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61章玄黃世界(10-24)      第960章封印倚帝(10-24)      第959章因果(10-24)     

截教仙657 武曌入宮

九尾妖狐來人間也有些日子了,對玄門、佛門駐在人間的幾位大能也有所耳聞。早就聽說那武當山中有位彌天道尊,神通廣大,無所不知,無所不曉,乃人間最頂尖的幾大強者之一,不想此人竟是自家主子的師兄,那也就是截教教主的弟子。
    想清楚這層關系之后,九尾妖狐雖還沒見到六耳,但在心里已經相信六耳一定能解眼前之危,救自己兩位妹妹性命。
    按武曌說的,九尾妖狐白天躺在床上修養,因為有陳九公的金丹,夜幕降臨之后,九尾妖狐的傷也好了個七七八八。別了武曌,她潛出皇宮,直奔武當山飛去。
    心里掛念著九頭雉雞精和玉石琵琶精,九尾妖狐疾馳火燎地全力趕路。眼看著前面就是武當山,九尾妖狐這才壓低的速度,來在武當山前。
    九尾妖狐不敢亂闖,只能按著規矩降在山門前,由武當門人前去通稟。
    雖是深夜時分,但武當山山門仍有門人弟子駐守。見有一妖艷女子在山門降下,兩個武當弟子,一人迎上,一人暗暗打起警惕,只要有一個不好,就發出信號,通知師門長輩前來降妖。
    “仙子深夜到訪,不知有何貴干。”武當弟子知禮,雖然看九尾妖狐妖里妖氣的看,但也沒直接喊打喊殺,反倒是很客氣的問了一句。
    九尾妖狐微微施禮,“有勞昔日故人求見。”九尾妖狐和六耳根本不認識,但她知道若不這么說,恐怕還見不到六耳。等見了六耳,只要報出自己主子,想來也不會有事。
    “要見掌教真人……”聽九尾妖狐的話。兩個道士不由得面面相覷,掌教是隨便見的么,他們也很想見。不過自己師兄弟就是守門的,想見掌教真人也見不到啊。只有每逢祭祀大典時。才能站在人群最后面,遙遙望上掌教一眼。
    巧的是,就在這時,一道火光從西方疾馳而來,火光中一個聲音響徹整個武當山方圓千里之地。“師兄,小弟來看你了!”
    九尾妖狐抬眼一看,隱隱約約見那火光中有一人,此人身材矮小。好像是做童子打扮,但是道行不淺。
    來人不是別人,正是那紅孩兒。自量劫一起,陳九公無了天道的束縛,可以隨意在洪荒中走動之后,就給自己門下弟子去了禁足令,讓他們可以在隨意行走。得到陳九公的這一命令,可是將紅孩兒給高興壞了,這才連夜出了鉆頭號山,往武當山來看六耳。
    突然感覺到有人在窺視自己。紅孩兒往四下一打量,看到了在武當山前的九尾狐妖。紅孩兒能看出這妖艷女子是妖類得道,也就是凡間百姓俗稱的妖怪。
    紅孩兒倒不歧視妖族。他本來就是人間有名的妖王。他親爹牛魔王更是上古妖族大將,所以紅孩兒血脈中有五成來自妖族。
    只是一個道行高深的女妖,深夜來在武當山,卻是讓紅孩兒心生警惕,這女妖自己不認得,就絕非截教弟子。不是截教門下,想來不是來自妖教,就是散妖之流。紅孩兒也不去亂猜,直接落在九尾妖狐面前。問道:“你是何人?”
    剛才聽紅孩兒喊武當山中之人為師兄,九尾妖狐就猜測他也是截教門下。當即向紅孩兒施禮,“小女子出身軒轅墳。受截教無當圣母娘娘點化,在娘娘座前服侍,今日特奉娘娘之命,前來武當山求助。”
    “娘娘?哪位娘娘?”聽九尾妖狐的話,紅孩兒不由得一怔。他當然知道無當圣母是誰,但卻不知九尾妖狐口中的娘娘是誰。截教中有資格在外行走的女仙,也就那么兩位,除了無當圣母,就是云霄娘娘。在紅孩兒看來,九尾妖狐口中的仙子肯定不會是無當圣母,但也不會是云霄娘娘。自己那位師叔祖已是斬尸的強者,就算求助也不會來武當山找六耳師兄啊。
    “我家娘娘乃截教教主門下親傳弟子,蝎玉娘娘。”
    “什么?”紅孩兒聞言,不由得勃然大怒,雙手一震,兩道火光自雙掌掌心噴出,火光合在一處,化作一桿長槍。提槍在手,紅孩兒指著九尾妖狐喝道:“敢頂著我小師妹的名號招搖撞騙,就不怕我取你性命?”
    九尾妖狐被紅孩兒罵得一愣,剛才還說得好好的呢,這么一下子就翻臉了呢,還要取咱性命,有點過了吧。但聽紅孩兒稱自家娘娘為師妹,九尾妖狐就知他也是陳九公的弟子,也就不敢放肆,小心翼翼地向紅孩兒解釋,“小仙長請聽我……”
    “呸!什么他小,當即提槍就向九尾妖狐殺去。
    論道行,紅孩兒還差這九尾妖狐一絲,但紅孩兒內外兼修,內修上清仙法,外修九轉玄功,一條火尖槍在他手中使來,時而靈活輕巧,如靈蛇出動;時而沉重大氣,如巨蟒騰挪。而九尾妖狐呢,傷勢剛剛好轉,十成本事也只能發揮出六七成。又想到紅孩兒的身份,不敢下重手,十幾個回合下來,就被紅孩兒殺得香汗淋漓。
    即使如此,紅孩兒也頗為不滿,想自己在鉆頭號山中修煉多年,現在竟然拿不下個女妖,心里未免有些不爽,將手中槍虛晃一招,跳出圈外。
    九尾妖狐見紅孩兒撤了,還以為他不想和自己打了,剛想說上幾句,緩和一下關系,卻見那紅孩兒用拳頭在鼻子上一砸,就有火從他鼻子里面噴出。
    九尾妖狐一看就知道那火不是凡火,乃是道家三味真火,心里就萌生退意。可是自己兩位妹妹還等著自己請來高人前去搭救,一時間九尾妖狐就陷入兩難之中。
    就在此時,一道青色光幕出現在九尾妖狐身前,那三味真火被青光阻隔,近不了九尾妖狐之身。
    “師兄!”見是上清仙法,紅孩兒叫了一聲師兄,收了神通。
    九尾妖狐尋著紅孩兒的視線望去,入目的是一身穿白色道袍的年輕道者,這道人眉目祥和,身上帶著一股出塵之氣。
    “師兄,這女妖……”
    “師弟,你要燒傷了她,我怕了一句,然后向九尾妖狐打一稽首,“師弟魯莽,還望道友莫怪。”
    “不敢,不敢!”九尾妖狐連道不敢,又向六耳見禮,“彌天道君,小妖是奉蝎玉娘娘之命,前來相請道君。”
    六耳還未說話,一旁紅孩兒就跳了出來,“我那我師妹讓你來請師兄相助,可是有人欺負她了!”說到此處,紅孩兒也不待九尾妖狐答話,蹦到六耳身前,拉著六耳袖子,“師兄,小師妹有難,咱們快去相助啊。”
    將這急躁的紅孩兒拽到一旁,六耳沖著九尾妖狐歉意地一笑,然后拍拍紅孩兒的小腦瓜,“師弟放心,師妹有至寶護身,不會有事。”
    雖然六耳這么說,但紅孩兒也不依,“敢欺負我截教弟子,看我不把他挫骨揚灰的!”
    六耳抓住紅孩兒揮舞的小拳頭,苦笑道:“師弟!那人不能動。”
    紅孩兒一愣,脫口問道:“師兄,這是為何?”
    六耳搖了搖頭,“師弟,你以后就知道了。”說到此處,六耳對九尾妖狐道:“道友,事不宜遲,我們師兄弟這就隨你同往長安!”
    “道尊請!”
    六耳、紅孩兒與九尾妖狐一道,直入長安城,潛入皇宮之中。由九尾妖狐帶路,來在暢春園荷花池前。
    見那荷花池中點點金光,紅孩兒眼中精光一閃,“佛門禿賊!”說著,手中現出火尖槍,就要往蓮花池里沖去。
    剛沖出兩步,紅孩兒就被六耳拽住了,把紅孩兒拉到自己身邊,六耳指著他道:“師弟,你要這么沖過去,他日必被老師責罰。”
    紅孩兒也不笨,聽了六耳的話,二目中青光一閃,向荷花池中望去,不仔細看不要緊,一仔細看嚇一跳,“師兄,這不是我截教伏魔陣法么?”
    “不錯,正是我截教伏魔陣法,只是布陣之人,將上清仙氣換作了寂滅佛光。”
    “那這人是……”紅孩兒面色一變,不禁想起了當日老師命座前金霞童子昭告截教門下,遇佛門弟子殺無赦,但卻有一人除外。
    六耳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不過,就是那無天無相佛。”
    “那這可如何是好?”紅孩兒一聽,感覺一陣頭大。他當然不是怕了無天,只是怕違背了陳九公之命。
    聽六耳和紅孩兒之言,九尾妖狐心里惴惴不安,聽這兩位的意思,這布陣之人來頭不小,讓他們都為之忌憚。九尾妖狐卻是怕六耳不能破了這陣法,那么自己兩位妹妹可就完了。
    就在六耳舉棋不定之時,一聲冷哼入耳,“師兄既然來了,為何還不出手?”
    聽到這個聲音,六耳和紅孩兒相視一眼,臉上都露出苦笑。(未完待續)I5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