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40章玄黃世界(11-20)      第939章封印倚帝(11-20)      第938章因果(11-20)     

截教仙661 皇宮除妖

就在武曌和軒轅墳三妖糾結如何處置那化作嬰孩的狴犴時,六耳的到來為武曌解了燃眉之急。
    “師兄,勞你把此子帶回金鰲島交由老師處置。”武曌不容六耳分說,就把狴犴塞到他懷中。
    將狴犴攬在懷里,六耳低頭一看,不禁嚇了一大跳,在六耳眼中,這嬰孩身上金光繚繞,金光中隱隱隱現絲絲龍氣。
    六耳驚訝地看了武曌一眼,他來長安就是為了助武曌想法對付此子,不想自己師妹竟然這般厲害,這龍子剛出世就被她拿下了。
    不理會六耳的驚訝,武曌顰顰一笑,“此子關乎佛妖兩教氣運,師兄事不宜遲,當速速將其送往金鰲島。”
    “師妹放心,愚兄曉得。”六耳別了武曌,捧著那嬰孩出到宮外,騰空而起,直往東方飛去。
    目送六耳離去,武曌剛要轉身回宮,就見一道白光從空中掠過,直奔六耳追去。武曌神色一變,連忙回到宮中,吩咐胡玥,“快快準備香案!”
    事情緊急,沐浴更衣是來不急了,待胡玥準備好香案,武曌焚香祝禱。一縷青煙之上,冥冥之中穿越了時間、空間的阻隔,將武曌的話送到了陳九公面前。
    金鰲島,羅浮洞中。
    正在神游天外的陳九公猛然睜開雙眼,微微搖頭道:“樹欲靜而風不止,既然想受辱,那我就成全你們。”說著,陳九公化作一道紫光,消失在洞中。
    六耳抱著狴犴,一路疾馳,突然察覺到身后傳來破空之聲,六耳止住云頭。猛地一轉身,大袖一甩,一道黃光從袖中飛出。直奔來人打去。
    來人正是白蓮,見那黃光一閃。電光火石之間已與自己近在咫尺,連忙用手一指,頂上沖起陣陣金光,金光中現出十二盞金燈,是那接引玲瓏蓮花燈。
    十二盞接引玲瓏蓮花燈齊齊噴出金色火焰,乾坤尺沖入火浪中,尺上黃光大作,那黃光如刀。似要將火浪分開一般。
    “這寶貝厲害,我當搶個先手。”白蓮認得六耳祭出的寶貝是乾坤尺,知這靈寶威力不凡,自己那十二盞接引玲瓏蓮花雖然厲害,但也比不得頂級先天靈寶。連忙祭起白蓮雙劍,雙劍一起向六耳殺去。
    六耳獼猴善聆音,能察理,知前后,萬物皆明。一見白蓮,就知此人身份。若是碰到的昔日的白蓮童子。六耳肯定把懷里的嬰孩一拋,然后轉身就跑。但這白蓮如今轉世,法力還未恢復。現在還不如自己,六耳豈會怕他?將那狴犴往懷里一塞,六耳雙手一震,一長一丈,成人手臂粗細的鐵杵現于掌中。
    六耳揮隨心如意杵左撥又擋,將那白蓮雙劍一一擊退,將身一躍,來在白蓮身前,揮杵照著白蓮頭頂砸下。
    白蓮頂上有十二盞接引玲瓏蓮花燈。但此時那些金燈正與乾坤尺僵持,此時六耳又揮杵來打。白蓮連忙用手一指,一三品白蓮現于頭頂火焰之中。托住砸下的隨心如意杵。
    白蓮這三品白蓮并非什么靈寶,是他修煉的一門法術,此法修煉到極致可化十二品凈世白蓮,但白蓮轉世之前,也不過才修煉到九品。轉世之后,修為未能恢復,如今僅有三品。
    一杵被三品白蓮擋住,六耳口中發出一聲暴喝,雙手輪隨心如意杵,向白蓮攔腰掃去。
    擋住了隨心如意杵,白蓮又催動三品白蓮托住乾坤尺,那乾坤尺在空中一晃,飛入六耳袖中。此時見六耳揮杵打來,白蓮忙持雙劍在手,與六耳你來我往,斗在一起。
    白蓮曾和袁洪交過手,今日又斗六耳。他驚訝地發現這六耳肉搏的本事也不差,雖說不如袁洪力大氣粗,但勝在靈活機變,一條隨心如意杵在他手中,還不斷化為諸般兵器,真叫一個難纏。
    猛揮雙劍連斬,白蓮縱身跳出圈外,用手一指頭頂的三品白蓮,喝道:“花開見我!”
    言出法隨,隨著白蓮一聲大喝,那三品白蓮上白光大作,白光閃動之間,三品白蓮化作人形。白蓮將左手白蓮劍往空中一拋,被那三品白蓮化作的分身接在手中,隨著白蓮一起,向六耳殺去。
    見這白蓮發狠,六耳渾然不懼,暗道:“也讓你看看我的手段!”想到此處,六耳將手中寶杵一橫,硬是將雙劍扛住,抽身暴退。飛出數十丈外,止住身形,頂上沖起陣陣青光,青光清亮如水,化作慶云三花。三花上,乾坤尺不住地旋轉。轉動之間,如鯨吞一般,吞著三花放出的上清仙光,在這過程中,乾坤尺瘋長,從二尺長長至千丈。
    看著那長千丈的乾坤尺橫掃過來,白蓮又是驚訝又是憋屈,驚的是六耳這一擊威力之大,憋屈是因為自己虎落平陽,連未斬尸的六耳都拿不下。更憋屈的是,如今截教教主陳九公兇威赫赫,四教準圣都不敢入人間。否則不用別人出手,把自己善惡二尸招來,都能分分鐘教這六耳做猴。
    想的有些多了,當務之急是擋住六耳這一擊,白蓮連忙催動十二盞接引玲瓏蓮花燈,十二盞金燈一起飛出,將白蓮與其分身圍在當中。十二盞金燈齊齊放出金光,形成一圈金色光幕,將白蓮和其分身護住。
    乾坤尺橫掃,瞬間破金色光幕,掃飛了四盞金燈,還將白蓮的分身抽飛了出去。
    六耳用手一指,那千丈之長的乾坤尺在空中一轉,挺挺直立,直插云霄,好像那撐天柱一般。但頃刻之間,有當頭向白蓮砸下。
    白蓮心中叫苦,卻也只能運轉全身法力,準備硬抗這一擊。
    就在白蓮暗暗叫苦之時,耳旁傳來一聲暴喝:“兀那和尚,俺老豬來救你了!”
    話音剛落,一片五色光幕出現在白蓮頭頂,白蓮見狀,連忙棄了拼命之心。催動接引玲瓏蓮花燈布下層層防御,與那五色光幕一起,擋住乾坤尺。
    看到那個膀大腰圓的和尚。還有他懷里摟著的美艷女子,六耳不禁一怔。他聽自己大師兄說過,這花和尚和他懷里的女子,好像是都是孔宣太師叔的弟子。但是與無天不同,自家老師并未下旨,遇到這二人不得打殺。
    想到此處,六耳用手連點,乾坤尺上黃光大作,將破開五色光幕。又破開十二盞接引玲瓏蓮花燈的防御,狹無邊威勢,向白蓮砸下。
    面對這一擊,白蓮小臉的綠了,自己剛轉世不久,難道還要再受輪回之厄。張口噴出一口精血在手中白蓮劍上,將劍連連揮動,劍尖上現出朵朵白蓮,未必有用,但總能擋上一擋。
    白蓮危難之時。一道金光閃過。瞬間金光大盛,一條足有千里之長,如那山岳般粗大的棍子突然橫在白蓮面前。硬是擋住了乾坤尺。
    乾坤尺與大棍相碰,狂風席卷,氣流涌動。乾坤尺上黃光一閃,化作二尺來長,飛回六耳手中。而那大棍當空一轉,縮至丈長,被一個猴子抓在手中。
    “孫悟空!”見這猴子,六耳眼中精光一閃,不由得抬眼向東方望去。
    孫悟空持棒擋在白蓮身前。沖著六耳喝道:“你就是我老師說的六耳獼猴?”
    六耳冷冷一笑,也不廢話。把懷里的狴犴掏出來,隨手往旁邊的云層上一丟。沖著孫悟空道:“來吧!”說著,揮手中隨心如意杵,向孫悟空打去。
    “來的好!”孫悟空眼中精光一閃,持棍與六耳斗在一起。
    “猴子,好好教訓教訓他!”看著孫悟空和六耳激斗,摟著老婆的豬八戒不住的給孫悟空加油。而那白蓮,手持白蓮雙劍,狠狠地盯著六耳,眼中寒光閃爍,殺機凜冽。
    就在戰場以東,千里之外的云層上,袁洪負手而立,紅孩兒就站在他身邊。
    “大師兄,老師說過我截教門下要生死與共,你不去幫六耳師兄,也不怕老師怪罪。”
    白了紅孩兒一眼,袁洪沒好氣地道:“去,去,一邊去。要不是老師吩咐,我早就拿棒子把他們都拍死了,還輪到你這娃娃來教訓我。”
    聽袁洪又拿自己身高說事,紅孩兒氣鼓鼓地道:“明兒我就往金鰲島拜見老師,請他老人家出手,去了我這童子模樣,省著你們天天笑我。”
    “嘿,你想也別想。”袁洪一把把紅孩兒架到肩上,笑道:“老師早就說了,你未出世之前,沾了一絲丁火之精,你不將丁火之精煉化,就永遠是這副樣子。”
    紅孩兒掙扎了兩下,發現掙脫不了袁洪的手,就坐在袁洪肩上揉著他的頭,苦澀地說道:“哎……我這些年苦修,不過才煉化了十之一二,剩下的不知要煉到猴年馬月呢。”
    袁洪臉上露出憨厚的笑容,拍拍紅孩兒的小腳,“師弟,老師也是為了你好,好生修煉吧,莫要辜負了老師對你的厚望。”
    紅孩兒鄭重地點了點頭,然后向袁洪問道:“大師兄,六耳師兄這也是老師安排的?”
    “不錯。”袁洪應道:“老師說了,六耳師弟當有此機緣。”說到此處,袁洪向東方望去,口中喃喃道:“只是不知老師是否下界?”
    ……
    人間之東,臨近與東勝神洲兩界屏障處。陳九公御空而行,突然止住身形,冷笑道:“爾等何時湊到了一起?”
    一黃、一白兩道光華閃過,元始天尊和女媧娘娘一起出現在陳九公面前。
    一現身,女媧娘娘就指著陳九公喝道:“陳九公,你壞我妖教好事,我豈會與你善罷甘休!”
    陳九公微微搖頭,淡淡道:“女媧,你與元始聯手,當真是狼狽為奸。”
    女媧娘娘和元始天尊聞言,先都是一愣,很快就反應過來那狼狽為奸應該不是好詞,紛紛大怒。元始天尊持三寶如意遙指陳九公,“陳九公,你休逞口舌之力,今日必要落你面皮,讓你無顏執掌大教。”
    陳九公不怒反笑,翻手取出混元劍,持在手中一晃,“當日你被我暴打一頓,也不見你無顏執掌大教,看來你元始的臉皮還真是厚啊。”
    “你……”斗嘴被陳九公噎得說不出來話,元始天尊惱羞成怒,很想沖過去和陳九公做過一場,但想起自己不是陳九公對手,憤恨地對身旁女媧娘娘道:“女媧師妹,還不布下先天五行大陣更待何時?”
    剛剛見元始天尊被陳九公諷刺成那樣,女媧娘娘不由得暗暗偷笑,很想再看元始天尊吃癟。但想起此行的目的,事關妖教氣運,女媧娘娘知道自己還要仰仗元始天尊,連忙羅袖一甩,二十四顆造化珠從其袖中飛出。
    見這女媧娘娘故計從施,又布下先天五行大陣,陳九公忍不住噗嗤一下笑出聲來,“女媧,你是好了傷疤忘了疼,還敢拿這破陣在我面前擺弄?”
    聽陳九公這么一說,女媧娘娘不禁回憶起當日,自己布下先天五行大陣后,被陳九公以誅仙劍陣罩在五行大陣之外,以誅仙劍陣強破了先天五行大陣,使自己落在誅仙劍陣之中,最后還是借出乾坤鼎,才免挨了一頓暴揍。
    看到女媧娘娘神色有異,元始天尊暗暗搖頭,沖著女媧娘娘喝道:“師妹覆水難收,還不布下大陣更待何時?”
    元始天尊這一句話,倒是提醒了女媧娘娘。是啊,此時真當妖教危急存亡之時,自己再不拼的話,以后想拼也沒機會了。想到此處,女媧娘娘十指在空中連點,道道玄光在空中縱橫,那二十四顆造化珠化作先天五方旗。青蓮寶色旗在東,素色云界旗在西,離地焰光旗在南,玄元控水旗居北,中央戊己杏黃旗從天落下,被元始天尊持在手中。
    轟隆隆聲響,戊土臺拔地而起,元始天尊持戊己杏黃旗立于臺上,女媧娘娘反倒隱于大陣之中。
    不知怎的,陳九公看這二位就覺得好笑,他們此來,無非要阻攔自己,但卻非要弄這么個先天五行大陣,這大陣雖有幾分玄妙,但也攔不住混元圣人啊,自己想走就走,他們不也只能干看著么,也不知道這二位是怎么想的。
    不過想想也是,如果撤了這先天五行大陣,又會被自己暴打,也難怪他們做這等傻事。
    “陳九公,你可敢破我大陣!”這時,女媧娘娘的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來。這是怕陳九公甩手離去,還用上激將法。
    陳九公微微搖頭,輕聲道:“女媧,你若收了大陣,回轉西極將萬妖山牽至北俱蘆洲,我必保你妖教大興。”
    陳九公此言一出,女媧娘娘那邊頓時沒聲了。元始天尊見狀,心中大呼不妙。女媧娘娘若被陳九公拉攏過去,那對人、闡、佛三教而言,可真就麻煩大了。見女媧娘娘不說話,元始天尊連忙道:“師妹莫要聽信陳九公花言巧語啊!”
    隱于陣中的女媧娘娘在心底幽幽一嘆,輕聲道:“陳九公,覆水難收,只有做過一場,定人皇之位。”
    陳九公微微抬頭,二目之中青光流轉,目光落在那隱于陣中的女媧身上,“徒勞無功。”
    生怕陳九公真的將女媧娘娘拉攏過去,元始天尊手臂狠狠向下一揮,一道混沌氣流出現在元始天尊身旁,化作盤古幡浮在元始天尊手中,“陳九公,少說廢話,且來做過一場!”
    “也罷”陳九公點了點頭,沖著虛空之處說道:“女媧,我也不以誅仙劍陣欺你,就以毀滅之道破你此陣,叫你知道我陳九公的手段!”言罷,單手持劍飛身而起,向那立在戊土臺上元始天尊殺去。(未完待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