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31章羅浮一脈(04-28)      第930章圣嬰收紫河(下)(04-28)      第九百二十九章圣嬰收紫河(上)(04-28)     

截教仙641 九公VS鴻鈞

陳九公如愿以償地從女媧娘娘手中“借”來乾坤鼎后,想到自己出來轉了一大圈子了,金鰲島上還有那么多人等著自己會去安撫,連忙匆匆忙忙地趕回金鰲島。
    截教眾仙過了三災七難,從西牛賀洲穿人間,入東勝神洲,一直飛到東海。
    當看到茫茫東海時,不少人抑制不住心里的激動,痛哭起來。
    這時,天上降下道道青光,一個清亮的聲音傳來,“諸位同門,金靈來也!”
    孔宣抬頭一看,見來了數百人,都是自己昔日同門,為首的正是金靈圣母,連忙迎上前去,“孔宣見過師姐,見過諸位同門!”
    眾仙忙向孔宣還禮,金靈圣母看著孔宣,欣喜地說道:“師弟回來了。”
    “回來了!”孔宣重重地點了點頭,目光從金靈圣母身后的眾人身上掃過,知道這些同門都是封神劫時,上了封神榜的。想到他們多年來道行、法力無所增進,孔宣不由得心中一痛。
    見到近萬年未見的同門,眾仙聚在一起,互相之間不住的寒暄著,述說著自己多年來的境遇。
    金靈圣母眨著一雙美目,目光越過孔宣,在眾人中尋了一圈,驚訝地向孔宣問道:“孔宣師弟,大師兄何在?”
    金靈圣母此言一出,就見孔宣身形一顫,臉色黯然,金靈圣母似乎想到了什么,臉色一白,聲音發顫地向孔宣道:“師弟,難道大師兄他……”
    “諸位同門,皆來碧游宮!”就在這時,陳九公的聲音隨海風在海面上飄散,眾人聞言,紛紛道:“走。去碧游宮拜見教主!”
    孔宣沖著金靈圣母淡淡一笑,“師姐,且上碧游宮朝見教主吧。”
    聽到陳九公相招。金靈圣母也不敢怠慢,連忙隨著人流。往金鰲島上飛去。一路上,金靈圣母思緒萬千,不知多寶道人是遭遇了不測,還是貪戀西方的教主之位,未與眾人一起歸來。無論是前者,還是后者,在金靈圣母心中都是壞消息。
    眾仙上了金鰲島,有陳奇、鄭倫在島上迎接。二人一起躬身一拜,“陳奇(鄭倫),拜見諸位師伯、師叔、師兄、師姐!老師有命,請諸位東歸的同門入金鰲島!”
    “謹遵教主法旨!”眾仙接旨后,有陳奇、鄭倫在前引路,一起來在碧游宮。
    碧游宮宮門大開,宮門外一左一右立著水火童子和金霞童子,見眾仙緩緩走來,金霞童子沖水火童子點點頭,水火童子上前一步。朗聲道:“碧游宮開,門人覲見!”說著,他轉身進入碧游宮中。
    金靈圣母往旁一閃。道:“諸位同門,請!”
    “多謝師姐!”孔宣向金靈圣母道謝,大步走入碧游宮中。
    然后是虬首仙、靈牙仙、金光仙……從西方東歸的眾仙,魚貫而入。
    待東歸的眾仙都進入碧游宮后,金霞童子小手一揮,一道道青光閃過,一個個蒲團出現在碧游宮外。然后,金霞童子下到金靈圣母面前,躬身一拜。“老爺有言:委屈諸位了!”
    “教主言重了!”金靈圣母幽幽一嘆,說道:“這些同門能放棄在佛門的地位。歷經三災七難歸來,是我截教之幸!”說著。金靈圣母走到第一排為首的蒲團上坐下。
    無論是按輩分,還是按地位,金靈圣母都應該進入碧游宮中就坐,但陳九公傳旨,東歸的眾仙入碧游宮中,是為了給他們增添一些殊榮,也是一種嘉獎。但是,碧游宮就那么大,容納兩千多人已經不容易了,這就要委屈金靈圣母等人了。
    見眾人都在碧游宮外坐定,金霞童子躬身向眾仙一拜,走入碧游宮中。
    金霞童子進到宮中后,從佛門東歸的眾仙已經一一坐定,一共三千個蒲團,空了七百多個。也不算全空,在這個七百個蒲團上,放著一件件袍服,那些袍服的顏色卻千差萬別,但看的樣式,都歸截教弟子所有。這七百一十三件袍服的主人,在東歸的途中損落于三災七難之間,但他們的同門,卻盡可能的將他們袍服帶回金鰲島。還有幾十個蒲團空蕩蕩,什么都沒有,本該坐在這里的人,在歷經三災七難時,與敵同歸于盡,直接化為飛灰,自然是什么也沒有留下。
    孔宣、虬首仙、靈牙仙、金光仙坐在第一排,孔宣坐了第二個蒲團,虬首仙坐的卻是第四個,靈牙仙第五個,金光仙第六個。不用多說,第一個自然是屬于多寶道人的,第三個空著的,則為羽翼仙所有。
    金霞童子走到法臺前,向水火童子點了點頭,水火童子朗聲道:“恭迎教主!”
    無論是碧游宮中,還是碧游宮外,眾仙紛紛起身,齊聲高呼:“恭迎教主!”
    當陳九公出現在法臺上時,眾仙齊拜,高呼:“拜見教主!”
    “免禮!”
    “謝教主!”眾仙紛紛起身,坐回蒲團上。
    陳九公目光從眾仙身上掃過,孔宣、虬首仙、靈牙仙、金光仙、毗盧仙、無量仙、金箍仙……
    眾仙見教主目光柔和,不禁心神激蕩,當陳九公目光從他們身上掃過時,一一挺身昂首,神色肅穆。
    當陳九公收回目光后,張了張嘴,千言萬語卻只化為五個字:“諸位,辛苦了。”
    這時在洪荒,是在截教,眾仙自然不會回上一句:為人民服務。但陳九公的話音落下后,眾仙紛紛底下頭,有隱隱嗚咽聲傳出。漸漸的,嗚咽聲變為哭聲,從前往后,從左往右,哭聲充斥整個碧游宮。
    封神劫,眾仙隨通天教主下凡,在西岐城下布萬仙陣,與四圣、與闡教決一雌雄。那一戰,眾仙壯烈無比,無一人畏死,更無一人臨陣脫逃。可最后。截教大敗,萬仙陣破,三千人被西方圣人帶回西方。
    后多寶道人、孔宣化胡為佛。立小乘佛教,眾仙隨著昔日的兩位師兄入了小乘佛教。化作諸佛、眾菩薩、金剛、羅漢,接下來就是幾千年的佛門的歲月。這些年里,眾仙身在佛門,心在截教。身在靈山,心歸東海。日日夜夜期盼東歸金鰲,在碧游宮朝見截教圣人。
    征六道輪回、伐南瞻部洲、行佛法東傳之事。眾仙這些年為佛門出了不少力,但卻都是為了能夠東歸截教。終于在佛法東傳之后,眾仙東歸。東歸途中。又歷三災七難,許多人身死西牛賀洲,至死也未能踏上金鰲島。
    當陳九公道了一句辛苦時,他那五個字雖然再簡單不過,但卻勾起眾仙心中苦澀。回想這些年來的坎坷,眾仙無不痛哭。
    碧游宮外,聽到宮中傳出的哭聲,金靈圣母長嘆一聲,對身旁的瓊霄說道:“苦了他們了!”
    瓊霄點了點頭,緊接著又搖了搖頭。“是啊,當年上了封神榜,小妹與碧霄還曾慨嘆運數多舛。但和這些同門比起來,我等在天庭更加逍遙,可隨意往來天庭與東海之間,倒像是因禍得福。”
    聽瓊霄這么說,金靈圣母不由得一怔,想想似乎還真是這么個道理。
    碧游宮中,眾仙哭了約有半個時辰,這才一一控制情緒,孔宣起身向陳九公一拜。“請教主恕我等失禮之罪!”
    “請教主恕我等失禮之罪!”眾仙紛紛起身,向陳九公告罪。
    “諸位無罪。都坐下吧。”陳九公大袖一揮,道道青光自揮袖間飛出。化作道道輕柔的法力,向眾仙一一托起。而后,陳九公用手一指,一道青光落在孔宣上首的蒲團上,孔宣定睛一看,見是多寶道人的袍服,不禁心頭一痛。
    陳九公輕聲道:“封神之劫,實乃我截教之劫。此劫中,我截教萬仙,三百六十五位同門上封神榜,為天庭各部正神。又有三百六十五同門上封神榜,為天庭三百六十五星君。五千三百二十七人肉身被毀,輪回轉世。還有二千二百二十八人……”說到此處,陳九公臉色一黯,聲音低沉,“魂飛魄散!”
    聽到此處,眾仙紛紛抬起頭,看著法臺上的陳九公,他們知道那兩千二百二十八人中,有陳九公的老師趙公明,有舍命搖動六魂幡的長耳定光仙,還有帶著頂級先天靈寶日月珠自爆的龜靈圣母。還有好多好多人,他們用血肉之軀,擋住了準提圣人的金身。
    看到一雙雙血紅的眼睛,陳九公微微昂首,“還有諸位,流落佛門幾千年,但仍心向截教,一心東歸。歷經三災七難,八百零三位同門力戰而亡。”說到此處,陳九公猛然從法臺上站起身,指著為首的蒲團上那件道袍,大聲道:“多寶師伯,這些年為我截教忍辱負重,大小戰役,逢戰必先,不愧為我截教首徒!”
    早在陳九公起身時,眾仙就都隨之站立。當聽陳九公說起多寶道人,孔宣想起這些年來與師兄朝夕相伴,饒是道行高深,也不禁心神激蕩,跌坐在蒲團上,眼角有淚水流下,口中喃喃道:“大師兄,大師兄!”
    “大師兄!”虬首仙撲到蒲團前,捧起多寶道人袍服,失聲大哭。
    像陳九公說的,這些年為了避免他們有損傷,多寶道人與孔宣逢戰必沖鋒在前,無論面對什么樣的敵人,從來都沒有退縮過。一時間,眾仙又止不住淚哭泣,呼喊著大師兄或大師伯。
    碧游宮外,當聽陳九公說到多寶道人損落時,金靈圣母身形微微一晃,險些栽倒。被瓊霄扶住時,金靈圣母一抬頭,看到的是淚流滿面的瓊霄,金靈圣母抓起袖子去擦瓊霄臉上的淚水,擦著擦著,卻感覺到自己臉上一陣冰涼。
    不顧眾仙哭泣,陳九公指著那第三個空蕩蕩的蒲團,“羽翼仙,于西牛賀洲,我截教同門面臨人、闡二教夾擊時,自爆元神、肉身,使人教準圣三死三傷,威震敵膽!正是羽翼仙的犧牲,免了我無數同門死傷,使諸位同門能夠安然歸來!”
    聽陳九公說起羽翼仙,眾仙不禁想起他的剛烈,正如陳九公所說,若不是羽翼仙挺身而出,舍身自爆的話,面對人教、闡教聯手,能生存之人恐怕剩不了多少。
    想想正是羽翼仙以自己性命,換來了在座更多人的存活,有些人來到那個空蕩蕩的蒲團前,大禮拜謝。他們拜的不是蒲團,而是應該坐在蒲團上羽翼仙。
    “不止他們!”陳九公目光落在那些無了主人的袍服,還有一直空著的蒲團上,“這些人多數我都不認識,但他們舍身戰死,挫四教鋒芒,揚我截教之威,我陳九公,身為截教教主,為他們感到自豪!亦為你們感到自豪!”
    “教主!”
    “教主……”
    眾仙看著站在法臺上振臂高呼的陳九公,紛紛下拜。
    陳九公平靜下激蕩的心神,輕聲道:“諸位同門,量劫已至,我等當奮起搏殺,為我同門血恨,為我截教大興!”
    孔宣跪在法臺前,抬起頭雖然只能看到陳九公的腳尖,但卻止不住他大聲喊道:“奮起搏殺!為我同門血恨!為我截教大興!”
    一時間,碧游宮內外,只有一個聲音:奮起搏殺!為我同門血恨!為我截教大興!”(未完待續)I580
    書迷樓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收藏書迷樓(www.booksr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