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61章玄黃世界(10-22)      第960章封印倚帝(10-22)      第959章因果(10-22)     

截教仙645 量劫起

作為主陣之人,女媧娘娘可以感應到陳九公直接飛出了先天五行大陣。
    女媧娘娘心中暗想:“莫非是他知道破不得我大陣,自動退去了?”也難怪女媧娘娘這么自信,一開始她只是想以這先天五行大陣拖上陳九公一會兒,只要一會兒相信那西方二圣就會來相助自己。
    誰知大陣一起,女媧娘娘發覺天機有變,掐指一算,才知道西方二圣服軟了,阿彌陀佛親口說他與準提佛母十年不出靈山。當時就把女媧娘娘給嚇壞了,生怕陳九公破了大陣,然后把自己暴打一頓。
    可讓她驚喜的事,一運轉五行大陣,才發現此陣在自己手中展現出來的威力,遠勝在造化童子手中使來。大陣中五行之力相生互化,雖說達不到非五圣不破的地步,但陳九公想以一人之力破陣,恐怕是不可能的。
    驚喜之下,女媧娘娘才出言挑釁陳九公。不想陳九公聽了自己的挑釁,轉身就走,在女媧娘娘看來,陳九公就是破不了自己大陣,自覺地走了。而陳九公那句話,被女媧娘娘看做是他無能為力之下,為了顧全顏面而留下的狠話。
    這樣的話,就想那句著名的“我會回來的”一樣,沒什么實質性作用。作為諸圣之中戰力最低的女媧娘娘,每次受了其他圣人欺負,她都會撂下這么一句話。就像當年巫妖劫時,三清堵門,女媧娘娘指著三清的鼻子,氣急敗壞地說過“他日必要你們好看”這樣的話。但這么多年過去了,女媧娘娘也沒有把三清怎么樣。
    有諸多親身經驗,女媧娘娘機智地斷定,陳九公出了先天五行劍陣,就會回金鰲島去了。一想到連敗三圣的陳九公,在自己面前無功而返。連自己衣角都沒碰著,女媧娘娘就不由得沾沾自喜。
    “嗯?”突然女媧娘娘臉上笑容一滯,秀眉輕蹙,原來她感應到,陳九公出了先天五行大陣之后,并沒有離去,而是翻手取出幾件寶物。
    女媧娘娘神念一掃,看清了陳九公手中寶物的模樣,嚇得小心臟為之一顫。
    仿佛感應到女媧娘娘的神念,陳九公微微抬頭。臉上露出冰冷的笑容。將誅仙劍陣陣圖和誅仙四劍往空中一拋,直接布下誅仙劍陣,將先天五行大陣罩在誅仙劍陣之中。
    早在女媧娘娘布下先天五行大陣時,陳九公心里就暗暗發笑。這位妖教圣人可能是被自己的追擊嚇懵了,忘了混沌道人和造化童子是怎么死的了。只是陳九公倒沒想把女媧娘娘怎么樣,因為無論今生前世,陳九公都不打女人。在他看來女媧娘娘雖是圣人,但畢竟是一介女流,要是像打元始天尊、準提佛母那樣揍她一頓。陳九公還真下不去手。出靈山后,前往萬妖山,不過想嚇唬她一下,威脅她和自己做些交易罷了。剛才追她。也是如此。
    可沒想到,給她三分顏色,想給她留些面子,她倒開起了染坊。還出言不遜。陳九公一怒之下,才要讓她知道厲害。
    誅仙劍陣一起,四門對四門。誅仙門正對先天五行大陣的甲木門。絕仙門對丙火門,戮仙門對庚金門,陷仙門對壬水門,四門一一相對,陳九公將混沌鐘祭起,留在誅仙劍陣中,自己則再入先天五行大陣之中。
    在陳九公布下誅仙劍陣的一剎那,女媧娘娘就害怕了,那混沌道人和造化童子怎么死的,她豈會不知?不就是布下先天五行大陣后,被多寶道人和孔宣用誅仙劍陣罩住,以誅仙劍陣破了先天五行陣后,死在誅仙劍陣中的么。自己是圣人,雖不會死,但先天五行大陣被破后,自己落入誅仙劍陣,肯定會被陳九公暴打的。那元始天尊和西方二圣還好,打不過就躲進道場,靠著護山大陣雖然丟面子,但起碼不會挨揍。自己可倒好,跑出這么遠,連藏都沒地藏。
    陳九公一入陣,女媧娘娘就肝顫了,但為了面子,女媧娘娘在心里告誡自己決不能服軟。
    看著站在戊土臺上,牙咬切齒的女媧娘娘,陳九公也頗感無奈,但想想剛才女媧娘娘那趾高氣昂的樣子,陳九公心頭一動,先天五行大陣外響起了陣陣鐘聲。
    鐘聲一響,誅仙四劍齊齊震動,射出道道劍芒,直著就向先天五行大陣的陣門內射去。
    女媧娘娘知道,若沒有五方旗鎮壓,先天五行大陣肯定是擋不住誅仙劍陣的攻擊,連忙一甩羅袖,青蓮寶色旗、離地焰光旗、素色云界旗和玄元控水旗向四方飛去,落在甲木、丙火、庚金、壬水四門之內。當劍芒射入陣門中后,四旗齊展,放出光芒,抵擋誅仙劍陣發出的劍芒。
    事已至此,陳九公也不留手,將弒神槍祭起,化作紫色蛟龍向女媧娘娘撲去。又把毀天劍拋棄,讓它化作千萬劍氣,掃蕩戊土臺方圓百丈之內。還手持混元劍沖到戊土臺前,一劍劍向女媧娘娘殺去。
    陳九公的攻擊鋪劈頭蓋臉的落下,女媧娘娘忙不迭地出手抵擋,此時誅仙劍陣牽制先天五行大陣四門,陣中五行之力無法相生互化,女媧娘娘手中的杏黃旗可就擋不住這輪番的攻擊了。
    此時女媧娘娘已將乾坤鼎祭起,催動乾坤鼎放出陣陣玄光護身。乾坤鼎是好寶貝,但也擋不住混元劍啊。
    陳九公一波攻擊,就破了女媧娘娘的防御,心里想著給女媧娘娘留些面子,陳九公沒用劍斬,也沒用槍掃,而是打出一道上清神雷,把女媧娘娘轟下了戊土臺。
    女媧娘娘跌下戊土臺后,陳九公雙手持混元劍,混元劍上紫光大作,籠罩整個戊土臺。在紫光中,一幅幅玄之又玄的圖案升起。
    一劍落下,整個戊土臺化為烏有,戊土臺一散,陣中土行之力隨之消失。先天五行缺一,大陣頓時消散,那青蓮寶色旗、離地焰光旗、素色云界旗和玄元控水旗,各化作五顆造化珠,飛入女媧娘娘袖中。
    先天五行大陣就這么被破了,女媧娘娘站在陣中,望著手持混元劍,混沌鐘、弒神槍、毀天劍飄在身旁的陳九公,心里哇涼哇涼的,看來今兒這一頓胖揍是躲不過去了。
    陳九公始終認為,自己要是把女媧娘娘按在地上一頓暴打,不但落女媧娘娘面皮,好像對自己的形象也不太好,雖說那畫面想想就很美。“娘娘還有何手段,不妨一一使來。”
    聽陳九公此言,女媧娘娘一咬銀牙,指著陳九公喝道:“陳九公,你休得猖狂,你今日辱我,他日必要你好看!”無助的女媧娘娘,又一次撂下了狠話,然后就心中惴惴,等著即將來臨如暴風雨一般的打擊。
    不想陳九公微微一笑,“娘娘,你我都是混元圣人,有話不妨好好說。”
    此時女媧娘娘才覺出不對,自從陳九公血染錦繡天媧皇宮,彼此結仇之后,他陳九公從來都是直接叫自己名諱,今兒怎么還喚上娘娘了呢?
    看著陳九公臉上忠(wei)厚(suo)的笑容,女媧娘娘秀眉一挑,“陳九公,你想怎樣?”
    陳九公輕輕擺手,對聲色厲荏的女媧娘娘,露出自認忠厚的笑容,“我有一事,想與娘娘相商。”
    “何事,盡管說來!”女媧娘娘聞言,心中不由得一喜,看來這陳九公真是有事,不管什么事,只要自己不挨揍就是好事。
    陳九公指了指女媧娘娘頭頂三尺之上懸著的乾坤鼎,笑道:“娘娘可否將此寶借我一用?”
    陳九公此言一出,女媧娘娘勃然變色,怒道:“陳九公,你敢奪我靈寶,他日必要你好看!”
    再次聽女媧娘娘放出狠話,陳九公心中暗笑,臉上卻是一片誠懇,“娘娘錯了,不是奪,是借!以十年為期,十年之后,原物奉還。”
    “這個……”女媧娘娘聽陳九公情詞懇切,不由得有些意動。以眼下局面來說,只要自己把乾坤鼎收起來,陳九公也奪不走。但這樣一來,陳九公必然震怒,他一怒,自己恐怕就有苦頭吃了,一頓胖揍是少不了了。如果借出乾坤鼎,對妖教來說,應該不會有什么損失。畢竟陳九公修煉的不是造化之道,他門下也沒有修煉造化之道的,而且十年期限,一轉眼就過去了。借他十年,少挨頓打,還能保住面皮,似乎很是劃算。
    陳九公不知道女媧娘娘心里想的什么,見她一直不說話,以為女媧娘娘不想借寶,不由得面色一沉,冷哼一聲。
    聽到陳九公冷哼,女媧娘娘抬頭一看,見陳九公手中混元劍上紫光流轉,想他恐怕是要動手,連忙說道:“那就按你說的,我將這乾坤鼎借你十年!”說著,女媧娘娘用手一指,乾坤鼎從頂上落下,向陳九公飛去。
    下意識地伸手托住乾坤鼎,陳九公向女媧娘娘說道:“我陳九公向來言出必行,娘娘放心,十年之后,我必親往西極奉還寶鼎!”說完,陳九公收了諸般靈寶,撤了誅仙劍陣,化作一道青光疾走。
    女媧娘娘看著陳九公離去,很想大喊一聲,“你不用親自來還寶貝,派個人來就行。”(未完待續。。)I527
    書迷樓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收藏書迷樓(www.booksr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