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940章玄黃世界(11-20)      第939章封印倚帝(11-20)      第938章因果(11-20)     

截教仙643 挖坑埋自己

庚金之道!
    準提佛母修煉的是五行之道中的庚金之道。
    七寶妙樹上有西方七寶,催動時會發出七彩豪光。而此時,七彩豪光被金光所替,乃是準提佛母將庚金之道催發到了極致。
    正所謂:庚金帶煞,剛健為最。庚金為先天之金,為天之太白,帶殺而剛健,為陽金也!
    七寶妙樹上發出的金光至純至銳,隨著七寶妙樹打在混沌鐘上。
    鐺……
    混沌鐘被七寶妙樹杖打得一震,發出一聲鐘響,在空中止住。
    陳九公揮毀天劍向準提佛母斬去,毀天劍上發出道道紫光,似要將準提佛母籠罩在紫光當中。
    準提佛母一出手,阿彌陀佛趁機緩過勁兒來,抖擻精神,向陳九公打去,與準提佛母合戰陳九公。
    陳九公揮雙劍,力敵二圣。那雙劍在他手中使開,如游龍疾走,一道道紫色劍芒隨劍而起,隨劍而動,端得厲害。
    見陳九公打法犀利,準提佛母知道自己不是陳九公的對手,也就不再強攻。連連催動七寶妙樹去刷陳九公手中劍,將主攻的任務交給了阿彌陀佛。
    有準提佛母在一旁護持,阿彌陀佛無了后顧之憂,全力催動接引寶幢、戒刀,發瘋一般向陳九公打去。
    見阿彌陀佛發狠,陳九公忙催動混沌鐘,只聽得鐺鐺鐘響,混沌鐘垂下條條混沌之氣,將阿彌陀佛的攻擊全部擋住。仗著防御至寶護身,陳九公揮劍向阿彌陀佛斬去,混元劍削頭,毀天劍劈肩。
    阿彌陀佛催動九品金蓮,托住毀天劍,那混元劍則交給一旁的準提佛母,準提佛母催動七寶妙樹。將混元劍刷到一旁。
    這師兄弟相伴多年,默契那是不用說了,一攻一防配合得天衣無縫。
    陳九公感覺再這么打下去,恐怕也勝不了他們,心里不由得有些著急,心念一動,催動那懸于空中的混沌鐘。
    混沌鐘飛離陳九公頭頂,直沖而起,在高空中連連震響。誅仙劍陣四門上懸掛的誅仙四劍齊齊震動,一起發出劍光。劍光臉面不絕,仿佛無窮無盡的向阿彌陀佛、準提佛母殺來。
    見陳九公發動了誅仙劍陣,準提佛母就要招回十二品三色蓮臺護身。可十二品三色蓮臺一動,那混沌鐘從高空墜下,向十二品三色蓮臺壓下。
    混沌鐘,盤古開天時用它鎮壓鴻蒙,現在陳九公要用它鎮壓十二品三色蓮臺。
    準提佛母見狀大驚,連忙掐動法決想要收回十二品三色蓮臺。可這時,誅仙劍陣的攻擊臨身。那道道劍芒犀利無比,讓準提佛母心頭浮上一絲涼意。
    連忙御使七寶妙樹連連刷動,同時準提佛母身上金光大作,直沖而起。在其背后浩浩蕩蕩的金光中。一尊金身從金光中飛出。
    這金身有二十四首十八臂,持著絲絳、瓔珞、傘蓋、花貫、魚腸、金銼、金玲、幡旗、金弓、銀戟、加持杵、金瓶、銀瓶、幡幢、六根清凈竹等諸般法器,挾著浩蕩金光向陳九公沖來。
    準提佛母不現這金身還好,一現這金身。入陳九公眼中,直將他氣得火冒三丈。
    看到這金身,陳九公不禁想起了萬仙陣一役。正是這菩提金身,不知害了多少截教弟子。
    將毀天劍往空中一拋,用手一指,毀天劍化作千萬道紫色劍氣,散發著無盡的毀滅之氣,一起向阿彌陀佛射去。然后陳九公將手中混元劍一搖,混元劍上紫光一閃,化作一千張來長的紫色光劍,被陳九公揮起,向準提佛母的金身斬去。
    陳九公突然使混元劍化作紫色光劍,準提佛母剛反應過來,就看見自己的金身,在陳九公劍下如紙糊的一般,直接被斬做兩段,從空中跌落下來,在誅仙劍陣發出的道道劍氣之下,化為烏有。
    被陳九公破了金身,又有道道劍芒從四面八方襲來,準提佛母一手催動七寶妙樹杖連刷,一手掐動法決,催動十二品三色蓮臺抵御混沌鐘。
    斬了金身之后,陳九公一手掐劍訣,讓那毀天劍化作的道道紫色劍氣不停地攻擊阿彌陀佛,一手揮動那混元劍所化千丈紫色光劍,向準提佛母斬去。
    此時準提佛母已經忙得夠嗆,陳九公又一劍斬來,準提佛母頂上飛出兩顆舍利子,舍利子在他頭上盤旋,放出金光,抵擋陳九公的攻擊。
    見準提佛母陷入危難之中,阿彌陀佛用手一指,九品金蓮飛到準提佛母頂上放出金光,與那舍利子放出的金光相合,來擋陳九公的一劍。
    作為防御的一方,總是被動的一方。見準提佛母身上滿了防御,陳九公回手一劍,向阿彌陀佛斬去。
    阿彌陀佛大驚,連忙向招回九品金蓮護身,可發現好像是來不及了,連忙揮戒刀去擋那紫色光劍。卻見漫天紫色劍氣消散,毀天劍落在陳九公手中,向阿彌陀佛的光頭上斬下。
    阿彌陀佛頂門上沖起一道金光,金光中亦有兩顆舍利子浮動,放出金光為阿彌陀佛護身。此時卻有誅仙劍陣發出的劍芒襲來,那劍芒犀利無比,一道接一道,瞬間將金光撕開一個口子。
    阿彌陀佛周身白光大作,以接引寶幢去對毀天劍。只聽身后一陣破空之身,緊接著整個人向前栽倒。
    鐺……
    力的作用是相互的,將阿彌陀佛撞到的同時,混沌鐘也被震得一響。剛剛還在鎮壓十二品三色蓮臺,見阿彌陀佛的防御被誅仙劍陣撕開,就舍了十二品三色蓮臺,將阿彌陀佛撞到。
    阿彌陀佛栽了個跟頭,翻身躍起,揮接引寶幢向陳九公打來。阿彌陀佛自成圣之后,從來沒丟過這么大的人,今兒被陳九公打趴下了,讓這位脾氣很好的圣人心頭燃起熊熊怒火。
    “來的好!”陳九公雙手往上一揚,混元劍、毀天劍一起脫手,在空中化作無盡的紫色劍氣,與誅仙劍陣發出的劍芒一起。鋪天蓋地,向二圣殺去。
    劍氣如潮,無窮無盡。讓剛剛還氣勢洶洶的阿彌陀佛,一下子陷入被動防守當中。還好已將九品金蓮招回,阿彌陀佛依仗九品金蓮,施展神通護持自身。
    這時,陳九公雙手一振,一道紫光在手下化作一桿長槍。陳九公雙手提槍,飛身來在阿彌陀佛面前,挺槍便刺。
    看到弒神槍槍尖上爆射出來的紫色槍芒。阿彌陀佛連忙慌亂,顧不得那些劍氣,連忙揮接引寶幢去抵擋弒神槍。
    可還沒碰到弒神槍,就見陳九公將槍往后一抽,整個人在空中猛然一轉,回手輪槍,向身后砸去。
    剛剛陳九公撤了混沌鐘去打阿彌陀佛,準提佛母趁機招回十二品三色蓮臺,仗著這寶貝護身。準提佛母悄悄摸到了陳九公背后。趁著陳九公攻擊阿彌陀佛,準提佛母抬手舉杖,向陳九公身后砸下。
    準提佛母催杖向陳九公打去,心中暗喜。想著將陳九公打倒之后,就與師兄將他按住一頓暴打,就想他不久前打元始天尊一樣。
    就在準提佛母暗喜之時,卻見陳九公猛然回身。將弒神槍輪開,向自己頭上砸來。
    “啊!”隨著陳九公轉身,七寶妙樹杖就打空了。連陳九公衣角都沒沾著。而陳九公這一槍,直接輪在準提佛母腮幫子上。
    可憐的準提佛母,被陳九公一槍抽飛出去。當他飛在空中時,就已經開了后悔了,若是沒有偷襲陳九公的打算,一心防守,絕不會這樣。
    可讓準提佛母后悔的還在后面呢,當他摔倒在地時,連忙翻身而起。剛一起身,就見混沌鐘當頭砸下。準提佛母連忙催動十二品三色蓮臺,放出光芒護身。
    這時,兩道劍光閃過,毀天劍、混元劍一起刺在十二品三色蓮臺發出的金、青、紅三色光芒上,瞬間將光芒撕開。
    鐺……
    趁著雙劍撕開準提佛母的護身光華,混沌鐘順勢撞在準提佛母頭頂,將起身的準提佛母又撞回到地面上。
    這時,陳九公沖到近前,將手中弒神槍當棍子使,劈頭蓋臉向準提佛母打下去,一棒接一棒,一棒連一棒。
    看到自己師弟挨揍,阿彌陀佛連忙飛身來救。催動九品金蓮去護準提佛母的同時,阿彌陀佛還揮戒刀、接引寶幢向陳九公打去,想來個圍魏救趙,解準提佛母于挨揍之中。
    突然,誅仙劍陣中陰風席卷,煞氣漸重,劍芒變得更大,而且更加犀利,連連撕破阿彌陀佛的護身佛光。
    阿彌陀佛方才被混沌鐘撞了一下,現在又看見師弟被陳九公按在地上一頓暴打,打得都起不來,心中不由得發狠,任由那些劍芒打在自己身上,同時揮手中靈寶,向陳九公惡狠狠地砸去。
    鐺……
    一聲鐘響,讓阿彌陀佛的算計落了空。
    混沌鐘垂下條條混沌之氣,護住陳九公。任那戒刀鋒利,接引寶幢力沉,混沌氣流散了聚聚了散,卻總能將陳九公護住。
    打不到陳九公,阿彌陀佛還挨了數道劍芒,混元圣人萬劫不滅,但阿彌陀佛可是丟了面皮。凡事都有個習慣,臉丟多了也就不當回事了。現在阿彌陀佛想的就是,把師弟準提佛母從陳九公槍下救出來。
    此時的準提佛母那叫一個慘,被陳九公牢牢地壓制住,連想起身都是奢望,有混元劍、毀天劍在側,還有誅仙劍陣發出一**劍芒攻擊,將十二品三色蓮臺和九品金蓮合力布下的防御全部破開,讓準提佛母完全暴露在陳九公的攻擊之下。
    陳九公記得在自己穿越洪荒之前的世界中,有一句話叫:打人不打臉。所以,陳九公就專往準提佛母腦袋上招呼。反正不管怎么打,圣人也不會受傷。陳九公干脆將弒神槍當成一條大棒,不住地往準提佛母臉上抽去。打得那準提佛母抱著腦袋,在地上連滾帶爬。
    昆侖山玉虛宮中。
    元始天尊坐在云床上,在他面前有一方鏡,乃是他用玉清仙氣凝聚而成的。此時鏡中的景象,正是靈山外誅仙劍陣中的一幕。
    見陳九公像人間混混一樣暴打準提,那準提比自己還慘,腹黑的元始天尊好像忘了剛才自己被陳九公暴打的事,看著鏡中抱頭翻滾的準提,不住地哈哈大笑。
    西極萬妖山,妖圣宮中。
    女媧娘娘面前同樣有一面鏡子,鏡子中的一幕也是同樣的畫面。與元始天尊的幸災樂禍不同,女媧娘娘心里怕怕的。“這陳九公先鬧昆侖,后圍靈山,恐怕下一個就輪到我這里呢。不行,我得出手,助那二圣一臂之力!”
    想到此處,女媧娘娘在宮中取了諸多靈寶,也不帶門人弟子,孤身一人出了妖圣宮,直往靈山飛去。(未完待續。。)
    (啟蒙書網www.booksrc.net)