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26)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26)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26)     

截教仙645 貍貓換太子(上)

每一道劍芒擊在山體上,都有山石崩碎,有時還會露出點點精光。每當有精光出現時,都會被陳九公收了。這些精光可是好東西,是這首陽山數個元會孕育出來的首山之銅。
    
    
    首山之銅,即首陽山之銅,那人族至寶軒轅劍,就是由此物煉成的,是不可多得的煉器良材。
    
    
    但自老子成圣后,這首陽山就不是誰都能來的了,能到這里的人,也不會在意這些首山。可是,今兒來了個雁過拔毛的主。在推倒首陽山的同時,陳九公萬萬不會遺棄這些首山之銅。
    
    
    陳九公是身家豐厚,在諸圣之中,也可排第一。但架不住截教人多,門下徒子徒孫過萬,還好有在天庭當差的截教眾仙,不斷地聚星辰之力,為截教晚輩弟子煉制星辰劍、星辰幡等寶物,不然可就夠陳九公嗆了。
    
    
    昨日陳九公從女媧娘娘那里“借”來乾坤鼎,不但是要助那些上了封神榜的截教弟子脫劫,還打著為門人弟子祭煉一些靈寶的想法。正好老子棄了首陽山,陳九公直接推山,將首陽山孕育無數元會的首山之銅全都給收了。
    
    
    當方圓千里,主峰高達萬丈的首陽山,在誅仙劍陣之下化為飛灰之后,陳九公收了誅仙劍陣,沖天而起,穿過三十三天,直入混沌之中。
    
    
    “這陳九公想做什么?”昆侖山玉虛宮中,正在幸災樂禍的元始天尊,見陳九公沖天而起,不由得為之一愣。心念一動,元始天尊明了天機,不由得哈哈大笑,“好個陳九公!當真不凡!”
    
    
    是什么。能讓對陳九公心懷不滿的元始天尊也對他出言贊嘆?
    
    
    大赤天,八景宮中,老子安靜地坐在八卦爐前煉丹。仿佛那陳九公以誅仙劍陣推倒的。就不是他道場一樣。突然,老子持著扇子的手一顫。二目圓睜,眼中寒光爆射出三尺之外。
    
    
    直接從蒲團上站起,老子伸手一招,扁拐落入手中。此時這位一向清靜無為的太清圣人須發皆張,咬牙切齒地恨道:“陳九公,你欺人太甚!”
    
    
    原來,陳九公推倒首陽山后,并沒有善罷甘休。直奔大赤天飛來。
    
    
    老子為了不與陳九公交鋒,不惜棄了道場,已經是舍了圣人顏面,不想陳九公還不罷休,沖上三十三天,往大赤天而來。這已經逼到了家門口,老子根本無法再忍。
    
    
    一手托著天地玄黃玲瓏寶塔,一手持扁拐,老子走出八景宮,出了大赤天。在混沌中攔阻陳九公。大赤天是他最后的道場,可萬不能讓陳九公給毀了。
    
    
    遠遠看到陳九公飛來,老子冷哼一聲。“陳九公,你過了!”
    
    
    此時陳九公也看到了老子,見老子臉色鐵青,陳九公哈哈一笑。“不是想與我截教了結因果么,我陳九公來也,有甚手段,盡管使來!”
    
    
    聽陳九公之言,老子知今日事是不能善了了,也不多說廢話。直接揮扁拐,向陳九公打去。
    
    
    陳九公翻手取出弒神槍。左手甩槍攔住扁拐,右手中現出混元劍。向老子斬去。
    
    
    老子將手中天地玄黃玲瓏寶塔祭起,天地玄黃玲瓏寶塔立于老子頭頂垂下條條玄黃之氣,將老子護住。
    
    
    天地玄黃玲瓏寶塔,洪荒第一功德至寶,萬法不沾,立于頭頂先就不敗。
    
    
    “好寶貝!”看到那天地玄黃玲瓏寶塔,陳九公眼前一亮。若論防御,絕不在先天至寶混沌鐘之下。若論鎮壓氣運之玄妙,此寶更勝先天至寶。此時老子沒有太極圖在手,自己若能趁機將這天地玄黃玲瓏寶塔奪下,那自己截教可就……
    
    
    想到一些讓人開心的事,陳九公不由得手下發狠,將混元劍祭起在空中,用手一指,混元劍微微一顫,化作百丈之長,挾著無邊威勢,向老子頭上的天地玄黃玲瓏寶塔斬下。
    
    
    毫無花哨的一劍斬在天地玄黃玲瓏寶塔上,天地玄黃玲瓏寶塔在老子頭頂上劇烈的顫抖,垂下的條條玄黃之氣也有潰散的趨勢。
    
    
    看過陳九公與元始天尊之間毀滅之道的爭鋒,老子知道陳九公的毀滅之道足以破開自己的天地玄黃玲瓏寶塔,此時無有太極圖在手,只能趁著天地玄黃玲瓏寶塔未破,先將陳九公擊退。想到此處,老子不顧陳九公連連向天地玄黃玲瓏寶塔發動攻擊,自持扁拐狠狠的向陳九公打去,同時一推頭頂魚尾冠,頂上沖起三道赤氣出。
    
    
    陳九公一手揮劍連斬天地玄黃玲瓏寶塔,一手揮弒神槍擋住扁拐,只聽正東上一聲鐘響,一道人仗劍殺來,此人頭戴九云冠,穿大紅白鶴絳綃衣,大呼曰:“太清道兄!吾來助你一臂之力!”說罷,這道人還張口作歌,“混元初判道為先,常有常無得自然……”
    
    
    這道人歌還沒唱完,人也還沒沖到陳九公面前,就被迎面襲來的一道紫光打沒了。
    
    
    突如其來的一幕,驚得老子瞪大了眼睛,他剛才施展一氣化三清之術,招來三清道人,剛才隆重出場的是上清道人,可是剛一露面就被陳九公打死了。
    
    
    那道滅了上清道人的紫光在空中化作摧天杖,向南北連擊,直接將太清道人、玉清道人都消滅了。這二位比剛才的上清道人還慘,連句臺詞都沒來得及說,就被摧天杖滅了。
    
    
    舉手投足之間破了老子一氣化三清之術,陳九公抬起手中劍遙指老子,“就你這點微末手段,也配執掌大教?”
    
    
    “你……”老子本就不善言辭,還沒來得及將反駁的話說出口,就聽到身后傳來破空之聲。
    
    
    摧天杖上紫光大作,砸在天地玄黃玲瓏寶塔之上,天地玄黃玲瓏寶塔上玄黃色光芒大作。陳九公以弒神槍將老子手中扁拐抵住,揮劍橫掃,斬向天地玄黃玲瓏寶塔。
    
    
    天地玄黃玲瓏寶塔劇烈顫動,從塔上垂下的玄黃氣流散開,那摧天杖趁勢落下,重重地打在老子后背上。
    
    
    摧天杖一擊,直接將老子打得向前栽倒,竟然撲倒在混沌之中。
    
    
    “陳九公!”被打趴下后,老子迅速起身,此時的他二目赤紅,仿佛能噴出火焰,剛要破口大罵,卻見陳九公抖手祭起弒神槍,弒神槍化作一道紫光,直奔自己刺來。
    
    
    老子連忙飛身而起,躲過弒神槍一擊,揮扁拐向陳九公打去。
    
    
    “來得好!”見老子主動來攻,陳九公以混元劍抵擋,催弒神槍化作的紫光向老子刺去。
    
    
    二圣在混沌中你來我往,斗在一起。不一會兒,老子就又被陳九公破了天地玄黃玲瓏寶塔的防御,被摧天杖擊在面門,打得一個踉蹌。
    
    
    又一次在陳九公手中吃癟,老子就想要抽身離去,打也打不過,再打下去也是白白丟臉,還不如回大赤天去,全力催動天地玄黃玲瓏寶塔,不求將陳九公如何,只求能將整個大赤天護住,老子就心滿意足了。
    
    
    就在老子剛想抽身而走之時,一道金光從遠處飛來,老子一怔腳步一緩,伸手將金光接在手中。
    
    
    金光在老子掌心化作太極圖,同時一個聲音傳入老子耳中,“暫將此寶還于師兄,望師兄能將此獠降伏!”
    
    
    持太極圖在手,老子知道元始天尊的險惡用心,無非就是要自己和陳九公硬拼。老子心念一動,“陳九公,你若就此離去,還則罷了。如若不然,必落你面皮。”
    
    
    陳九公也注意到了太極圖,見老子持此先天至寶氣勢大漲,不禁笑道:“若應我一事,我就退去。”
    
    
    “何事?”
    
    
    “聽聞太清圣人丹道洪荒無雙,但求九轉金丹九枚,還望太清圣人成全!”
    
    
    老子聽陳九公的話,不由得怒極反笑,陳九公這話說的挺客氣,但這明擺著不就是威逼明搶么,就像他昨日威逼女媧,強借乾坤鼎一樣,現在又來自己這里,以武力威脅自己交出九轉金丹。
    
    
    老子可不是女媧娘娘,他是三清之首,為威名遠播的洪荒第一圣人,豈會甘心受陳九公威脅。
    
    
    將手中太極圖一抖,老子一掃方才連連吃癟的頹廢,沖著陳九公說道:“陳九公,既然你執迷不悟,那我也顯一顯太清一脈的手段與你看看,讓你知道什么是玄門正宗!”
    
    
    聽老子這話,陳九公仿佛聽到了什么笑話一般,哈哈大笑,“太清,你這話若與佛門那兩位說說還可,在我面前就休提你那玄門正宗。”說到此處,陳九公止住笑容,“而你太清一脈的手段么……那一氣化三清之術,不也被我破去了么。”
    
    
    被陳九公出言嘲笑,老子心中大怒,飛身而上,揮扁拐向陳九公打去。
    
    
    陳九公以混元劍架住老子扁拐,用手一指,弒神槍、摧天杖齊齊向老子攻去。
    
    
    老子一手持扁拐與陳九公激斗,一手持太極圖一甩,太極圖發出兩道金光,金光一掃,將弒神槍、摧天杖彈開。
    
    
    “好手段!”老子輕描淡寫地化解了弒神槍、摧天杖的攻擊,陳九公也不禁暗暗贊嘆。不愧是昔日的諸圣之首。雖說此時的老子在道行上差了阿彌陀佛一線,但有先天至寶太極圖,和不弱于先天至寶的天地玄黃玲瓏寶塔,這老子戰力遠在阿彌陀佛之上。
    
    
    見老子有這般手段,陳九公心中不但不急,反倒大喜。自連敗四圣后,陳九公也感受到了一絲無敵的寂寞,此時遇到了一個相當的對手,更激發了他心中的戰意。
    
    
    “太清,今日你我做過一場,看看誰是諸圣之首!”(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