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40章玄黃世界(11-24)      第939章封印倚帝(11-24)      第938章因果(11-24)     

截教仙644 最后一災

正所謂:唇亡齒寒、兔死狐悲。陳九公鬧上昆侖山也就罷了,但當他陣圍靈山,鐘砸阿彌陀佛,暴抽準提佛母時,女媧娘娘害怕了,她怕陳九公收拾了西方二圣之后,就會轉戰萬妖山。
    人有自知之名,女媧娘娘知道自己的本事,論戰力恐怕還不如準提佛母呢。眼看佛門二圣聯手還在陳九公手下吃虧,在女媧娘娘腦海中,不由得想到,如果陳九公殺上萬妖山,將自己暴打一頓,那該如何得了?
    激靈靈打了個寒顫,女媧娘娘搖搖頭,將腦海中的不好畫像一掃而空,全力加速向靈山飛去。現在,她能做的就是趕到靈山,和二圣聯手打退陳九公,只有這樣,才能保證自己不挨揍。
    靈山外圍,誅仙劍陣中。
    阿彌陀佛不住的攻擊陳九公,可陳九公有混沌鐘護身,萬法不沾,任他使出全力,也破不開混沌鐘。
    連防御都破不了,圍魏救趙的想法也就成了泡影。眼看著師弟被陳九公暴抽,阿彌陀佛心里哀痛,悲呼道:“教主手下留情,我……我……佛門認栽了!”
    陳九公聞言心頭一動,手上動作一緩,然后又發力向準提佛母打去。
    將陳九公的動作盡收眼底,阿彌陀佛強忍住心中悲憤,大聲道:“教主,我師兄弟二人從今日起封山十年,十年內不出靈山半步!”
    阿彌陀佛說完,就見陳九公收了槍,自己師弟直接化作一道金光飛回靈山。阿彌陀佛張了張嘴,卻是不該說什么好。平日準提佛母對外,他就在旁邊靜靜看著。可今兒,準提佛母丟人丟大方了,都不意思再留在這兒了,直接回靈山去了。這種場面卻是讓阿彌陀佛不知該如何應對。
    阿彌陀佛想放幾句狠話,什么來日必要你好看之類的話,但卻怕陳九公聽了這樣的話再動手。
    看到阿彌陀佛束手無策的樣子,陳九公就覺得好笑,剛笑說幾句話調笑他兩句,突然心頭一動,向阿彌陀佛一拱手,“教主,九公失禮了!”說著,收了諸般法寶、誅仙劍陣。化作一道青光向西飛去。
    陳九公走了,留下個嘴角不住抽搐的阿彌陀佛。什么叫失禮了,你陳九公的舉動僅僅是失禮么?
    卻說那女媧娘娘一路疾飛,剛過了西海,只要在飛出萬里,就是靈山。這段距離對于女媧娘娘來說,就是一眨眼的功夫。可在這時,女媧娘娘看見迎面飛來一人,女媧娘娘定睛一看。看清這人模樣,轉身就跑。
    來人不是別人,正是剛離了靈山的陳九公。剛剛在靈山,陳九公就算到女媧娘娘正往靈山趕來。對于這位娘娘來靈山做什么。陳九公用手指頭想,也能想到。這才往西而來,與女媧娘娘相遇途中,這樣也省得自己再上萬妖山了。
    女媧娘娘沒想到阿彌陀佛會服軟。她正想著沖到靈山,與二圣合力,擊退兇殘陳九公。不想。阿彌陀佛服軟后,陳九公直接迎面而來。
    女媧娘娘知道自己不能回萬妖山,與其挨揍,也不能在自己道場讓人打。女媧娘娘也是要面子人,不能讓妖教教眾看到自己被人暴打的一幕。所以,女媧娘娘機智的做出決定:跑!
    可是這天地之大,又能跑到哪里去了?跑回錦繡天也沒用,陳九公未成圣時,就血染錦繡天。女媧娘娘想到,以陳九公現在的兇殘程度,真追自己到了錦繡天,錦繡天都得讓他毀了。所以,女媧娘娘又做出了一個機智的決定:往火云宮跑!在那里有人族三皇,想來陳九公在那里也會顧忌一些。
    想到這些,女媧娘娘悶頭想三十三天火云宮逃去。
    可剛上了雷火層,就有一道青光落在前頭,青光一閃,陳九公持槍橫在女媧娘娘面前。
    諸圣之中,女媧娘娘道行最淺,又以陳九公道行最深,一跑一追就被陳九公追上了。
    如果不是混元圣人之尊,女媧娘娘肯定會開口求饒,但眼下女媧娘娘還真拉不下那個臉。而且以妖教和陳九公的恩怨,似乎求饒也不能免去一頓暴打。
    女媧娘娘也是強硬的主,當年巫妖之劫被三清堵門,自那之后女媧娘娘就不在與三清來往,反倒和西方二圣走得近了。眼下是跑也跑不了,逃也逃不脫,女媧娘娘決定背水一戰。
    女媧娘娘也不跟陳九公廢話,翻手取出一串珠子,這串閃爍著白光的珠子共有二十四顆,正是頂級先天靈寶造化珠。
    當日造化童子命喪誅仙陣中,二十四顆造化珠被山河老祖收起。回到萬妖山后,山河老祖將二十四顆造化珠獻于女媧娘娘,以償還山河社稷圖的因果。
    女媧娘娘修煉的是造化之道,造化童子的造化珠對她而言至關重要。只是因為造化童子在世,不好拉下面子討要罷了。現在得了造化珠,女媧娘娘翻手之間,使二十四顆造化珠化作先天五方旗,布下先天五行大陣。
    女媧娘娘倒沒想和陳九公死磕,布陣只是為了保護自己。女媧娘娘相信,這造化珠在自己手中使來,肯定要比造化童子強。這先天五行大陣的威力會更強,相信可以擋住陳九公一時。
    見女媧娘娘二話不說直接布陣,陳九公淡淡一笑,搖頭道:“還是這一套!”說話間,提槍入陣。
    也不怪陳九公這么說,自造化童子入了妖教以后,女媧娘娘每逢大陣,就祭出這先天五行大陣。不過想想女媧娘娘也不容易,沒有先天至寶,也沒有阿彌陀佛那般高深的道行,就只能靠著這先天五行大陣提升戰力了。
    陳九公入陣之后,將陣中赤、青、黃、白、黑先天五行之力在陣中流轉。大陣東方,青氣繚繞,陳九公眼中紫光一閃,看到那青光中有一面旗子,旗面上有一朵綻開的青蓮,正是造化珠所化的青蓮寶色旗。在南方,火光冉冉。火光中烈焰奔騰,在熊熊火焰中,立得是離地焰光旗。西方金光縱橫,金光之中朵朵金色云團游走,在金云上插著素色云界旗。北方黑霧彌漫,水聲陣陣,霧聚霧散之間,隱隱有玄元控水旗。
    在中央黃土堆成的高臺上,女媧娘娘盤膝而坐,手持中央戊己杏黃旗。
    東甲木、南丙火、西庚金、北壬水。戊土在中央。
    見先天五行大陣之中五行之力相生互化,陳九公有些驚訝地說道:“五行生化,已得此陣玄妙。在你女媧手中,也不算辱了此陣威名。”
    “陳九公,少說廢話,且來做過一場!”女媧娘娘知陳九公厲害,也不敢托大,從戊土臺上站起,指著陳九公喝道。
    “好!”陳九公也不生氣。一震手中弒神槍,槍尖射出一道槍芒,直向戊土臺上的女媧娘娘刺去。
    女媧娘娘將手中杏黃旗祭在空中,杏黃旗上黃光大作。擋在弒神槍發出的紫色槍芒前。
    槍芒被杏黃旗擋住,陳九公也不在意,飛身而上,揮槍向女媧娘娘刺去。
    女媧娘娘發出一道法決。催動杏黃旗,杏黃旗在空中招展,旗面上飛出一朵黃蓮。擋在弒神槍前。
    弒神槍上紫光吞吐,毀滅之氣瞬間刺破黃蓮,去勢不改,直奔女媧娘娘刺去。
    女媧娘娘早有準備,將手中杏黃旗連連揮動,五行大陣四門,青、紅、白、黑,四道光柱沖起,陣中五行之力相生,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金、水、木、火不斷地轉化為土行之力,女媧娘娘所在的戊土臺,已經被黃光籠罩,弒神槍刺在黃色光罩上,黃色光罩紋絲不動。
    陳九公隨手將弒神槍祭起,弒神槍脫陳九公之手后,在空中化作一條紫色巨龍,張牙舞爪地向黃色光罩撲去。同時陳九公手中現出混元劍,陳九公屈指在劍身上一彈,混元劍微微一顫,劍身上光芒大作。
    陳九公揮劍向黃色光罩斬去,混元劍還是要比弒神槍強,一劍出,黃色光罩瞬間被混元劍斬破。
    黃色光罩被破,露出了女媧娘娘驚訝的面容,見混元劍向自己斬下,女媧娘娘連忙催動杏黃旗,一道黃色光幕及時出現,將混元劍擋住。
    同時女媧娘娘張手打出一道掌心雷,大陣中赤、青、黃、白、黑五行之力流轉,從四門處各有一道流光飛來。
    青蓮寶色旗、離地焰光旗、素色云界旗、玄元控水旗,浮在女媧娘娘四周,加上女媧娘娘手中的戊己杏黃旗。自開天辟地之后,先天五方旗首次重聚。
    當然了,這先天五方旗都是贗品,由造化之道催動造化珠衍化而來。但造化珠玄妙無比,經女媧娘娘之手化出的五方旗,都有真品六成威力。
    女媧娘娘將手中戊己杏黃旗一拋,雙袖連連揮動,赤、青、黃、白、黑隨著五方旗不斷流轉,漸漸壯大。一道五色光幕牢牢護在女媧娘娘身前,忠實地為她擋下來自陳九公的一**攻擊。
    “好陣法!”陳九公手中混元劍連連出招,那道五色光幕卻始終不破,不禁在心中暗暗贊嘆。他知道女媧娘娘此時與自己對敵,靠的完全是這先天五行大陣。那五方旗雖是贗品,但氣運牽扯之下,五行之力相互轉化,稱得上是威力無窮。此時陳九公暗想,若是師叔孔宣得了這先天五行大陣,憑他的五行之道,恐怕大陣的威力比在女媧娘娘手中還要強。
    傳說中的先天五行大陣,與誅仙劍陣,一守一攻,齊名洪荒陣法之尊。只是先天五方旗從來也未曾聚在一起過,先天五行大陣就無從說起。
    陳九公也見過此陣幾次,知道這大陣的原理和誅仙劍陣是一樣的。誅仙劍陣靠的是誅仙四劍,先天五行大陣靠的是先天五方旗。想破誅仙劍陣,除非有四圣一起入陣,一起定住誅仙四劍,否則一劍動,四劍動,大陣攻擊不絕。先天五行大陣也是如此,只有五圣出手,一起鎮住先天五方旗,斷了大陣中不斷相生轉化的五行之力,方可破陣。
    眼下此陣雖不是正品,但破陣的法門一樣,只是不需要五圣齊出罷了,陳九公叫上鎮元子、玉帝、王母、孔宣,合五人之力即可破陣。但那樣一來,陳九公感覺有些麻煩。
    見陳九公面對五色光幕束手無策,女媧娘娘心中大喜,她是萬萬沒想到這先天五行大陣,在自己手中比在造化童子使來強的太多了。想他陳九公暴打元始,鐘砸阿彌陀佛,槍抽準提佛母,現在在自己五行大陣面前無計可施,此戰過后,自己臉面大漲,日后見了元始天尊,嘲諷幾句,他元始無話可說。
    想到此處,心里得意的女媧娘娘不禁開口說道:“陳九公,都說你陣道洪荒第一,今日一見,不過如此。”
    女媧娘娘此言一出,陳九公面色一變,手中混元劍一滯,而后哈哈大笑,“女媧,既然如此,休怪我手下無情!”說罷,陳九公飛身離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