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7-21)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7-21)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7-21)     

截教仙646 貍貓換太子(下)

仙風陣陣混沌間,劍拐忙迎影萬千。
    一個是上古諸圣之首,另一個論道行是鴻鈞之下第一人。一個掌鎮壓風水地火的太極圖、天地玄黃法器玲瓏塔,一個持鎮壓鴻蒙的混沌鐘、能破萬法的混元劍。
    陳九公和老子,那真叫棋逢對手、將遇良才,二人在混沌中越戰越勇、愈打愈烈。
    老子一手將太極圖連連抖動,以太極之道抵擋弒神槍、摧天杖,一手持扁拐不住向陳九公身上招呼。
    再看陳九公,不斷催動弒神槍、摧天杖前后夾擊的同時,雙手持劍,一劍劍全力向老子斬去。
    自有了太極圖在手,老子將修煉多年的太極之道完全展現出來,此時不動用天地玄黃玲瓏寶塔,就能擋住陳九公的攻擊。
    久攻不下,陳九公不禁有些著急,手中混元劍一挑,將老子的扁拐挑開,然后也不強攻,反而跳出圈外。
    老子見陳九公跳出戰團,以為他要離去,誰知陳九公雙臂高舉,周身紫光繚繞,混元劍上紫光大作,在紫光中一幅幅玄之又玄的圖案不斷浮現。
    “接我一劍!”陳九公大喝一聲,揮劍斬向老子。這一劍威力之大,所過之處混沌破碎,風水地火席卷。
    混元劍來勢兇猛,老子不愿硬抗,將手中太極圖一甩,太極圖中飛出一道金光,金光化作一道金橋。老子揮手一拐,擋住弒神槍,將身一晃就上了金橋,金橋一閃,老子消失不見。直至混元劍斬在混沌中后,老子才現身。
    老子一現身。就揮扁拐向陳九公頭上打去。
    陳九公心頭一動,頂上現了混沌鐘,任老子一擊打在混沌鐘上。
    每一個與陳九公對敵的圣人。都會暗恨陳九公寶貝太多,此時的老子也不例外。
    現了混沌鐘后。陳九公毫無后顧之憂,二目一瞪,眼中殺機凜冽,喝道:“第二劍!”說話間,混元劍斜斬,劍所過之處,風水地火不斷涌現。
    劍還未曾臨身,老子就感覺到了從混元劍上傳出來的那股毀滅萬物的氣息。連忙又催動太極圖。太極圖中射出一道金光,金光又化作金橋。可老子上了金橋之后,就聽見鐺鐺鐘響,金橋沒有像以往一樣消失不見。
    “不好!”異變突生,老子就知道自己的太極圖被混沌鐘鎮住了,此時再想脫身已經晚了,眼看那陳九公揮劍殺來,又有弒神槍化作的紫光襲來,老子暴喝一聲,周身赤光大作。映得方圓百里之間赤紅一片。
    知道這還無法抵御自己面臨的攻擊,老子心頭一動,天地玄黃玲瓏寶塔垂下條條玄黃之氣。護住周身。
    混元劍斬破了赤光,斬在天地玄黃玲瓏寶塔,紫光從上到下,似要將老子吞噬一般。
    老子神色肅穆,連連抖動太極圖,想要蕩開混元劍,可只聽鐺鐺鐘響,混沌鐘在上空不斷盤旋,將太極圖發出的金光一一化解。
    見陳九公以混沌鐘牽制自己的太極圖。老子知道連忙將太極圖祭起,用手連點。那太極圖在老子頭上,化作一片金光。
    陳九公眼中青光流轉。見那金光太極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又有天地玄黃玲瓏寶塔放射出億萬玄黃色光芒,與太極圖所化的金光相合。
    老子將太極圖與天地玄黃玲瓏寶塔相合,抵擋住混元劍連斬,哈哈大笑,揮扁拐向陳九公打去。
    陳九公知道,這老子是以太極之道使太極圖這先天至寶化道,使太極圖的防御力翻倍,又與天地玄黃玲瓏塔相合,自己想落他面皮恐怕是要費些力氣了。
    陳九公單手持劍,用手一指頂上,頂上沖起一道青光,青光化作慶云三花,在三花上有十二道黑色氣柱,每道氣柱高三尺,散發著濃濃的煞氣。
    在滾滾煞氣之上,是一張陣圖,陣圖上四把寶劍如游魚一般,在陣圖中游動。
    陳九公用手一指,陣圖托著四劍飛起。霎時間風氣呼嚎,乾坤蕩漾,雷聲激烈,電掣紅綃,鉆云飛火,煞氣滾滾。
    “陳九公,你這誅仙劍陣雖然厲害,但也傷不得我!”見陳九公布下誅仙劍陣,老子毫不在意,仍揮扁拐向陳九公連擊。他有這個自信,因為當年通天教主布下誅仙劍陣,也沒能將他怎樣。
    陳九公聞言,淡淡一笑,三花上的十二道黑色氣柱一一沖起,沖入誅仙劍陣之中。
    老子面色一變,只覺得一股威壓撲面而來,感覺到熟悉的氣息,老子齒間擠出四個字:“都天神煞!”
    老子話音剛落,十二個巨大的身影現于誅仙劍陣滾滾煞氣之中。
    十二祖巫,不是現在的十二祖巫,而是上古十二祖巫,是陳九公的十二都天神煞大陣。
    在誅仙劍陣中,在滾滾煞氣之間,十二祖巫凝聚出來的盤古真身讓老子的心為之一顫。這十二都天神煞陣的關鍵,就在那一個煞字上。而世間,又有什么地方能有洪荒第一殺陣中的煞氣重呢?
    在這誅仙劍陣之中,十二都天神煞陣能發揮出百分之一百五的威力,凝聚出來的盤古真身也是如此。
    陳九公用手一指,那懸于頭頂的混沌鐘從空中落下,落在盤古真身手中,這盤古真身雙眼無神,但當混沌鐘落在手中時,卻下意識的一揉。
    就那么輕輕地一揉,混沌鐘在盤古真身掌心中化作一抹紫光,看到那抹紫光,老子不由得暗暗叫苦。陳九公這手段已經多年未用了,特別是成圣之后,不想今日被自己趕上了。
    盤古真身那巨大的身軀一動,瞬間來在身前,無神的雙眼中寒光爆射,虬結的雙臂微微一動,一道巨大的半月形紫光自其雙掌合十的縫隙中竄出,從下往上向天地玄黃玲瓏寶塔撩去。
    與此同時,陳九公全力催動混元劍。混元劍在他手中以化作百丈自長,帶著無盡毀滅之氣,散發著撕裂混沌的紫光。從上往下向天地玄黃玲瓏寶塔斬下。
    老子知道厲害,更知道這般攻擊決不能硬抗。連忙用手一指,太極圖化作的金光散開,浩浩蕩蕩綿延千里,在金光中太極大道衍化無窮,放出無盡的金光將天地玄黃玲瓏寶塔護住。
    金光被撕開,混元劍和半月形紫光一起斬在天地玄黃玲瓏寶塔上,在天地玄黃玲瓏寶塔劇烈的顫抖之中,半月形紫光消失。而混元劍上的紫光也消耗殆盡。這是因為破開太極圖消耗了大量的力量,使得后勁不足,被天地玄黃玲瓏寶塔擋下來了。
    可就在這時,一道道劍芒從四面八方襲來,此時天地玄黃玲瓏寶塔還在微微顫抖,垂下的玄黃之氣也有些不穩,被道道劍芒擊散。
    天地玄黃玲瓏寶塔的防御被破,一道紫光飛至,老子連忙揮扁拐去擋,堪堪擋住那道紫光所化的摧天杖。又有弒神槍從混沌中竄出,直刺肋下。
    老子剛要回手去擋弒神槍,就感覺身上數處被打中。連忙張口噴出一口赤氣,穩定了頭上的天地玄黃玲瓏寶塔,天地玄黃玲瓏寶塔重新垂下玄黃之氣,護住老子。
    低頭一看,見自己身上道袍已經千瘡百孔,老子知道這是誅仙劍陣發出劍芒攻擊在自己身上留下的。
    身上赤光一閃,道袍恢復如初,老子抬頭望去,見陳九公正笑吟吟地看著自己。不由得面上一紅。
    陳九公收了諸多靈寶,向老子道:“承讓了!”
    老子冷哼一聲。對陳九公道:“九枚九轉金丹,丹成之后我會派人送到金鰲島。”說完。老子抬手將太極圖打出,太極圖化作一道金光疾走,老子轉身回大赤天去了。
    望著老子消失的背影,陳九公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將身一晃,消失在混沌之中。
    暴打元始天尊,鐘砸阿彌陀佛,槍抽準提佛母,雷劈女媧娘娘。今日又落老子面皮,陳九公當為洪荒諸圣之首。
    昆侖山,玉虛宮中。
    元始天尊抬手接過飛入宮中的太極圖,將其放在云床上,暗自思索,“陳九公為何非要與大師兄做過一場?”思索間,元始天尊突然發覺天機有變,連忙默算天機。
    半響之后,元始天尊睜開雙眼,冷哼一聲,“不想那女子竟然是陳九公門人,若真要她坐上人皇之位,截教大興之勢恐怕再無人能阻。”說完,元始天尊沖著宮外喚道,“白鶴!”
    “老爺!”聽到元始天尊呼喚,白鶴童子連忙入宮,走到元始天尊面前躬身聽命。
    元始天尊用手一指,一道白光自指尖射出,在白鶴童子面前化作一枚玉符,“且去西牛賀洲入靈山,將其交予佛門圣人!”
    “謹遵老爺法旨!”白鶴童子領命,躬身退出玉虛宮,現出真身往西牛賀洲飛去。
    西極萬妖山,妖圣宮中。
    對于陳九公與老子之戰,心思很單純的女媧娘娘到沒有什么太多的想法。在她眼中,老子不是什么好人,陳九公更不是什么好東西,他們兩個打起來,那真叫狗咬狗一嘴毛。打得越激烈,女媧娘娘就越開心。
    不過想到陳九公的可惡,女媧娘娘喚來彩鵲仙子,從袖中取出一物遞與彩鵲仙子,“且去靈山,將此寶交予佛母!”
    “彩鵲謹遵娘娘法旨!”
    靈山,八寶功德池前。
    當看到老子敗回大赤天時,準提佛母不禁面色一變,“師兄,事情有變!”
    “哦?如何?”阿彌陀佛扭過頭,向準提佛母問道。
    準提佛母搖了搖頭,贊嘆道:“陳九公一步三算,賭斗勝了太清道友,十年之后圍攻金鰲島,太清圣人恐怕是不會參與了。”
    聽準提佛母的話,阿彌陀佛面色疾苦地道:“師弟放心,只要說動元始天尊、女媧娘娘,你我四圣聯手,破他金鰲島易如反掌。”
    準提佛母聞言,暗暗盤算。昨日敗于陳九公之手,是因為戰場設在靈山,自己和師兄難免心存顧慮。如果殺到東海,那么有顧慮的就該是陳九公了。
    想到此處,準提佛母臉上露出了久違的笑容。自被陳九公暴抽一頓之后,準提佛母就感覺自身念頭不通達,參悟天道也無法入定。知道這么下去,修為將再無近寸,只有報了一箭之仇方可,所以這才想出要邀請諸圣,同往金鰲島大破截教,擊敗陳九公,一雪前恥,了結恩怨。
    只不過當日師兄阿彌陀佛為了救自己,開口許下十年之期,這十年里自己和師兄無法在洪荒上走動,想要報仇,恐怕也只能等到十年之后了。(未完待續)
    (啟蒙書網www.booksr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