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61章玄黃世界(10-22)      第960章封印倚帝(10-22)      第959章因果(10-22)     

截教仙655 混沌之中斗太清

陳九公一共只入過兩次紫霄宮,第一次是被天道算計,自己提前成圣進入紫霄宮中。第二次是人間劫滿,道祖召諸圣上紫霄宮。
    今日陳九公剛出了大赤天,耳旁就傳來了道祖的聲音。聽道祖召自己入紫霄宮,陳九公也不去尋路,就這么一直往前走去。因為他知道只要道祖想見你,那么不論你往何處走,都能見到紫霄宮。若是道祖不想見你,無論你怎么找,也摸不到紫霄宮的蹤影。就像之前,自己想知圣人之上還有何等境界,施展神通在混沌中搜尋紫霄宮蹤影,不但沒有找到,還被道祖擊傷。
    不想今日,你不去找他,他倒來找你。
    陳九公也不畏懼,坦然地在混沌中行走。
    突然,前方豁然開朗。陳九公緊走幾步,走出混沌。
    就當他一腳踏出混沌之時,前方天光大亮,紫霄宮就出現在眼前。
    見那紫霄宮宮門緊閉,陳九公淡淡一笑,手上紫光一閃,一道紫芒從陳九公指尖射出,向紫霄宮宮門上擊去。
    紫芒擊在宮門上之后,就憑空消失不見,陳九公翻手取出混元劍,低喝一聲,劍身上紫光一閃,向紫霄宮宮門斬去。
    若果是其他圣人,絕不敢在紫霄宮前胡來。但陳九公不一樣,,他沒有見過合道前的鴻鈞,只見過與天道相合之后的鴻鈞。在陳九公看來,天道就是鴻鈞,鴻鈞就是天道,你對他敬也好,畏也罷,他對你的態度都不會變。只要你不試圖去影響天道大勢,你就算罵他。他也不會怪你。但你要非去行那逆天之事,你就算他管他叫親爹,他也毫不留情地收拾你。
    陳九公一劍斬下。卻斬了個空,那紫霄宮憑空消失在他眼前。
    陳九公眼中精光一閃。心里十分震驚,因為他剛才根本沒有發現紫霄宮是怎么沒的。
    就在這時,一個道人突然出現在陳九公面前,同樣陳九公也沒發現他是怎么來的,他就好像原本就在這里一樣。
    陳九公收起混元劍,躬身一拜,口稱:“陳九公,拜見道祖!”
    讓陳九公驚奇的是。鴻鈞道祖臉上竟有笑容浮現,“陳九公,聽說你是洪荒諸圣之首,不如與我做過一番如何?”
    陳九公聞言一怔,不敢相信的打量著鴻鈞,心里暗道:“難道這道祖是假的不成?”
    見陳九公不答話,鴻鈞道祖淡淡一笑,右手一甩,一條竹杖現于手中,揮杖向陳九公打去。
    雖說一共也未見過道祖幾次。但陳九公相信以自己的道行,如果這道祖有假,自己一定能夠看得出來。可是。眼前這道祖不像是假的,但舉止神態卻不像是真的。不過,此時道祖出手,陳九公也想不了那么多,取出混元劍向道祖斬去。
    陳九公一出手就用上了全力,只見那混元劍上紫光大作,紫光所過之處,空間破碎。
    鴻鈞道祖手中竹杖也不知是什么寶貝,迎接陳九公全力一擊。
    陳九公眼中紫光流轉。混元劍上紫光爆射,無盡的紫光似要將鴻鈞道祖吞噬一般。
    鴻鈞一抖手中竹杖。竹杖上玄光閃閃,玄光在混元劍發出的紫光中顯得是那樣渺小。但那玄光一動,將紫光分來。那道玄光好像一條分界線,將混元劍發出的紫光分到兩邊。
    這位一出手,陳九公就知道他是真正的道祖無疑,不是陳九公自負,而是自信,自信洪荒雖大,但除道祖之外,無人能破自己毀滅之道。
    一時間,陳九公放下了心中諸多計較,不去想這位早已身合天道的鴻鈞為何會向自己邀戰,更將洪荒中的一切是是非非全都放下,持混元劍連連向鴻鈞斬去。
    鴻鈞面對陳九公的連連攻擊,手中竹杖輕揮,竹杖上玄光不出三尺之外,但在玄光中太極生兩儀,兩儀四象生……
    “這是太極之道……”陳九公見狀大為震驚,不久之前曾與老子交過手,那老子修煉的也是太極之道,但老子的太極之道和鴻鈞的太極之道比起來,真就是小巫見大巫。
    當發現自己的毀滅之道被鴻鈞道祖的太極之道壓制后,陳九公不但不驚慌,心中反倒狂喜,“這就是圣人之上的境界么!看來我還差得遠哩!”正所謂:朝聞道,夕死足矣。自陳九公道行大進之后,就一直尋求圣人之上的境界,今日在鴻鈞道祖身上見到了這般境界,卻是讓陳九公喜不自禁。
    欣喜之下,念頭通達,陳九公左手持混元劍,右手持弒神槍,左右開弓,毫不留情地向道祖打去。此時的陳九公,完全是一副不要命的打法,只攻不守。
    當然了,陳九公敢這么做,完全是基于道祖只守不攻。只見鴻鈞道祖手中一條竹杖左撥右挑,輕描淡寫地就將陳九公一記記狠招一一化解。看鴻鈞道祖舉手投足間的輕松,顯然是留有余力,但卻只化解陳九公的攻勢,而不攻擊,就像是一位老師,在給自己的得意門徒喂招一樣。
    “喝!”突然,陳九公口中發出一聲大喝,右手抓著的弒神槍化作一道丈長紫光,挾毀滅萬物的氣息向鴻鈞道祖擊去。
    鴻鈞將手中竹杖一搖,竹杖前段玄光陣陣,玄光中太極之道衍化無窮,將弒神槍化作的紫光包住。隨著鴻鈞一甩竹杖,那紫光飛起,化作弒神槍跌落一旁。
    擊飛了弒神槍,道祖還不攻,扶杖而立,還等著陳九公出招。
    陳九公也不客氣,左手持混元劍橫在面前,右手在混元劍上一抹,隨著右手從劍尖抹到劍柄,混元劍消失,只有一把紫色光劍被陳九公抓在手中。
    陳九公抖手將紫色光劍祭起,紫色光劍在半空中一震,須臾之間來到鴻鈞身前,紫光一閃,剛剛不過四尺來長的紫色光劍,現在化作十丈之長。
    鴻鈞道祖以杖相迎,只聽得生生脆響,竹杖在紫光之下化為飛灰,紫光破了竹杖仍向道祖斬去。
    鴻鈞口中發出爽朗的笑聲,在竹杖被毀的地方,一道金光升起,陳九公定睛向金光望去,卻什么都沒有看到。
    隨著鴻鈞伸手一招,金光向他飛了過去,后發先至,直撞在混元劍化作的紫色光劍上。金光一閃,將那十丈來長的紫色光劍盡都吞沒。
    此時陳九公的心早已不在混元劍上,仿佛那先天至寶像敝履一般,在他眼里只有那一團金光。
    鴻鈞道祖伸手一指金光,金光消散,化作一杖、一劍,杖還是那根竹杖,劍卻是陳九公的混元劍。
    鴻鈞道祖一抓,竹杖和混元劍都落在他手中,這時鴻鈞道祖一手持劍,一手持杖,笑著向陳九公問道:“陳九公,你是要你的混元劍,還是我這竹杖?”
    陳九公張了張嘴,他很想說:兩個我都想要。但話到嘴邊,被他咽了回去,直視道祖,陳九公正色道:“大道三千,我取其一!”說罷,陳九公一指混元劍,“此劍雖不能助我成道,但我卻不能不選!”
    “好!”鴻鈞道祖眼中光芒一閃,隨手一拋,混元劍飛至陳九公身前。然后鴻鈞又一招手,那跌落在混沌中的弒神槍飛起,也飛到陳九公面前。
    “多謝道祖賜教!”收了混元劍與弒神槍,陳九公鄭重地向道祖一拜。
    鴻鈞微微點頭,淡淡說道:“陳九公,你錯了。”
    “嗯?”陳九公一怔,立即反應過來,昂首挺胸,“不!我沒有錯!”
    鴻鈞搖搖頭,“我是說你說錯了,那混元劍必能助你成道。”
    陳九公聞言苦笑,這混元劍在他手中也有一段時間了,但對他參悟毀滅之道,卻沒有任何幫助。不過,既然道祖這么說,陳九公相信道祖不會欺騙自己,等回金鰲島之后,不妨重新將這混元劍祭煉一番,或許能有所得。
    鴻鈞道祖望著陳九公,輕聲道:“高臥九重云,蒲團了道真。天地玄黃外,吾當掌教尊。盤古生太極,兩儀四象循。一道傳三友,二教闡截分。玄門都領秀,一氣化鴻鈞。”念完偈語,鴻鈞向陳九公問道:“你知此偈之意否?”
    “什么意思?”對這段偈語,陳九公倒不陌生,演義中鴻鈞出場時,就作了這么一偈。前世無數洪荒小說,每每提起鴻鈞時,也不忘加上這么一段。但要說這里面有什么深意,陳九公還真不知道。
    見陳九公一臉茫然,鴻鈞道祖笑道:“盤古以毀滅之道破開混沌開天辟地,才有了洪荒天地。陳九公,希望你有朝一日能重現盤古神通,將這天道破開。”說完,鴻鈞道祖化作一道玄光消失在陳九公面前。
    道祖這一消失,剛剛道祖和陳九公交手的這片空間,風、水、地、火齊涌,轉眼間化作一片混沌。
    “這是……”陳九公在這一瞬間仿佛明白了什么,往前緊走幾步,見那混沌中插著一根竹杖。陳九公眼前一亮,連忙上前將竹杖拔出。這竹杖能和自己的混元劍相抗,一定是件好寶貝,或許它不能助自己道行大進,但寶貝這東西,沒有人會嫌多。
    可當陳九公拔出竹杖之后,不由得臉色大變,在竹杖上一抹,那竹杖化作飛灰散落在混沌之中。(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