于天地之間。
    孫悟空一看周遭景色大變,不由得暗恨,“截教這些人都這么麻煩!”早在當年闖天宮時,孫悟空就遭遇過金光圣母的銀光陣和火部眾星君的火龍陣,后來皈依佛門成佛后,藥師王佛等諸佛經常指點他修煉的法門,曾給他講洪荒各大勢力的手段,提到截教時,專門說了截教的陣法。
    今日落入六耳陣中,孫悟空往左右掃視一圈,按藥師王佛教他的觀陣之法,觀看這陣中天地。此陣倒是簡單,地上空蕩蕩的什么都沒有,連一草一木都沒有。天上也簡單,五色云層疊疊重重,只是在那云中隱隱雷鳴之聲。
    孫悟空眼前一亮,他看明白了,這陣法是結合五行之道所成,想來五行變化。又想起當年藥師王佛傳自己的破陣之道,藥師王佛當初說的很簡單,如果遇到五行陣法,只有兩條路,一是以五行對五行,以五行相克之道破陣,就像當初孔宣與多寶道人合力布下的誅仙陣,就是以五色神光對應五行相克,破了造化童子的先天五行大陣。這是其一,其二就是硬來。
    孫悟空根本就不懂五行道術,知道金、木、水、火、土就已經不錯了,甚至連先天后五行都分不清楚,也就無法以五行相克之道破陣。那么,就只有硬來了。
    孫悟空又想到藥師王佛教自己的試陣之法,連忙運轉玄功,頂上沖起陣陣金光,金光中現出靈明石猴法相,向大陣中央殺去。
    轟隆隆……
    靈明石猴法相往前一沖,就聽得上空雷鳴陣陣,那五色雷云往中間匯聚。轉眼間,云層越來越厚,開始劇烈的顫抖。
    然后就聽咔嚓一聲,金身雷光一閃,雷光落在那靈明石猴法相上,轟的那法相一個踉蹌。
    這還不算完,那云層不住顫動,赤、青、黃、金、藍,五色雷光不絕,在孫悟空驚訝的目光中,雷光如暴雨,將他那靈明石猴法相轟成了渣。
    “啊!”孫悟空怪叫一聲,幾欲奪路而逃。但想起臨行之前老師和自己說的話,周身金光一閃,嘴里發出聲聲嚎叫。好像革命烈士炸碉堡一樣,一往無前地向大陣中央殺去。
    五雷天罡陣。陳九公所傳,六耳耗費百年之功,集東魂之木、西魂之金、南神之火、北精之水、中宮之土,以此五行之精,溝通天地五行之氣,運雷霆于雷云之中,大陣一動,五行神雷天降。威力無窮。
    陳九公是玩雷的高手,早年間只有一紫電錘在手,那時的他最拿手的除了陣法,就是五雷天罡正法。當年曾以此法,在北俱蘆洲大戰鯤鵬妖師。只是后來參悟了毀滅之道,又有諸般玄妙無比的大陣,這門法術也就用不上了。但深感雷法攻擊之強,陳九公將這門法術改成陣法,傳給門下弟子。
    六耳,是陳九公最得意的幾個弟子之一。原因是這六耳肯安下心來參悟陣道。不說盡得陳九公真傳吧,陳九公會的陣法,他能會個十之七八。
    聽說孫悟空精修*玄功。六耳就知他肉身必然極為強橫,所以才布下這五雷天罡大陣,要以五行之雷強破他肉身。
    卻說孫悟空像革命烈士炸碉堡一樣,向大陣中央五行臺上的六耳沖去。這話真不為過,看那密密麻麻如雨點般轟下的五行神雷,就像戰場上的槍林彈雨一般。
    孫悟空是修煉了*玄功,肉身十分強橫,但不過才功行六轉,還沒沖到六耳面前。就已經扛不住了。
    見孫悟空身形越來越緩,六耳眼中精光一閃。雖然六耳在來之前,沒有得到過陳九公的授意。但當他見到孫悟空的一瞬間。就知道這是自己老師的算計,因為陳九公曾告訴過他,他若能斬殺孫悟空,就有成道之機。同樣,他六耳若被孫悟空所殺,孫悟空就有成道之機。眼看著孫悟空被一道接一道的五行神雷轟的渾身發黑,現如今已經搖搖欲墜,六耳翻手取出乾坤尺,抬頭向孫悟空打出。
    啪!
    乾坤尺正打在孫悟空頭頂,直將他打翻在地。孫悟空一倒下,幾近無窮無盡的五行神雷瞬間將他淹沒。
    站在五行臺上,六耳眼中青光閃爍,盯著那如焦炭一般躺在地上的孫悟空。
    六耳記得自己老師復立截教之后,心情大好,在羅浮洞中設宴,與門下幾個弟子談天說地時。當時陳九公曾說過,在這天地之間,有許多東西是看不清摸不著,但又是真實存在的。比如說氣運,還有一個就是主角光環。
    六耳清楚的記得,當陳九公說出主角光環后,大師兄袁洪就問什么是主角光環。而陳九公說,主角光環只會臨在主角身上,天地主角或是量劫主角身上才有,得之可遇難成祥、逢兇化吉。就好像昔日的姜子牙,被人打死多少次,但每次都能活過來。
    六耳下了五行臺,向孫悟空所在之處飄去,心里暗想:“好像這孫悟空也非比尋常,不知他這佛法東傳的主角,有沒有老師說的主角光環。嗯……”
    突然,六耳看見那孫悟空身上爆發出猛烈的光芒,這光芒呈玄黃之色,看得六耳心中一驚。玄黃之氣,又叫功德之氣,即為功德。“難道這就是主角光環?”
    看著那渾身上下玄黃色光芒閃爍,從頭到腳焦黑盡去,二目炯炯有神的孫悟空,六耳不禁心頭一顫,連忙飛身暴退,落回五行臺上,張手打出一道掌心雷催動大陣。
    大陣重新經六耳發動,雷云滾滾,雷光道道,向那滿血復活的孫悟空劈去。
    孫悟空持棒而立,揚天長嘯,驚天動地。周身玄黃色光芒流轉,將其中的孫悟空襯得威武不凡。
    見那雷光從天降,孫悟空坦然不懼,仗著玄黃功德之光護身,扛住五行神雷,沖到五行臺前,手中棍棒高舉,條條棍影將六耳連同五行臺一起罩住。
    方才眼看孫悟空沖破層層雷光時,六耳心中竟然生出一絲畏懼,但當孫悟空沖到五行臺前,六耳不禁想起了老師陳九公的話,“六耳,你乃六耳獼猴,資質不凡。但能否成道,就看你能否守住自己的道心?”
    六耳心頭一顫,意念凝聚謹守道心,頂上慶云微微震動,慶云上三花爆射出億萬青光,青光中仙音渺渺,一個身影在青光中若隱若現。
    感覺靈臺處一陣清明,六耳暴喝一聲,手中現出隨心如意杵,杵上青光繚繞,全力御杵,一杵橫掃,與孫悟空手中棍棒相碰。
    孫悟空連擊十六棒,六耳連擋十六杵。在這過程中,六耳頂上三花放出的青光中,一頭猿猴漸漸顯出身形。同樣,在孫悟空身后沖起的金光中,剛剛泯滅在五行神雷下的靈明石猴法相從金光中緩緩升起。此時看去,這靈明石猴法相原本由庚金之精凝聚,呈金屬光澤的軀體,竟然轉化為血肉之軀。
    當腳面也浮出金光之外后,那靈明石猴眼中閃過一絲人性的光芒,毛臉上露出囂張的笑容,沖著六耳暴喝一聲:“兀那猴子,休得張狂!看老孫降服于你!”說著,靈明石猴離開孫悟空頂上,十六條手臂揮八桿降魔杵,向六耳打去。
    此時孫悟空和六耳已止了爭斗,見那靈明石猴向自己沖來,六耳也不抵擋,緩緩地閉上了雙眼。
    就在八桿降魔杵齊齊向六耳砸下,要將六耳打成肉泥時,在六耳慶云之上,沖出一頭猿猴,這暴猿身高二丈,渾身白毛,頭上兩耳后各隱兩只小耳,正是洪荒異種六耳獼猴。六耳獼猴沖到半空,伸手一招,那隨心如意杵從六耳手中飛出,落在六耳獼猴手中,六耳獼猴口中發出一聲怪叫,連連揮杵,將八條降魔杵一一攔下。
    一擊未果,那靈明石猴退回孫悟空身旁。而那六耳獼猴,也落回六耳慶云之上。
    六耳睜開雙眼,伸手一招,道道流光閃過,一張陣圖包著赤、青、黃、金、藍五旗,飛入六耳袖中。主陣之物消失,五雷天罡陣憑空散去。
    見六耳收了大陣,孫悟空咧嘴一笑,“怎么?不打了?”
    六耳搖搖頭,淡淡說道:“時候未到。”說完,用手一指,頂上慶云三花,連同坐在三花上的六耳獼猴一起消失不見。
    孫悟空斬出惡尸,也不再犯渾,心中一陣清明,識海中仿佛多了很多東西。看到六耳收了神通,也將剛斬出的惡尸靈明石猴收起,提著手中棍棒對六耳道:“他日我佛門與你截教大戰之時,你我再做過一場。”
    六耳不說話,也不回應,只是一揮衣袖,一道清風席卷,卷起那旁云層上的狴犴,輕輕一甩,使狴犴向孫悟空飛去。
    孫悟空抬手接住狴犴,再看時那六耳已飄然離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