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27)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27)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27)     

截教仙647 來自女媧元始的合擊

人間,大唐皇家寺院感業寺。
    玉石琵琶精快步走進禪房中,向坐在竹榻上的武曌拜道:“娘娘,人皇陛下來了!”
    她稱武曌為娘娘,并不是武曌已經入宮為妃,而是對玄門女仙的一種尊稱。就好像云霄娘娘、石磯娘娘一樣,雖然武曌的道行還不配享娘娘之稱,但她是玉石琵琶精的主,玉石琵琶精怎么稱呼她都不為過。
    “哦?陛下來了!”武曌聞言,收了玄功,對侍立在身旁的九尾妖狐道:“如何?”
    九尾妖狐恭敬地說道:“只要娘娘依計行事,即可入宮。”
    “好!”武曌眼中精光一閃,化作一道青光消失在禪房之中。
    這日正是宗周年忌日,身為人者,李治就是人皇,也要在天下臣民面前盡孝,這才入感業寺進香。
    進香之后,身為皇帝的李治,竟然要求在感業寺中留宿。
    在感業寺住持為李治特殊安排的禪房中,李治對身旁的老監說道:“你去尋人問問,這寺中可有當年宮中的武才人。”
    “老奴遵命!”聽皇帝陛下吩咐,老監恭恭敬敬地應下差事。只是李治沒有看到,在老監深深低下頭時,鷹隼般的眸中寒光閃爍。
    老監走出禪房,還真按李治說的,悄悄找到昔日宮中的嬪妃,問起武曌之事,在得知武曌所在的院落后,老監來在一個無人之處,化作一道金光,直奔武曌那個小院飛去。
    老監不知道的是,他剛化光而走,一道青光就落在李治的禪房外。化作身穿白色緇衣的武曌。讓人驚奇的是,在武曌現身時,周圍那些御前侍衛竟然都沒看到這么大一個活人。
    來在禪房前。武曌輕叩房門,低聲喚道:“陛下!”
    “誰!”禪房內傳出李治洪亮的聲音。這位人皇如今正當壯年。
    武曌輕輕推門,閃身入內。做這一切時,她早用神通將整座禪房封住,沒有一人能看見她的所為。
    雖然生得為貌美,在宮中的十二年,武曌從未受到過唐宗的寵愛。但卻在唐宗病重期間,結識了當時還是的李治。兩人互相暗生情愫,只是宗尚在。都不敢越雷池一步。宗死后,武曌就被遣入感業寺為尼,但在李治心里,一直有那么一個影。
    整整一年未見,當再看到武曌的一瞬間,李治心頭一顫,止不住緊走幾步,向武曌走過去,伸手拉住武曌的玉手,深情地喚道:“媚娘!”
    ……
    一道金光落在武曌所在的禪院內。李治派出的那個老監現出身來,眼中精光流轉,向禪房內望去。感應到禪房中有人。老監將身一晃,飛身向房門撲去。
    飛至門前,老監五指成爪,一抓就將黃梨木制的房門抓破,沖入房中向那屋里的女人抓去。
    九尾妖狐猛然睜開雙眼,看到向自己撲來的老家,冷笑道:“佛門弟,竟然凈身入宮。”說著,羅袖一甩。一道玄光飛去,將那飛在空中的老監罩住。
    被罩在玄光中。老監神色大變,尖聲道:“你不是武曌。你到底是誰!”
    “佛門也想害我家娘娘?”聽這老監是來尋武曌,九尾妖狐鳳目中寒光一閃,伸手一抓,一道金光從老監頂門飛去,那老監倆眼一翻,癱倒在地。
    將老監的元神抓在手中,九尾妖狐手上玄光一閃,將其元神直接抹殺,然后對一旁的玉石琵琶精道:“妹妹,該你入宮了!”
    玉石琵琶精聞言,臉上露出笑容,“好了,我入宮還能去尋二姐!”
    九尾妖狐面色一變,連忙道:“妹妹不可胡來,切記入宮后一切以娘娘的事為先,若壞了娘娘大事,姐姐也保不住你。”
    九尾妖狐這么一說,讓玉石琵琶精想起了當日的無當圣母,身不由自主的哆嗦一下,連忙化作一道光華,沒入老監體內。然后就見那老監翻身而起,伸出雙手在身上摩挲了一會兒,向九尾妖狐一禮,“姐姐,妹妹去也!”
    ……
    久別重逢之后,李治總找借口往感業寺跑,他這奇怪的舉動引起了許多人注意,特別是當今皇后,來自原王氏的王皇后。
    這日李治又借口去感業寺為先皇祈福,在大臣們看來,李治所為當得上是仁孝天,但在王皇后眼里,自己那個皇帝丈夫就是一只偷腥的貓。
    “九兒,陛下真的與那武曌……”王皇后向身旁宮女問道,可話說到一半,也不好再往下說了,這事畢竟不是什么好事。如果一個不慎,讓此事從自己宮中傳了出去,即使自己是皇后,也難逃一死。
    宮女九兒怯生生地點了點頭,“娘娘,此事千真萬確,九兒是從李公公那里聽來的。”
    “李公公!”聽九兒的話,王皇后粉面上浮上一層煞氣,指著九兒喝道:“此等大事,李公公為何會說與你聽!”
    見王皇后發怒,九兒連忙跪下,帶著哭腔地說道:“娘娘息怒,奴婢也不知,這事是李公公讓奴婢轉告娘娘的!”
    “那老閹奴竟有此心……”王皇后眼珠一轉,又向九兒喝道:“說!李公公還說什么了!”
    “李公公……李公公還讓奴婢轉告娘娘,可以武才人制衡蕭淑妃。”
    王皇后霍然起身,捧雙手在房中踱來踱去,不一會兒臉上就露出陰冷的笑容,“那老閹奴不愧是服侍代帝王的主,竟能想出這驅虎吞狼之法!”
    日后,李治從感業寺回宮,剛入寢宮就聽人來報,說皇后娘娘求見。
    “不見!”李治一擺手,說了句不見。原來這王皇后在宮中常與蕭淑妃爭寵,二人在這皇宮內院斗法,使李治不厭其煩。此時聽王皇后求見,以為她又是要說蕭淑妃的壞笑,想想那溫柔可人的武曌,李治心里暗道:“還是我那媚娘好啊!”
    李公公,也就是玉石琵琶精附身的那個老監,奉李治之命出宮去趕王皇后,不一會兒去而復返,來在李治身旁,小聲說道:“陛下,皇后娘娘說她是為了武才人而來。”
    “什么!”李治猛然坐直了身,瞪著玉石琵琶精喝道:“她是怎么知道此事的?”
    “老奴不知,可能是隨行宮人、侍衛嘴上不嚴吧。”玉石琵琶精臉上裝出一副誠恐的樣,心里卻暗暗偷笑。這事是怎么回事,沒有人比她再清楚了。這事正是她告訴那宮女九兒的,而那九兒不是別人,就是那九頭雉雞精。
    “去,宣她進來!”
    “老奴遵旨!”
    不一會兒,一陣香風飄進宮中,王皇后緩步來在李治面前盈盈下拜,口稱萬歲。之后,就向李治說出自己來意。
    “你說的是真的?”當李治聽王皇后道出來意之后,不禁大為震驚。這王皇后說她要便召武氏還俗入宮,服侍李治。
    皇后母儀天下,執掌宮六院。雖然那蕭淑妃仗著自己膝下有嗣,就不把不生育的王皇后放在眼里,但皇后畢竟是皇后,占據名分大義的王皇后召武曌入宮,就不會受到非議。否則就是身為天下之主的李治,也不敢下這樣旨意。
    從王皇后口中得到肯定的答復,李治喜不自禁,他早就想把武曌弄回皇宮了,但卻怕滿朝武非議。現在好了,有王皇后下旨,不出幾日自己就能名正言順的和武曌在一起了。
    王皇后回宮后,就命宮女九兒往感業寺傳旨,召武曌入宮陪王伴駕。因為是王皇后下旨,滿朝武并未多想,但后宮之中,有一人心生警覺。
    蕭淑妃,蘭陵蕭氏族人,齊梁皇室后裔。因姿色妖媚,頗受李治寵愛。又仗著自己生下一二女,比起無出的王皇后,有嗣的優勢,整天想著搬到王皇后,自己母儀天下。
    以前,蕭淑妃寵冠后宮,無人能與她相比。但自從宗皇帝周年祭日之后,蕭淑妃就發現李治不怎么來自己宮中了,暗暗一查就知李治常往感業寺燒香,燒香后呢還要在感業寺住上兩天。
    雖然不知道李治在感業寺中到底干什么,但心思細膩的蕭淑妃想到,那感業寺中除了佛門女尼,就是先皇的嬪妃。只是蕭淑妃未將此事放在心上,無論是感業寺女尼,還是先皇嬪妃,都不是李治帶到宮里來的,只要不入宮,對自己的地位就不會有威脅,其他的蕭淑妃也就不在意了。
    可今日聽說王皇后下旨,召昔日宗才人武媚娘入宮,蕭淑妃就坐不住了。將宮女趕出宮去,蕭淑妃在自己床頭一推,只聽得嘎支支聲響,蕭淑妃的床移開,一條通道出現在蕭淑妃腳下。
    沿階而下,下面開闊起來,這下面倒不是什么密室,不過是間佛堂罷了。在這佛堂中,供奉的正是旃檀功德佛,也就是當年的人間第一圣僧玄奘。
    蕭淑妃跪在佛像前,叩拜道:“佛祖在上,弟蕭氏誠心叩拜!弟奉佛祖之命入宮伴駕,不想有妖女迷惑圣上……”
    蕭淑妃的話語,隨著焚香散出的輕煙直上。(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