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40章玄黃世界(11-24)      第939章封印倚帝(11-24)      第938章因果(11-24)     

截教仙660 九公VS鴻鈞

陳九公只恨自己穿越前沒怎么看甄嬛傳,不然的話豈會這么費事,隨便給武曌講幾段故事情節,就夠她滅了王皇后的了。還好靈機一動,想出一條妙(毒)計,然后就在弟子敬佩的目光中飄然離去了。
    懷胎十月,武曌先誕下一名皇子,深得李治喜愛。正所謂:母憑子貴。此子一出世,就有一些人有了別樣的心思,雖說王皇后也即將臨盆,但是男是女還在五五之數。
    別人不知道,但武曌可以確定,那王皇后懷的一定是龍子,佛門花費這么大氣力,萬不可能就為了弄個公主出來。雖然武曌也是女兒身,但她相信像自己這樣有人皇之相的女人,古往今來也不會有第二個。
    武曌生下龍子的第三天,王皇后突然覺得腹痛難忍,喚來御醫一看,說皇后分娩在即,連忙命人收拾寢宮,喚來接生婆為皇后接生。
    沒有帝王會嫌自己子嗣太多,得知皇后分娩在即,李治也很高興。雖說他寵愛武曌,但和皇后多年夫妻情分,又豈是能輕易割舍的。
    “陛下!陛下!”李公公沖入太極殿,神色慌張地道:“陛下,大事不好了!”
    “何事驚慌?”李治本想發怒,但想起這老閹貨一向穩重,現在這樣子定是出了什么大事。
    李公公滿臉通紅,想來是一路小跑過來的,“陛下,大事不好,皇后娘娘她……”
    “皇后怎么了。”一聽事關臨產的皇后,李治急得竄了起來,雙手抓住李公公肩膀,“說!皇后到底怎么了?”
    “皇后生了……”
    還沒等李公公說完,李治就開懷大笑:“生了?真是太好了,哈哈哈……”
    李公公眼中閃過一絲異色。剛要開口就聽李治問道:“生的是男是女?”
    “這……”
    見李公公面色遲疑,李治那顆火熱的心瞬間涼了半截,暗道:“不會是個公主吧。公主也好,到時候媚娘的……”
    就在李治胡思亂想之時。李公公小聲道:“陛下,皇后娘娘生下了一只貍貓。”
    “什么!混賬東西,胡言亂語。”李治聞言,先是一愣,然后猛地回過神來,抬腿踹在李公公小腹上,直將李公公踹倒在地。
    李公公爬起來,俯伏在地叩首道:“陛下。此事千真萬確,宮中已經都傳開了。”
    李治眼中寒光一閃,大步向太極殿外走去。
    武當山彌天宮前,六耳向長安方向遙望,見赤氣橫空,似有赤日緩緩降在長安城上,不禁輕嘆道:“赤日橫空,火德圓滿,實乃人皇之相。不知佛門為了這人皇,花了多少心思。”說到此處。六耳搖搖頭,“此子降生,小師妹的日子就不好過。罷了。罷了,我還是往長安走上一遭吧。”說著,六耳用手一指,一朵祥云從天邊落下,六耳踏上云頭,駕云向長安飛去。
    當李治來到皇后寢宮時,見里面已經亂作了一團,哭聲不絕于耳,李治冷哼一聲。從身旁侍衛腰間抽出佩刀,喝道:“將這些賤婢都給朕殺了!”
    帝王一怒。流血千里。皇后宮中這些侍女可倒霉了,被如狼似虎的侍衛一一斬殺。
    踩著鮮血。李治走進皇后寢宮,見王皇后面無血色地躺在床上,在皇后身旁放著那么一個黃布包著的“嬰孩”。
    李治冰冷的目光在宮中掃過,發現王皇后的貼身侍女九兒不見了,不知是不是剛才被侍衛給殺了。。此時宮中有四個產婆和兩個太醫,都戰戰兢兢地跪在地上。
    李治一手提刀,緩緩向皇后床前走去,一邊走一邊問道:“皇后是怎么了?嗯?說!”
    見萬歲震怒,趙太醫連忙道:“陛下放心,皇后娘娘只是一時氣急,暈了過去。”
    此時李治已來到皇后床前,雙眼死死盯著那個黃布包,咬牙問道:“皇后為何會氣急?”
    這回趙太醫沒敢答話,只是重重地以頭碰地,俯伏在地。
    李治定定心神,伸手向那黃布包摸去,當剛碰到黃布包時,只聽一聲尖叫,那聲音凄厲,讓人毛骨悚然。
    緊接著一道血影從黃布包中竄了出來,向李治撲來。李治拿袖子遮臉,將那東西彈開來。把袖子一甩,李治定睛一看,一股涼氣從腳底板竄起,讓李治激靈靈打了個寒顫。
    只見一只被剝了皮的貍貓,正站在王皇后窗口,渾身是血的瞪著自己。
    李治心頭一顫,大喊一聲:“妖怪!”
    忠心的李公公沖到李治身前,張開雙臂擋在李治面前,同時大喝一聲:“護駕!”
    這時眾侍衛也都反應過來,紛紛持刀劍上前,將李治護在中央。
    似乎是因為人多,讓那貍貓受到了驚嚇,尖叫一聲,縱身一躍,跳到一旁,欲多避眾人攔截。
    這貍貓一動,眾侍衛紛紛出手,刀劍加身直將其砍成了肉泥。
    當看到貍貓慘死之后,李治只覺得頭暈目眩,倆眼一翻,昏死過去。
    人群中,李公公扶住李治,高呼道:“快送陛下回宮!”
    皇后生子,本該普天同慶,甚至可能大赦天下。但誰也沒想到的是,身為一國之母的王皇后,竟然生下個妖怪。一時間,天下臣民眾說紛紜,有人說那王皇后是妖星轉世,下界來亂大唐江山。有人說國之將亡,必出妖孽。此妖一出,說明大唐江山難保。反正怎么說的都有,攪得天下人心惶惶,不得安寧。
    皇宮中也是如此,皇后娘娘昏迷不醒,李治氣急攻心,臥病在場。宮女、宦官紛紛三三兩兩的聚在一起,談說著白天發生的詭異事件。
    此時的皇宮各院,恐怕也就只有武曌的淑妃宮,還是正常。可就在武曌寢宮中,胡玥抱著武曌之子李弘,王皇后的貼身侍女九兒在胡玥身旁。懷里也抱著一個嬰孩。
    九兒看著懷里嬰孩不哭不鬧,那褶皺的小臉上竟然露出猙獰之色,不由笑道:“果然是大能轉世。端得不凡。”
    嬰孩也不哭,只是目光中流露兇狠的目光。死死地盯著九兒。
    這時,一道玄光飛入宮中,化作李公公模樣。李公公來在胡玥、九兒近前,先是逗弄了一下李弘,然后才把目光轉向九兒懷中的嬰孩。當看到嬰孩眼中的狠辣時,李公公口中發出奸笑,手中玄光一閃,向那嬰孩抓去。
    見李公公出手襲向嬰孩。胡玥失聲大叫:“妹妹不可!”如果有外人在場,看到一個宮女叫個老宦官為妹妹,一定會驚掉了下巴。但眼下,更讓人驚訝的還不是這個,當李公公閃著光芒的手抓到嬰孩身上時,一道金光從那嬰孩身上射出,擊在李公公的手上。
    “啊!”李公公發出一聲慘叫,捂著那只冒著黑煙的手,疼地在地上亂滾。此時在九兒懷里的嬰兒,臉上露出陰冷的笑容。
    一道青光閃過。武曌出現在宮中,一把拉過李公公的手,將他那只手好像被火少了一樣。整只手掌焦黑一片。武曌連忙取出一個青皮葫蘆,從葫蘆中倒出兩粒金丹,納入口中嚼碎,然后為李公公敷在手上。
    “弟子謝老師相救。”敷上藥后,李公公感覺好多了,用另一只完好的手擦了擦頭上的冷汗,向武曌拜謝道。
    武曌微微搖頭,點著李公公的頭嗔怒道:“你啊,太不知輕重了。此子身負人族至寶,轉世為人皇之子。真龍之氣加身,又豈是你傷得了的。”
    被武曌訓斥。李公公很是委屈地說道:“老師,此子已無名分,那真龍之氣不該散去么?”那嬰孩就是王皇后產下的龍子,被潛伏在王皇后身旁,化身九兒的九頭雉雞精,精偷偷用剝了皮的貍貓換出,這就是陳九公傳授的貍貓換太子。
    此子乃佛門準圣狴犴轉世,在轉世前,狴犴已將崆峒印煉化,作為這人族至寶的暫時主人,狴犴轉世為人皇之子,就有真龍之氣護體。真龍之氣萬法不沾,邪魔難盡,任何仙道手段都傷不了他分毫。就像方才玉石琵琶精施法害他,不但沒能傷到他,反遭真龍之氣反噬。
    這因如此,陳九公才想出一招貍貓換太子,不以仙道的手段,完全用人間的方法,讓武曌買通了為王皇后接生的產婆,還有那兩個太醫,輕輕松松地拿貍貓,將那這嬰孩換出。中間過程不夾一絲仙法道術,真龍之氣也發作不得。
    此時被九兒抱在懷里,看著那四個“惡毒”的女人,靈智未泯的狴犴心頭怒氣積郁,可卻發作不得。。以前不管是九兒下藥,還是胡玥夜入皇后宮,狴犴那時雖在王皇后腹中,但也都知道。在他看來,別說是幾個小小的妖邪,就是那神通廣大的陳九公,也不敢把自己怎么樣了。
    可不成想,那潛伏在側的小侍女,和接生婆串通,直接把自己整到了淑妃宮。將貍貓換太子這一出戲從始至終的看完,狴犴都懵了。這都什么招啊,以前聽都沒聽過,可真是活得久了,什么都能見識得到。
    不光是狴犴,那在西方婆娑凈土,等著人皇降生的小乘佛教三大教主也都傻了。坐在蓮花臺上,彌勒尊王佛看了看玄奘,又看了看無天,苦笑道:“早聽人說截教教主神機妙算,不想他門下弟子更是可怕,竟然能想出這般歹毒的法子。”彌勒還不知道這一切都是陳九公的授意,只以為都是武曌的算計。
    聽彌勒尊王佛此言,玄奘微微搖頭,“毒啊!真毒!不施法,不用力,就能殺人于無形,果然歹毒!”
    無天此時也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從王皇后身上布局本是他的主意,開始他還認為自己這是一手妙棋,是毫無破綻的陽謀,皇后生子,還大唐正統,堂堂正正,天下歸心。不想,人家不費吹灰之力,就自己認為無懈可擊的局勢破解了。
    這也怪不得三佛,他們自一出世,就修法悟道,哪里懂得人間的陰謀詭計。莫說他們,就是換準提佛母來,也要栽在這手貍貓換太子。因為他們遇到的是陳九公。一個看過七百多集柯南的男人,一個在前世看過無數宮廷斗爭、經歷過職場爾虞我詐的男人。
    自截教眾仙東歸之后,無天、玄奘、彌勒。一起執掌小乘佛教。為了鍛煉他們,準提佛母將這次奪人皇交給了他們。可現如今。狴犴從太子變成黑戶,無名無分。眼下皇后誕出貍貓一事,已經傳得滿城風雨,相信再不久就要傳遍大唐了。就算狴犴現在能說會道,去到李治面前,將武曌她們的陰謀說出,李治也不會信,天下人也不會信。
    一時間。整個小雷音寺陷入一片寂靜之中。三佛都不知道眼下該如何行事,那崆峒印以被狴犴煉化,此時的狴犴萬法不侵,不光邪魔外道動不了他,截教門下傷不了他,就算是三佛想送他去轉世,也不可能。無了崆峒印,只有伏羲琴和神農鼎,佛門扶持其他皇子,根本無法與武曌相爭。當然。這是三佛還不知道陳九公已從老子手中借來了天地玄黃玲瓏塔,否則更會慨嘆局面對佛門不利。
    就在三佛不知所措之時,彌勒尊王佛突然從蓮臺上站起。望著大殿外,喃喃道:“師兄?”
    見彌勒尊王佛起身,無天和玄奘紛紛站起,隨彌勒尊王佛走出大殿。
    出到殿外,三佛就看見一高瘦和尚,身披白色袈裟,袈裟上有些朵朵白蓮,稱得這和尚法相莊嚴。
    彌勒尊王佛似乎有些不敢相信,緊走幾步來在那人身前。喜道:“師兄,真是你!”
    那和尚微微一笑。說道:“莫非小師弟成了教主,就不認得師兄了?”
    彌勒尊王佛連忙道:“哪里。哪里,師兄你沒事,正是太好了!”
    這和尚不是別人,正是當年被魔界群魔圍攻致死的白蓮童子。當年被斬殺了肉身,如今轉世回歸,只是轉世后,已非童子之身。
    白蓮又與無天、玄奘互相見禮,四人入到殿中,分別落座,白蓮對彌勒尊王佛道:“小師弟,師叔知你遇到了難事,特命我來助你一臂之力。”
    “哎……”聽白蓮此言,彌勒尊王佛有些不好意思,“彌勒辦事不利,有負老師、師叔厚望。”
    白蓮搖了搖頭,說道:“此事不怪師弟,只怪那截教教主手段太出人意料了。”說起陳九公后,白蓮見三佛神色稍緩,才道:“無天佛祖,可將那伏羲琴、神農鼎予我,待我親自下界,為這兩件寶貝尋個主人。”
    聽白蓮這么說,無天大喜,連忙將伏羲琴、神農鼎取出,交給白蓮。
    見白蓮收了二寶,彌勒尊王佛才向他問道:“師兄,那崆峒印連同狴犴尊者都落在截教手中,這可如何是好?”
    白蓮聞言,淡淡一笑,“師弟放心,老師和師叔已出手攪了天機,待為兄出手,將狴犴尊者救回便是。”
    “可是那崆峒印……”想起那人族至寶,彌勒尊王佛又是一陣氣結,崆峒印已被狴犴煉化,想為它重新尋個主子,也得等到狴犴重新修煉后,才能散了在崆峒印中的元神,這一耽誤恐怕就要耽擱大事了。
    “師弟放心。”對于彌勒尊王佛的擔憂,白蓮毫不在意,笑道:“待為兄將狴犴尊者救下,就送他往六道輪回轉世。”
    “還轉世?”
    聽白蓮此言,三佛無不大驚。這次狴犴轉世都險些出了大禍,現在三佛對陳九公那一手貍貓換太子還心有余悸,不想聽白蓮說要來一次。
    “不錯!”白蓮眼中精光一閃,“王皇后生下“妖孽”,不日就會被打入冷宮。王皇后一倒,截教門下武曌必會更近一步。等到武曌登上了皇后之位,就叫狴犴尊者轉世為武曌之子。到時候母子相爭,天下人絕不會坐視有牝雞司晨之事發生。”
    離白蓮最近的無天,聽白蓮這番話,不由得一個哆嗦。剛剛還說截教教主陳九公那手貍貓換太子歹毒,不想準提佛母又想出這么一手母子相殘。若叫狴犴轉世為武曌之子,那熱鬧可就大了。
    與無天不同,玄奘聽了白蓮的話,眉頭一皺,問道:“尊者莫不是忘了,如今六道尚在截教掌控之中,豈會叫狴犴尊者轉世武曌腹中?”
    “旃檀功德佛錯了!”玄奘話音剛落,就聽白蓮反駁道:“截教掌控的地府,不是六道輪回。狴犴尊者身懷人族至寶崆峒印,這一世又為王皇后所出,身懷龍氣。再經轉世,必是人族正統,人道自會叫他轉世入正宮娘娘腹中。”說到此處,白蓮向靈山方向一拱手,“這正是師叔命我帶狴犴尊者留在人間的原因,只要等到那武曌登上皇后之位,狴犴尊者才會轉世。”
    “佛母妙算,玄奘佩服!”聽完白蓮這番話,玄奘起身,鄭重地向靈山方向一拜。這不是玄奘為了奉承準提佛母,而是由衷之言。準提佛母此計若成,狴犴轉世為武曌之子,到時母子相爭,大唐臣民都不會站在武曌那邊,因為在人間,牝雞司晨為所有人忌憚。
    “師兄,師叔此計雖好,但那武曌已有長子李弘,狴犴尊者轉世后,當不得長子,恐怕會生波瀾。”
    彌勒尊王佛這番話說的沒錯,自古君王都會在立長立賢的問題上糾結,特別在大唐,太宗皇帝經玄武門之變上位。雖然他自己不是長子,但卻極為推崇立長不立賢,若非昔日太子李承乾著實不堪,皇位又豈會輪到李治。
    聽彌勒之言,白蓮哈哈一笑,指著彌勒尊王佛道:“師弟放心,此事佛母早有計較。既然那李弘是長子,那師兄我就將他點化,賜他伏羲琴。”說罷,白蓮化作一道白光,消失在大殿之中。
    望著那白蓮走后空蕩蕩的蓮臺,無天深吸一口氣,問道:“那李弘是武曌之子,豈會入妖教?”無論是崆峒印,還是伏羲琴、神農鼎,都是妖教的鎮教靈寶,所以持此三寶者,都是妖教門下。日后登上人皇之位,也是妖教門下出的人皇。
    無天此言一出,就聽彌勒尊王佛和玄奘異口同聲地說:“會的!”
    二人相視一笑,玄奘為無天解釋道:“那武曌想登人皇之位,首先要對付的就是李弘。自古無情帝王家,雖是母子,那李弘也不會放棄皇位,只是無力與武曌相爭罷了。佛門若出手相助,李弘絕不會拒絕。”
    玄奘說完,彌勒尊王佛贊嘆道:“師叔神機妙算,叫武曌母子相爭,無論是李弘,還是狴犴尊者得勝,都是我佛門之幸。”(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