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30)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30)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30)     

截教仙649 圣人傷

佛門從女媧娘娘那里借來了人族幾件至寶,彌勒尊王佛回到小雷音寺中,在玄奘面前將崆峒印、伏羲琴、神農鼎一一取出,然后將女媧娘娘的計謀告訴了玄奘。
    玄奘聽完,也是眼前一亮,贊嘆道:“果然是混元圣人,端得不凡!”
    聽玄奘稱贊女媧娘娘,彌勒尊王佛微微點頭,說道:“旃檀功德佛,眼下需要有人入人間,將這三寶傳下。”
    “這……”玄奘有些遲疑,按理說那蕭淑妃是他門人,應當由他下界,但自己是佛門教主,一入人間,恐怕會驚動截教。他不怕截教準圣,但卻怕截教教主。在玄奘心中,那陳九公絕對是洪荒之上最恐怖的存在,心狠手辣不說,行事還毫無顧忌。偏偏他輩分極底,又不會落下以大欺小的惡名。
    彌勒尊王佛知道玄奘在擔心什么,這事不光玄奘擔心,他彌勒也害怕。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他自己都不敢的事,又豈會去逼著玄奘送死,“旃檀功德佛,我有一個人選,可成此事。”
    “是誰!”聽說不讓自己去,玄奘心中大喜。
    彌勒尊王佛淡淡一笑,指了指北方,“就是我小乘佛教過去佛,無天無相佛祖。”
    “師兄!”
    ……
    陳九公坐在羅浮洞中默算天機,只覺得天機晦澀,知是有圣人施法掩了天機,推算半響,也毫無頭緒。
    陳九公收了玄功,周身青光散去,起身出了羅浮洞,正好看見孔宣往羅浮洞走來。
    “孔宣拜見教主!”見到陳九公出洞,孔宣不由得一怔,連忙一揖到地。
    “師叔無需多禮!”陳九公伸手扶起孔宣。和顏悅色地問道:“師叔可是有事?”
    孔宣點點頭,對陳九公道:“孔宣此來,是有一事想教主請教。”
    “師叔但說無妨!”
    孔宣道:“我等東歸之時。曾遇先天五行之難。我見那先天五行大陣雖不如我截教陣道,但亦有其玄妙之處。特來向教主請教,不知我五色神光,能否參五行相生相克衍化一陣?”
    “哦?師叔也有意陣道?”聽孔宣的話,陳九公微微一笑。他早就聽人說過,自己這位師叔雖是截教弟子,但只修神通,不修陣道。不知今日為何,竟生出這等念頭。
    孔宣神色一正。向陳九公躬身一拜,“還望教主成全!”
    陳九公扶住孔宣,“師叔不必如此,明日我于羅浮洞前開壇講道。嗯,就講五行陣法,師叔若來聽講,必有所獲!”
    “多謝教主!”
    謝過陳九公之后,孔宣本想離去,但見陳九公好像是要出島,連忙道:“教主出行。可要人相隨?”
    “不必了,我欲往大赤天一行,多帶門人反倒不美。”陳九公說完。整個人已消失在孔宣面前。
    “大赤天……”聽陳九公的話,孔宣眼前一亮,看來自己教主又去敲詐太清圣人了。
    陳九公穿過三十三天,直達混沌中,往大赤天行去。因有佛門二圣遮掩了天機,陳九公的一舉一動也不會為他人所知。但是,當鄰近大赤天時,作為大赤天的主人,老子卻感應到了。
    此時老子正在八景宮中煉丹。煉的是答應陳九公的九轉金丹。當他感應到陳九公時,先是一怔。而后勃然大怒。在老子看來,陳九公無非又是來訛人的。上次被他訛下了九枚九轉金丹。老子一直耿耿于懷,這才沒幾天,就又找上門來,老子焉能不怒?
    “陳九公,我和你拼了!”一瞬間,老子就決定和陳九公拼死一戰,就算被陳九公暴打,也不受他訛詐。
    想到此處,老子一手持扁拐,一手持天地玄黃玲瓏塔,就出了大赤天,來阻陳九公。
    遠遠地就看到老子現身,陳九公笑吟吟地迎了上去,剛想向老子打個招呼,就聽老子大喝一聲,“陳九公,你欺人太甚!”
    “太清教主誤會了!”見老子須發皆張,怒氣爆棚,陳九公連忙解釋,“今日九公來訪,是有要事與教主相商。”
    “呵呵呵……”老子聞言,怒笑道:“怎么?又想要什么?”
    陳九公面色一變,連忙解釋道:“教主哪里話,我有一事事關人教氣運,正要與教主分說。”
    見陳九公神色坦然,不似作假,老子連忙收了扁拐和天地玄黃玲瓏塔,“何事?說吧!”
    陳九公搖了搖頭,臉上露出不悅之色,“遠來是客,教主如此行事,絕非待客之道。”
    聽陳九公此言,老子笑道:“罷了!罷了!你這惡客,請了!”說著,請陳九公入大赤天八景宮中。
    進到八景宮中,二圣落座在蒲團之上,陳九公看了一眼那八卦爐,指著爐中火笑道:“這可是那九轉金丹?”
    聽陳九公提起九轉金丹,老子輕哼一聲。這九轉金丹非常難煉,不光煉丹之物珍貴,還費時日。九轉金丹,丹行九轉,就要九九八十一年。
    見老子態度不好,陳九公也不在意,左右打量著八景宮,“時隔多年,又入教主這八景宮。回想當年與教主在宮*論洪荒大事,依稀間仿若昨日。”
    陳九公上次來八景宮,那還是他未成圣之前,正值人間劫前,老子請他入八景宮商議兩家結盟之事。此時聽陳九公提起此事,老子不禁有些尷尬。畢竟當初提議兩家結盟的是他,撕毀盟約的,也是他。
    二目一瞪,老子淡淡道:“教主有事,不妨直說!”
    陳九公微微一笑,向老子道:“當年我來八景宮,從教主這里借走了天地玄黃玲瓏塔。今日來見教主,也是想向教主求借那天地玄黃玲瓏塔。”
    “什么!”老子聞言勃然大怒,這說到底不還是來強借寶物的么。
    “教主息怒,請聽我把話說完!”見老子怒氣沖天,陳九公連忙勸道。同時心里暗想:“這位以前脾氣不錯啊,怎么現在變得這么暴躁。”他是沒想,老子這樣是誰造成的。
    老子恨不得掏出扁拐,給陳九公一下子。但想起這是在八景宮中,要是和陳九公在這兒動手,自己這道場就保不住了。狠狠地瞪著陳九公,老子喝道:“說!”
    “教主可知我截教門下又要出一位人皇了。”
    陳九公此言一出,老子神色為之一變。為什么說是又呢?因為那商朝開國之君商湯,就是截教門人。自商湯之后,商朝歷代君王都拜截教仙人為師。直至亡國之君紂王,也拜在聞仲門下。正因如此,當年的截教雖無先天至寶鎮壓氣運,卻可大興。
    如今呢,截教有兩大先天至寶鎮壓氣運,若是門下再出一位人皇,那還得了?
    但此時老子更在意的是陳九公說這話的用意,若說他是為了炫耀,老子倒認為他陳九公不至于無聊。所以,老子也不接話,只等陳九公自己分說。
    見老子不接話,陳九公也不在意,自顧說道:“教主未曾想過,我截教門下若出人皇,對誰最為不利?”
    陳九公此言一出,老子眼中精光一閃,脫口道:“妖教!”
    “教主厲害,不愧是……”
    老子一擺手,打算了陳九公的奉承,“說罷,你到底為何事而來?”
    “無他,借天地玄黃玲瓏塔。”
    老子冷冷一笑,斬釘截鐵地應道:“不借!”
    陳九公哈哈一笑,“教主不會不借。”
    “哼!”老子冷哼一聲,翻手取出天地玄黃玲瓏塔,往陳九公面前一推。
    看到老子取出天地玄黃玲瓏塔,陳九公面上一喜,伸手去接,卻抓了個空。
    將天地玄黃玲瓏塔收回身前,老子道:“借寶可以,不過此寶只助你門下爭奪人皇之位,你不可仗它與人交手!”
    陳九公聞言一愣,應道:“此事可依教主!”
    “借寶可以,不過截教要為我奪下崆峒印!”見陳九公答應的爽快,老子心念一轉,又提出個條件。
    讓老子沒想到的是,陳九公聽完他這句話,直接起身一拱手,然后二話不說,轉身就往八景宮外走去。
    “留步!”見陳九公要走,老子面色一變,連忙喚住陳九公。當他看到陳九公轉身后,臉上那燦爛的笑容時,不由得冷哼一聲,抬手將天地玄黃玲瓏塔推出。
    天地玄黃玲瓏塔飛到身前,被陳九公收入袖中,“多謝教主借寶,教主放心,有了此寶,必不叫那女媧得逞!”
    “哼!”看著陳九公面帶笑容,老子心里就不痛快,但此劫人教不出,就不得不依仗陳九公。突然,老子心頭一動,對陳九公笑道:“陳九公,自此劫起,你四處結怨,前日有人來我八景宮,邀我十年后與他們一起圍攻你金鰲島。”
    “哦?”陳九公聽了老子的話,臉上的笑容絲毫未減,就好像老子說的那事與他無關一樣。“那教主可答應了?”
    老子笑著搖了搖頭。
    見老子搖頭,陳九公神色一正,夸老子道:“教主圣明!”說完,轉身離去。
    老子也不相送,坐在蒲團上,雙目一閉,周身赤光繚繞,是在推算天機。
    半響之后,老子收了玄功,坐在蒲團上微微搖頭,“好個陳九公,果然了得!”
    出了大赤天,陳九公臉上露出一絲陰謀得逞的笑容,剛要下界回自己金鰲島,耳邊卻傳來一個聲音。“速來紫霄宮!”
    “道祖!”(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