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6-25)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6-25)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6-25)     

截教仙644 除蕭淑妃

紂王題詩女媧宮,引女媧娘娘一怒,遣軒轅墳妖下界,禍亂成湯江山。
    妖完美的完成了女媧娘娘交給的任務,在八諸侯齊攻朝歌城時,妖功成身退,遣出朝歌,欲回軒轅墳。不想被姜牙派出哪吒、韋護、雷震,將她們一一抓住。
    就在姜牙要下令將她們個斬首時,白鶴童下界,傳元始天尊法旨,將妖帶回昆侖山。
    雖然不知道元始天尊要這個女妖干什么,但是圣人之命還不是姜牙能夠違背的,連忙將妖交予白鶴童,由白鶴童帶回昆侖山。
    幾千年過去了,昔日軒轅墳妖早已被人所遺忘。今日,卻被元始天尊派來人間,辦一件大事。
    貞觀初年,袁天罡從朔州往長安,途中遇到出京赴任的武士彟。
    知道袁天罡袁天師的大名,武士彟請他為自己一家看相,當看到小女兒武照時,當時的武照還在吃奶,身上穿著男孩兒的衣服。
    袁天罡一看武照,眼中精光一閃,嘆道:“龍瞳鳳頸,貴驗也。必若是女,實不可窺測,當為天下之主!”
    以袁天罡的道行,如何能看不出武照的性別,他別了武士彟后,立刻出人間往昆侖山,將此事稟于闡教圣人元始天尊。
    作為圣人,元始天尊曾為李唐測國國運,知大唐將享二八十九年天下,現在門下代弟袁天罡說將有女主君臨人間,元始天尊甚是驚訝,這才將門下弟袁守城派往人間,為武照看相。
    袁守城回去之后,稟告元始天尊。說袁天罡看得沒錯,那女孩兒日后當為人間之主。元始天尊這才派出軒轅墳妖,命妲己奪武照肉身。君臨天下。然后清除佛門,大興闡教。
    軒轅墳妖入人間后。武照已經入了皇宮。皇宮有龍氣鎮壓,又有佛門大能坐鎮,饒是妖道行不淺,也不敢在皇宮行兇。直等到宗駕崩,武照等沒有嗣的妃入長安感業寺為尼,妖這才尋到機會出手。
    不想這一出手,竟然攤上了大事。聽那武照對無當圣母、云霄娘娘說的話,九尾妖狐就知道。自己姐妹今日是難逃一死了。
    無當圣母伸手扶起武照,輕聲說道:“蝎玉已去,你如今是人族女武照!”
    武照點了點頭,對她而言叫什么并不重要的,重要的是如今自己恢復了往日記憶,就可以回金鰲島了。“師伯、師叔,蝎……武照想回金鰲島拜見老師。”
    “這個……”聽武照之言,無當圣母面露難色。她聽陳九公說了,這武照是對付佛門的關鍵,只要她能成就人皇之位。就可行那滅佛之事。相比回金鰲島,她在人間才能發揮出更大的作用。
    見無當圣母神色有異,武照臉色一白。“師伯,可是老師他……”
    “胡說八道!”無當圣母嗔怒了瞪了武照一眼,“你老師乃混元圣人,豈會有事。”
    聽無當圣母說武照的老師是混元圣人,九尾妖狐腦袋嗡的一聲,自己猜的沒錯,這武照還真是截教教主的弟,聽說那位教主可是護短的很……
    “武照,你現在還不能回金鰲島!”這時。在一旁的云霄說話了。
    武照聞言,剛剛恢復的臉色又是一白。“師叔,難道老師他不要我了……”說著。武照一雙大眼睛頓時噙滿了淚水。
    對于當年的蝎玉,云霄不是很了解,但聽六耳他們提起過,說他們的這位師妹思維有些那個,自己還沒說什么呢,她就哭上了,讓云霄好是頭大。
    就在這時,那九尾妖狐急中生智,怯生生地道:“武照仙,截教圣人定是要你登人皇之位!”
    “嗯?”無當圣母二目一瞪,眼中寒光閃爍,剛要出手,卻被一旁的云霄拉住了。
    云霄道:“師姐,此妖還算機靈,不若留她在武照身旁,也好讓武照有個助力。”
    聽云霄此言,無當圣母點了點頭,而那九尾妖狐暗松了一口氣。她剛才完全是在賭,賭輸了就魂飛魄散,賭贏了就過了一劫。而聽云霄娘娘說讓她在武照身旁充作助力,九尾妖狐倒也不介意。元始天尊歧視妖類,所以她們姐妹這些年在闡教,連昆侖山中的燒火童都不如。她早就聽說過截教門下和睦,若能入武照門下,也算是自己的造化。
    九尾妖狐一點也不認為武照輩分低,跟著她就辱沒了自己,在她看來,這武照是截教圣人弟,日后還要君臨人間,自己能跟著她,當真是自己的福分。
    九尾妖狐連連叩首,“圣母、娘娘,小妖愿跟隨武照仙,任仙以驅馳!”
    看了九尾妖狐一眼,武照眼珠一轉,“師伯、師叔,此妖雖險些害了我性命,但念她修行不易,不如就放她一條生吧!”
    “好!就依你!”見武照心善,無當圣母在心里不禁對她更看重分。這就是無當圣母不了解武照,如果六耳在此,一定知道自己師妹打得是什么主意。
    又指了指那九頭雉雞精和玉石琵琶精,武照道:“老師要我爭人皇之位,手下少不了使喚的人,這二妖也給我留下吧。”說這話時,武照背對著九尾妖狐,向無當圣母使了個眼色。
    無當圣母先是一愣,而后大笑,“好!好!就依你!”說著,無當圣母抬手打出道青光,青光一一沒入妖體內。
    無當圣母冷聲道:“此乃我截教秘法,爾等從今以后當好生在武照身前效力,若敢心二意,哼哼……”
    無當圣母話沒全說,九尾妖狐和玉石琵琶精就明白過來,連忙一起跪在武照腳前發誓效忠。
    突然,一道金光破空而來。無當圣母和云霄娘娘抬頭望去,感覺到熟悉氣息,不由得相視一眼。
    金光落在武照面前。化作一把長劍。眾人見此劍長四尺八寸,劍身一面刻日月星辰,一面刻山川草木。劍柄一面書農耕畜養之術。一面書四海一統之策,都認出了此劍來歷。
    軒轅劍微微一顫。從劍身上射出四道青光,一道沒入武照頭頂,其余道飛入妖體內。
    青光入體,妖身上都爆發出耀眼的白光,當白光達到最盛時,有青光從她們體內沖起,將白光吞噬干凈。這時那九頭雉雞精也醒了過來,還不知道發生了什么的她。被九尾妖狐拉著向東方拜。
    元始天尊派她們下界辦事,豈能沒有后手?早就在她們體內設下了禁制,但剛才面臨死局,九尾妖狐又不敢行魚死網破之事,只能任由無當圣母也在自己體內設下禁制,這樣一來生死就由天注定了。如果元始天尊知道此事,一發動禁制,自己姐妹連轉世重修都是奢望。好在有陳九公置于軒轅劍中的青光,為她們破了元始天尊的禁制,從此就一心一意地為截教辦事了。
    與她們不同。武照周身青光繚繞,半響才消散。睜開雙眼,武照二目中兩道青光流轉。就那一道青光,將一個平凡女,修為拔至地仙。
    見武照睜開眼,云霄娘娘問道:“武照,教主可有法旨賜下?”
    武照搖了搖頭,笑道:“老師只說我這名字不好,賜我名曌,日月當空,普照大地!君臨人間。興我截教!”
    ……
    碧游宮中,陳九公拿起最后一樣寶貝混沌珠。左手拇指、食指捏著這寶物,笑道:“師叔可知此寶妙用?”
    孔宣眼中五彩霞光流轉。盯著混沌珠看了一會兒,“第二元神?”
    陳九公點點頭,又搖了搖頭,翻手將混沌珠收起,正色道:“此珠自成一界,可衍萬物。他日我毀滅之道若能更近一步,就在此珠中開辟一界,自那之后我截教可享一界氣運!”
    “如此,我截教再無憂矣!”聽陳九公的話,孔宣眼前一亮,他知道陳九公說的若能實現,日后截教興盛時,可在洪荒與四教相爭;衰頹時,就入混沌珠中世界避而不出。進可攻,退可守,誰還能奈何得了截教?
    作為截教教主,陳九公比孔宣還要高興,他也沒想到孔宣帶回的件寶物一件比一件有用,似乎是應了前世的一句歌詞:沒有槍,沒有炮,敵人給我們造。在截教將興之時,有這些人前仆后繼來給截教門人刷經驗、送寶貝,真是截教之幸。
    突然想到一事,陳九公對孔宣道:“我還要往南瞻部洲,去首陽山走上一趟,就有勞師叔坐鎮金鰲島。”
    “教主可是要……”聽陳九公要往南瞻部洲首陽山,孔宣眼前一亮。
    陳九公哈哈一笑,“那位人教教主既然想與截教了結因果,那我就給他個機會!”說罷,陳九公已消失在碧游宮中。
    南瞻部洲,首陽山,乃人族圣地,是洪荒人族兩大發源地之一。當年還未成圣的老途徑首陽山,見無數人族于此繁衍生息,悟了天機,知人族是未來的洪荒主角,才以人族為本立下人教。清分家之后,老回到首陽山,在山上開辟道場,作為自己在洪荒上的道場。
    老清靜無為,很少待在首陽山的道場中,在首陽山兜率宮中,也就只有幾個清掃的童。
    陳九公出了東海,直入南瞻部洲,來在首陽山。還是老一套,直接祭出誅仙劍陣,將首陽山罩在大陣之中。
    陳九公一入首陽山方圓萬里之內,遠在大赤天中的老就知道了。在陳九公鬧昆侖山,圍靈山之后,老也想到,陳九公或許因為自己派人阻眾仙東歸,來自己道場發難。但陳九公在往西的途中,破了女媧娘娘的先天五行大陣后,就回了金鰲島,老不由得松了一口氣,以為陳九公不會再來找他麻煩了。不想陳九公此時殺來,陣圍首陽山。
    陳九公在靈山外,鐘震阿彌陀佛,槍抽準提佛母之后,老就知道了陳九公的厲害,知道自己不是陳九公的對手,若有圖在手,與天地玄黃玲瓏塔相合,或許能保持不敗。但圖被元始天尊借去了,現在只有天地玄黃玲瓏塔在手,自己恐怕不是陳九公之敵。
    所以,在陳九公以誅仙劍陣圍了首陽山之后,老決意留在大赤天中不出,任陳九公拿首陽山撒氣。
    布下誅仙劍陣之后,陳九公左等右等也沒見到老現身,冷笑道:“好個清圣人,竟是這般的無為。既然如此,那我就推了你這首陽山。”說著,陳九公袍袖一卷,伸手一招,在那首陽山兜率宮中的八個童被陳九公收入袖中。
    若是玄都*師、孔丘他們那些準圣在此,陳九公肯定把他們都打殺了,但就幾個普通的童,陳九公自持身份,不屑與他們為難。
    收了這些童,陳九公雙手往下一按,發動了誅仙劍陣,只見那道道劍芒縱橫交錯,瞬間撕開首陽山的護山大陣,擊在首陽山上。
    只聽轟轟聲響不絕于耳,誅仙劍陣發出劍芒無數,轉瞬之間,那峰高萬丈的首陽山,在誅仙劍陣之下,夷為平地。(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