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30)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30)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30)     

截教仙648 雙雙斬尸

婆娑凈土,功德佛塔。
    塔高九層,每一層都有九九八十一盞長明燈,這些長明燈燃著金色的火焰,在塔外遠遠望去,此塔莊嚴肅穆。
    在功德佛塔最頂層,七寶金蓮臺上,玄奘正在修煉寂滅佛法。突然心頭一動,掐指清算,從蓮臺起身,離開功德佛塔,直往須彌山。
    須彌山,乃小乘佛教教主,未來佛彌勒尊王佛的道場。本在靈山以南四十萬里之外,自眾仙東歸后,彌勒尊王佛入主婆娑凈土,就將須彌山移入婆娑凈土。
    玄奘來在須彌山,早有彌勒尊王佛座前侍協狻猊在山前相迎,此時的狻猊一身僧衣,面容祥和,向玄奘施禮道:“南無旃檀功德佛!”
    “尊者不必多禮,不知佛祖可在山中?”
    “佛祖知旃檀功德佛駕到,特命狻猊在此等候。”
    “那就有勞尊者了。”
    狻猊連道不敢,在前引路,引玄奘往須彌山上小雷音寺走去。若是往日,狻猊也不會把姿態放得這么低。可就在三日前,這位旃檀功德佛道行大進,斬出善尸,被佛門圣人召見,封為小乘佛教現在佛,為小乘佛教三大教主之一。此時論道行,玄奘不比狻猊差多少。要論地位,玄奘是可以和彌勒尊王佛平起平坐的存在,又豈是狻猊這個佛祖座前侍協能比得了的?
    玄奘跟著狻猊進到小雷音中,又有蒲牢將其引入大殿之中,見彌勒尊王佛坐在蓮臺上,玄奘連忙上前施禮,口稱:“南無彌勒尊佛!”
    “南無旃檀功德佛!”見玄奘到來,彌勒尊王佛也不敢怠慢。連忙起身還禮,然后用手一指,一點金光平地而起。在玄奘面前化作一蓮臺。“旃檀功德佛,請!”
    玄奘也不客氣。盤膝坐于蓮臺之上,將蕭淑妃禱告時說的話轉述與彌勒尊王佛聽了。玄奘說完,見彌勒尊王佛皺眉沉思,忙道:“彌勒尊王佛,人皇之位萬萬不可落入旁人之手!”
    彌勒尊王佛微微抬頭,對玄奘四目相對,“旃檀功德佛的意思是……”
    “派人下界,渡化那武氏!”
    玄奘話音剛落。蒲牢走進大殿,向彌勒尊王佛一拜,呈上一枚金色玉符,“佛祖,這是佛母座前童子送來的!”
    “哦?”聽蒲牢說這玉符是準提佛母身旁童子送來的,彌勒尊王佛知準提佛母是有旨意賜下,連忙伸手將接過玉符。
    彌勒尊王佛將玉符拿在手中輕輕一捏,玉符化作點點金光消散,彌勒尊王佛搖了搖頭,“那武氏不是我佛門能渡化的。”
    “佛祖何意?”
    彌勒尊王佛苦笑道:“那武氏是截教圣人親傳弟子!”
    玄奘聞言一怔。有些不敢相信,“截教圣人?怎么可能?”
    彌勒尊王佛的神色也不好,“旃檀功德佛有所不知。那武氏有人皇之相。”
    “什么!”玄奘一聽,不由得神色大變。這也不怪玄奘,自三皇五帝到如今,也沒有出過女主,在玄奘看來這簡直是不可能的事。他今日來,不過是為了爭下任人皇之母,想使那蕭淑妃為下任人皇之母,然后再慢慢潛移默化的影響人皇。不想陳九公門下的女弟子竟有人皇之相,這讓玄奘不敢相信。也不愿相信。
    彌勒尊王佛心里也清楚,如果讓武曌登上人皇之位。對佛門又怎樣的影響。此時量劫剛起,若佛門在人間的道統被滅。那么對大興的佛門來說,無異于當頭一棒。
    玄奘看了彌勒尊王佛一眼,知道此事不是彌勒尊王佛能解決的,就問:“敢問佛母可有旨意降下?”
    彌勒尊王佛點了點頭,正色道:“師叔有命,讓我佛門弟子入人間,誅殺那武曌。”
    “恐怕此事還需從長計議。”玄奘聞言,面色凝重地說道。
    “不錯!”彌勒尊王佛點頭,“截教門下又有人皇現世,必然極為重視,想要殺她決不可硬來。”當日陳九公殺至靈山,擊敗二圣,逼得阿彌陀佛立下城下之盟,這事早已傳的沸沸揚揚。在二圣無法出手的情況下,佛門強者如果敢入人間,一定會迎來截教的痛擊。雖說佛門有兩位斬三尸的強者,但卻怕惹得陳九公出手。
    玄奘心念急轉,想出一計,對彌勒尊王佛說:“佛祖,既然那武氏是截教門人,那我佛門就應該全力相助蕭氏,只要能將蕭氏之子推上人皇之位,那武氏指日可除。
    “恐怕不會那么容易。”彌勒尊王佛臉上又露出苦笑,此時他的臉色和他老師阿彌陀佛越來越像了。“我雖未見過蕭氏之子,但聽師叔說那武氏有人皇之相,身具隱龍之氣,蕭淑妃之子恐怕爭不過他。”
    玄奘連連搖頭,“佛祖,秦末時那赤帝氣運何等之盛,不也被巫族得了人皇之位么。只要二圣出面,從女媧娘娘那里借來人皇至寶,我佛門未必不能奪下人皇之位。”
    聽玄奘這番話,彌勒尊王佛眼前一亮,“旃檀功德佛此言大善,還請旃檀功德佛與我同上靈山,將此事稟明師叔。”
    二佛來在八寶功德池前拜見二圣,待將來意道明后,準提佛母沉思片刻,說道:“彌勒。”
    “弟子在!”
    “你往西極萬妖山,只要將此事說于女媧娘娘,女媧娘娘必不會叫你空手而歸。”
    彌勒尊王佛聞言大喜,卻又聽準提佛母道:“切記,一定要借來崆峒印!”說到此處,見彌勒尊王佛臉上盡是茫然之色,準提佛母神色沉重地說道:“陳九公已將軒轅劍予了武曌,若想勝過武曌,只有從女媧娘娘手里借來崆峒印,方可成事。”
    崆峒印,人族至寶,在人族的地位不亞于人教鎮教二寶太極圖、天地玄黃玲瓏塔。更在三皇成道之寶伏羲琴、神農鼎和軒轅劍之上,因為這崆峒印乃是人族傳承之寶。
    此寶是應運而生的先天靈寶,應人族大興之運。在天皇伏羲證道時,天降此寶,由伏羲傳與神農。為人族共主之證。后在神農證道時,又由神農親手將其交予軒轅。直至軒轅證道。天、地、人三皇歸位,人族氣運已滿,崆峒印就隨軒轅上了三十三天火云宮。
    這崆峒印最重要之處,不在其能鎮壓人族氣運,而是可以借人族氣運為己用。在此寶上,集人族一成的氣運。不要小瞧這一成氣運,想人族為天地主角,氣運何等之龐大。僅這一成氣運,就夠立人皇了。
    想那伏羲琴、神農鼎和軒轅劍,這三大人皇證道至寶,合享人族一成氣運。武曌有軒轅劍在手,不論那蕭氏之子掌伏羲琴還是神農鼎,都無法勝過她,只有借來崆峒印,方可成事。
    在彌勒尊王佛和玄奘離去之后,一直神游天外的阿彌陀佛才睜開二目,向身旁的準提佛母問道:“師弟。那崆峒印乃女媧娘娘鎮壓妖族氣運的至寶,豈會輕易借出?”
    聽阿彌陀佛之言,準提佛母微微搖頭。“女媧娘娘若還有大興妖教的心思,就必會將崆峒印借出,否則讓截教門下出一位人皇,妖教將再無大興之機了。”說到此處,準提佛母對阿彌陀佛說道:“師兄,當務之急是你我聯手,攪亂天機,萬萬不可讓陳九公知道。”
    “就依師弟!”
    二圣齊齊運轉玄功,施法攪亂了天機。
    彌勒尊王佛和玄奘出了靈山。彌勒尊王佛讓玄奘回小雷音寺等候,他自己往西極萬妖山飛去。
    來在西極萬妖山前。彌勒尊王佛不敢硬闖,想尋這山中之妖為自己通稟。可左等右等。在這偌大的萬妖山上,沒發現任何人的蹤影。
    “難道是女媧娘娘不想見我?”就在彌勒尊王佛胡思亂想之時,見一道虹光從南方飛來,直落在萬妖山前。
    看見那道玄光,彌勒尊王佛連忙迎上,見是金烏太子,連忙施禮。
    金烏太子,就是大日如來惡尸,豈會不認得彌勒?雙方互相見禮之后,金烏太子向彌勒尊王佛問道:“佛祖不在須彌山納福,來此可是有事要面見娘娘?”
    “正是!”彌勒尊王佛見金烏太子也不是外人,只要大日如來知道的,他就會知道,也就沒什么好隱瞞的,就將自己來意道出。
    當金烏太子聽到截教門下將有人皇出世時,也是面色一變,忙對彌勒尊王佛道:“佛祖來的不巧,今日正值娘娘開壇講道,想來此時開講。”
    彌勒尊王佛這才知道萬妖山前為什么沒人了,想來都是往妖圣宮聽講去了。但事情緊急,彌勒尊王佛只能求金烏太子相助。
    金烏太子也知道人皇的事是大事,又見彌勒尊王佛情詞懇切,想了好一會兒才道:“佛祖隨我來吧!”
    “多謝太子!”
    金烏太子帶著彌勒尊王佛上到萬妖山頂,來在妖圣宮前。和截教一樣,妖教教眾太多,全入妖圣宮肯定是不行,地位高的在宮內聽講,地位低的則在宮外。
    金烏太子是妖教副教主之一,當然有資格入妖圣宮,可是他身旁跟著佛門佛祖,不由得引人注目。
    女媧娘娘正在妖教教眾講道,正值講得興起之時,突然看見金烏太子帶著彌勒尊王佛入宮,心里不由得有些不悅,也就沒有理會他們,自顧地講道。
    金烏太子敢領彌勒尊王佛入妖圣宮,但絕不敢出言打斷女媧娘娘講道,見女媧娘娘不停講,他就不敢多言,只能帶著彌勒尊王佛站在一旁。
    可就在此時,女媧娘娘突然心血來潮,冥冥之中就感覺有什么事情將要發生。因為她是妖教教主,所以此事一定與妖族有關。女媧娘娘嘴上不停講,心里卻在默算天機。可是此時天機早已被阿彌陀佛、準提佛母聯手攪亂,女媧娘娘哪里算出什么。這時她才想到,彌勒尊王佛此來萬妖山,恐怕是與此事有關。
    當下,女媧娘娘止了聲音,對群妖道:“今日就到這里,爾等明日再來請講!”
    女媧娘娘一聲令下,群妖紛紛退去,彌勒尊王佛這才上前拜見女媧娘娘,然后將自己來意道出。
    當聽彌勒尊王佛說截教門下將出人皇之時,饒是女媧娘娘,也不由得為之變色,這才知事情的嚴重。
    在彌勒說出想借人族至寶,助蕭淑妃之子登上人皇之位后,女媧娘娘二話沒說,直接翻手取出崆峒印,“當日混沌道人損落于誅仙陣中,失了軒轅劍,如今只有動用這崆峒印,方可成事!”
    彌勒尊王佛一見女媧娘娘這么痛快,不由得大喜,連忙施禮拜謝。
    “免禮吧。”女媧娘娘道了聲免禮,在彌勒尊王佛起身后,只聽女媧娘娘幽幽一嘆,“此事若成,我妖族還有一線生機,如若不成,我妖族危矣!”
    聽女媧娘娘此言,彌勒尊王佛手捧崆峒印正色道:“娘娘放心,彌勒就是魂飛魄散,也不叫那武氏證人皇之位!”
    “好!”女媧娘娘聽彌勒尊王佛語氣堅定,想到自己妖教現在的尷尬地位,若是有失,妖教即使不被陳九公所滅,日后也只能茍延殘喘,再無大興之機。想到此處,女媧娘娘將心一橫,袍袖一卷,兩道流光飛出,在彌勒尊王佛面前化作伏羲琴、神農鼎。
    “娘娘這是……”見女媧娘娘又將伏羲琴、神農鼎予了自己,彌勒尊王佛不由得一怔。爭人皇之位,和鎮壓大教氣運不同,有崆峒印就足夠了。若是崆峒印不行,多伏羲琴、神農鼎也是無濟于事。
    女媧娘娘淡淡一笑,“除那蕭淑妃之子,不妨再在人皇膝下擇兩位皇子,一起爭那人皇之位。”
    “娘娘圣明,彌勒拜服!”聽女媧娘娘此言,彌勒尊王佛鄭重地向女媧娘娘一拜,暗道了一句:不愧是當年亂了成湯天下的幕后主使。
    “去吧!”女媧娘娘一揮手,下了逐客令。
    彌勒尊王佛收起伏羲琴、神農鼎,拜別女媧娘娘,由金烏太子相送,出了妖圣宮,離了萬妖山,回轉婆娑凈土須彌山去了。
    回到須彌山,入小雷音寺,見到玄奘,彌勒尊王佛坐在蓮臺上大笑,“旃檀功德佛,此事成矣!”(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