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61章玄黃世界(10-22)      第960章封印倚帝(10-22)      第959章因果(10-22)     

截教仙658 妖圣宮借寶

聲音雖有不同,但那女王范的語氣即使過了這么年,依舊讓六耳和紅孩兒記憶猶新。
    陳九公門人眾多,但在他所有弟子中,只有蝎玉這么一個女弟子。這蝎玉天真爛漫,古靈精怪,深得陳九公寵愛。
    但在六耳等同門師兄眼里,這蝎玉完全是不折不扣的妖女。
    九尾妖狐回頭一看,只見武曌緩緩走來,連忙上前行禮。
    伸手輕輕托起九尾妖狐,武曌走到六耳面前,輕聲喚道:“師兄。”
    “師妹,你可好……”
    六耳的話還未說完,就被紅孩兒打斷了,只見紅孩兒氣呼呼地沖著武曌喊道:“師妹!莫非在你眼里,就只有六耳師兄?”
    被紅孩兒喊得一愣,武曌笑道:“哪里,我哪能看不到小師兄呢!”說著,還伸出玉手,在紅孩兒頭上使勁地揉著。
    紅孩兒小臉皺的跟包子似的,把武曌的手扒拉到一旁,嗔怒道:“師兄就師兄,還什么小師兄……唔……”
    六耳一把將紅孩兒拽到身后,溫和地對武曌說:“師妹,你在宮中可好?”
    武曌顰顰一笑,“一切都好,只是有人來尋我麻煩。”說著,武曌伸手向荷花池中指去,“師兄,你明明是佛門中人要害你師妹,你還不施展手段破了他的法術?”
    六耳聞言苦笑,搖頭道:“師妹,有所不知,這布陣之人與我截教有些淵源,老師早有法旨賜下,要我截教門下不得與他為難。”
    六耳話音剛落,就見武曌眼圈一紅,眼淚如斷線珍珠一般落下,“老師也忒狠心了。為個外人,竟不顧門下弟子死活……嗚嗚……”
    都說眼淚是女人最好的武器,武曌一哭。六耳和紅孩兒就覺得頭發。他們都知道這是小師妹慣用的手段,以前在北俱蘆洲胡鬧。每次老師責罵她時,她就會使出這招。不知仗著這招化去了多少懲罰,久而久之這也就成了她的慣用手段。
    “師兄,何不將這陣法破去?”被武曌鬧得頭大,紅孩兒拉了拉六耳衣袖說道。
    “可是……”
    紅孩兒偷偷地指了指哭得帶雨梨花的武曌,小聲道:“師兄,破了那人陣法,讓他知難而退。你我既不傷他。也不害他,想來老師也不會怪罪。”說著,紅孩兒壓低了聲音,“眼下之急,是趕快把小師妹給打發了……”
    “師弟此言有理!”六耳點了點頭,走到武曌身前,“師妹莫哭,師兄這就破了他陣法。”說著,手上青光一閃,青光化作一把尺子被六耳抓在手中。正是那先天靈寶乾坤尺。
    乾坤尺被六耳祭在空中,六耳用手一指,乾坤尺在空中一震。連連發出十二道黃光,黃光向荷花池落下,荷花池池水下沖起金光億萬。
    “師兄,快!”見那金光沖出荷花池外,武曌不由得大急。
    乾坤尺發出的黃光沖入金光中,又連連發出六十四道黃光,一道道黃光將金光打散,一串佛珠從荷花池下沖出,向六耳迎面打開。
    “來得好!”六耳一指。乾坤尺迎上佛珠,兩件寶貝在空中激斗在一起。
    武曌急得左顧右盼。連連喊道:“師兄快!快!一會兒有人來了!”
    這是人皇皇宮,有龍氣護持。任何障眼法都無法在宮中隱遁,此時暢春園上空黃、金二色光芒陣陣,早就驚動了皇宮中的各方勢力。
    李治走出太極殿,向暢春園方向望了一眼,冷哼道:“何方妖人,敢在我皇宮逞兇!”
    不是有那么一句話么,國之將亡,必出妖孽。所以人間帝王,都難以忍受妖魔禍亂宮廷。
    就在李治憤怒之時,在太極宮中走出四個老和尚,各個白眉白須,看著就知道年紀都不小了。為首的無色禪師念聲佛號,贊道:“陛下不愧為一代賢君!”
    “禪師何出此言?”李治聞言,不禁一愣,回身問道。
    “南無阿彌陀佛!”無色禪師雙手合十,神色莊嚴的說道:“陛下若非有德圣主,又豈會有高人相助。”說著,見李治還是不解,無色禪師一指那暢春園上空,“陛下請看,那金光乃我佛門大能的無上佛法,而那黃光正是妖邪之流!”老和尚也不知道暢春園中發生了什么,但他認識佛門的寂滅佛光,而與寂滅佛光爭斗的黃光,直接被老和尚劃作妖魔之流。
    聽無色禪師這番話,李治心里不禁信了七八分,他聽先皇提起過,當年先皇尚未登基時,有少林寺十八高僧下山相助,那十八位高僧各個有佛光護體,刀槍不入。在戰場上所向披靡,無人可擋。現在又有佛門大能前來皇宮除妖,不正是說自己是一代賢主么。
    就在李治飄飄然的時候,暢春園上空一道金光劃過,那金光、黃光就都消失不見了。
    “禪師,這是?”
    “恭喜陛下,妖魔已除!”
    “太好了!”李治聞言大喜,對身旁侍衛道:“擺駕暢春園!”
    “陛下,這……”侍衛一聽,不禁有些犯難。
    見侍衛遲疑,李治冷哼一聲,怒道:“禪師剛剛都說了,妖魔已除,還愣著作甚!”
    “是,是!”看到陛下發怒,眾侍衛不敢怠慢,忙擁著李治向暢春園走去。
    此時暢春園中,武曌正拽著紅孩兒不撒手,嘴里嚷嚷著:“師兄,就把那寶貝借我玩玩唄!”
    紅孩兒把那佛珠往武曌手里一塞,“師妹,這佛珠也不錯,師兄就把它送你了。”
    武曌接過佛珠,把佛珠收入袖中,然后又一把抓住紅孩兒,“老師偏心,賜六耳師兄乾坤尺,又把落寶金錢給了師兄你,師妹我卻什么也沒有……”
    見武曌惦記自己的落寶金錢,紅孩兒感覺頭大。連連向六耳使眼色,想讓六耳出言解救自己。
    六耳剛聽了武曌的話,生怕她在惦記自己的乾坤尺。此時還哪敢幫紅孩兒說話,只能眼觀鼻鼻觀心地在一旁站著。
    “師兄。你還有玄元控水旗那等至寶護身,就把落寶金錢給師妹玩上幾天,他日……”
    “你還說!”不知怎得,紅孩兒一下怒了,掙脫了武曌的魔爪,指著她喝道:“那年你向我借的紫紋蟠桃還沒還呢,還有……”
    “師弟!師妹!有人來了!”突然,六耳抬起頭。向紅孩兒、武曌喊了一聲,然后拉起紅孩兒,化作兩道青光疾走。
    見六耳和紅孩兒就這么走了,武曌氣得直跺腳,這時耳邊傳來陣陣腳步聲,武曌連忙拉過九尾妖狐,在她耳旁低語幾句。
    當李治進到暢春園中,見園中景色如一,毫無大戰后的雜亂,不禁對仙家神通有些向往。可當走到荷花池時。突然看到栽倒在地的武曌,臉上一下子就無了血色,推開身前侍衛就向武曌撲了過去。
    “陛下!”
    “陛下!”
    “都給朕滾開!”一腳將攔在自己身前的侍衛踹到一旁。李治撲到武曌身前,將她攬在懷中,大聲喚道:“媚娘!媚娘!”
    “陛下,可否讓老僧為娘娘診治?”這時,四個老和尚中,那個穿白色僧袍的上前一步,向李治說道。
    “禪師!禪師,快請!”此時的李治,就仿佛落水之人抓住了唯一的救命稻草。
    靈智和尚來到近前。早有侍衛遞上一塊黃絹,用黃絹墊在武曌腕上。老和尚才能隔著黃絹為武曌把脈。
    看剛才李治對武曌的態度,靈智和尚就知道這武曌在李治心中的地位極高。再三確定無事后,才對李治說:“陛下放心,娘娘只是受了驚嚇,氣血上涌才昏了過去,稍后即會蘇醒。”
    “這就好!這就好!”李治聞言,喜不自禁,剛才的一臉擔憂之色盡都化作了喜悅。
    “嗯……陛……陛下。”就在這時,李治懷中的武曌動了一下,幽幽轉醒過來。
    “媚娘,你沒事了!”見武曌醒來,李治更高興了,贊賞地看了那靈智老和尚一眼,尋思過后封他個護國法師。
    武曌掙扎從李治懷中坐起,“陛下,今早臣妾聽人說暢春園荷花池中荷花盛開,這才來園中賞花,不想剛來到荷花池前,就有妖怪從荷花池中撲出。當時臣妾……嗚嗚……以為再也見不到了陛下了。”
    輕輕拍著武曌后背,李治一邊安撫,一邊問道:“那又是誰人救了愛妃?”
    一聽李治問起這個,武曌從袖中取出一串佛珠,“就在危難之時,這串佛珠從天而降,緊接著就是金光一陣,那妖怪就在金光中不見了。”
    “原來……”李治剛想問問武曌是怎么昏過去的,就聽見身后幾聲大叫。
    “佛寶!”
    “佛祖顯靈了!”
    “南無阿彌陀佛……”
    李治被嚇得一個激靈,回頭一看,見那四大老和尚都拜倒在地,一個個盯著武曌手中的佛珠,各個都淚流滿面。
    李治仿佛明白了什么,從武曌手中接過佛珠,沖著四個老和尚問道:“四位禪師,這是佛寶?”
    無色老和尚激動地撲倒李治腳前,抬頭望著李治手中佛珠,老眼中竟然流下兩行濁淚,“這是佛祖寶貝,是佛祖寶物啊!”說著,伸出雙臂,一把抱住李治大腿。
    “放肆!”見老和尚沖著陛下舞舞扎扎的,一旁眾侍衛想起自己職責,紛紛抽刀拔劍,只要無色老和尚再敢有什么失禮的舉動,就將他大卸八塊。
    聽到刀劍出鞘聲,無色老和尚嚇了一跳,這才想起面前這個男人是人間天子,不是自己能冒犯的,連忙松開手,向李治磕頭賠罪。
    “禪師無心之過,罷了,罷了!”李治性情溫和,是少有的仁慈君王,當下赦免了無色禪師的過失,并讓他們都從地上起來,自己好問他們一些關于這佛珠的事。
    本來是四個得道高僧,但在這佛珠面前都把持不住了,七嘴八舌地一通亂說,可也讓李治知道了這佛珠的不凡。這是佛祖隨身至寶,根本不是舍利子能比的寶貝。帶在身旁能強身健體,延年益壽。
    沒有皇帝不想長生不老,李治一聽這話。不禁心動。但是,聽那法空老和尚說。這是佛祖賜給娘娘的寶貝。自己雖是帝王,但奪自己妃子的東西,這事兒好說不好聽啊。
    武曌坐在一旁,見李治拿著佛珠,一臉的不舍,乖巧地對李治說道:“陛下乃天下之主,身系大唐江山,這佛寶若真有四位禪師說的那般神效。那它當為陛下所有。”
    “這……”李治聞言,心中無比的感動,只覺得這世上除了逝去的長孫皇后外,就只有武曌對自己最好了,剛要說幾句話貼心的話,卻聽旁邊有人一聲大喝。
    “不可!”無色禪師白眉亂顫,沖到武曌身前,大聲道:“這是佛祖賜給娘娘的寶,娘娘豈可轉贈他人!”
    “放肆!”
    “大膽!”
    宮中侍衛早就看這老和尚不順眼了,還敢跟娘娘大呼小叫的。紛紛上前怒視無色。
    武曌鳳目一瞪,喝道:“你這和尚好是無禮,陛下豈是他人?我武曌蒙陛下恩澤。方可逢兇化吉,想來這佛珠就是佛祖借武曌之手,贈予陛下的。”說著溫柔地取過佛珠,為李治帶在手上。說心里話,武曌還真看不上這佛珠,而且還怕這佛珠的主人找上門來,不如禍水東引,獻于李治,自己還能借此謀劃一番。
    李治哪里知道武曌心里怎么想的。見武曌含情脈脈地看著自己,李治的心都醉了。一時間。就有了立武曌為皇后的想法。只是想起那王皇后出身太原王家,太原王家號稱王而不王。羽翼遍布天下,那王皇后輕廢不得。
    趕走了四個礙眼的老和尚,李治命人準備酒席,他就在宮中與武曌一邊吃酒,一邊談情說愛。
    ……
    六耳、紅孩兒出了皇宮,只見一道金光迎面飛來,六耳對紅孩兒道:“師弟,人家找上門來了。”
    紅孩兒毫不在乎地說道:“師兄,莫怕,咱們不傷他,也不害他,只把他擊退,想來老師也不會怪罪。”
    六耳一想也是,反正已經把人寶貝奪了,也不差再把他哄走了。
    今日在弘福寺中,無天就覺得心緒不寧,就在剛才突然失去了與佛珠的聯系,這才知道有人破了自己陣法,奪了佛珠。那佛珠倒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寶物,但卻是老師留給自己的。無天對它極為看重,這才沖出弘福寺,想去奪回寶物。
    這時,見前方云層上兩團青光若隱若現,無天不由得面露苦笑。那青光他很熟悉,雖然沒修煉過,但是知道這青光,是老師師門獨有的上清仙光。輕輕一跺腳,無天轉身就走。
    “師兄,他走了?”感覺到了無天的離去,紅孩兒有些不相信地向六耳問道。
    六耳點點頭,正色道:“看來他也不愿與我等作對。”
    “師兄,你可知此人身份?”
    “不知。”
    無天回到弘福寺,坐在玄奘傳經的大雁塔中犯難。暗道:“此次來人間,還真不是什么好差事,何不就此歸去?”想到此處,無天又想到,自己差事還沒辦完,還有伏羲琴、神農鼎沒送出去。
    當夜,無天又潛入皇宮之中,想尋兩位皇子,點化一番之后,再將伏羲琴、神農鼎傳下。
    可一入皇宮,無天就發覺皇宮中的氣氛有些不對。此時已是深夜,但皇宮中亂作一團。這時,一隊皇宮侍衛明火執仗向南面殺去,為首的還大喊:“莫要走了蕭氏!”
    無天聞言,心頭微顫,暗道:“那蕭氏不會是蕭淑妃吧?”當下無天也顧不得去找皇子,暗暗跟隨眾侍衛向蕭淑妃寢宮行去。
    果然,這些侍衛來在蕭淑妃宮外,將蕭淑妃寢宮團團圍住。
    無天見事不妙,潛入蕭淑妃寢宮之中。一入宮中,無天就見十幾個侍女各個持刀、持劍,守衛在宮門前。
    無天一現身,就驚動了眾侍女,剛要向無天出手,卻被蕭淑妃喝住了。
    “弟子拜見佛祖!”蕭淑妃來在無天面前,大禮參拜。
    無天一甩袍袖,一股輕柔的法力將蕭淑妃托起,“這是怎么回事?”
    蕭淑妃聞言苦笑,“佛祖,弟子被人陷害了。”說著,蕭淑妃就將事情經過向無天道出。
    原來啊,今夜李治在武曌宮中和武曌飲酒作樂,突然有刺客殺入宮中,意圖刺王殺駕。還好武曌挺身而出,替李治擋下了一劍。那些刺客大多數都戰死了,但卻被李治身旁的李公公拿下一個,嚴刑拷打之后,得知此人是蘭陵蕭氏的家生子,奉蕭氏族長之命,與蕭淑妃里應外合,刺殺當今天子,然后扶蕭淑妃之子繼位。
    刺客的話,李治也知道不能全信,但派人一查,這些刺客還真都是蘭陵蕭氏的人。李治大怒,命人去傳蕭淑妃,蕭淑妃知道這是有人設計,自己此去必死無疑。蕭淑妃不懼一死,但知道自己手中有至寶崆峒印,作為佛門弟子的她,萬萬不能叫此寶在自己手中流失。這才緊閉了宮門,等無天上門。
    幸運的是,蕭淑妃真的等來了無天,從袖中取出崆峒印,蕭淑妃將這寶貝呈于無天,然后堅定地道:“弟子奉旃檀功德佛之命,入宮服侍君王,不想被小人所乘,壞我佛門大事!弟子死不足惜,只是誤了佛祖交待的差事。”
    收起崆峒印,無天冷笑道:“好個軒轅墳三妖,手段果然了得!”剛才聽蕭淑妃敘述事情經過時,無天就覺得這段子有些熟悉,一聯想自己在皇宮中遇見的玉石琵琶精,頓時恍然大悟:這不是當年妖妃妲己除姜皇后的招數么。不想幾千年后故技重施,又坑了蕭淑妃。
    無天心善,見蕭淑妃已存死志,輕嘆一聲,“你為我佛門出力,我豈能看你枉死!”說完,大袖一揮,將蕭淑妃與眾宮女都收入袖中。在侍衛沖入宮中前,早已化作金光離去。
    當李治得到蕭淑妃畏罪潛逃的消息后,不禁勃然大怒,下旨誅殺蘭陵蕭氏一族。對舍生護駕的武曌,李治是又疼又愛,又下旨封武曌為淑妃。剛入宮沒幾天,武曌就從昭儀升到了淑妃,這已經是四妃之一,再往上就是皇后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